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九章 不得违抗

    第二天一早醒来,林妙儿就觉得头有些疼,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趴在云元宝的身上,顿时觉得尴尬不已。(www.k6uk.com)小心翼翼的从云元宝的身上挪了下来,躺在云元宝的身侧,脑中却在想着昨天发生了什么。

    记得昨天自己和另一个人喝酒,之后云元宝来了,自己拉着他喝酒,之后好像是喝醉了?在之后的记忆,完全就没有印象了!不过,看了看自己的衣物全身完好,想来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约莫片刻之后,云元宝姗姗醒来,看了看身边的林妙儿,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轻笑。

    “醒了就别装了!你睡觉的时候我又不是没看到过。”一句揭穿,使得林妙儿老脸一黑。

    “我就喜欢闭着眼睛休息,怎么着!”林妙儿坐了起来,冲着云元宝说道。

    “你还记不记得你昨天答应我什么事情?”云元宝突然正色的说道。

    该不会是什么霸王条约吧?为什么我没有印象?

    “额?”一脸茫然。

    “你昨天说了,要当我的王妃,非我不嫁。”

    “这不可能,我怎么会这么说?一定是喝醉了,是吧,当时我醉了!”林妙儿愣了愣神。

    “喝没喝醉我不知道,我只是记得某人这么说来着。”云元宝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云元宝,竟然敢甩我!”林妙儿一看到云元宝那笑容就知道,这家伙铁定在看自己的笑话!

    “开个玩笑而已,干嘛那么认真?莫非你还真想嫁给我?那我也可以考虑考虑,把你娶了。”云元宝摸了摸下巴说道,表情实在是有够欠揍的。

    “再说!再说我杀了你!”林妙儿一把扑在云元宝身上,一只手撑着云元宝的胸口,一只手作劈砍状,只要云元宝敢再说一句,马上一记手刀就砍下去!

    “别冲动!”云元宝说道,他相信,林妙儿绝对会说到做到,虽然不至于要命,但是总会疼的不是?

    “算你识相!”林妙儿放开云元宝,整了整衣服,身上全都是酒的味道,相当难受,恨不得立马洗一个澡。

    “嗯,昨天,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云元宝看着对自己身上酒气味大皱眉头的林妙儿问道。

    “怎么,被我撞破了好事,现在不爽是吧?”林妙儿突然冲着云元宝冷笑了两声,“我还以为你这几天跑哪里去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混着。”

    “额,你别误会,更别想歪!事情肯定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云元宝解释道,这个世界谁都可以误会,就你林妙儿不可以!

    “嘿嘿,我能误会什么,来青楼嘛,正常,我明白的。”林妙儿不屑的说道。

    “我这是不是有口难辩?”云元宝有些郁闷,“林妙儿,说真的,要嫁给我吗?当王爷夫人,多么威风的事情?”

    “好像你这个王爷也不怎么样,我还不如当一个小小的百姓呢。”林妙儿撇了撇嘴。

    “为什么你就对我那么排斥?”

    “有吗?我倒是觉得我和你靠的太近了!”林妙儿打击道。

    这么一想,林妙儿似乎和自己的关系算最好的了,毕竟两人还睡在一起过!想到这,云元宝不由的露出一抹微笑。

    “那你怎么的,就不考虑考虑我?”云元宝问道。

    “唉,太熟,不好意思下手!”

    “……”

    日上三竿,两人自然不可能从正门出去,青楼这种地方,多的就是后门,经常可以看到某家的夫人跑到这里来找丈夫,所以后门这种地方最多。

    这不,林妙儿就看到一些人对着自己两人相视一笑,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惹得林妙儿一阵白眼。

    “林妙儿,我要去太尉府,待会回来给你一个惊喜!”云元宝故作神秘的说道。

    “你确定要这个时候过去?”

    “怎么?你难道不想要我去见上官婉儿?吃醋了?”云元宝笑道。

    “什么时候你的脸皮那么厚了?”林妙儿越发觉得不能和无耻的人关系太好,否则这就是助长了无耻的气焰,“你浑身酒气的去拜访别人?”

