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一章 爱的人手捧星光

    姜经亘一觉醒来,见到秦纪坐在院子的地上,面前插着一把银色短刀。(qg777钱柜娱乐)

    姜经亘从来没见过如此精致的短刀,刀身雪白,不知用何材质造成,一点寒芒在刀锋上游走,一眼便可见锋锐之感,更为惊奇的是那刀柄,银色长龙缠绕在刀柄之上,顶端是大张的龙口。

    姜经亘走近,发现秦纪在面前土地上划出了帝都四郡的版图,核心区的周区和夏区也分外清楚。

    “醒了?”

    秦纪头也不回,只是说道:“修炼一事,一张一弛,老是紧绷也不好,偶尔歇歇吧。”

    姜经亘应道:“好的。”

    姜经亘在秦纪边上坐下,想了想,徐徐道:“学院大比还有一个礼拜,除了我和朱徒,听说亩鸿也跨入下师了,徐攻熊一直在闭关,想要临时突破怕是很难了,这一届人阶新生,应该到底为止了。”

    秦纪微微点头。

    一个下师,一个下宗,皆是一道天堑,越过前者,便可成为真正的修炼之人,而越过后者,则能位列强者之席。

    多少人眼中的天纵骄材,被挡在下师一关,白白耽误十几年,又有多少绝顶人物,被拦在下宗直到老死。

    姜经亘坐下后目光一直在打量那把插地龙刀,他总觉得这把刀很不寻常,秦纪注意到他的目光,笑道:“想看就自己拿吧。”

    “谢谢秦哥。”

    姜经亘探出手,握住刀柄,下一刻便目露震惊,这小小一把短刀,竟然没能拿的起来?

    姜经亘不信邪,双手握住刀柄,重重往外拔,这看似只是随意插在地上的短刀却如同长在了地上,根本提不动。

    “这……”

    姜经亘懵了。

    这刀怎么会这么重?

    姜经亘看了看秦纪,再看了看地上短刀,微微咬牙,体内剑意疯狂汹涌,双手握住,竭尽全力。

    突兀的,姜经亘手掌之上缭绕的剑意冲进了短刀之内,和剑意心神相连的姜经亘呆滞在原地。

    他的脑海里,看到了浩浩茫茫,无穷无尽的恐怖刀意,铺天盖地,与之相比,他的那点剑意就如皓月下的萤火之芒。

    这把短刀之内,竟然拥有如此巨量的刀意。

    姜经亘松开手掌,蹬蹬倒退,有些狼狈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秦纪收起龙刀,起身拉起

    了倒地的姜经亘,姜经亘依旧处于呆滞状态,还没回过神来。

    见过真正巅峰风景的姜经亘从今天起会有一个更快的蜕变过程,对于这个剑体,秦纪并不介意施以栽培之手。

    二年没有真正出鞘饮血的龙刀,早已积攒了难以想象的力量,当初的秦纪将此刀送予何清便是为了让他能在修为尽失时还有自保之力,只不过后者缩在小小家族内并没有碰上强大的对手,只是拿出来秀了秀走了个过场。

    秦纪留下姜经亘,自己则是打算回一趟四街地带。

    方才走到门口的秦纪脚步一顿,瞧见了大门口对面聚集的几人,目光在那坐在路牙子上的一抹红影停了停。

    身着一袭大红外袍的褚晓晓捻动着手上的一支玫瑰花,烦躁的挥手,道:“朱徒,你们能不能赶紧滚蛋,别绕在这里了。”

    白衣俊秀的朱徒坐在离褚晓晓足有二臂之远的边上,韦寒虎二人站在一边树下,随意交谈。

    “晓晓,这次大比结束学院会放一个月的假期,我们回趟风泸郡吧。”

    朱徒并不在意褚晓晓的态度,柔声道。

    “不回不回。”

    褚晓晓立马摇头回绝,道:“我就乐意呆帝都,天塌了我也不回去。”

    朱徒为难,叹道:“你这一声不响溜出来都大半年了,该回去了。”

    褚晓晓斜眼道:“咋滴,你要抓我回去?那趁早动手。”

    朱徒愈发无奈,道:“你知道我不会的。”

    褚晓晓翻了个白眼:“那你就赶紧滚蛋,让我安静点。”

    朱徒揉着眉心,片刻后道:“行吧,晓晓,你不愿回去就不回去吧,但大比结束后,你必须得和我回风异了,这件事是褚老爷子亲口下的令。”

    “再说吧再说吧。”

    褚晓晓随意敷衍,四转的目光突然瞅见那走出门的青年,顿时站起身。

    “晓晓!”

    朱徒连忙喊道,却见到红衣女孩连蹦带跳的跑向那个走出来的青年,眉头缓缓皱起。

    “秦泷!”

    褚晓晓大喊道。

    已经背身准备离去的青年停下脚步,凝目看着那小跑到自己身前的红衣女孩。

    下一刻,秦纪瞳孔便微微一缩,停在了女孩手上握着的红色玫瑰。

    这朵普通的玫瑰花瓣边缘已经有些发黄,显然并不是当天采摘的。

    一身大红的俏丽女孩笑颜如花。

    “有什么事?”

    秦纪收敛心中情绪,轻声问道。

    女孩柳眉微蹙,道:“咱们这好歹也算共患难还一起闯过狩猎赛的朋友了,你对朋友就是这么冷淡的态度吗?”

    秦纪看了看眼前的褚晓晓,再看了看不远处那神色不太好看的白衣青年,缓缓道:“褚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

    褚晓晓偏着头,道:“听上去好像客气了一些,但还是让人有些不舒服。”

    女孩脸上缓缓露出一个灿烂动人的笑颜,道:“不过没事,我不介意。”

    秦纪眉头越皱越深。

    一身红衣异常艳丽的年轻女孩双手握着单支玫瑰,举到秦纪面前,笑道:“秦泷,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经历无数大风大浪的秦纪此刻都愣在了原地。

    褚晓晓笑眯着眼,落落大方,并没有寻常女孩的羞涩。

    树底下的韦寒虎咽了口唾沫,脸色精彩,赶紧看向右手边站着的白衣青年,果然见到了一张极为阴沉的脸庞。

    秦纪默默的看着眼前那张温婉脸庞,一言不发,转身便走。

    褚晓晓也不在意,只是站在原地大喊:“我喜欢你!至于你喜不喜欢我,无所谓!”

    秦纪脚步一顿。

    褚晓晓望着秦纪一路离去的背影。

    “晓晓……”

    朱徒走上前来,才说了二个字褚晓晓便手指放在红唇嘘了一声,道:“闭嘴,别来吵我。”

    朱徒呆在原地。

    褚晓晓拧转着玫瑰的枝干,往学院里走去,哼着一首在帝都年轻人中流传极广的歌谣。

    “此时已莺飞草长,爱的人正在路上,我知他风雨兼程,途经日暮不赏。”

    “此刻以皓月当空,爱的人手捧星光,我知他乘风破浪,去了黑暗一趟。“”

    这个外表温婉如大家闺秀,却思想天马行空,张扬不羁的年轻女孩,哼着哼着,突然止住了笑。

    红衣女孩停住脚步,神色黯淡,轻声念叨:“我喜欢你……”

    “和你没关系。”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