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83、第 183 章

    “贵门的噬淫道友无故混入尘微带领的小队,擒我不成, 便掳了我六姐, ”韩穆薇拿出了当年在世俗界买的帕子按擦着眼角, 微凝新月眉:“今日若不是家姐刚烈, 尘微阻挠得快,只怕家姐是在劫难逃,可就算这样也受了重伤。(m.k6uk.com手机阅读)”

    此刻魔灵老鬼哪有心情为韩穆薇做主,他现在满心满眼的都是韩穆旸那黑心小娃在挖的彩花铃, 还有鬼畜沐凤鸣在采摘的莫若草灯果:“你去找你家祖宗,”说完就想越过去。

    “我家祖宗就在此, ”韩穆薇甩着帕子, 早有防备横跨一步再次拦下魔灵, 轻声细语地说:“可尘微以为噬淫道友是出自尸魔门,在现下这样的境况,他竟不顾大局做下这等事,尸魔门有必要给我韩氏姐妹一个交代。”

    “噬淫难道还活着?”魔灵是真着急啊,他都想不顾脸面一把将这啰啰嗦嗦的小女娃娃拨开,可正如女娃所说她家祖宗在, 若是他敢动作, 那寒逍郎不正好有借口跟他没完没了?他才不会上当。

    “死了, ”韩穆薇倒是老实:“不过他不是我们天衍宗的人灭杀的, 这一点尘微敢以心魔起誓。”

    谁要你用心魔起誓?魔灵是眼睁睁地看着黑心两小娃将一株又一株可爱又美丽的高年份高阶灵药收入囊中,心头血在嘀嗒嘀嗒地滴着:“他活该,”不正正经经、认认真真地修炼, 尽想着一些旁门左道,魔修的名声就是被那群不知死的王八犊子给损了的。

    “噬淫是打不过我,又动了邪念想要夺舍我亲弟弟韩穆旸,”韩穆薇还在仔细地叙说:“没寻找机会,又自爆元婴想拽着我们一起死,魔灵老祖,您在我心中就是一位为人十分正直,处事非常公道的前辈,所以尘微想请您做主。”

    不,他不正直也不公道,他现在只想刨土:“韩家娃娃,你……”

    “老鬼腿脚倒是快,”不等魔灵将话说完,未知便领着沐垣到了,后二人话都来不及说,便拿出药锄、墨玉盒开始挖药。

    魔灵拿着药锄抵着心口:“韩家小娃娃,现在你家大人已经到了,是不是该通融通融让老家伙过去挖几株灵药了?”天衍宗的小鬼一个赛一个的阴险,明明他尸魔门才跟阴险更配。

    韩穆薇抽了抽鼻子,用帕子半掩着面连连点首:“那行,您请自便,关于噬淫的事咱们稍后再说,”话音一落,她便收起帕子,拿着墨玉盒冲向了等在角落处的小九儿。

    小九儿一见她过来,转身便开始撒丫子跑,传音予跟在身后的韩穆薇:“姐姐,我找到了那位的鱼塘了,”可惜它还未成年,不然自己就可以下河抓银纹龙骨鱼。

    听到这话,韩穆薇一个刹脚:“你找到了鱼塘?”

    “鱼塘那里有果木,”小九儿立马补充道:“而且还有一株紫萱灵芝已经化形了,长得好漂亮好漂亮,”可惜再漂亮美丽也是个看鱼塘的。

    化形灵芝?韩穆薇双腿又有力了。韩显看着魔灵挖了几株灵药就悄摸摸地跟上了小薇子,他下意识的瞧向未知师兄,只见未知师兄随手拿了一块土疙瘩就掷了过去。

    未知也是替他脸红,心中在想着当年到底是谁要坑害他,竟将他和诚公、魔灵这两不要脸的狗东西排在一起?

    魔灵老鬼就跟屁股上长了眼一般,往右稍稍一扭便避过了土疙瘩,继续不知廉耻地跟着一个小女娃娃。

    韩穆薇随着小九儿来到了落云崖背阳一面,当看到连绵的九个大山包,她心中一紧,用心神问道小天菩:“加上这九个就是十一个山包,”在此进阶十一次,那位坤神族后裔为何还会坐化在苍渊界?

