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63 三倍时间归还!

    ♂

    腰带一开,衣衫马上散了,露出光洁的肌肤了。(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嘶——

    长宁嫌弃脱起来费时,将他的衣衫撕了。

    “苏……苏苏?”玉衡怔怔看着长宁,“你……你……”

    长宁究竟要做什么?

    就在长宁捶打他时,她脸上的面纱掉了,露出清秀如画的脸颊。

    虽然,长宁已经过了四十岁,但她的脸,并没有显苍老,看着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

    不施粉黛,天生丽质。

    和他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模样,没有太大的变化。

    是记忆中的脸。

    只看一眼,就忘不了的脸。

    因为疯狂厮打,她的上衫领口敞开了,又因为她俯着身,他能清晰地看到她杏色亵衣的一角,和白皙的胸口。

    她身体的柔软有一下没一下地撞击着他的胸口,惊得他大气不敢出,更不敢动。

    手指紧紧抠着身下的地板,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的手去碰长宁。

    想起十五年前那天的疯狂,看着眼前长宁的异样举止,玉衡的耳根,不禁发烫起来。

    不,是整个人都仿似被火点燃了。

    口干舌燥,心头狂跳。

    只想烧了自己。

    他忽然觉得她的一身衣衫十分的碍眼,想一扯而光,看个究竟。

    可他再不敢疯狂,更没有勇气去碰她。

    他此时,最多只敢看看。

    因为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没一会儿,他发现全身都变得燥热起来。

    他就知道,她是他的心魔。

    只要遇到她,他就会乱了分寸。

    上一回,他没有把持住,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主动了,他闭上眼,不再去看长宁。

    因为长宁樱色的唇和光洁白皙的胸口,又在引诱他犯错。

    事不过二,这是他的原则。

    可长宁呢,心中有气,加上,多年憋着的委屈,只想讨回来。

    玉衡装死不理她,她来!

    浑然不觉自己的样子,足以让一个禁欲之人为她疯狂。

    “装死是不是?混蛋!”长宁又掐又咬。

    咬他的脖子,下巴,肩头,胸口,耳朵……

    咬得玉衡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但他仍然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心中不停地念着,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不要睁眼,不要翻身……

    她发完火就好了。

    她玩累了自然会停下来。

    他紧紧地握着拳头,挺直着身子,当自己是根僵直的木桩子。

    长宁看着他老僧入定的脸,心中更气了。

    “别装清高了!你给我睁眼!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咬着他的下巴冷笑道,看着他浅樱色的唇,不解气,俯身重重地咬了下去。

    然后,又鬼使神差的将舌尖探进去了,乱搅一气。

    玉衡身子一颤抖,赫然睁开眼来,看着长宁,“苏苏……,你……”

    她吻了他?

    那年,她主动吻着他时,她是混沌不知情的,她是中了药之后的情不自禁。

    乱咬一气。

    这一天,又是为何?

    长宁双手掐着他的脖子,咬一下他的唇,又吻一下,惊得玉衡一愣一愣地。

    不知长宁究竟要做什么。

    “回答我!否则,我今天咬死你!”长宁恶狠狠咬着他的下唇,“不说的话,我将你的唇咬下来,让你一辈无法见人!”

    长宁在他身上不停地折腾,玉衡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我喜欢你。”他望着长宁的眼睛,不假思索地回道,声音微颤,带着嘶哑,“当时你又是那副样子……,所以……,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我只想要你,很想很想……,拆骨入腹的想……。”

    长宁一愣,他喜欢她?

    才夺她清白要了她?

    “那你为什么不在我清醒的时候跟我说!不在二十五年前说!”长宁彻底怒了,心中的委屈,更加的涌上了心头,眼角一下子红了,她哭道,“我嫁人后,再没有跟你说过话,你怎么会喜欢我?你少狡辩!你个趁人之危的大骗子!你个混蛋啊——”

    长宁拿拳头狠狠地捶起来。

    “苏苏。”他叹了口气,“我没有骗你,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喜欢上了你,从二十五年前开始,就夜不能寐的喜欢……”

    “我不信!”长宁止住了哭声冷冷一笑,她坐直身子,左右两脚分别踩着他的两只胳膊,伸手死死掐着他的脖子。

    玉衡任由她掐着,“我没有骗你。我北苍国的衡王府里,没有一个女人,连女仆也没有。就是因为你……,这世间没有一人及得上你。”

    “少哄我!”长宁冷笑,“二十五年前,你那时明明拒绝了我,我到鎏园找你,你连园子门都没有让我进,还说,不喜欢我这样性格的人,叫我离你远一点!那也叫喜欢?”

    “……”

    “是啊,我就听你的话了,离你远一点了,我老老实实的过我的日子去嫁人了。可你呢,过了十年后,你……你你……,你趁我中药神志不清时,你……你毁了我清白,你这个混蛋!口是心非的混蛋!”

    长宁越说越委屈,红着眼角又哭了起来。

    玉衡轻轻抬手,想抚她一下,可又怕她更恼恨了,只好将手放回去了。

    “我心口有疾,苏苏。每月都要卧床一两回,短则三五天,长则十天半月。一出生就有了这个病,所有的大夫都说,我能活到成年就是奇迹,所以,我才拒绝了你。”

    “……”

    “我怕我将你娶回去后,忽然死了,那可是真正的害了你。”玉衡叹了口气,“对不起。”

    “怕自己忽然死了才拒绝我的?”听到这个令她意外的消息,长宁更气了,她咬牙切齿,大声骂道,“可你却活到今天还没有死!你个天杀的混蛋啊!”

