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3、细雨中的日光

    大概是最后一段提速的原因, 俩人心跳都嘭嘭的,一点不像马拉松选手, 抱着贴在一起都能隔着胸脯感受到彼此心脏的跳动。(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一开始是很错乱的两个频率, 后来逐渐靠拢, 最后就变成了一样,挺神奇的。

    “你还行吗。”何修手握着叶斯后脖颈看他,“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叶斯笑着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哎,小意思, 去找点水喝。”

    何修不确定刚跑完马拉松能不能喝水, 上旁边拿回自己寄存的东西, 打开手机搜索。

    “18号选手, 请来这里拍照留念。”志愿者用喇叭喊道:“请来阳光马拉松主题板这里。”

    “我去拍照啊。”叶斯蹦过来, “你要不要一起来”

    何修有点想拍照, 倒不是对这个活动有多大热情,只是想纪念一下跟叶斯一起跑完的半马。他犹豫了下,“问问官方, 我能不能一起照。”

    “肯定没问题。”叶斯一把搂过他往主题板那边走, 看见志愿者后开朗地笑道:“我朋友也想照,行吗?”

    “当然没问题。”志愿者手里端着单反, “看到你们一起跑了,真可惜,朋友该报名的。”

    何修礼貌地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跟叶斯一起站在主题板前面。

    “阳光马拉松”主题板是白底彩虹色的艺术字,叶斯回头看了两眼,最后跟何修一起站在了“马”字前面,把“阳光”在旁边露出来。

    “你俩都很上镜。”志愿者在单反背后说道:“我喊一二三就拍了。”

    叶斯闻言连忙勾住何修的脖子,在何修另一侧脸旁边比了一个有些傻气的耶,何修放松地笑着,离他又挨近了一点。

    拍完叶斯立刻上去看照片,照片上两个男生的状态都很自然,就连何修都没有平时绷着的感觉。

    叶斯看一眼觉得非常满意,“什么时候能拿到?”

    志愿者笑着说,“之后会贴在官网上,可以去下载。”

    “得上官网。”叶斯回头跟何修喊了一声,又掏自己手机递给志愿者,“你能不能帮我俩合个影?想留个纪念。”

    “行。”志愿者接过来。

    拿自己手机拍就更少拘束,叶斯又还原了平时的状态,懒洋洋地挂在何修身上,靠着主题板。

    “你们是好朋友吧。”志愿者拍完又看了两眼才把手机还给叶斯,笑着说,“看起来真好啊。”

    “天天都在一起的那种好朋友。”叶斯搂着何修脖子,笑眯眯,“谢了啊。”

    “不客气。”志愿者指了一下不远处的服务台,“那里可以领一些补给,你们刚跑完,平稳一会再吃。”

    “我去,还有吃的拿。”叶斯搂着何修往那边走,“快点去看看。”

    何修还在低头看照片,叶斯挂在他身上挂的特别好看,一眼看上去就很亲昵。叶斯笑起来的时候黑眸里仿佛盛满了阳光,看上去别提多意气风发了。

    “哎,别看啦。”叶斯把手机抢回来往裤兜里一揣,“回去打印出来你贴墙上。”

    “你发给我。”何修笑着看他。

    “发发发。”叶斯拍了他一下,“去领补给!”

    补给装在一个能双肩背的帆布袋里,跑完全程的运动员每人都能领到。里面有一张写着叶斯大名的半马荣誉奖状,还有维生素饮料,巧克力,一盒很精美的曲奇饼干。何修翻了翻,发现还都是叶斯平时喜欢吃的东西。

    “巧克力给我来一块。”叶斯背着帆布包,“水也拿出来吧。”

    何修嗯了声,感觉自己心跳已经稳下来了,估计叶斯的情况也差不多,于是拧开水递过去,“你先喝吧。”

    叶斯没客气,举起来就往嘴里灌。何修在侧面看着他,喉结拼命上下游动,明显渴坏了。

    “慢点。”何修笑。

    叶斯摆摆手,过一会停下看了眼瓶子里,还剩大半。

    “到你。”他把水往何修怀里一塞,笑着说,“给男朋友留。”

    “男朋友决定再给你买一瓶。”何修笑起来,回头看没有工作人员管他们了,于是拉着叶斯直接往街边小卖店走。

    小卖店没什么人,叶斯背着吃的站在柜台前,何修进里面货架拿东西。

    叶斯其实感觉挺累的,而且昨天本来没完全缓过来,这会一点劲都没有,逮着一个门框就没骨头似地靠了上去,一边懒洋洋地靠着一边偷看何修。

    何修这两个月大概长个了,今天第一张两人都站直的照片,比他挺明显地高了一小块,之前明明是差不多的。

    叶斯叹口气,“哎,前一阵高考前体检,你多高来着?”