    “也许她受了重伤,境界掉落了吧,”这只是小天菩的猜测:“境界重修会来得容易些,”不过这也解释不了那位为何会选在苍渊界坐化。

    “我们下去看看,”韩穆薇走到山包脚下,小九儿立马化作一道流光飞入兽环。

    穿过土层来到地下只见幽暗的洞穴中盈盈闪闪,遍布凌光草,看着凌光草根部的土松松的似被时常翻动一般,韩穆薇蹲下身子,捏起一小块泥轻轻捻了捻,右耳微微一动,后抬首望向洞穴唯一出口。

    一位头戴五彩斗笠,身着紫色齐胸襦裙,高三尺有余的女孩扛着把土制锄头来到洞口处,看到韩穆薇,她不禁紧拧眉头,身子往通道里缩了缩,怯怯地说:“你们挖了崖底的许多灵药了,”那些也是她在照顾的。

    韩穆薇站起身,拱手行礼:“天衍宗韩尘微,”想必这位就是小九儿所说的那株化了形的紫萱灵芝。

    “你想要什么?”紫萱灵芝感知到又有人族修士靠近了,心中更是发虚:“我这里的灵药只要是成熟的都可以给你们,”她只是个种灵药的,虽得幸化形,但战力极弱,并不是这些人族修士的对手,“但希望你们拿了灵药后能尽快离开崖底。”

    “我要银纹龙骨鱼,”听了这话,小九儿立马冲出兽环:“三头,不不,四头。”

    女孩在见到小九儿的时候,眼中冒火,娇斥道:“我就知道是你,”只有九幽翎猫这样的馋猫才会闻着腥味寻到了,早知道她就把深井湖鱼塘给填了。

    “你有想过离开这吗?”韩穆薇瞧着女孩的打扮,和其抗在肩上的锄头,心中有一主意:“天衍宗的后山秘地中有许许多多的高阶灵药,那里还非常安全,你不用再担心受怕哪天会有人或是妖兽误闯,”她只是提个建议,至于答不答应单看这株紫萱灵芝。

    “你想要我跟你走?”原正与小九儿大眼瞪小眼的女孩闻言略有惊诧,不过她很快就拒绝了韩穆薇:“我不想被契约。”

    就在这时魔灵老鬼突然窜了出来,积极争取:“我们尸……”

    “你可以不用契约,”韩显现身在魔灵跟前,正好挡住了他:“这一点我可以代天衍宗做主允了你,”不等女孩回应,其再次开口,“天衍宗的宗门秘地中有一株开了智的雷音乌庚竹也是没有契约。”

    这么一说女孩就犹豫了,她只是一株普通的八阶紫萱灵芝,若不是无意间吸收了一缕土本源,她也不可能开智化形成功,轻抿着小嘴,强装镇定地回视韩显:“那天衍宗可以让我照顾宗门秘地里的灵植吗?”

    “你傻啊,”魔灵一把拨开韩显:“他们拐你回去就是要压榨你,让你帮他们照顾灵植,”所以千万不要跟这两拐子走,“我们尸魔门就不一样了,你到了尸魔门那就是……”

    “会被拿来炖鸡,”小九儿仰首望向魔灵:“就在今日尸魔门的一个老妖怪差点就把我姐姐和姐姐的姐姐吃了。”

    “你……”

    “我喜欢照顾灵植,”女孩放下了抗在肩上的锄头:“如果天衍宗真的不逼迫我契约人族,我就跟你们走。”

    各有各的道,人族是,妖族亦是,她战力极弱,只会照顾灵植,被她照顾的灵植也会反哺予她,她就是靠灵植的反哺修炼的。

    而之所以选择跟天衍宗的人走,只因她在这两人族身上感知到了一丝悟道茶树的道韵,当然天衍宗不逼迫她契约也是必要条件。

    韩穆薇顿喜:“我敢肯定你会喜欢天极山脉的,”有了这位,天衍宗后山秘地定会越来越富有生机,愈来愈盎然。

    “那行,你们等我一会,”女孩喜欢韩尘微身上的味道,直觉她不会诓骗她,不再害怕闪身入洞穴,抡起锄头就开始刨凌光草:“我把药都收了就跟你们走,”说着还瞥了一眼蠢蠢欲动的黑猫,“你可以去捉鱼了,”最好全捉了,免得日后入了天衍宗,还要被这头讨厌的九幽翎猫日日惦记着。

