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9 你会后悔的!

    牛老根闻言,气得不行,真是翅膀硬了,现在连他的话都敢拒绝了。(Www.K6uk.Com)

    他深深吸了口气,好声好气道:“大力,你是个劳碌命,一辈子也不会有多大出息,可你大哥和弟弟就和你不一样了,你如今靠那养鸡的法子得了县令的赏识,以后县令还会再找你,到时你在县令面前,为你大哥和弟弟美言几句,以后你大哥和弟弟当了官,你也不是有面子!”

    听着牛老根没脸没皮的话,牛大力差点没气笑出来,他就想不懂牛老根怎么会有脸说出这番无耻的话。

    他是个劳碌命。

    一辈子也不会有多大出息?

    或者,一直以来,他在牛老根心里的位置就是这么不堪!

    也对,他不太会说话,只会埋头干活,为老牛家操劳了二十多年,为此熬坏了身子,连妻女三人也被老牛家当丫鬟使唤了这么多年,确实没什么出息。

    而牛大勇和牛大壮就不同了,能说会道,什么事都不用做,吃喝玩赌,没银子就伸手向牛老根和钱婆子要。

    按牛大勇和牛大壮两人的意思是,他们这是应酬,结交朋友,以后多个朋友多条出路。

    果然老话说得好,比起老实能干,不会说话的人,人们往往更喜欢能说会道,讨人欢心的人。

    牛老根接着道:“大力,听爹的,这种好事怎么能不顾着自家兄弟?要是你大哥和弟弟真在衙门当了差,以后你想办什么事还不简单,村里的人见了你还会敬重的叫你一声官爷。”

    牛大力有些听不下去了。

    话说的好听。

    什么牛大勇和牛大壮在衙门当差,他以后办事方便,人们对他敬重,这都是屁话。

    以后他们两人不来找他的麻烦,他就要谢天谢地了。

    “俺不会说话!俺见了县令,心里有些慌,不知道说啥?”牛大力面无表情道。

    “你...”牛老根气得火冒三丈,骂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憨货啊?让你跟县令介绍一下你大哥和弟弟去衙门当差都不会!白养你这么多年了!”

    “爹,俺不是你生的,俺是俺娘生的,男人是不会生孩子的,你咋连这个道理都不懂?”牛大力很认真的解释道。

    牛老根差点气晕过去,他怎么会不知道男人生不出孩子啊,他的意思是...是在骂人懂不!

    “还有爹,你真有养过俺?”牛大力忽然问道。

    “不是我养你,你能长这么大来气我?”牛老根怒道。

    “爹,你别以为俺啥都不知道,俺刚出生没多久,你就将俺送给王婶养了。”牛大力问道。

    “这...这不是你娘刚过世,我一个大老爷们又不会带孩子,这才将你送给别人养一段时间。”牛老根顿时眼神飘忽不定道。

    牛大力笑了,真实的情况可不像牛老根说得这么轻松,尽管他没有刚出生的记忆,但从村里人的口中得知一些事情。

    当年,他娘刚去世,他还是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他那便宜爷爷又是个猎户,一上山就个把月才回来,所以养孩子的任务,就落在无所事事的牛老根身上。

    而牛老根也的确不会带孩子,或者说牛老根压根就没带过他。

    有一次,牛老根外出不知道去哪,留下还只是嗷嗷逮捕的他在家里饿到哭。

    哭了许久,隔壁王家的人实在听不下去了,王叔,也就是王石虎他爹这才爬窗进屋,看到哭得脸色发青的他,想都不想就将他抱回家养。

    就算第二天,牛老根回家发现孩子被隔壁王家抱去养了一天,他也没担心过,即使王叔气得和牛老根理论,牛老根也只是放出一句毫不负责任的话,“孩子,你们想养,就抱去养!”

    而王叔也是被牛老根气得不轻,当场就应下了,“你不养,我们来养!”

    后来,他那便宜爷爷打猎回来,得知此事,尽管教训了牛老根一顿,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将哺养他的任务交给隔壁王家。

    所以说幼儿时,他是待在隔壁王家的,而他和王石虎的感情之所以这么要好,或许也有这个原因,毕竟,他和王石虎也算是一奶同胞的关系。

    在当时,这件事也算是闹得挺大的,老牛家左邻右舍的人家都知道这事。

    “当年,要不是王叔,俺只怕那时就死了……”

    “后来,俺四岁时,你说家里困难,让俺懂事些,多做点事,俺那时很小,爹说什么就做什么,下地干活,打猪草,捡柴火……”

    牛大力将当年艰辛的事情一句一顿的说了出来。

    十岁开始打猎,将打来的野鸡野兔都交给家里,十三四岁开始一人操持地里所有农活,就算他娶妻生子,他的妻女还在为老牛家干活。

    牛老根越听脸色越是难看,咬牙切齿道:“我生你养你,这都是你该做的事。”

    “生俺的是俺娘,还有村长和俺说了,俺为了老牛家熬坏了身子,你养俺的事,俺已经还你清了,村长还说,俺和你断了亲,以后都没有关系,以后大哥还是大壮升官发财,也和俺没任何关系。”

    牛大力一句一个村长说,听得牛老根火冒三丈,原来这傻儿子今日突然这么能说,是那个王青阳背后教的。

    若是王青阳知道此刻牛老根的气愤,一定会很懵逼。

    [·_·?]

    他啥都没说好嘛?!

    “俺如今还叫你一声爹,是因为没有你,俺娘也生不出俺来。”牛大力认真道:“香兰还等俺的鱼,爹,俺回去了!”

    说着,牛大力牵着二丫的手从牛老根身旁走过,二丫很有礼貌的告辞道:“爷爷,我们回去了!”

    牛老根沉着脸,根本就没搭理二丫,望着牛大力道:“记住你的话,以后永义成为武者,永气当了大官,就算你别哭着跪着求到我面前,我也不会理会!”

    “哼!有你后悔的一天!”

    牛老根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牛大力脚步一顿,扭头望着离去牛老根的背影。

    后悔?

    先不说他不知道后悔怎么写,这个,他确实不知道怎么写,就说牛永义在镇里不是出入妓院,就是赌场,像这样的人,哪有工夫去习武?!

    想成为武者,做梦吧!

    不过,牛永气就有些让他看不懂了。

    在科举前,牛永气曾过来向他告辞,还让他不要轻信老牛家。

    而且,从之前牛永气淡然自信的眼神中,他能断定此次童试牛永气一定能过。

    只是...

    他可是记得牛永气当时多看了大丫两眼。

    嗯!

    其他的事都不重要,这件事必须要警戒!!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