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1、第 121 章

    海姆冥界并不是什么好地方, 但是在九界,它的存在又是必须的,但是到现在为止,不管是阿萨神族,还是华纳神族,甚至是巨人与精灵们, 除了一些打了擦边球的神职,否则的话, 他们的神职跟冥界几乎不会有任何关联。(qg777钱柜娱乐)

    但是海姆冥界又是个非常关键的地方,别的不说,如果没有一个冥界的神明梳理海姆冥界的法则,海姆冥界若是出了什么问题, 势必会影响到整个九界。别的不说,若是生死平衡不能维持,作为神族,其实是首当其冲的。

    很多人觉得神明天生尊贵,实际上呢, 神明的确生命本质比较高,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 神明就如同世界的管理员一般, 是需要承担着一定义务的,而最大的义务,无非就是保证世界的和谐运转。

    像是之前,阿萨神族与华纳神族一番大战, 不知道造成了多少破坏,实际上就影响了世界的运转,诸神之所以愿意罢手,无非就是他们已经感受到了世界的某种恶意。毕竟就像是人间的两个国家,真要是连续打了很多年的仗,那就真的是世仇了,之后哪怕就是民生凋敝,暂时休战,但是等到后来,稍微有了起色之后,只会打得更厉害。

    而对于诸神来说,他们可不用担心什么民生,甚至在牵扯到信仰,牵扯到神职权柄之类的问题的时候,神明其实要比人类更加极端,人类记仇撑死就如同汉朝那时候一样,九世之仇尤可报之。而放在神明身上,那哪怕是一点点你以为的小事,人家都能一直惦记下去。像是这等神系之间又牵扯到利益,又牵扯到血仇的事情,那不拼个你死我活才叫奇怪了呢!

    偏偏他们就这样罢了手,放下曾经的仇恨握手言和,除了交换人质之外,还举办了一个仪式,表示大家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这里头真要是没点纠葛,这纯粹就是骗傻子,还不是因为他们的大战对于世界的破坏实在是太大,大到哪怕某种意义上奥丁算是九界的创造者(如果说拿着依米尔的身体来创造世界,也算是创世的话),也承受不起世界意识的反噬。

    世界意识这种东西,正常情况下,你根本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但是对于诸神来说,却是隐约有着一定的感觉。比如说命运这种东西,实际上就是世界意识给予的一种反馈,像是那几位命运女神,她们也不过就是可以窥探到一部分命运,而不是掌握命运,即便是诸神也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如果不想让世界意识厌恶,导致自己的命运向着坏的方向偏移的话,那么,最好还是不要触犯世界意识的底线。

    诸神可比其他的生灵对于世界意识的感应强太多了,因此,在发觉了继续这样的战争,双方就算是一个胜利了,剩下的那个估计也要遭遇世界意识的反噬,回头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事实上,两大神族这么多年交战不休,海姆冥界那里平白增加了不少灵魂,如今海姆冥界那里乱成一团。华纳神族可没人掌控与死亡有关的神职,因此,压根无法干涉海姆冥界的事情,以至于他们催生出来的那些人类,甚至是其他那些生灵的灵魂因为两大神族之间的战争死亡之后,差点没将海姆冥界塞得魂满为患。

    尤其,那些原本作为华纳神族信徒跟阿萨神族的战士交战而死的强者,他们的灵魂可比一般的灵魂强大多了,因此,这些人抱成团之后,在海姆冥界大肆征伐,一个个俨然在冥界那边已经有了气候。

    真要是让这些灵魂在海姆冥界那里成了事,回头其他的生灵灵魂落入冥界,哪里还有什么好结果。至于是不是会有其他的强者进入海姆冥界,这可能性就很少了,谁让奥丁已经开始执行英灵殿计划呢,以后,强大的灵魂会被优先被英灵殿筛选出来,那些弱小的灵魂才会进入海姆冥界,这些到了那里,可不就是羊入虎口嘛!