    小九儿立马看向韩穆薇:“姐姐,我们走,”银纹龙骨鱼光听名字就知是好东西,现在这紫萱灵芝都松口了,它一定要将鱼一网打尽,连一条小鱼苗都不留下。

    韩穆薇看向自家的寒逍老祖宗,见其点首,便瞅向一旁正瞪直眼睛盯着紫萱灵芝姑娘的魔灵,笑着问道:“魔灵老祖,我们要去捉鱼,您要一起吗?”小九儿会回头叫她,就知那鱼定是不好捉,她这点修为真的是见不着眼。

    “额?”魔灵不舍地收回眼神,看向黑心女魔娃:“什么鱼?”

    小九儿看了看韩穆薇,又瞧了瞧魔灵,后愣愣地开口道:“银纹龙骨鱼。”

    说来这鱼对魔修可是有大用,众所周知魔修进阶快,战力强,但致命点也是多多,而魔气杂质过多,引发灵元不纯便是其中关键之一。银纹龙骨鱼可提纯灵元,这可比服食元灵丹要好得多。

    魔灵一听这话,顿时两眼晶亮:“走,老祖现在就带你们去捕鱼,”真是老天爷疼惜他做人正直行事公道,让他心想事成,只要再将灵元夯实一番,渡飞升雷劫的胜算便可再增一分。

    只是不等他们抬腿,沐垣一行就进到了洞穴,连无极宗的诚公,万剑宗的剑已都到了。三下两下已经将地上的凌光草都收了的女孩望向韩显,这像是个主事的:“我叫紫萱。”

    “天衍宗韩显,道号寒逍,”韩显的目光扫过地上的土层,便向她介绍后来的几位:“这是我的两位师兄沐垣、未知,他们也可保证天衍宗不会强迫你契约,剩下的是凤鸣和穆旸,”至于已经站到通道口的那位应该不用他介绍。

    “你们好,以后请多多包涵,”紫萱面上挂着笑,不等几人回应,就立马转身望向通道口那位,龙族?她眼睫一颤,不敢说话了。

    钟珠珠朝着紫萱点了点首:“天衍宗后山秘地值得你去,”这株紫萱灵芝靠灵植反哺修炼,而照顾愈高阶的仙、灵植,她所能得到的反哺就愈珍贵。

    紫萱闻言松了一口气,再次扛起锄头:“多谢您的提点,我明白了,你们去捕鱼吧,”她也得赶紧收灵药,“捕鱼动静不要太大,”想了想又补充了一点,“不要把好东西往河里扔。”

    钟珠珠看向韩穆薇:“走吧,”虽然小薇子修炼的是《纯元诀》,功法本就可以提纯灵元,但银纹龙骨鱼味道不错,捕几头来吃也挺好。

    一行人跟在一头猫崽身后浩浩荡荡地走向了通道,紫萱则直接钻进土层,来到了第二个洞穴,开始刨灵植。

    经过了八个洞穴,终于来到最后一个洞穴,看着倾斜向下的通道,韩穆薇直觉通道之下没有传送阵了。

    果然在到达通道尽头,推开无佞土门,入目的便是一个深井湖,四面环山,山石嶙峋,有清澈的山涧水不停地往湖中汇聚,仰首上望,四周的山均高耸入云。

    “此地应该不是在落云崖,”韩显环视了一圈周遭的山石,与通道、洞穴不一样,这个山中深井湖是天然形成的,将神识探出去,果然如他所料。

    “青田山,”魔灵勾着脑袋下望:“猫崽子,你是怎么发现这地方的?”

