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八十九章 自己承担(3/3,为少年赖以发吧加更)

    接到电话,

    徐茫就知道这一次可能会遭重,幸好昨天把所有的事情做完了,不过...方主任那边不知道有没有搞定,如果方主任那一环出问题,自己也要遭殃。(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咦?”

    “你要出去啊?”杨小曼看到徐茫背着挎包,准备出门的样子,急忙说道:“回来的时候帮我带一杯水果茶...两杯水果茶!”

    徐茫愣了一下,笑着点点头:“那么胖了还喝?”

    话落,

    杨小曼瞬间就炸了,冲徐茫呵斥道:“你再说我胖的话,小心我打死你!”

    这时,

    徐茫才想到不久前的新闻,原来这些天自己都在刀口上生活。

    “我走了...”

    “嗯!”杨小曼躺在沙发上,无精打采地喊道:“记得早点回来!”

    在前往学校的路上,

    徐茫正打算给方主任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现在自己处在自身难保的阶段,可不能把火烧到别人身上。

    不久,

    徐茫就到了复大,停好车后前往二爷爷的办公室走去。

    推门而入,

    便看到四位陌生人正坐在办公室里,好像手上不知道在翻阅着什么。

    “四位。”

    “徐教授来了。”二爷爷面无表情地说道。

    看到徐茫,

    四人中年龄稍大的男人站了起来,热情地和徐茫握了握手,说道:“徐教授果然年轻啊。”

    “...”

    “还好吧。”徐茫对这人没有什么好感,毕竟是过来审核自己的,怎么可能对他产生好感。

    没有什么过多的废话,

    双方就进入了询问的环节,问题也非常简单,都是关于一亿研究经费的事情。

    “引力波探测实验室的绝大部分钱,都是来自外面的私人资助,魔都官方和学校只是提供了五百万的研究经费。”徐茫淡定地说道:“剩下的所有钱全部来自外面。”

    “这人你们应该也认识,就是杨虹集团的杨建资助,而我和杨建的关系是翁婿关系,他女儿是我的未婚妻。”徐茫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所以这一亿怎么花怎么用,都是我自己的事情。”

    带头的中年人点点头,好奇地问道:“那有没有相关的证据,证明这一亿是来自于你岳父的?”

    此时,

    二爷爷说道:“我可以提供相关的证据,关于引力波探测实验室,我也有参与其中。”

    紧接着,

    二爷爷拿出了相关的证据,其实这些证据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当徐茫打算和别人竞争的时候,就做好了全部的准备,原本还期待着不用拿出来,但是...现实就是现实。

    当审核完这个一亿的来源后,按理说对徐茫的核查即将结束,不过...四人并没有打算回去,而是对徐茫的另外一个问题发起了询问。

    “徐教授?”

    “您好像在半年的时间里,拿到了不少的研究经费,不过...我们几人仔细审核了一部分,发现一笔钱下落不明。”这位中年人严肃地问道:“您的某个研究项目关于黑洞的什么信号的什么,剩下的钱去哪里了?”

    啊?

    黑洞的什么信号的什么?

    什么玩意?

    听都听不懂...

    徐茫一脸迷茫,歪着头思考了许久,这才反应过来是《准周期震荡信号在黑洞的利用价值》。

    “不好意思。”徐茫尴尬地说道:“时间过得太久,想不起来了。”

    这位中年人笑道:“那我帮您回忆一下,剩下一共有三十五万左右,结果三十万没有了,不知道徐教授怎么解释。”

    三十万?

    有吗?

    徐茫回忆着当时情况,好像...自己给了川笑兄一笔钱,用于租借和维修费用,应该是这个情况。

    “给了魔都天文台的孙川笑研究员,用于场地租用和设备使用,即后期维护的费用。”徐茫说道:“不知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按照常理说没有问题。”

    “但是有一些不规范。”这位中年人说道:“所以我们会继续审查,而在这个阶段中,您只能待在我们提供的地方,直到审查清楚,才能解除对您的限制。”

    徐茫:

    卧槽,

    果然自己遭遇到墨菲定律!

    担心什么来什么。

    “要多久?”徐茫好奇地问道:“我还要给我未婚妻买水果茶去。”

    “一两天左右。”

    “要不这样...”中年人其实也很忌惮徐茫,默默给出一个双方可以接受的局面,说道:“我们就在您的办公室工作,而您不能出这一幢大楼,期间您也不能和任何人接触,所有的通讯设备处在关机状态。”

    徐茫对此倒是无所谓,不过二爷爷的脸色很难堪。

    很快,

    所谓的限制开始,不过在此之前,二爷爷单独找到了徐茫。

    “不用担心!”

    “只是走一个过程而已,给别人一个交代。”二爷爷轻轻拍了拍徐茫的肩膀,认真地说道:“这是人生的必要成长,你要学会接受,以后可别犯这样的错误了。”

    “哦...”

    ...