    莫德尔这边不过就是表示了一下自个有意将权柄扩展到冥界,奥丁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要是冥界以后成了华纳神族信徒的自留地,那对阿萨神族可不是什么好事。万一这里头孕育出了一两个神明出来,回头专门给阿萨神族添堵,阿萨神族这边可就不好过了。

    因此,为了让莫德尔此行更有准备,奥丁甚至跟莫德尔分享了一部分自己对于冥界的权柄,让莫德尔可以进入冥界便宜行事。

    至于会不会遇到危险,奥丁倒是不担心,莫德尔在主神之中实力也是少有的,海姆冥界并没有什么本土的强者,不过那里环境比较恶劣,莫德尔想要适应那里,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莫德尔带着舒云准备的东西,还有舒云给他提过的一些关于对冥界的设想直接去了海姆冥界,而巴德尔呢,顿时就有些寂寞了。

    巴德尔虽说不至于跟自己的孪生兄弟形影不离,但是正常情况下,两人都几乎是同时出现的,如今莫德尔去了海姆冥界,巴德尔顿时就感觉有些空虚起来。

    巴德尔的神职其实扩展空间也很大,想想看,希伯来神话里头的上帝,本质上来说也就是光明神,可惜的是,上帝耶和华是唯一神,而巴德尔呢,上头还有个父亲做神王,身边呢还有许多兄弟,甚至,他这个光明神,还有不少人分享他的部分权柄,要是是他的属神也就算了,偏偏都不是,因此呢,巴德尔的处境也并没有比自己的兄弟强到哪里去。

    知道是舒云指点莫德尔向着冥界方面的权柄发展之后,巴德尔就来找舒云询问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了。

    舒云给巴德尔提出了两条路,一条呢,就是让巴德尔干脆走上如同耶和华那样的路,那就是用光明容纳一切正面的因子,然后呢,与莫德尔一起,成为一个世界的创世毁灭双神。另外一条呢,其实就是将光明的权柄拓展到文明,还有希望上头,文明之光,希望之光,这些与人道息息相关,对于人类的依赖比较强一些。但是,在绝大多数世界,不管最终的主角是不是人类,但是,文明和希望是所有智慧生物都需要的东西,巴德尔还能在精灵,在矮人,甚至是在巨人那里传播自己的理念,不仅仅局限在人类身上。

    巴德尔犹豫了一番之后,选择了第二条路。主要是因为创世真的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其实这个世界本身就不是那么完善,九大国度加起来也没有多大,而且在环境方面,其实也倾向于极端,可以说,这个世界本身就是有些先天不足的,始祖巨人依米尔可不是其他神话里类似于什么卡俄斯,盘古之类的神明,依米尔连创世神都不算,他的使命大概就是从自个的本源中孕育出一系列的生命出来,最后连自己的躯体也要被利用,制作成如今的九界。

    当然,因为世界树的缘故,这个世界其实是在不断发展壮大之中的,世界树时刻呼吸着来自于混沌虚空的能量,一部分用于自己的成长,另一部分呢,用于世界的成长,可以说,因为世界树的缘故,这个世界其实潜力无限。

    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巴德尔有能力脱离现在的这个世界,否则的话,想要在这个世界做什么创世神,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舒云却是心中暗道,这事未必不可能,巴德尔如果能够一直将自己的道路践行下去,在这个世界结束了一个轮回的时候,巴德尔如果能够度过这个世界的轮回,那么,他就有可能成为新生世界的开辟者。

    当然,这是一个比较遥远的事情,因此,舒云也就没有跟巴德尔详谈,至于巴德尔想要成为文明之光,希望之光等这种信念类权柄执掌者的事情,舒云还是比较支持的。

    巴德尔作为光明之神,对于黑暗并没有什么排斥之意,就像是在光的照射下,定然会存在阴影,在黑暗的衬托下,才能体现出光明一样,巴德尔的理念并不极端,因此,他琢磨了一番之后,没有先去中庭,而是打算先在精灵和巨人那里,传播自己的理念。

    两个儿子都有了自己的道路,并且亲身前往践行,而舒云留在阿斯加德,自然也有自己的事情。

    在阿萨神族与华纳神族的作战中,舒云也出手过几次,不过仅仅就是作为辅助而已,毕竟,在大多数人看来,舒云并不是什么战斗类的神明,倒是在生命等权柄上头颇为强大,可以说,阿萨神族不少神明之所以没有在战争中死亡,跟舒云的治疗能力息息相关。