    小九儿趴在地上,悠闲地舔着爪子:“闻着银纹龙骨鱼的腥味过来的,”可惜来了之后,不但山上有屏障,就连这湖中的银纹龙骨鱼也是滑溜得很,关键它们还会吐空珠,那空珠可不是善茬,能闷死喘气的。

    此时深井湖中的银纹龙骨鱼已经察觉到了有一群别有居心的人族来了,顿时尾巴一摆,调转方向冲往湖底。

    “下吧,”一见银纹龙骨鱼开始奔逃,魔灵就急了:“这湖底肯定有泉眼,再晚别叫这些龙骨鱼都给跑了,”话音一落,他便一头扎进了深井湖。

    无极宗的诚公、万剑宗的剑已接连跳了下去。沐垣和未知、韩显对视一眼,三人瞬移来到了湖面,只是还未入河,就见魔灵顶着一个气泡从湖底漂了上来。

    未知见他在气泡中上蹿下跳的,是真心不想废力气去打破气泡,不过看在其于噬淫一事上还算说得过去,才不甘不愿地唤出雷吉混云棍,神念一动,雷吉混云棍直击气泡。

    嘭的一声,气泡破了,魔灵踏在湖面上给自己顺着气:“湖里的银纹龙骨鱼太凶了,禁息泡一串一串地往外吐,而且那一串就足有百十个。”

    韩穆薇来到湖面刚好听到这话,只觉好笑:“魔灵老祖,咱们抓这银纹龙骨鱼是要吃的,鱼自然是要与我们拼死一搏。”

    还真是这理,魔灵生不畏死,再次一头扎进湖中,这次韩穆薇一行也紧随其后。独留韩穆旸陪在钟珠珠身边,看着一个个跟下元宵似的往湖里扎,他是一脸莫名:“捉个银纹龙骨鱼而已,用得着费那么大气力吗?”

    钟珠珠拿出了冰蛟龙的妖丹,瓮声瓮气地对着湖面说道:“我数一、二、三,你们不出来就不要怪我冻着你们,”这银纹龙骨鱼最怕冷了,一遇冷就昏昏沉沉,这时是最易捕捉的。

    这话音一落,一行人皆冲出了水面,只余韩显依旧待在湖底,钟珠珠也不管他,直接将冰蛟龙妖丹扔进了深井湖,顿时深井湖就开始冒寒气,不过并没有结冰层,将将两息一条接着一条的银纹龙骨鱼就开始往湖面漂去。

    而这个时候,等在一旁的韩显便开始一条接着一条的冰封银纹龙骨鱼,候在湖面上方的诚公和魔灵就差被气得骂娘,二人再也不作迟疑,直接运起魔力撑着防御罩进入湖中,万剑宗的剑已灌了一大口酒也跟着入水了。

    韩穆薇不慌不忙地拿出了当年沐尧在小渔村亲手编织的渔网,递给身后之人。沐尧接过渔网,敛下眼睫,弯起了唇角学着渔夫的样子稍稍用力随手一撒,顿时渔网便甩向了湖面,沉落。

    隔了十息,韩穆薇就等不及开始收网,那卡在网上的银纹龙骨鱼条条肥硕,立在一旁的沐垣、未知赶紧上去帮忙,小九儿是眉开眼笑。

    一连下了三网,韩穆薇和沐尧才罢手,将渔网给了沐垣,他们二人则带着小九儿瞬移上了通道口。

    紫萱将灵药收完后便来深井湖寻韩尘微,还未至湖边就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冷凝,面色一变,立时瞬移来至通道口,急道:“快把冰蛟龙妖丹收回来,”其话音一落,此地便开始地动山摇,她再次急吼,“快收回来。”

    就在这时韩显几人冲出了深井湖,均面色苍白。钟珠珠轻轻眨了眨眼睛,按着紫萱的话伸出了右手,引动龙魂,原沉在湖底的冰蛟龙妖丹慢慢地向上浮动。

    当冰蛟龙妖丹离水之时,湖面突然泛起了点点微波,后忽然一只巨兽冲出了水面,一口吞掉了冰蛟龙的妖丹。

    站在钟珠珠身后的韩穆薇只觉眼前一暗,几滴冰水滴落在面上,顿时透心凉,待看清那头巨兽的模样,她微张着檀口,忽的望向跟前的这位。

    “鸱吻,”钟珠珠深叹一声,略有失望,后手向前一张:“把妖丹还给我,”她还以为隐在这深井湖下的是头龙呢,没成想却是龙之九子。

    龙头鱼身的巨兽摇身一变成九尺青年,乖顺地吐出了冰蛟龙妖丹,走上前来,双手奉上:“小九不知是您的物件,惊扰了,”这界怎么会有真龙?

