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60、段家考生

    段常林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眼前的这浓重的阴气, 已经快要侵入他的骨髓之间。(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只是他不能退,只要退上一步, 大家都得死在这个地方。

    好不容易,他们才从那个可怕的地方逃了出来,虽说不知为何, 在他们以为或许自己会死在这无穷无尽的鬼打墙之中的时候。

    鬼打墙形成的空间突然坍塌了,一晃神的工夫, 他们就出现了考试地点。

    几个少年还没来得及放松, 就发现鬼打墙空间里面的那些鬼,全部跑了出来。

    他们在里面本就是苦苦支撑了两日,身上带的符纸消耗得差不多人, 精力也是极为疲惫, 所有人都是强弩之末。

    现在,眼见着就能逃出生天。

    却发现在这个地方, 密密麻麻挤满了厉鬼, 巨大的数量和蔓延过来的阴气,让所有人都绝望了。

    好在段常林来参加考试的时候,他的父亲给他弄了个保命的东西,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金光护盾暂且的阻挡住了那些厉鬼的。

    只是……

    段常林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护肤,古朴的护符上面已经出现了裂缝。

    从这情况看来,用不了多久,眼前这道护住他们的金色屏障就会全盘崩坏。

    段常林回头看了一眼的身后, 问道:“怎么样了?”

    他的堂弟段常森说道:“哥,你在撑一下,我们,我们……”

    段常林见几人都脸色苍白,看来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住。

    诛邪阵本来就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外,加上都已经精力耗尽,这背水一战已经是必死无疑。

    咔擦——

    段常林低头一看,发现护符上的裂缝又多了一道。

    金色的屏障颜色变得黯淡起来,那些厉鬼,在这瞬间感觉到此处阳气变弱,自是愈发张狂起来。

    众多厉鬼蜂拥而至,凭着被阳气灼烧,也要把这屏障破除。

    轰——

    保护着少年们的金色屏障炸裂开来,阳气和阴气的冲突发出强烈的爆一炸声响。

    段常林手中的护符还是破了,他反手拔出背上的桃木剑,一口舌尖血喷了上去。

    即使是被万鬼吞噬而死,能斩几只就是几只。

    这是段家弟子的骄傲。

    他身后的少年也站了起来,众人皆是手持桃木剑,屏气凝神,等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万鬼齐啸,凄厉的声音直击人的内心深处。

    段家少年们,面对着的是世上最为负面的情绪,痛苦、绝望、憎恨、死亡……

    他们有些恐惧,却没有丝毫地退缩。

    对面的厉鬼,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已经完全失去了形体,几乎要变成纯然的恶意集合体。

    纯然的恶意扑了过来的,叫嚣着要吞噬这些少年。

    段家少年们挣扎着斩掉了几只厉鬼之后,最后还是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那些厉鬼撕咬着他们,甚至想要占用这些年轻的身体。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整层楼都被金红色的光芒笼罩,万千火鸟扑了过来,冲向那些的厉鬼。

    段常林本是闭上眼睛,不想看到自己被分尸的惨状,却突然感觉到一道灼热的气息从自己脸颊略过。

    他睁开眼睛,看多了绚丽的火鸟冲入那些厉鬼组成的纯然恶意中。

    这金红色的火鸟,他只见过一人能够御使。

    有救了!他们所有人都能活下来。

    段常林猛地回头,看到在走廊尽头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人长相俊美神情冷漠,眉眼的轮廓很深。段家的少年们见到他的时候总是怂得像只鹌鹑,恨不得自己永远不要被他注意到。

    然而,在这种时刻,段戾的出现却如同神兵天降,让本还绝望的少年们顿时焕发了生机。

    “小叔公!”

    段常林还没开口,一旁的段常森已经忍不住开口叫到。

    段戾走了过来,他扫了一眼缩在角落的几人,问道:“都在这里了?”