    老实说,舒云在那段时间是真的进步了许多,以前的时候,她掌握的那些就是闭门造车,而如今呢,在实践之中,舒云可是得到了不少的灵感,即便是华纳神族专门研究出来的诅咒,只要中了诅咒的神明能够撑到舒云面前,舒云都能够很快解决。

    这也让舒云这个天后如今在阿萨神族的威望也上升了不少。以前的时候,阿萨神族的大多数神明,将女神多数就是视作是花瓶一样的存在,但是在舒云施展了自己的能力之后,对于舒云这个天后,大家就都不敢小觑了。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了医生,像是舒云这样掌握了精深的生命法则的女神,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就要求到她那里去呢!

    至于其他的,舒云也就是出过一次手,那一次,冰霜巨人在华纳神族的帮助下,直接逼近了仙宫,舒云那一次出手,直接将那些入侵的冰霜巨人化作了石像,顿时让所有的神明都大吃一惊。

    事实上,这对于舒云来说,也无非就是她对生命法则的一部分领悟罢了,事实上,舒云领悟到的法则远远不止如此,但是她展现出来的就是这么多。舒云还掌握了与天空和大地有关系的诸多法则,将她的这些领悟,直接应用在了自己的小世界之中。

    舒云如今那个小世界已经在蜕变的边缘了,只需要有足够的世界本源的融入,那个世界就能得到进一步的进化。舒云这一次让莫德尔和巴德尔出去,也是想要让他们弄到一点世界树的枝干,当然不是如今被制作成各种神器的那种已经失去了活性的世界树枝干,而是那种还存在着一定活力的世界树上的一些枝叶,想要让它在自己的小世界生长。可惜的是,世界树很少会开花结果,否则的话,其实世界树的种子更容易培育一些。

    舒云同样需要延伸自己的权柄,尤其,在自己不得不将部分权柄赐给了几个主神的时候,舒云如今需要的是更加强大的权柄,以此才可以保障自己的利益,另外就是让自己可以在未来的变故之中拥有更多的底牌。

    自从莫德尔发现了洛基的异常之处之后,舒云就开始在暗中观察起了洛基。

    老实说,洛基真的是个难以揣摩的神明,很多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刻的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如果不是他的确是阿萨神族的一员,说他是克苏鲁神中的一员,舒云大概都是相信的,因为他的本质就是比较混乱的那种。

    舒云掌握的生命权柄非常强大,但是她并没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接触到洛基,就像是之前两大神族交战,舒云不相信洛基真的从来没有受过伤,但是,他的确从来没有找舒云治疗过。这也是那些阿萨神族嘲讽洛基的理由。

    阿萨神族的神明将伤疤视作是荣耀,大家为了战争,在战斗中受伤,是值得向人吹嘘的一件事,哪怕他们的神体非常强大,自愈能力也很强,尤其在接受了舒云的治疗之后,身体很快就能恢复过来,还是有好几个神明,会故意保留几个伤痕,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勇武。有着这样的风气,对于从来没有治疗过,也看不出受伤的洛基,大家自然是会嘲讽的,觉得他就是个胆小鬼,只知道逃跑,从来不知道真正直面战斗。

    而事实上呢,洛基是担心舒云看出他身上的一些异常之处,或者说,洛基其实戒备所有的神明,他就算是受伤了,也只会想办法自个治疗,而不会去求助别人,以免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其他人那里。

    舒云想要对洛基进行进一步的观察,可惜的是,洛基是个滑不留手的性子,他在阿斯加德几乎可以说得上是神出鬼没,诸神越是嘲笑他胆小怯懦,只知道玩弄一些小手段,洛基的小动作就越多,恶作剧也开始从一开始的玩笑,变得有些过火起来。

    这日,在仙宫的宴会上,洛基又捉弄了一个神明,将他的衣服变成了女装,在其他神明那里丢尽了脸,只气得面红耳赤,洛基嘲笑得尤其大声,在其他人将矛头引到洛基身上值钱,洛基就先跑路了。

    洛基提着一壶蜜酒,坐在仙宫的花园里,一边喝一边笑,舒云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叹了口气,问道:“洛基,你并不开心,又笑什么呢?”