    “无事,”钟珠珠拿过妖丹,上下打量着这头鸱吻,后十分肉疼地取出一节龙骨:“把你从空谷中得的东西给我。”

    别想糊弄她,血脉纯净的坤神族裔均能凝练土本源,可她今日扫过那位坤神族裔坐化的那个空谷,却没发现土本源。原她还以为是那位因为受了重伤,所以土本源溃散了,后来到这里见到紫萱,才确定土本源不是溃散了,而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见到龙骨,鸱吻顿时就想张大口吞,但在这位面前他是丝毫不敢妄动,就怕一个不好,惹到了老祖宗,他的嘴张开就再也合不起来了,磨磨叽叽地吐出了一颗足有小儿拳头大的昏黄色珠子。

    钟珠珠扭头给韩穆薇使了个眼色,韩穆薇立马上前一把抓住那颗土灵珠,后再次退至其身后。

    而得了龙骨的鸱吻面上也露了笑:“老祖宗……”

    “闭嘴,”谁是他老祖宗?钟珠珠瞪着他:“你是怎么来的苍渊界?”别以为她眼瞎,这头鸱吻的修为被他封了一半在妖丹中,可即便这样韩显几人依旧被他一个翻身震得面无血色。

    鸱吻老老实实地回答:“二十二万年前,我被……,”怎么说,他挠了挠长了两根龙角的脑袋,“我被一个很厉害的人扔过来的,”说着话他就望向缀在最后正在理着渔网傻乐的韩穆旸。

    韩穆旸被他望得不禁打了个激灵,赶紧出声:“我今年还不到一百一十岁,”而且他也不很厉害。

    “不是说你,”鸱吻翻了个白眼:“是你的眼睛,”虽然被剥离了,但他还是能感知到这男娃子的双目和那位一样,能看透因果。

    魔灵听了这话,便扭头看向韩穆旸的眼睛,又黑又亮,长得跟他祖宗寒逍娃有好几分相似,可这眼睛除了显嫩一点,他是看不出还有什么不同。

    韩穆旸轻抚自己的双眼,垂下眼睫,鸱吻说的那个人会是被关在枯木梧桐林下的那位吗?

    钟珠珠不再往下问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我还要等……呃,”鸱吻一手紧捂嘴,腹内翻滚,似有什么东西要冲破他的肚皮一样:“唔……”

    就在这时,一团金光以势不可挡之势冲出了鸱吻的嘴,奔向了沐尧,化作一道流光进入了他的眉心。

    鸱吻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唔地牙,”那死玉佩怎么这么硬,差点把他鸱吻的牙给撞掉,“好疼,”只是他话刚刚说出口,整个人就顿住了,“玉佩,”对啊,玉佩,他忽的抬首瞪向沐尧,所以他任务完成了,可以回家了,豆大的眼泪立时滚落,“呜呜……”

    在众人的注视下,沐尧依旧是带着浅笑,眼睫微敛,神府中多了一枚金色玉佩,玉佩上桐花正盛,他知道玉佩中藏着什么,神魂抚过玉佩上的桐花,在心中默念:“好好蕴养,我会带你去寻他,”玉佩上的金光变得不再刺目,渐渐地隐入玉佩之中。

    在场众人除了钟珠珠,均是一脸莫名,刚刚闪过的那是什么东西,一块金锭子吗?

    钟珠珠心念一动,又掰了两根龙骨出来,扔给了鸱吻:“你趁早离开苍渊界,”他的修为已经被压制太久了,三根龙骨算是了了因果。

    鸱吻紧抱着龙骨,牙也不疼了,肚子也不痛了,那位说了他的机缘在此,还真就在此,有了这三根五爪金龙的真龙骨,他化龙有望:“多谢老祖宗,”其话音一落便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缕蓝色流光冲向云霄,瞬息间就消失在了苍渊界。

    紫萱仰首望着青天,终是松了口气,这头贪吃鬼终于离开了,只是偷了她十多万年的灵药,走时连声招呼都不打是不是太无礼了?念头刚起,一把生了锈的锄头从天而降,啪的一声掉落在紫萱的跟前。

