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56章 准备迎驾

    ♂

    第1056章 准备迎驾

    “这……”

    乐无偿显然有些犹豫,“纵是肖将军愿意,难道二丫头以后便不嫁人了?”

    乐婵眼帘微垂,道:“我进宫去和皇上说。(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乐无偿摇头,“不可。皇上深爱着你,或许会答应你的请求,但你这样,却要让皇上如何自处?”

    皇家,都必须是要珍惜羽翼的。

    乐婵却道:“女儿不会让皇上难堪的。”

    说着俏脸有些微红,“女儿也舍不得。”

    在她心中,妹妹固然重要,但赵洞庭这个深植在她心中的男子,她却也绝不愿意让他难堪。

    乐无偿神色微动,“那你打算如何做?”

    乐婵微笑,“父亲的意思,只要女儿有办法,便愿意为妹妹和肖将军退婚了?”

    乐无偿哭笑不得地摇头,“这丫头宁愿遁入空门都不嫁肖侄儿,难道为父还真看着她遁入空门不成?”

    乐婵捂嘴,眼中有些些许笑意,“那女儿这便去见皇上。”

    只不多时,乐婵便离开武鼎堂,向着赵洞庭的寝宫而去。

    到底打算怎么和赵洞庭说,她没有告诉乐无偿。

    乐婵到赵洞庭寝宫的时候,赵洞庭正在寝宫内布置新房。

    他自己亲自在指挥着人布置。

    便是当初迎娶颖儿、张茹进宫时,他也没这么上心过。

    颖儿、张茹两女在旁看着,眼中也没什么吃味神色。皇上心中最爱的始终是乐婵,这点,她们心中都是知晓。

    “皇上。”

    门外有禁卫匆匆跑进来禀报:“乐婵姑娘到了。”

    皇上要纳乐婵姑娘为后,这是整个皇宫上下都已知道的事。乐婵到来,这些禁卫自是不敢怠慢。

    赵洞庭倒是些微吃惊,露出诧异之色,然后连道:“快些请进来。”

    两人婚礼仅剩数天,按理说,这个时候乐婵不应该来见他才是。

    禁卫领命,连忙又跑出去,很快便带着乐婵走进。

    赵洞庭走到乐婵面前,问道:“婵儿,有事?”

    乐婵瞧着满院子的人在忙活,欲言又止,“皇上,咱们能不能借步说话?”

    赵洞庭便更疑惑,拽着乐婵的手便往院外走去。

    直到离着禁卫都有些许距离,他才又问:“你要说什么事?”

    乐婵羞红着脸低下头去,声音细若蚊吟,“乐婵想在出嫁之日带着妹妹进宫,让她做陪嫁丫鬟。”

    这年代豪门贵族若是有女子被纳入皇宫之中,带陪嫁丫鬟乃是常事。说是陪嫁丫鬟,其实也就是暖床丫头。

    以往时候,陪嫁丫鬟被皇上宠幸,然后怀上龙胎也得封贵妃的,并不在少数。

    赵洞庭满脸愕然,“这……这怎么行?”

    乐婵道:“可是乐舞丫头她不愿嫁给肖将军,为此宁愿遁入空门。皇上,难道你真正不明白乐舞的心么?”

    赵洞庭默然。

    乐舞对他有意思,他自是感受得到。只是从始至终,他都在逃避而已。

    好几秒,他才对乐婵说道:“可你是朕的皇后。”

    乐婵轻轻咬着唇,也是沉默,然后道:“可我总不能看着她真正遁入空门的。若是她以陪嫁丫鬟的身份入宫,如此也能避免皇上你和肖将军之间的尴尬。至于皇上你会不会真正和她……咱们可以以后再说,不是么?”

    赵洞庭眉头紧皱,还是难以做出抉择。

    他倒不是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将乐舞也给采摘了,而是,若是乐舞进得后宫,自己若是始终不管她,貌似也不妥。

    难道让乐舞如那些老嬷嬷们那般,在皇宫之内孤独终老?

    可要是自己将她采摘。想到这里,赵洞庭便觉得有种深深的罪恶感自心头泛起。

    他最终还是回绝道:“朕觉得不太妥当。要是乐舞丫头进宫,朕……朕以后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才好。”

    乐婵却是盈盈跪倒了下去,“算乐婵求皇上了。乐婵……并不介意和妹妹共同伺候皇上。”

    赵洞庭满脸苦色。

    时间转眼便到正月初七。

    长沙城内新年的热闹氛围才刚刚淡去,皇上大婚的喜庆便又蔓延整个城池。

    这是普天同庆的事情。

    后宫终要有主。

    整个长沙城内都是张灯结彩,百姓们感激赵洞庭对大宋的改变,个个都在自家窗户上贴着大大的喜字窗花。

    这些窗花和还没撕扯下去的红色对联相互映衬着,便更是显得要喜庆数分。

    到处都是喜庆的大红色。

    皇宫内更是到处都挂着红灯笼。

    酒宴早就在大殿前广场上摆开。皇上虽然说过不要铺张浪费,但纳后是大事,再如何从简,也绝不会简单到哪里去。

    更何况还有个太后娘娘呢,太后娘娘可是说了,皇上和皇后的婚事要隆重操办。

    这长沙城作为大宋国都,皇城之内上得品阶的官吏总是不少,这些人,可都是要赴宴的。

    前两日,皇上便和太后以及诸多大臣已经到太庙祭拜过。纳后,只差行礼。

    而在南京路和荆湖北路交界处的大山之中,那些镇子原本就淡薄的过年氛围,这时候已经是全然消去。

    有信阳城。

    这座城池是大宋和元朝接壤最近的城池,以前设有信阳军。现在,由苏泉荡苏元帅麾下的天立军在驻扎。

    天立军军长刘再远虽不是信阳城内安抚使,但却是信阳城内最具实权的人物。

    区区信阳军守军,论威势,自是和天立军这等禁军相去甚远。

    而这日,刘将军却是身披甲胄,带着众多将官士卒早早就亲自在城头候着,好似在等某个人。

    这让得信阳城内不少人都感到奇怪。

    整个荆湖北路,除去节度使等人之外,貌似没谁能让得刘将军摆出这般低的姿态。

    直到有数百骑在尘土飞扬间匆匆到得信阳城外,那些疑惑的人才总算了然。

    原来是在等候镇北军区的代理元帅苏泉荡苏元帅。

    苏泉荡穿着银甲,背后系着红色披风,威武不凡。在荆湖北路,他应该是当之无愧的最具备实权的人。

    眼下大宋共有七路,军区却只有四个。哪怕是这荆湖北路的节度使大人,地位较之苏元帅也应该是要差些。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