    洛基哈哈一笑:“原来是天后,谁说我不开心,我开心极了!让那些自以为高贵的神明在别人面前丢尽脸面,对我来说,简直是再高兴不过的事情了!”说着,洛基喝了一大口的蜜酒,然后又露出了一个狡诈轻佻的神情来:“倒是天后,不在宴会上纵情欢乐,来这黑暗的花园里头干什么?”

    洛基站起身来,迈着轻快地步伐走到了舒云身边,夸张了闻了闻:“天后美貌出众,奥丁竟是看不到天后你的好处,总是跟其他那些女巨人女神混在一起,实在是太不解风情了!要不,亲爱的弗丽嘉,你觉得我怎么样?”说着,洛基竟是又往前走了一步,作势想要亲吻舒云的脸。

    舒云却是不动声色,但是,洛基这一步走过来,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再逼近了,不由又是一阵大笑:“弗丽嘉,你的魔法这么厉害,奥丁知道吗?哦,他当然是知道的,所以啊,他宁愿去选择那些远远不如你的女神和女巨人,也不愿意继续跟你在一起!哦,可怜的弗丽嘉,哦,可悲的奥丁!”

    洛基这会儿简直就跟戏台上唱戏的一样,说话极尽夸张之能事,语气听起来简直让人恨不得一拳揍扁他的鼻子,不过,舒云也没如何动怒,洛基这家伙一向嘴贱,舒云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他跑得快,又擅长各种变化术,早就被诸神套了麻袋打个半死了。

    舒云只是平静地看着洛基,表情几乎没有多少变化,然后说道:“你这样做,是否觉得空虚呢?难道对你来说,恶作剧就是你的全部,你就没有其他一点追求吗?”

    洛基一开始的时候还在那里大笑,但是笑着笑着,就觉得没意思起来了,他很没形象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四周张望了一下,看到了花园里的金苹果树上已经长出了许多金苹果,洛基伸手一招,一只金苹果就飞到了他手里,他用力啃了一大口,然后嘀咕起来:“要是那些女神知道我在吃这个金苹果,呵呵,又要闹起来了!”

    花园里的金苹果其实对于诸神来说,没有别的用处,唯一的用处就是能够让诸神永葆青春的容貌,因此,这对于许多女神来说很有吸引力,毕竟,即便是那些女神,如果心态发生变化的话,表现出来的外在也会产生一定的变化。

    洛基有些奇怪地看着弗丽嘉,然后说道:“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作为金苹果的主人,弗丽嘉你这位尊贵的天后,居然从来没吃过什么金苹果,这可真是太让我意外了!”洛基这般说着的时候,对弗丽嘉也有些佩服,神明可不是什么真的品德高贵,事实上,他们之所以很多时候显得对许多事情都不感兴趣,完全是因为那些的确对他们来说算不上什么,而对于那些对他们有用的东西来说,比如说各种神器,还有其他的一些可以增长战斗力的东西,诸神也是非常贪婪的。

    而那些女神呢,对于金苹果简直是趋之若鹜,舒云这个天后身边有着十二个侍女,她们算是舒云的属神,分享了舒云的一部分神职,代替舒云履行一部分作为神明的义务,她们为了一颗金苹果的归属,互相之间能勾心斗角到世界的尽头。

    偏偏作为金苹果的主人,弗丽嘉却从来没有吃过,这一点不用质疑,吃过金苹果的人,身上自然会带着一部分金苹果的气息,而弗丽嘉身上,压根没有金苹果的气息。

    虽说弗丽嘉依旧保持着青春美貌,但是却不是那种少女的美貌了,这让洛基有些意外,另外呢,甚至有些恐惧,恐惧舒云的克制。

    他三两口将一个金苹果吃得干干净净,然后呢,随手将果核毁尸灭迹,心满意足地坐在地上说道:“亲爱的弗丽嘉,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呢?我的不甘,我的愤怒?”