    “捡起来吧,”钟珠珠轻笑着转身,垂首看着地上的锄头:“是鸱吻给你的,”还算他没丧良心,走时把自己种下的因果给了结了。

    “给……给我的?”紫萱极为惊讶,她有些不敢相信。

    韩穆旸拿着提着渔网乐了:“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用到锄头,”地上这把虽然生锈了,但却是一件实实在在的通天灵宝。

    紫萱再三确认,才敢将脚跟前这把只有半尺长的锄头捡起来,来回翻看着,一双黑紫色的眼睛都弯成了新月:“我喜欢这把锄头,”现在用的那把是她自己凝练的,也喜欢。

    “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捕鱼了?”韩穆旸拎着渔网来到临湖边,跃跃欲试,只是刚来那一出后,这会湖水大概已经快恢复水温了。

    韩穆薇瞥了他一眼,真想赏他一脚,仔细查看了沐尧的面色,心中稍安。

    “你不用担心,”小天菩安抚韩穆薇:“刚刚那团金光是一块桐花玉佩,”那东西见到沐尧竟那般激动,它心中有了猜测,该来的或早或晚都会来。

    桐花玉佩?韩穆薇心安了,再看向提着渔网在张望的二胖,也不觉闹心了:“把渔网还给沐垣老祖,”他不能踏空而立,渔网就这么丁点大,是真不适合他玩,“你要是想捉银纹龙骨鱼,可以直接入水试试。”

    “现在的水温还没完全恢复,”钟珠珠此刻心情不错,走到韩穆旸身侧:“你入水捉鱼不难。”

    韩穆旸闻言立马将渔网还给了沐垣,后一头扎进水中,他不贪心,只要捉个三、四头银纹龙骨鱼就够了。他一入水,魔灵等人也跟着入水,继续捕鱼。

    啊……

    一声惨叫从一群将将进入万兽森林中层的无极宗元婴修士群中传出,一个身着白袍的男子面上露出诡异的笑,右手中抓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心,咧开的嘴中,锋利的牙齿冒着寒光,扭动着僵硬的脖颈,发出一阵咔咔响,其腿边躺着五具被掏了心的尸身。

    舒缓了脖颈后,白衣男子面上冒出根根白毛,右耳抽了抽,眼中闪过红光,后两腿一蹬跳上了身侧的参天大树,一阵哗哗声掠过,人已无踪影。

    白衣男子将将离开,着一身黑衣的海昀便提着刀赶到了,一眼掠过,五个无极宗元婴门人均是被掏了心,扫到右前方那棵树下的血滴,他立马瞬移追去。

    天衍宗的筑基、金丹、元婴弟子并未进入万兽森林的中层,因发生噬淫那样的事,宗门派了善德道君严守万兽森林外层,而善德道君也是相当尽责。

    一阵清风拂过,隐在暗处的善德道君用力抽了抽鼻子,后立马现身,追着那阵清风而去,大喝一声:“警戒,有化形妖兽出没,”与此同时右手一翻,一颗大拇指头大的紫黑色轰天雷便朝着那道邪风掷了过去。

    轰一声巨响,顿时邪风就停了,一头白毛猿被轰天雷砸了个正着,扫得撞向了一棵梁枣树,捂着腹部一时之间竟爬不起来。

    善德道君趁机急闪立马布阵,对付化形妖兽他并无十全把握,若不是这片地此时刚好没有弟子踏足,将将他也不会握住机会掷出轰天雷。

    只十息白毛猿就缓过来了,一头撞向善德道君布的三星困阵,轰的一声,法阵就颤了三颤。善德道君眼都不眨一下,拿出了一个阵盘。那个三星困阵只是五品法阵,为的就是拖延时间,而现在他要布的是八品雷阵。

    又是一次撞击,三星困阵的灵光一闪,后变得黯淡了不少,善德道君手脚飞快,此地为森林外围,除非老祖们撕破虚空能在百息之内赶来,其他的都要时间,而现在他能靠的就只有自己。

    白毛猿似知道善德道君在干什么一样,接连撞击三星困阵,而三星困阵的灵光则越来越暗,善德道君布好雷阵后,立马取出上品灵石放入阵盘。

    轰的一声,三星困阵破裂,善德道君盘坐在地上,双手打着结印,控着阵盘,阵中一道紫雷从天而降,当头劈在白毛猿身上,顿时白毛猿一身亮泽的白毛就成了焦黑:“咝……喝……啊……”

