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九章 生日party也要出点幺蛾子

    我本以为这个周末可以略微休息一下,因为昨天一天的训练就让我很吃不消了。(m.k6uk.com手机阅读)

    俯卧撑,这听上去没什么吧?

    可要是做俯卧撑的时候,背上还躺着个人呢?而且那人体重并不轻!

    一早,我还是像昨天那样,没有热身地在荣辉路上跑了半天。

    累得我气喘吁吁。

    我以为这训练立竿见影,结果掀起衣服一看,腹肌还是只有一块。

    呵呵。

    回到家,我冲了个凉,就如同咸鱼一般瘫在沙发上。

    “婷姐,”我对着小t说道,“今天我要去参加个同学聚会……”

    小t把头转了过来:“什么时候?在哪里?要我送你过去吗?”

    “行,到时候我告诉你怎么走。”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略微休息了个把小时后,我们下楼出发。

    那些汗湿的衣服就扔到洗衣机里,反正全自动的,回来的时候估计就干了。

    我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汗味扑鼻而来。

    我用尽全力打开了车窗,这才没有成为被自己的汗熏死的第一人。没有了性命之忧,我这才给自己系安全带。

    小t没有说什么,只是开车。

    “大姐……”我弱弱地说道,“你没闻到这股汗味吗?”

    “我当然闻到了啊,”她轻轻转动方向盘,“所以我早就把我的嗅觉模块关掉了。”

    晕。

    “我们先去洗车吧。”

    车辆开到了一家洗车店,那老板很热情地迎接了我们。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辆车,(毕竟是进口的宝马五系,还是高配的。)或者也许是别的什么缘故?

    洗车的伙计很熟练地从我们手中接过了驾驶权,把车开到操作间。

    他全程带着口罩。

    “……为什么这车上汗味这么重啊?”

    “鬼晓得,反正他妈的别人给钱了,咱们就干活算了……”

    我能听到员工们的议论。

    前前后后,里里外外(主要是里面),洗了足足一节课的时间。

    洗完了,一个伙计跑来问我要钱:“老板,车洗完了,要八十。”

    我问他:“你们不是说小轿车一律四十块吗?”

    他耿直地答道:“你这车里面气味有点大,我们用了两倍的清洁剂,还给你弄了点香水。”

    八十就八十吧。

    我拿出手机,扫码付款。

    洗完车后,我回到车里,发现气味确实好了很多,不仅没有那种汗味了,还有一丝丝清香。

    我系上安全带。

    小t挂了个倒挡,一脚油门。

    车辆飞速后退,与此同时她尽可能快地转动着方向盘。

    完美的倒车。

    我们很快就上了大路。

    “直走,然后下个路口左拐。”我竭力搜刮着脑子里的记忆,努力找出郝娟家的地址。

    “嗯。”小t应了一声。

    ……

    正好八点。

    我们两人到郝娟家的时候,人基本上来的差不多了。

    并不是很大的房子里挂满了彩带,颇有喜庆的氛围。来的人不多,但也不少,算上我们也有十来人了。

    桌子正中间摆了个精致的大蛋糕,形状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

    在花心处,插着个“17”形状的粉色蜡烛。

    我微笑,和那些人打招呼,尽管我和他们并不是很熟,我在1805班也只是个普通的透明人罢了。

    唯一和我关系不错的赵弘毅却没有来。

    这样也好,我谁都不得罪,谁都不得罪我,都挺愉快。

    小t倒也配合着我露出微笑的表情。

    一群女生叽叽喳喳,闹得人脑瓜子疼。

    我特意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玩手机。

    郝娟还没来,不知道在干嘛。

    小t被几个女生拉过去了,似乎在聊化妆品之类的东西。

    “喂,”一个我连名字都不想知道的女性墙头草碰了碰我,“我们李少爷怎么不太开心的样子?”

    我继续翻看着手机:“你们开心就好,我就是来表示一下同学情谊。”

    我不知道触动了她哪根神经,她当场就蹬鼻子上脸了:“那不能啊!李大少爷家境富裕,到我们这种贫寒之地来观摩,总得表示表示吧。”

    我白了她一眼:“表示?我表示什么?和你有啥关系?”

    这话刚出口我才意识到我没有买生日礼物。

    算了,问题不大。

    那家伙受了我的刺激,走了。

    我终于得以清净。

    过了半天,郝娟才过来。

    她今天虽然穿着一身居家便衣,但脸上却洋溢着一种喜悦。

    有人带头,我们便一起起哄。

    反正是闹嘛。

    “好啦好啦!今天我生日,感谢各位过来赏光啊!小女子倍感荣幸!”她笑道。

    我们跟着一起笑,期间“生日快乐”之类的话不绝于耳。

    郝娟笑着拿出一个手机,说:“我给我爸打个电话吧,反正我妈来不了……他应该能来吧……”

    不知是谁说了句开扬声。

    郝娟照做了。

    “喂?娟儿?有事吗?”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郝娟反问道:“爸!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中年人恍然大悟:“哦哦哦!想起来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生日快乐啊!我给你买的蛋糕你收到了吧!”

    “收是收到了……可……爸……你今天能来陪我吗?这边来了几个同学我的意思是说这么重要的日子你作为家长……额……还是要来一下的吧……”不知为何,她的语气变得吞吞吐吐了。

    “哎!”中年人叹了口气,“乖女儿,你又不是不知道爸最近事儿有多忙……这不a市那边出了个枪击案,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这个案子移交到r市这边了我现在每天都忙得恨不得当场有丝分裂出一个帮手来啊!”

    我听到了几个关键词,浑身下意识地一震。

    郝娟语气渐渐低落了:“爸……真的不能吗?”

    “哎!爸爸对不起你啊!可没有办法啊!还记得我说的话吗?你既然选择了这个工作,就要把它做好啊……”

    郝娟一声不吭地挂了电话。

    周围喧闹的人群安静了许多。

    郝娟略微消沉了几秒钟,随后又“阿q”式地缓了过来:“算了他不来就不来吧今天我们还是得玩得开心点啊!”

    我们在这边闹了一阵子,分食了蛋糕。

    我抽了个空,和郝娟搭话:“郝娟……你爸是做什么工作的?警察吗?”

    “嗯,是刑警。”

    “那这种工作挺值得尊重的啊!不过也挺危险……”我词穷了,只能草草收尾。

    好在对方似乎没有介意我这种突兀的问话,不然我真得尴尬死。

    到了赠送礼物的环节,由于我没有准备任何礼物,我就直接微信给郝娟转了八百八十八点八八元,图个吉利吧,反正意思也到位了。

    结果最尴尬的是郝娟的手机是开了声音的。

    “微信支付收款”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