    下午五点,

    杨小曼还在等徐茫的水果茶,差不多快等三个多小时,愣是没有等到自己的水果茶,当场就有一些炸毛,然而打他电话却提示关机,隐隐约约觉得有点蹊跷。

    当时...

    他的神态明显有些问题,好像有点焦急的样子。

    该不会出事情了吧?

    “喂?”

    “妈!”杨小曼给自己老妈打了电话,满脸担心地说道:“徐茫关机了,人都找不到。”

    “什么?!”

    “人不见了?”杨母诧异地问道:“你先别急,我问一下你爸。”

    “嗯!”

    这几分钟,

    杨小曼简直度秒如年,满脑子全是徐茫出事情的画面。

    手机响起,

    小曼急忙接起电话。

    “小曼!”

    “小徐被审了,关于钱的事情。”杨母严肃地说道:“明后天就能回来,你别太担心,他现在在复大的物理系大楼,走不出来。”

    “啊?”

    “怎么会这样?”杨小曼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说道:“他怎么和钱扯上关系了?”

    “哼!”

    “有人觉得小徐好欺负,随便找了一个钱的理由。”杨母语气中充斥着冰冷,淡然地说道:“还有你爸就像没事人一样,还说什么这是人生经历,现在想起来就火大。”

    挂断电话,

    杨小曼还处在不知所措的状况,这好端端的人怎么就进去了?

    与此同时,

    徐茫正翘着二郎腿,喝着可口可乐,看着四人仔细认真的模样,就觉得有些好笑。

    “唉?”

    “认真一点,不要出错!”徐茫笑呵呵地说道。

    “...”

    “...”

    “...”

    这家伙,

    虽然是走个程序,但你好歹也装出一副紧张的样子呀!

    四人并没有搭理徐茫,依旧认真做着自己的工作,而受到冷漠的徐茫,只能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比如...

    计算激光干涉和引力波之间的可实施性。

    然而,

    徐茫刚刚拿起笔,就遭到了一个问题,从前的各种理论计算结果,都证明激光干涉和引力波之间是可以实现测量的,但现实中却无法完成。

    所以...

    必须要换一个思路。

    最终,

    徐茫通过时空如何变化,唯一不变的是光速这个原理,从重新开始不断推导,利用数学的言语进行计算,但是需要一点时间,大概三个小时。

    其实,

    徐茫的想法非常简单,测量光通过每一边时长的变化,现在他所做的不过是计算把激光当做尺子测量结果,是不是和自己测量光通过边时长的变化,其最终数字一样。

    唰唰唰,

    徐茫算的很快,然后引起了四人的关注。

    “???”

    “???”

    “???”

    他是在做什么?

    涂鸦吗?

    审核小组的几人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他似乎在计算,算什么根本就看不懂,只有一堆的数字、符号以及公式,满满一页全是这些玩意,写完这一页后,又换了一张白纸继续写。

    “徐教授?”

    “您这是在做什么?”一位年轻女子好奇地问道。

    徐茫瞥了一眼,淡然地说道:“从光速不变,推导引力波与激光之间的运用关系。”

    话落,

    徐茫笑了笑:“懂吗?”

    这位女子感觉自己在自取其辱,对面坐着可是最年轻的教授,想想自己正在审核他,这不...就遭到来自对方的智商碾压。

    翌日,

    经过一个晚上的努力,

    审核小组差不多算完了徐茫全部的经费问题,在审核方面比徐茫牛逼不少,还真找出了不少的问题,不过这些问题都是小问题,都是行为不规范的问题。

    “徐教授...”

    “经过我们审核,您的确有不少问题,但是经过协商,还没有严重到要采取必要措施的时候。”中年人认真地说道:“不好意思,耽误您这么多的时间。”

    “...”

    “这就完了?”徐茫愣了一下,好奇地问道:“那我的损失怎么算?”

    “这不管我们什么事。”

    中年人严肃地说道:“您的损失只能由您自己承担。”

    我...

    这尼玛,

    耽误这么多的时间,结果来了一句自己承担。

    这是疯了吧?

    不过徐茫对此也无能为力,他只是自己承担损失例子里面的一个而已,还有许许多多类似这样的情况正在发生,或者已经发生完了。

    与此同时,

    在某些人的节奏下,徐茫很快跌下神坛,他从万人敬仰的教授,变成了一个站在对立面的坏人。

    “卧槽...没有想到徐教授是这样的人。”

    “我们科研本来就落后,居然还拿那么多的钱,简直就是混蛋。”

    “我就说年龄那么小,一定会出事情,看吧...”

    一时间,

    批评声如潮水般涌来,即是有人帮徐茫说话,也会被淹没在批评的浪潮中。

    这时,

    公知大v出现了,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其指手画脚。

    杨小曼看着网上的消息,脸都快要绿了,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这么凶猛,直接让一个人成为人人喊打的老鼠。

    然而,

    到了下午,

    情况突然发生了改变,这速度快到令人防不胜防。

    ......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