    说到这里,洛基脸上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半真半假地说道:“我就是一个异类,在巨人中是异类,在阿萨神族依旧是异类!我以为奥丁能够包容我,所以我来投奔他,可惜的是,奥丁对我吗,也就是那样了,即便我们曾经有过盟誓,结为兄弟,共饮蜜酒!可是,奥丁是高高在上的神王,而我呢?说是主神,呵呵,一个没有属神,没有神殿的主神!”

    说到这里,洛基神情愈发讥讽起来,而笑容呢,却也变得越来越大,他拉长了声音:“我没有强大的神力,没有强大的神术,只会玩弄一些小把戏,别说是那些主神了,即便是下面的那些神明,有几个真的将我放在眼里了呢?”

    “一个也没有!”洛基摊了摊手,“不管奥丁当年做出了什么样的承诺,事实上就是,到了如今,我已经变成了阿萨神族的一个小丑,既然大家都想让我当个小丑,那么,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这样做多有意思啊,他们以为他们可以嘲笑我,用我这个没用的主神,来满足他们的自尊心,实际上呢,他们自个又算是什么东西!”

    洛基越说越畅快:“他们的神力,他们引以为豪的战斗力,在他们鄙弃的那些所谓的小把戏那里,几乎一点用也没有,不是吗?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说着,洛基有些癫狂地大笑起来。

    舒云依旧站在那里,平静地听着洛基有些张狂地发泄,终于,她开口了:“既然他们的神力,他们的战斗力,对你来说压根算不上什么,那么,你为什么要在他们身上寻找什么存在感呢?”

    洛基古怪地看了舒云一眼,忽然说道:“哦,弗丽嘉,你真的让我有些心动了!要不,咱们可以试一试?没道理奥丁在外面跟那么多女神,女巨人有一腿,私生子都带到你面前来了,你却要老老实实做一个忠贞的天后吧!这也太不讲道理了,不是吗?让我想想看,奥丁这么多年都住在自己的金宫之中,很长时间没有去弗丽嘉你的水晶宫殿了吧!弗丽嘉,你如果觉得寂寞的话,你觉得我怎么样呢?”

    “你要在我面前搔首弄姿吗?老实说,这其实有点恶心!”看着洛基在那里摆了几个有些辣眼睛的造型,舒云很诚实地说道,“事实上,我跟奥丁之间,并不像是你所想的那样,要不是那个时候我刚刚有了意识,我是不可能跟奥丁结成夫妻的!奥丁或许是一个合格的神王,但是,他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老实说,他给了我一个婚姻与爱情之神的神职,我觉得这其实是比较讽刺的,我自个的婚姻都一团糟,也没有所谓的爱情,干什么要执掌这个呢?至于其他的,唔,虽说奥丁对于婚姻不忠诚,但是呢,我并没有兴趣跟其他人发展什么婚外情的意思,我如果真的对哪位男性动了心,我自然会想办法解除与奥丁的婚姻,然后堂堂正正跟对方在一起,而不是用这种手段来报复奥丁,那恶心的不是奥丁,而是我自己!”

    “哦,天哪,我真是想不到,阿萨神族居然还有你这样的女神,这可真让我意外!”洛基这会儿神情变得正经了不少,哪怕他自己不是个有原则的神明,但是对于一个有原则的女神,他还是乐于尊重的,因此,他神情变得严肃了一些,不再像是之前那样轻佻了,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弗丽嘉,那些事情我再也不会多说了!弗丽嘉,我知道你以前一直对我避而远之,而现在,你单独出来找我,既然不是想要跟我共度一个美妙的夜晚,那么,肯定是有别的重要的事情要说,那么,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呢?良好的沟通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舒云沉吟了片刻,干脆说道:“他们看不到你的价值,不代表我看不到,诸神崇尚的是力量,或者说,你的存在,在某种程度上映照了诸神的一些丑陋之处,所以,他们瞧不起你,会用各种言语来打击你,但是我不会,老实说,相比较起来,我其实更崇尚智慧,对于生命来说,智慧才是最大的区别,而不是力量!像是那些人类,他们的能力难道比得上那些残暴的海怪吗?为什么人类可以不畏惧许多海怪的威胁呢,因为他们具备着相应的智慧!智慧才能够引领种族的进步,而不是蛮力!”