    何修一边比较两瓶维生素饮料一边随口说道:“186.6。”

    叶斯靠了一句,“真长了啊。”

    其实叶斯上次体检量身高也长了点,185.1,本来还挺高兴,结果何修比他高出来快两厘米。

    “你别总歪着。”何修随口说道:“总歪着不容易长个。”

    “是吗?”叶斯撇了下嘴,“无所谓啊,我够高了。”

    何修点点头,选中一种饮料拿了两瓶,然后转身去另一排货架买那种小袋子装的混合坚果。

    叶斯看他转过去,默默站直了,腰背拔得笔直,偏过头从金属门框中照了一下自己的侧身。

    “你喜欢扁桃仁多还是核桃多?”何修突然拿着两袋坚果出来。

    叶斯瞬间又塌了下去,靠在门框上打了个哈欠,“随便。”

    他顿了顿,又说,“核桃吧,不是补脑吗?”

    “行。”何修回身拿了一大包,拿过来一起结账。

    扫码的时候叶斯漫不经心地抢了个先,据他心里盘算,何修应该快没钱了,平时买零食都是何修掏,反而是他这边连零用钱带过年压岁钱,小金库越来越充盈。

    回去的一路叶斯都挺兴奋,虽然身上没劲,但挂在何修身上还是身残志坚地把朋友圈发了。

    合照,配文字是“一起跑过清晨的江,正式十八岁的第一天”。

    何修点开手机看了一眼,有些感慨,正酝酿着该在底下评论点什么,一刷新发现老马已经抢到了第一个赞,后面跟着一串,都是今天上自招补课的人。

    “我去,这不正好他们第一节课间。”叶斯伸手机给何修看了一眼时间,笑得趴在他肩膀上起不来,“我都能想象到老马的样子,坐在饮水机旁边,一刷手机,然后兴奋地大手一挥——”

    何修立刻接上,学着老马的语气,“大家快去给叶斯同学朋友圈点赞啊,看看人家去阳光马拉松跑步了,快,冲啊。”

    叶斯笑得差点没呛死,使劲在何修肩膀上拍了一下,“太像了,你怕不是老马亲儿子。”

    “我们是有一点像。”何修笑笑,勾起嘴角又补充道:“所以前世今生我都很喜欢老马。”

    何修不仅失去了首赞,连前十都没抢上。他特别不喜欢在叶斯的朋友圈下边被前后的人混在中间,于是干脆不赞了,趁大家还没来得及评论,抢下了评论的一楼。

    何修:一起。

    “嘶。”叶斯嘴角抽了抽,夸张地摸摸自己胳膊,“完了,贴吧又要盖楼了。”

    “盖吧。”何修笑着说,“盖个五百万的大楼。”

    跑完马拉松当天是没有太大感觉的,就是觉得人很轻盈,又困又饿。叶斯回去后跟何修狂吃一顿,俩人大白天躺在床上一觉睡到下午五点,爬起来吃了饭紧赶慢赶回校上自习,撑着精神写完两套卷子,放学回宿舍又直接倒床上睡了过去。

    真正的报复是第二天才来,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叶斯就感觉大事不妙。

    真·腰酸腿疼。大腿和屁股像被人殴打了一样惨烈,床梯那几个台阶都嘶嘶哈哈龇牙咧嘴下去的。

    何修估计也跟他差不多,四个台阶歇了两次,最后落地时用力皱了下眉。

    “完了啊。”叶斯凉凉道:“这得疼多久,一礼拜?”