    段常林点头,说道:“段家的人都在这里了,其他的考生不清楚,鬼打墙的时候我们就分开了。”

    “鬼打墙?”祁无过重复了一句。

    段常林这才看向站在段戾身边的这个人,一看之下,他只觉得眼前这人不像是会和段戾成为朋友的人。

    小叔公交了个朋友,不光带回家了,还和那朋友同吃同住的,这个消息早就在段家传得沸沸扬扬的。

    只是段常林这段时间都没回本家那边,自然也是没见过这个传闻中的朋友。

    眼前这人长得很好看,只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丧。他连站着的时候,都有无精打采的,完全就是段戾平日里最看不惯的类型。

    祁无过见眼前的少年似乎投来好奇的目光,便很自觉地摆了摆手:“我是你们小叔公的朋友,祁无过。”

    几个少年一脸茫然,总觉得眼前的一切太不可置信,比在考场中莫名鬼打墙还要令人不可置信。

    几句交谈之间,火鸟绚丽的光芒已经弱了下来,一切恢复了平静。

    火鸟、还有那些厉鬼汇聚而成的纯粹恶意,已经消失。

    段常森看着那些差点把他们团灭的厉鬼,就在这几句闲聊之中灰飞烟灭,更加对于自己小叔公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本就是个跳脱的性格,当下就说道:“不愧是小叔公,这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我们本来都等死了……”

    “你们这两天被困在什么地方。”段戾直接开口打断了段常森源源不绝的彩虹屁。

    段常林是几个少年里性格最稳重的,他三言两语把这件事情说了一遍。

    果然,这些参加天师职业资格考试的人,也同样进入了那栋写字楼。或许是受限于鬼域空间玩家最多不超过六人的规则,这些人便分散开来。

    段家少年和其他两个考生分在了一起,那两人已经死在了写字楼里,剩下了四个段家弟子撑到了出来。

    说到这里,段常林也忍不住问道:“小叔公,我们突然出来,是你救了我们吧?”

    段戾点头:“我和他。”

    段常林一愣,觉得有些奇怪,祁无过好像不是玄门众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修习天师道法的人,怎么会有能力协助小叔公破掉那么庞大的鬼打墙。

    不过,小叔公说的话,从来不会出错。

    “走吧。”

    段戾沉声说道,这次参加考试的天师并不仅仅有段家几个少年。只是他来此处,本就是为了两个目的,一是周家的阴谋,二是把陷在里面的段家弟子带出来。

    段戾并不是心善之人,也没有要救人的意识。

    段常林却有些迟疑,说道:“小叔公,还有几个考生,没有看到他们……”

    说到这里,段常林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毕竟段戾为人很是冷淡,会出手救他们这些后辈已经算是破例了。

    果然,段戾说道:“空间已破,如果他们连走出来的能力都没有,那便是注定……”

    祁无过突然眉头一皱,说道:“事情没这么简单,我们得留下来看看。”

    段常林几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居然有人敢打断并且反驳小叔公的决定,这真是自找没趣啊!

    接下来,他们段家小叔公肯定是会直接冷脸走开。

    “恩,那我们留下来看看。”

    “……”

    “……”

    段家少年们,只觉得自己好像产生了幻觉。

    段常森甚至凑到段常林的耳朵旁边,悄悄说了句:“你说,我们是不是还在鬼打墙,这一切都是幻觉?”

    段常林瞪他一眼,说道:“你理论知识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幻觉只会基于你认定的事情产生……”

    才说到一半,段常林就见段戾看了过来,他赶紧闭嘴,装成什么都没有说的样子。

    段戾也不在意这些少年交谈的内容,他说道:“我和无过要留在这里,先送你们出去。”

    段家的弟子都不是胆小怕事的性格,眼前明显是有大事发生,并且还能看到大名鼎鼎的段家小叔公出手的场景。

    这种绝佳的学习机会,但凡是有几分脑子的人都不会错过。

    段常林上前一步,说道:“小叔公,我们也想留下来。”

    段戾看了几人一眼,神色微冷,似乎并不想同意。

    祁无过说道:“他们在这个地方待了几天,情况比我们熟悉,留下来也好。”

    段戾听完,这才点头:“可以。”

    段家少年们,再次体会到了世界观被刷新的感觉。

    不管怎样,现在他们已经从挣扎在生死边缘变成了实习教学,也可以算是因祸得福了。

    段常林几人,走在前面引路。

    他们进入鬼打墙范围的地方,并不是在这里。

    祁无过看着眼前的楼梯发呆,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刚刚说什么?”

    段常林说道:“我们发现异常的时候,是在天台。”

    “……”

    祁无过沉默半响,只觉得这句话如同天雷轰顶一般,让他觉得眼前是一片绝望的深渊。

    段戾倒是看出祁无过心中所想,说道:“或者我们先回去,让睿成租一辆直升机过来直接飞到楼顶去?”

    祁无过想了想,说道:“算了,这事情还是早点解决为好。”

    说完,他便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上楼去。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