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26. 顿生疑窦

    宫泽有些质疑了,罗小芳说幸太郎是个早产儿,他是相信的,一个三斤多重的早产儿一个月能长七斤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可格雷院长明明说那个男婴才是他和千惠子的孩子,难道格雷院长在撒谎吗?

    天啊,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幸太郎?

    凌云鹏从宫泽的一些细微的神情变化中已经读懂了宫泽陡然冒出的一种惶恐,刚才罗小芳无意中谈起有关幸太郎体重方面发生的变化,让宫泽的目光里流露出一丝疑虑,然后又主动去抱一抱幸太郎,想确认一下幸太郎的体重。(Www.K6uk.Com)显然罗小芳的这番话让宫泽产生了质疑。

    这更能从侧面说明宫泽先前一定见过小寒江,小寒江是个足月儿,体重和个头都比幸太郎大,当初他们离开香港时,小寒江就有近十斤重了,这些天应该更重了。而宫泽显然是知道千惠子早产这件事的,一个出生时不满四斤的早产儿决不可能在一个多月里就长成十斤重的大胖小子。

    凌云鹏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宫泽真一,心里暗喜,只要宫泽真一对此产生质疑了,那就容易说服他了,到时只要让格雷院长与宫泽与罗小芳见了面,一切都可大白于天下,宫泽就不会被仓田一伙裹挟,并且会反戈一击,倒向重庆一边。

    罗小芳等宫泽给幸太郎喂完奶之后,便再手把手教他把孩子竖着抱起,随后轻轻拍打幸太郎的背部,让他打个饱嗝,这样幸太郎就不会回奶了。

    凌云鹏抬手看了看时间,他示意罗小芳动作快点。

    宫泽认真地学着,很显然,现在他对幸太郎的态度转变了许多,动作轻柔,用手掌轻轻拍打着幸太郎的后背,幸太郎果真打了个饱嗝,随后又打了个哈欠,那憨态可掬的模样逗得大家都乐了。

    “好了,宫泽先生,那我就先下去了,有什么问题,你再找我。”罗小芳有礼貌地跟宫泽打了个招呼。

    “罗小姐辛苦了,请慢走。”宫泽抱着幸太郎向罗小芳欠了欠身子。

    “那我们就先走了。”

    凌云鹏带着罗小芳下楼去了:“阿芳,你赶紧把行李整理一下,我们要去招待所住。”

    凌云鹏抬手看了看那块劳力士手表,已经快下午三点半了,龚培元将在下午四点来上班,马上就快到了,他们必须在龚培元到达之前离开这儿,免得彼此照面。

    罗小芳不解地望着凌云鹏:“凌哥,我们要住招待所吗?那幸太郎要是有事的话,宫泽先生也不会处理,那可怎么办呢?”

    “阿芳,你不用担心,这儿有医务室,那些护士会帮忙照顾幸太郎的。”凌云鹏再次看了看时间,加快脚步。

    罗小芳不再说什么了,看来凌云鹏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所以赶紧加快脚步,两人几乎是一路小跑到了底楼,然后罗小芳进房间把行李稍微整理一下,此时,凌云鹏已经看见局座的专车向他们驶来。

    “车来了,我们快上车吧。”凌云鹏招呼了一声。

    于是一行人把行李放在后备箱里,然后上了局座的专车,座位不够,阿辉便坐在秦守义的腿上,专车缓缓地朝门口驶去。

    而这时,龚培元正好从外面进来,他看见局座的专车朝门外驶去,便站在一旁,让开通道,专车从他面前驶过,他忽然看见副驾驶座上一位年轻军官的侧脸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看时,专车已经驶出了总部大门。

    龚培元转过身去,望着离去的专车,那张年轻军官的面容却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中,喃喃自语道:“这张脸怎么这么熟悉呢?”

    “哎,小贾,这车里头坐的都是谁啊?像是来头蛮大的嘛,居然还坐着局座的专车。”龚培元向卫兵打听道。

    小贾摇摇头:“这我们哪知道啊!”

    “随便问问,随便问问。”龚培元笑着朝里面走去,但却满腹狐疑地在脑海里搜索着那张熟悉的脸,那人会是谁呢?

    龚培元今晨在宫泽的海鲜乌冬面里下了药,让宫泽突发哮喘,随后他貌似打电话给养和医院叫救护车,实则打电话到菊园别墅,久保由美和仓田接到电话之后便立即行动,打扮成医护人员,驾驶着从养和医院里偷出来的救护车驶向军统总部,龚培元当时就站在远处,亲眼看着勤务兵将宫泽抬上了救护车,随后驶离了总部。

    龚培元知道久保由美将把宫泽带到菊园别墅,目的是让宫泽见到假幸太郎,让宫泽信以为真,把这个假幸太郎当作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之后,到了中午的时候,他看见宫泽又回到了总部,为了表示自己的内疚和忏悔,他主动向杨处长认错,自扇耳光向宫泽道歉,他觉得自己已经成功地获取了杨处长的谅解和信任,杨处长只是告诫他以后别给宫泽做海鲜类食物了,之后便让他回家去休息了,关照他晚上来给宫泽先生做晚餐。

    龚培元松了口气,看来军统的人并没有对他产生怀疑,只是以为宫泽突发急病是个意外事故,所以他安心地回去了。

    回到家之后,他从久保由美的嘴里得知了在菊园别墅内发生的一切,久保由美告诉他,宫泽已经答应充当安插在军统内部的鼹鼠,虽然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因为宫泽以为幸太郎在他们的手上,被他们所控制,所以他不得不屈从,以后就由他和宫泽建立起联络关系,把日方的假情报送交宫泽,再由宫泽将这假情报告知军统的决策层,而把军统内部获悉的真情报通过龚培元送出来,交由久保由美,再由久保由美通知日本军部,如果这条线路顺利畅通的话,那对战局的走向是极其有利的,能够让中**队加速溃败,大大地削弱中国抗日力量。

    但久保由美又担心这次宫泽突发急病有可能让军统人员把焦点集中在龚培元身上,万一龚培元被军统总部的人怀疑的话,就算是不把他抓起来,也有可能把他调离现在的岗位,那么这条线就有可能被中断,所以必须再安排一个联络员作为双保险。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