    “一礼拜肯定能好。”何修点头,“但不影响学习,反正现在不用晨跑了,你一天到晚基本都是坐着的。”

    叶斯闻言嘴皮子动了动,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何修低头皱眉换了条裤子,刚穿上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回过头。

    叶斯无奈地看着他,轻轻叹了口气。

    “不是。”何修没忍住笑起来,回头看一眼温晨和沈浪各忙各的,低声道:“想什么呢你,下周就二模了。”

    “我什么也没想。”叶斯叹口气,扶着何修肩膀从柜子里抓出一件上衣来,过一会又低骂了一声,“下周一考试,烦死了。”

    周一考试,就意味着周末没法放松,要是这周四周五考就好了。合着试了第一次之后又要搁置,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体验体验。

    何修看他两眼,“叶神,收收心,还要高考呢。”

    “知道知道。”叶斯立刻拍了他一下,“赶紧的,去洗漱。”

    跑这个马拉松对学习确实有不小影响,连续好几天叶斯都感觉比平时困,一开始喝咖啡,后来咖啡不管用了,改喝浓浓的红茶,每天都在和困意作斗争。

    何修明显也累,有天凌晨一点在宿舍自习室,叶斯一根荧光笔掉到地上,何修去给他捡。何修后头还坐着一个人,两个凳子靠背顶在一起,他没法整个人钻桌子底下,就只能一条胳膊放在桌子上,另一条胳膊下去够。

    叶斯写完一道题在桌上摸了摸,发现荧光笔还没回来,一扭头才发现何修睡着了。

    一只手拿着刚捡起来的荧光笔,放在腿上,头贴在另一只胳膊在桌上趴着睡了过去。

    “妙蛙。”叶斯下意识用口型喊了一句,没发出声音。他不想把何修叫醒,但就是心里痒痒的很想喊他一声。

    何修睡得很沉,抓着荧光笔的那只手手指轻轻颤了一下,叶斯顿时连呼吸都下意识放轻了。

    妙蛙老师眼底的一抹青也在渐渐蔓延,每天和他一起早七晚二地熬,就睡五小时不说,还要校里校外来来回回地奔波给他买各种吃的。

    叶斯突然叹了口气,感觉太他妈心疼了,自己男朋友,每天都游走在过劳死的边缘。

    他默默用红色圆珠笔把本来要高亮的地方圈了一下,关掉手机上凌晨两点的闹钟,然后无声地翻过一页书,继续写题。

    何修一觉睡了很久。

    其实睡着之前他是挣扎了一下的,但困意就像无孔不入的魔鬼,逮着一个他脸贴胳膊的机会,瞬间就把人吞没了。

    他在梦里梦到上一世,还是高考前离校,叶斯戴着耳机一边吊儿郎当地哼歌一边从他教室门前经过。

    那个画面无数次在脑海中闪过,在梦中他忽然有些心慌,不知是为已经预知到那天叶斯的死亡,还是为这一世马上就要到来的高考。

    不知过了多久,何修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空调换气声,猛地睁眼坐了起来。

    依旧是宿舍自习室,灯开着,整间屋子被笼罩在一片暖洋洋的光里。但自习室已经空了,睡着前明明还满当当地坐着人。

    “你醒啦。”叶斯在他旁边说道,下一秒就贴了上来,搂着他脖子,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垂眼嘟囔道:“我困死了,回去睡觉吧。”

    何修视线落在桌面上,叶斯原计划做两套物理一套化学,但显然,在此基础之上又写完了一套数学。

    他心一凛,下意识伸手去触碰手机,屏幕亮起——04:12。

    何修心里顿时一阵愧疚,心疼得要命,连忙说道:“哎,我不该睡着,你怎么不叫醒我……”

    “没事。”叶斯下巴枕着他肩膀,闭着眼睛说,“现在回去睡吧,还能睡三个小时呢。”

    何修没吭声,他小心翼翼地侧了下头,垂眸看着叶斯。

    叶斯的睫毛好长,眼睛困得想睁睁不开,两道睫毛就颤颤巍巍的。

    叶斯把攥在手里的笔扔开了,手腕上红色的勇者之心也在颤颤巍巍地跳动着,他懒洋洋地双手挂着何修脖子,“回去睡觉。”

    “回。”何修轻声说,让他挂着,然后开始飞快地收拾桌面。

    俩人回去的时候,走廊外一排窗都已隐隐透过晨曦的光亮。

    凌晨四点,万籁俱寂的时刻,整个世界都在沉睡。

    叶斯趴在何修肩膀上嘟囔道:“我把前两天没搞明白,你说不用纠结浪费脑细胞的那种解法想明白了。”他说着打了个哈欠,“其实就是线性代数的逻辑嘛,查了查大学教材,其实就是一种新的思路。”

    “嗯。”何修忍不住摸了一下叶斯头顶,平时那几根炸毛也软下去了,估计也困了。

    何修轻声说,“没跟你仔细解释就是因为没必要,线性代数出现在自招题目里的概率也非常小。”

    “我知道。”叶斯又打了个哈欠,困得眼泪都出来了,“但就是心里一直惦记着很烦,这回好了。”