    听到这嘶叫声,善德道君的一双小眼中跃动着冷芒,继续控阵,这白毛猿身上的血腥味浓烈,定是杀了不少修士,留它不得。

    轰,又是一道紫雷劈下,阵中白毛猿仰天龇牙怒吼,心念一动,三只带血的金丹出现在爪中。

    阵外善德道君双手快速打着结印,只是第三道雷刚刚劈下,他就闻一声惊天巨响,顿时心头钝痛,身子被扫落至百丈外。一道黑影掠来,善德道君急忙取出一粒剑气球,正准备掷出,这时一虚影晃过,迎向了冒着青烟的黑猴。

    “海昀,”善德道君撇了撇嘴,没想到有一天他朱善德也会沦落到被无极宗的人救:“其实你可以再晚三息出现,”这样说不定以后就少一个人怼他了。

    海昀冷嗤一声:“本尊可不是来救你的,这白毛猿已经杀了我无极宗七、八元婴弟子了,本尊追他至此,又岂能容他?”虽然他也不喜朱善德,但也要看什么时候,“多谢你这雷阵了。”

    善德道君拿出一颗小还丹放入口中,盘腿调息。万兽森林外层接连传来巨响,中层修士便知外层出事了,释甲道尊赶来时,海昀正与那白毛猿僵持不下,他立时一剑横扫,加入杀局。

    白毛猿虽然不是万兽森林的九大妖王之一,但也化形已久,而且肉身强悍,还极为机灵,见力敌不成,屡屡想要冲向正在调息的善德,不过释甲和海昀又岂能让它如愿?

    “咝……,”白毛猿刚刚避过海昀的刀,又被释甲炽热的剑气伤到,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你们人族不懂什么是胜之不武吗?”

    海昀双目一眨,眼中魔液尽退:“与你这专掏人心的妖兽谈何胜之不武?”

    释甲提剑直指,瞥了一眼受了伤得善德,后看向白毛猿讽刺道:“一个化形已久的老妖竟跑到森林中层边缘和外层伤人,你又有什么面目谈胜之不武?”瞬移而上,腾空挥剑,赤红色的剑气飞掠而下。

    白毛猿急闪,赤红的眸中尽是疯狂:“都给我……死,”黑色虚影穿心而过,心及妖丹均损,海昀现身在白毛猿身后五丈之地,抬手抹了一把嘴角。

    嘭一声,白毛猿没了生息,肉身砸在了地上。释甲踏空看着地面,轻吁一口气,后望向黑衣海昀:“我还以为你不会明白我所想,”这白毛猿最后虽已是强弩之末,但却不想束手就擒。

    “我的确不明白你所想,也明白不了,”海昀冷笑一声:“不过你不会以为就你长了眼吧?”那白毛猿周身的妖力暴动,他的五感又不是瞎的,能不晓得白毛猿要自爆妖丹吗?

    “好吧,”释甲瞬移来到善德道君身侧,观其气息和灵力,受伤不重,转脸面向走来的海昀:“看来咱们不能再只盯着中、内层了,”今日天衍宗是有善德在,又刚好遇上了海昀追击白毛猿,不然外层的弟子就危险了。

    “这都是呼啸妖帝带的好头,”海昀深叹道:“我无极宗此次是损伤极大,”七个元婴,想想他都觉心疼。

    “谁家不是?”

    韩穆薇一行出了青田山,就跟着钟珠珠来到了呼啸山头,很快便回归万兽森林的杀场,继续作战。

    因为接连发生高阶妖兽冲入外围击杀低阶弟子的事情,各宗均派了出窍境修士镇守以防万一。

    一晃半年过去了,万兽森林剩下的六大妖王终于低头,现身来和人族谈和,这次动乱妖兽可谓是没有捞到丁点好处,很多凶残的高阶妖兽差点被人族灭族。六大妖王也不傻,此次动乱完全是呼啸引起,而现在呼啸已死,他们可不想再蠢下去。

    人族以三大宗门为首,妖族要谈和,他们也同意,不过有条件,条件就是六大妖王带着妖族退至席夏山后,而席夏山就是万兽森林中层和外层的分界点,高千丈。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