    “说的有道理,还是回府洗洗。”云元宝恍然,“还是夫人知道体贴为夫。”

    “云元宝!别在外人面前这么喊,否则我和你拼命!”林妙儿捏了捏拳头,虽然不知道拼不拼得过,但是为了自己的尊严,万死不辞!

    “哦,知道了!”

    “早这么听话不就好了!”

    “我以后不在外人面前喊,只在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喊!”云元宝哈哈一笑,率先抛开。

    “可恶的家伙,别让我追上你!”林妙儿咬牙切齿。

    “放心,为夫会让你追上的。快来!”云元宝在远处嘲讽着,使得林妙儿一时间兴趣来了,向着云元宝跑去。

    太尉府中,云元宝一身正装,这次是特意来拜访太尉的!

    “呵呵,王爷大驾光临,令我太尉府蓬荜生辉啊。”太尉是一个四十来岁的胖子,圆圆的身材,肥胖的脸袋,两只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

    “上官太尉,这次来,我也不多说废话,我是来向你退婚的。”云元宝底气十足的说道。

    “王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太尉眯着眼睛,丝丝精光从中透出。

    “退婚,我不打算娶你们家的上官千金了!”云元宝说道。

    “你为什么要退婚!你不是说喜欢我的吗!”从门外,传来上官婉儿有些颤抖的声音。

    “你来了正好,我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了,所以我特意前来退婚的。”云元宝说道,完全不顾上官婉儿那泪眼婆娑的模样。

    “你怎么会不喜欢我?你以前不是一直在追求着我吗!”上官婉儿难以置信的说道。

    “那是以前,现在不喜欢了!”云元宝淡然的说道,端起了自己眼前的茶水,微微的喝了一口。

    “你胡说,你怎么可能会不喜欢我,你写给我的诗句,不是证明你喜欢我的吗!你给我说清楚!”上官婉儿叫道。

    “呵呵,这能说明什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问题!你很烦!”云元宝的话有些伤人,但是今天他的目的就是来退婚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回转余地!

    “你以为我喜欢你吗,哈哈,别天真了!滚,你这个好吃懒做的王爷!”上官婉儿突然怒道,原本对这王爷有所改观,而且她也承认,王爷的才能确实让自己心动,没想到现在竟然要来退婚了,也好,我上官婉儿也不是那么不自爱的人!

    “既然如此,正好,我们的婚约就这么取消吧!”云元宝看了一眼上官婉儿,语气平淡,正了正衣冠,离开了太尉府。

    “云元宝!简直欺人太甚,把我太尉当什么了!迟早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太尉恨恨的盯着云元宝离开的方向说道,“女儿,随我进宫,爹给你做主!”

    “林妙儿,我回来了,给我做点吃的,饿死我了!”云元宝赶回王爷府,就来到林妙儿的小院,每到大中午的时刻,林妙儿总会在树荫下躺在长椅上休息片刻。

    “怎么,去了太尉府没吃到饭?这太尉也太不给面子了吧?”林妙儿有些疑惑的问道。

    “吃了你的饭,我还稀罕他们太尉府的?快点弄点吃的,我饿死了,待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云元宝一把拉起林妙儿,自己则鸠占鹊巢,躺在长椅上。

    我说,你这嚣张的语气,神态是怎么回事?原本还想反驳几句,但是看到云元宝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是先做点吃的吧,待会在找你算账!

    很快,一碗面条就上来了,这是最快速的办法能够填饱肚子。

    “说吧,去太尉府干嘛了?那么高兴?”林妙儿问道,该不会是要和上官婉儿结婚了吧?一想到上官婉儿让自己去阻止云元宝爱上她,顿时就一阵头大,虽然自己貌似没有什么举动。

    “我去退婚了!”云元宝狠狠吞下面条,头也不抬的说道。

    “嗯?啊?”林妙儿有些转不过弯来,退婚了?你云元宝竟然去退婚了?我没有听错吧?