    洛基认真地听着,他这会儿看起来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许多,安静得简直不像是那个总是躁动的恶作剧之神了,他有些高兴,又有些悲哀,高兴的是,自己的价值得到了肯定,而悲哀的是,肯定自己的却是一个自己之前很少会去注意的女神,而不是奥丁这个神王和兄长。

    他叹了口气,然后说道:“虽说我也觉得,智慧非常重要,但是在神明的生活之中,到目前为止,能够起到绝对作用的,其实还是实力!”

    洛基摊了摊手,继续说道:“论起头脑,我觉得我一个神就能吊打大半个阿萨神族,可是论起武力,不得不承认,我甚至打不过希芙!”说到这里,洛基愈发无奈起来了,以前的时候阿萨神族跟华纳神族处在交战状态,洛基的智慧还有着一定的用武之地,可是现在呢,两大神族之间已经和平了,之后很可能再次打起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他这个阴谋家还有什么用处呢?

    “那么,为什么你不去中庭走一走呢?”舒云建议道,“如今中庭混战不休,不知道分裂成了多少个国家,我想,你的能力在那里能够得到最好的展现,你会是最好的外交家,用你的口舌和智慧,将人间那些国家的王公贵族玩弄在股掌之中,那种一言可灭国,一言可兴邦的生活,你觉得怎么样呢?”

    洛基顿时有些犹豫起来,老实说,这样的生活的确非常符合他的心意,可问题是,他的心态同样是高高在上的,他连绝大多数神明都瞧不上,又怎么瞧得起那些普通的凡人呢?

    舒云却是表示,即便是卑微的生命,也能够诞生出最闪耀的光芒,事实上,在人类那边,还是有着不少东西值得学习的,最重要的是,舒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你那么聪明,那么容易把握人心,完全可以变成一个人人喜欢的神明,可是,为什么会将自己变成一个人人厌恶的恶神呢?我想,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你应该对自己的形象进行包装吗?”

    洛基被舒云说得一愣,不过,他一时半会儿还是没有想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因此,他想了想,说道:“不管怎么说,弗丽嘉,多谢你这些话!要知道,在之前,可没人跟我说过这些事情!所以,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如果我去中庭,我会先去告诉你一声!”

    说着,洛基很快就消失在舒云面前。

    舒云又站了一会儿,这才回到了宴会上,她离开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之前的时候,她也一向表现得对于这种宴会并不热衷,因此,她中途离开,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什么怀疑,舒云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奥丁很快端着一个巨大的金杯走了回来,他难得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神情,指着下面正在跳舞的托尔和希芙,说道:“看,他们多般配啊,我想,阿斯加德很快就会迎来一场盛大的婚礼了!”

    舒云脸上挂着笑,嘴上却是说道:“当然,不过,托尔的婚礼,你不该跟娇德说吗?”

    奥丁脸上露出了一点尴尬的神情,他直接转移了话题,说道:“那个,我觉得巴德尔和莫德尔的婚礼也该提上日程了!弗丽嘉,你觉得哪个女神好,芙蕾雅似乎就很不错!华纳神族那边的女神,似乎都还可以,你觉得呢?”

    舒云摇了摇头,说道:“他们的婚姻大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决定吧!何况,在我看来,两个孩子还年轻着呢,很不必为了婚事太着急!”

    作为神明,只要不遇上什么诸神黄昏,就有着近乎永恒的生命,巴德尔和莫德尔如今算起来出生也没多少年呢,真要算起来,岂不是还处在青少年时期?其实就算是他们到了结婚的年龄了,但问题是,作为神族,难不成还要面临作为人类时候的逼婚吗?

