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百零六章 家家有经

    有道是,人不求人一般高,求到人名下了,这口闲气自然也只有忍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出得夏府,许易做东设宴款待二人。

    和甄平一般,吴权对许易也极为尊敬,酒桌上,吴权再三表态,夏管事是出了名的收礼就办事,名声和口碑向来极好。

    还透出个秘密,说夏管事之所以在夏府权柄熏天,乃是因为夏管事的嫡亲妹妹,是夏司伯最得宠的小妾。

    有了这层关系,许易也略略放心。

    他也知道当今阴庭,浑浊不堪,就没有一个不贪不占的,毕竟,官是阴庭的,好处是自己的,谁都需要资源修炼己身,哪有精力为百姓服务。

    许易这边觥筹交错,静等着好消息,夏府那边却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儿。

    许易等人才去,夏管事便颠颠儿抱了一个大箱子,去上房找夏司伯。

    为了彰显礼物的丰厚,夏管事特意将那三百香火珠从须弥戒中倒了出来,直接塞进了宝箱内。

    他到时,夏司伯正在书房内查验着公文,一个娇俏可人的妩媚女子,正在一旁素手添香。

    瞅见他进来,妩媚女子蹙眉道,“不是说了么,相公忙公务时,不许人打扰,哥哥好不晓事。”

    此女正是夏管事的小妹,如今夏府中最得宠的女眷。

    夏司伯面上才浮现的不悦之色立时敛尽,摆摆手道,“夏芳非是外人,珍娘何必苛责,说吧,又有何事?”

    夏管事先不答话,而是打开怀中宝箱,霎时间,灯火洒在香火珠上,将书房映照得一片灿烂。

    珍娘喜上眉梢,夏司伯面上一沉,“你又收礼了,我可是敲打你不止一次了,你怎么总是狗……不长记性。”

    夏管事道,“此人出手极重,足足三百枚。”

    夏司伯面上闪过惊容,盯着那宝箱足有数息,沉声道,“到底所为何事?”

    夏管事将许易所求道出口来,夏司伯脸色顿沉,“就知道没有白来的便宜,此事办不了,给人家送回去。”

    夏管事脸上一苦,还待再劝,夏司伯怒道,“怎的,如今的夏府,真的是你当家?”

    噗通一下,夏管事跪倒在地,连道“不敢”。

    珍娘也跪倒在地,抽泣不止,立时哭的梨花带雨。

    夏司伯心疼地将珍娘搀起,“你这是何必,我何时恼你了?”

    珍娘抽噎道,“珍娘不是因为爷恼珍娘了,珍娘只是气自家哥哥不给珍娘长脸,反让老爷生气,珍娘哥哥无能,珍娘脸上无光,夫人知道此事,必定会以此作伐,夏郎又会烦上加烦了,珍娘不要夏郎忧伤。”

    夏司伯满面痛惜,将珍娘搂在怀里,温声道,“珍娘放心,此事我怎么会让那妒妇知晓,也别生夏芳气了,他向来得用,只是不知内情。”

    宽慰完珍娘,夏司伯扫过一道气流,将夏管事托起,“不是我心硬,实在是此事办不成,你当知晓能拿到散官符的都是什么人,哪个不是手眼通天,若是时间再早些,未必不能运作,但三日后就是点官之期,该派谁何等官职,都有名目了。你且去吧,将东西还人家。”

    夏管事领命,躬身退下之际,瞥见珍娘投来的眼神,心生不解。

    半柱香后,珍娘的贴身侍婢冬梅前来邀请,夏管事来到竹心小院,见到了珍娘。

    左右无外人,夏管事也不再谨守虚礼,在石凳上坐了,抓起石桌上的点心自顾自吃了起来。

    珍娘嗔道,“便是披上龙袍,你也成不了太子,升大管事都三年了,你还是脱不了放浪行迹,何时才能成材?”

    夏管事也不理她,抓起酒壶,往口中灌了起来,“有事就说,张大人还约我耍叶子牌呢,没时间听你絮叨。”

    珍娘道,“那三百香火珠,你真打算还回去?”

    夏管事一惊,顿时停了吃喝,诧异地盯着珍娘道,“你是什么意思,你不会要打这三百香火珠的主意吧?不可,万万不可,那人非比等闲,乃是持有散官符的人物,不单这三百香火珠要还,我收人家的那份好处,也一并要还回去的。”

    珍娘嗤道,“没想到到嘴的肥肉,你还真舍得舍出去,倒是长进了。”

    夏管事道,“这不是舍不舍得的事儿,咱这事儿,就好比是做生意,看的是长远,万万不能因为贪一时之利,坏了名声。若名声坏了,这生意也就做到头儿了,哪头多哪头少,我还是算得明白的。不止我算的明白,司伯大人也算得明白,不然,你以为这三百香火珠,真的入不了司伯大人的法眼?”

    珍娘道,“理是这个理,但事有经权,现在是非常之时,当用非常之策。老太爷大寿在即,老妒妇行将就木,那些妖艳贱货们都憋着劲儿在老太爷大寿之际,弄出些风浪,这个时候,我岂能落了下乘。夏郎虽宠我,但没有老太爷点头,我也休想扶正,我的意思,哥哥明白么?”

    夏管事怔住了,不知如何作答。

    珍娘接道,“如果事情坏了,哥哥只是断了财路,可若妹妹我得以扶正,整个夏家都是我们的,哪头多哪头少,这笔账,不用我教哥哥算吧。”

    夏管事收起轻狂,叹息一声,道,“我焉不知我有如今富贵,全是仗着妹妹,妹妹的事,自然是一等一的重要。只是那人非同小可,能得到散官符的,都没有简单人物,单论官阶,人家也不在司伯大人之下,惹下这等人,我怕后患无穷。”

    珍娘道,“我也不是巧取豪夺,哥哥可以和那人商议,便说晚些给他,只是不要立下字据,有夏郎的面子在,总是能宽限一些时日的。届时,妹妹扶正,三百香火珠,在夏郎处还是讨得出来的。”

    夏管事沉吟片刻,道,“只有如此了,好在此人是个没根脚的散官,料来掀不出多大风浪,好生与他说说,他若同意便同意,不同意,不理会他就是了,难不成他还能打上门来不成?”

    珍娘摆摆手,“万不能如此,敬人三尺,笑脸相迎,那人现在求不着夏郎,只要没点官,总是能求着的,必然不会撕破脸。”

    夏管事笑道,“还是妹妹高明。”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