    “我说我是去退婚了!”云元宝再次强调了一遍,“下次多放点葱花,我比较喜欢。”

    退婚了?!那不就意味着上官婉儿让自己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一想到这,林妙儿开心起来,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莫名其妙的就退婚了,但这是好事!

    “太尉什么反应?他会答应?”林妙儿问道,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喜悦,但是嘴角那一抹好看的弧度还是暴露了她的欣喜。

    “他当然很生气了,不过这关我什么事情,反正已经说了!”云元宝说道。

    你要不要这么不靠谱,就这么口头去说一下就完了?貌似你们的婚事还是皇帝,也就是你的皇兄定下的吧!

    “你皇兄知道吗?”林妙儿问道,这种事情应该会提前打招呼的吧?

    “下午我去趟皇宫就知道了。”云元宝舔了舔嘴角,将空碗递到面前,示意再来一碗。

    “你这是先斩后奏?你这也太乱来了。”林妙儿颇为佩服这个单细胞的动物,“如果不出所料,下午你皇兄就应该派人来找你了,你还是想想该怎么应付吧!”

    林妙儿接过空碗,向着厨房而去。既然都已经把话讲的那么明显了,想必这门婚事应该会吹了!哪怕最后要责罚,也仅仅是受点小惩罚罢了,毕竟是兄弟嘛,做做样子给太尉看看就好了。

    再次端来一碗面,这次不忘加了许多的葱花,使得云元宝大为夸奖。

    果然,在云元宝吃完面休息了片刻之后,皇宫中就来人了,让云元宝立马前去皇宫。

    整装待发的云元宝给了林妙儿一个自信的微笑,备好马车就向皇宫而去,随着云元宝逐渐的远去,林妙儿心中却似乎有些不安起来,摇了摇头,把心中那份不安给压下。

    皇宫中,皇上与皇后坐在椅子上,太尉与上官婉儿以及左右宰相坐在下方,静静的等待着云元宝的到来。

    八弟,这次你真的是太冲动了!云毅望着不动声色的太尉,内心不住的在思索着,应该如何解决这次的事件,这太尉显然不想这么草草的罢休了,竟然把两位宰相都一同喊来皇宫!身旁的皇后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夫君的无奈,悄悄的握了握他的手,给了他一些安慰。

    “臣弟叩见皇上,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在有外人面前,君臣之礼还是需要的。

    “免礼!”云毅声音威严,一个皇帝的气势油然而生。

    “谢皇上。”云元宝站起身,望了望一脸悠然的太尉,这老家伙!

    “八王爷,你可知道此次传你入宫,是为了什么?”

    “臣弟不知!”云元宝开始装傻,“倒是臣弟有一件事需要向皇上禀告!”

    “你有何事?”

    “是这样的,今日臣弟去太尉府,正式与太尉千金毁去婚约,还望皇上恩准。”云元宝不顾云毅的眼色,毅然而然的说道,这次铁了心,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么说,太尉说的都是实话了!”云毅轻声说道。

    “皇上,您看,现在可以证明微臣所说都是实话了吧,连八王爷自己也承认了!”太尉突然站起身来,“想我女儿的婚事可是皇上您亲自定下的,现在竟然让八王爷如此的就给毁约,这让我的女儿以后如何是好?”

    “太尉切莫激动,朕会给你一个交代!”云毅看了看太尉说道,这老狐狸,当时你女儿这么对我八弟,那时候你怎么不管教管教你女儿,现在被悔婚了就来这里大呼小叫!

    “皇上,臣弟有话说。”云元宝上前一步,看到云毅点头,继续说道,“原先我追求太尉你的女儿之时,你女儿根本对我不理不睬,甚至于将我数次赶出太尉府,如此霸道之行径,有辱我王爷的名头,这样的婚约,这样的妻子,不要也罢!”