    奥丁被舒云噎得无话可说,毕竟,几个儿子里头,如今也就是托尔有了对象,其他的儿子其实也都还单着呢,年纪最大的提尔都没着急找对象的事情,所以巴德尔和莫德尔自然也没必要着急。

    另外,希芙也是托尔自己看上的,所以,舒云准备让两个儿子找个自己喜欢的妻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是奥丁嘛,其实心里头有些想法,弗雷和芙蕾雅再好,那也是外人,要是有了姻亲关系,那就是自家人了。芙蕾雅生得美貌动人,在奥丁看来,能够配得上她的也就是自己的几个儿子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巴德尔,毕竟巴德尔的阳光英俊跟芙蕾雅很相配,其他的儿子嘛,勇武有余,身上的气质就显得太过暴戾了一些。

    只是,既然舒云不配合,奥丁便也不再提这件事了,在面对舒云的时候,奥丁有的时候很难理直气壮起来。因此,大多数时候,奥丁对舒云这个天后都非常客气。

    只是,奥丁对之前舒云的离开,其实还是有些好奇的,因此,在喝了一口酒之后,奥丁试探着问道:“弗丽嘉,你为什么对于宴会和歌舞都没有什么兴趣?”

    舒云摇了摇头,说道:“偶尔有那么一两次的宴会舞会什么的,的确是很有意思的,可是如今这种事情太频繁了,而且一次宴会动辄就要持续十天半个月的,这让我觉得比较疲倦乃至厌烦!”

    舒云这话一说,奥丁就没办法了,实际上他有的时候也觉得有些厌烦,但是呢,这其实是必须的,神族的寿命太漫长了,大多数神明也没什么上进心,并不会专心钻研自己的权柄,也很少会与信徒进行沟通什么的,因此,他们更乐意享受生活。

    在阿萨神族,大家崇尚武力,如果不是经常举办各种宴会什么的,只怕诸神互相之间会经常来一些角斗什么的,到时候难免要因此伤了和气。

    而在宴会上呢,就算是有一些角力的举动,大家也都是当做是娱乐,不会真的当真。另外呢,这样的宴会也有助于让阿萨神族个体之间保持相对紧密的联系,不至于因为距离或者是时间之类的缘故变得疏远起来。

    比起沉醉在阿萨神族的荣光中的诸神来说,奥丁就要清醒很多了,奥丁做绝大多数事情都是有目的的,即便是三五不时地举办宴会也是一样。

    但是,作为天后,舒云对于这种场合,并不是很喜欢,她并不是什么虚荣的性子,而且,她这样的身份,也不适合去跟那些年轻的女神混在一起,而因为舒云的性格可算不上平易近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舒云威望的确挺高,但是大多数神明对她都是敬而远之的。

    奥丁呢,其实跟舒云有些同感,他那些儿子在诸神之中,可以说是游刃有余,至于奥丁嘛,因为神王的身份问题,自然需要保持一点距离,言语上头可以亲民一些,但是真要是让他亲自下场,诸神只会觉得有些别扭。

    奥丁难免又想起了那两个优秀的儿子,叹道:“巴德尔和莫德尔在外面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回来?”

    即便是奥丁,也不可能经常坐在至高神座上,老实说,那对于奥丁来说,也是一个负担,毕竟,即便是神王,想要在同一时间接受处理那么多的信息,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因此,哪怕隔个一段时间,奥丁会确认一下两个在外儿子的安全,但是,他们在什么地方,具体在做什么事情,奥丁这里也不是能够立刻就知道的。

    至于舒云吗,其实也差不多,她没事也不会坐到至高神座上,而是会用自己学会的预言术,推算两个儿子是否平安,至于其他的,舒云也就全然放手了。

    舒云又不是第一次做母亲了,她从来不认为,作为一个母亲,应该将儿女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而是应该在适当的时候放手,或许他们会失败,或许他们会吃亏,但是,只要不会有什么威胁到他们生命的危险,否则的话,舒云是不会有过多地干涉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舒云转世多次,儿女都还算是出息,另外,跟她这个母亲也颇为亲近。

    而巴德尔和莫德尔呢,其实如今的处境都还算得上是不错,他们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道路。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工作比较忙,回家还得带孩子,等小孩睡着了,自个根本就不想动弹了,估计以后更新时间会调整到下午五六点钟。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