    何修闻言搓了搓他胳膊没有吭声,俩人缓慢地回到宿舍,叶斯上床的时候都晃晃悠悠地,何修在底下托着他,勉强把人托上去了,自己爬梯子爬到一半,就听见了叶斯沉睡的呼吸声。

    呼呼的,睡得非常香。

    不知道是不是在枕头上蹭了一下,有静电,头顶那几根头发又倔强地炸了起来。

    何修突然有些想笑,心疼又想笑,爬上床伸手捋了一下,强行把那几根毛给按了下去。

    “陪你主人一起睡觉。”他轻声说,又被自己幼稚得忍不住无声乐了一阵。

    二模前,所有人的状态明显不一样,从那种人心惶惶变成理性讨论自己最后可能的去处。去考场一路上,叶斯甚至都没听见人讨论题,反而听了一串学校的名。

    q大,b大,交通大学,航空大学,邮电大学,师范大学……

    大家基本都会拉开档次,就连沈霏肯定冲top2的,也都查询了后面几所强势的专业,每天拉着许杉月俩人嘀嘀咕咕的。

    叶斯没有退路,他只要前两所。

    “好好考。”何修站在考场自己桌子边上,没立刻进去,而是扭头看着叶斯,“语文作文仔细审题,不求创新,要议论稳妥,你作文波动太大。”

    “知道知道,妙蛙老师真的很磨叽。”叶斯懒洋洋地笑,拎着书包从何修身边挤过去,站在他背后那张桌上,把书包往里面一扔,挑衅地扬起眉毛,“好巧啊,前后桌啊妙蛙老师。”

    何修被逗乐了,又绷回去,扭头看了眼门口陆陆续续进来的人,没人看这边,于是伸手在叶斯撑在桌上的手上摸了摸,小声说,“男朋友好好考。”

    “得令,男朋友。”叶斯笑着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用脚踢了踢前面的凳子,“请坐。”

    这还是叶斯第一次跟何修前后桌考试,从一坐下来就感觉不一样,整个人被笼罩在学神强大的磁场中,感觉分分钟能考个七百五出来。

    拿到卷子后等监考老师下令,叶斯盯着何修后脑勺看,等到可以开始写名,拔开笔帽下意识就是一个单立人,还好反应的快,赶紧往旁边挪了一个字的位置,写下叶,然后把单立人勉强算作斯字右边那一撇一捺。

    写个名写得惊心动魄,写完后叶斯没忍住乐了两声,然后感觉何修背影一僵,明显有些无奈。

    好好答题,别胡思乱想。叶斯无声地学着何修严肃的样子,顿了顿,又切换回自己懒洋洋的状态,知道了妙蛙老师。

    真的坐在何修背后一起考试,才知道701和744之间到底隔了多大差距。

    语文还好,何修只比叶斯快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答完卷。但从数学开始,叶斯就感受到了男朋友的天秀。

    第一面有十道选择题,叶斯刚把第三题的选项填上,何修在前面非常低调小心地翻了个卷。

    ——虽然几乎没有声音,但一举一动都逃不过男朋友的眼睛。

    叶斯“嘶”了一声,继续答题。

    终于写完第十题,翻面要看第十一题的时候,前面的家伙又翻面了。

    这一回,叶斯皱着脸停下笔,看了眼第二面的题量。

    两道压轴的选择题,五道填空,两道大题。

    “……”还让不让人活了。

    叶斯这回叹了口气,没刻意压着自己的声音,然后明显感觉何修肩膀一僵。

    就算不回头,叶斯都能知道他想说什么。

    啊我已经很小心翻卷了还是打扰到你对不起。

    叶斯活活气乐,低头肩膀颤了好一会,然后才收心继续计算。

    能感觉到何修后面尽可能一笔一划地慢速写了,但还是在叶斯完成选择填空的时候做完了所有题目。

    后面理综,叶斯挑着做完物理的部分之后,何修放下了笔。

    整两天考试,叶斯感觉自己都是在脑内弹幕中度过的。满屏都在刷“行吧”,“无所谓”,“没关系”,“巴啦啦啦”,“自己男朋友自己忍受”,但又在中间试图蒙混过关地穿插了几句感慨。

    大概是——666,男朋友真帅,啊我好骄傲之类的。

    考完二模出来往食堂走,叶斯一边听宋义跟吴兴对题,一边挂在何修身上嘟囔,“我说,我特怀疑,我这次考试暂停掉的buff是不是转移到你身上去了?”