    “这,确有其事?”云毅明知故问,八弟与上官婉儿的事情,整个王都都知道,甚至于,人们每天饭后就会拿这些事情出来当作饭后的谈资。

    “皇上,这些都是臣女不懂事,但是婚姻之事乃是终身大事,八王爷岂可如此儿戏,还望皇上给微臣和臣女做主。”太尉说道,一副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这事就没完的模样。

    “皇上,八王爷这事确实有些太过于冲动了,况且这还是皇上你赐下的婚约,怎么可以让八王爷如此胡闹。”这时,却是右相站了出来。

    “右相说的是有道理,不知道左相有什么想说的吗?”云毅望着一直闭目的左相说道,右相是与太尉关系要好的人,自然会帮着太尉说话,左相为人公正,只会按照事实说话,不会偏袒任何一方,此刻想听听他的想法。

    左相站起身,微微欠了身,“皇上,微臣以为,太尉千金所做有违礼节,更是不将皇室威严放在眼里!但是,王爷的做法也欠缺考虑,正如太尉所说,婚姻之事乃是大事,不可如此随意。况且,君无戏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还望皇上三思。”

    这说了不是等于没说,这些话谁不会啊,看来左相在这件事情上打算两不相帮了!

    “这样吧,我们来听听太尉女儿有什么想说的。”云毅一时之间倒也没有什么想法,这事还真得小心处理。

    “皇上,臣女知道以往所做确实不该,但是那也是玩闹之举,如今王爷既要悔婚,我就想问个明白,到底是何原因?”上官婉儿泪眼婆娑,模样我见犹怜。

    “说了不喜欢就不喜欢,哪有为什么!”云元宝有些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此刻看起来是那么的让人作呕,玩闹之举?笑话,谁信?

    “我不相信,你写给我的诗分明是爱我到极致的表现!”上官婉儿大声说道。

    “哦?八王爷还给你写了诗?念来听听?”云毅一下子来了兴趣,颇为玩味的看着云元宝,让你炫耀,这下倒好,让人给抓住把柄了!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对于这首诗,上官婉儿早已熟记于心。

    八弟,你要不要这么痴心一片?等等,这诗应该是那个丫鬟写的吧!没想到,竟然能够写出如此句子,用情至深啊,该不会是特意写给八弟的吧!云毅在不断的猜测着。

    “皇上,有这首诗为证,我不相信王爷对我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上官婉儿坚定的说道。

    “呵呵,实话告诉你吧,这首诗是我府中一个丫鬟写给我的!”云元宝冷笑道,“说起来还要感谢你,把这么一个有才的丫鬟送给我!”

    上官婉儿脸色一紧,难道是林妙儿?她不是一个小乞丐吗?怎么可能写出这样的诗来!一定是骗我的!

    “这不可能,那丫鬟在我遇到的时候,还是一个乞丐,怎么可能写出如此的句子!”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很难以相信,一个乞丐,写出这样的诗句?是我太疯狂了,还是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乞丐?那个在自己面前落落大方的女子,会是一个乞丐?云毅与皇后两人相视一眼,都从眼神中看出来难以置信的神色,但是一看上官婉儿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撒谎,难道还真的是乞丐?

    “是乞丐又怎么样?那也是曾经,现在是我王爷府的人!”云元宝看不惯上官婉儿的话语,没准林妙儿就是遗落凡尘的仙女呢!

    “皇上,臣弟希望取林妙儿为妻!还望皇上恩准!”

    “不可,八王爷您乃千金之躯,怎么能娶一个乞丐!这丢了皇室威严!”左相第一个站起来反对。

    “八王爷,上官千金才是皇上亲自定下的,您可别搞错了对象!”右相说道。

    “皇上,您可要为微臣做主!八王爷,他,他这无异于羞辱我!”太尉说道,一个王爷,宁愿不娶太尉之女,竟然还要去娶一个乞丐,这不是说你太尉之女,比不上一个乞丐!

    八弟,这次老哥也帮不了你了,这个节骨眼,你竟然还拉出了林妙儿!沉思一会,云毅终于做出了决定。

    “即日起,一个月之后,八王爷与上官千金的婚礼正式举行!这是圣旨,任何人不得违抗!”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