    何修无奈,“没有,我一开始没意识到,后来尽可能慢慢写了。”

    “你闭嘴。”叶斯瞪眼。

    何修叹气,小声说,“我已经很小心翻卷了,而且以前答完都会趴下睡觉,这次可是全程笔直坐了两天的,真的已经很……”

    “快闭嘴。”叶斯气笑,伸手捂住何修的嘴,又乐着说,“是不是没挨过校霸的毒打。”

    何修叹了口气,又忍不住亲了亲他的掌心。

    “你觉得怎么样?”何修问。

    叶斯想了想,打了个哈欠,“二模比较稳,没遇见不会做的题。但难说能不能保持名次,前边的都是人精。”

    “下滑一点也没关系。”何修立刻说,搓了搓他的手,又委婉地说道:“其实我觉得下滑一点也是正常的,你被我带的擅长做偏题难题,一模更有优势一点。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自招。”

    “知道。”叶斯勾起嘴角,在何修身上拍了一下,“放心吧,上升又下滑的劫我已经历过一次了,平常心平常心。”

    “平常心。”何修忍不住又摸了摸叶斯的手,低声道:“今晚必须好好休息。”

    叶斯用力点了下头。

    二模一结束,四班的人就无形中分了流。参加自招的每天都泡在自招题里,一下课疯狂讨论大学才会学的高数和线代,而不参加自招的则把高三第一轮复习过的教材又重新摆回桌面,高考前回归教材,开始最后一轮细致梳理。

    叶斯两头都顾,白天查缺补漏,晚上在自习室里间的讨论室里听妙蛙老师自招补课,每天都搞到挺晚。

    q大和b大的自招都是两天,q大是27、28号。b大是28、29号,他俩还能一起去考。

    出发前一天,何修晚自习请假了,跑出去到超市疯狂扫了一堆出远门的零食和用品。等他拎着两大塑料袋尽可能小声低调地回到班级,老马已经捏着二模的成绩单站在讲台上了。

    “这一次大家考得都很稳。”老马脸上写满了欣慰,“别的不提了,许杉月。”

    “嗯。”许杉月坐在第二排笑着应了一声。

    “年级第五,回来了。”老马笑着说,“省排名也很好,等会自己来看。”

    “知道了。”许杉月勾勾嘴角。

    这次老马没再多说什么,把成绩单拍照发进班群,然后就开始叮嘱明天开始陆续出发去自招的同学,旅途注意事项,还有考试注意事项。

    叶斯点开班群,挺平静地点开了那张照片。

    他的心理预期其实是省排名掉个十名左右都可以接受,哪怕再多一点,只要别出前五十就行。

    但照片加载出来之后,看到自己名字的一瞬间,他还是心脏紧了一下——而后迅速又回到了正常的跳动。

    叶斯,校排名2,省排名9,总分712。

    仿佛跟上一模照抄下来的名次一样,只是总分又往上提了十一分。

    叶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何修把手机往桌上一扔,使劲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差点没给他拍出去。

    “干什么啊你。”叶斯笑着揉了揉胳膊,“干什么?!”

    何修仿佛没看见自己那个逆天的“745”,又拍拍桌子,“稳住了。”

    “是啊。”叶斯笑着又拿起手机,看着上下并列的“何修”和“叶斯”,过一会勾起一抹笑意,低声说,“看起来……确实稳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稳住,我们能赢!佛蛋严肃喊道。

    敲键盘的走到他旁边,一把抢过手机,吼:少玩游戏!

    ——————————

    惨蛋,你最近是不是吃太多了。

    敲键盘的打开冰箱皱眉,昨天买的一沓小布丁,今天没了?

    惨蛋闻言放下咬到一半的三明治,嚼着嘴里的东西说,系啊。

    ……偷冰箱现在都这么理直气壮了么。敲键盘的无奈回头,少吃点啊,不消化会吐的。

    惨蛋鼓着腮帮子:唔会的。

    你为什么突然暴食?敲键盘的走到他旁边蹲下,耐心问,是不是心情不好?压力太大?你和我说,我来开导你。

    你想多了。惨蛋咽下一口火腿肠,噎得翻了个白眼,小声说,我发现我比佛蛋个子小了一毫米,我要多吃长大个。

    ……敲键盘的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头,用看傻蛋的眼神。

    暴食只会让你变胖啊,傻儿子。

    ———————————

    明天见~早九点~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