    如果他说喜欢她,娶了她,能嫁他一天,她也愿意。

    他若英年早亡,替他守一辈寡她也愿意!

    她又何至于过了二十五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

    可他没有娶!

    长宁心中涌出无尽的委屈,趴在玉衡身上大哭起来。

    哭得玉衡方寸大乱。

    “苏……苏苏,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回不到过去了,你看开些吧。”

    “我看不开!”长宁怒道,不,是更怒了,气得她身子颤抖起来。

    二十五年的寂寞,他一句话就能抹掉?

    玉衡叹了口气,“你不喜欢郁文才,我想法让你和离,如何?”

    “我和不和离,和你有什么关系?”长宁冷笑。

    “我将我的财富,全数给你和娇娇。”

    “娇娇说,一千两银子能活一辈子,一千万两,也只能活一辈子,并不能让我们长生不老,所以,你的银子我们不稀罕!”

    “或者,我封娇娇为北苍大长公主?”玉衡道,“不,摄政长公主?让她继承我的位置?她的堂弟只有十岁,还什么都不懂,需要人辅佐!”

    “她不需要你的馈赠!”长宁冷嗤。

    玉衡没辙了,“苏苏,那……你说要我怎么做?你才不生气了?”

    长宁眯着眼看着玉衡,心中的火越烧越旺,只想……将这厮狠狠地揉搓一番。

    他那天不是强夺吗?

    她要夺回来!

    “那天,你是怎么对我的?”长宁俯下身,咬牙问着玉衡。

    玉衡喉结一滚,哑声道,“哪天?”

    “还有哪天?”长宁怒,“你让我怀上娇娇的那一天!”

    玉衡的耳根又是一阵灼热,“我……不记得了。”

    长宁笑,“不记得了?呵呵——,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想我想得夜不能寐的,原来,又是假话啊。”

    玉衡很头疼,他此时不晓得,哪句该说,哪句不该说。

    “苏苏,因为当时……我是头一次,又因为紧张,所以……不太记得了。”

    “我帮你记起来!”长宁冷笑。

    玉衡一怔,“苏苏?你……你……”什么叫帮他记得来?

    长宁开始扯他的衣衫。

    尽管他的衣衫已被长宁扯得不成形了,但那一条条的破布头搭在玉衡的身上,遮着某些重要的部位,长宁仍嫌碍眼。

    由于玉衡的配合,长宁只两三下就将玉衡扯了个干干净净,一览无余。

    想到如何让长宁怀上女儿的动作,玉衡的身子更加燃烧了。

    手指紧紧握成拳头,动也不敢动。

    不动更好,长宁满意。

    她俯下身,恼恨地捏着一物,肆意地揉捏,看着他怒道,“你不记得那天的具体动作,可记得时间?你折腾了我多久?”

    “大约,大……大半个时辰吧。”玉衡感觉自己要炸开了,他宁可长宁将那物捏碎,也不要她时轻时重地揉捏。

    这真让人发疯。

    “大半个时辰么?好好,好好好……”长宁松开手,眯着眼看着玉衡冷冷一笑,“你不是问我,要如何做,才让我不生气吗?”

    “……”

    “你现在,不许动,我要还回去!”

    “……”

    “你折腾我大半个时辰,我要还你三个时辰!”她记得那天,她回到郁府后,胳膊酸痛得三天走不了路。

    这个混蛋居然没有惜香怜玉!太可恨了!

    玉衡:“……”

    ……

    从晌午到黄昏,玉衡的屋子门,一直没有开。

    楚誉呢,哪儿也没有去,就坐在正屋门外的廊檐下,饮茶,或是,自个儿一个人下棋打发时间。

    郁娇已经派霜月催问他好几回了,他要得到长宁和玉衡和好的确切消息,才能去回话。

    玉衡的长随往这里来来回回走了五六趟了,一直等不到里头开门,他也不敢擅自闯入,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

    因为玉衡平时的习惯是,他不准人闯入他的屋子时,谁敢闯了,必罚鞭刑。

    “誉亲王,你看到我家主子开门了没有?”天佑问楚誉。

    心说,这誉亲王今天可真奇怪啊,怎么这么好,替他家主子守门?

    “有事?”楚誉淡淡看向天佑。

    “他还没有吃午饭呢!中午时分,车马行到城郊时,他情绪不好,一口没吃呢。”

    楚誉笑,“这天都要黑了,还吃什么午饭?备晚饭吧。”

    天佑想了起,可不是么?

    算了,两顿饭一起吃吧。

    “誉亲王说的是,我这就命人去备晚饭。”天佑说完,转身就走,心中想着,衡王今天的举动,很奇怪呀,他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做什么呢?

    时间可有点儿久啊。

    “回来!”楚誉忽然又开口。

    天佑只得又转身,“誉亲王,还有何事?”

    “备两桶洗浴水来。”

    “两桶?”天佑眨眨眼,“为何要备这么多?殿下平时喜欢冷水浴。”

    楚誉冷嗤,“你家主子长途坐车而来,早已困乏不已,要多多泡热水浴,才好缓解疲劳,你这个做近侍的,怎么连这点常识也不懂?还要我这个外人操心?”

    天佑不服气的挺着胸口,“谁说我不懂操心人的?是衡王平时不喜欢热水浴。”

    “特殊时候特殊对待,快去。本王还等着你家主子醒来,好带他进宫面圣呢!难道,带着疲惫之躯的他,进宫被人嘲笑?”

    “那不能!”天佑冷冷说道。

    “那就快去!”

    天佑点点头,转身去准备热水去了。

    ……

    里屋中。

    长宁缓缓睁开眼来。

    她是被饿醒的。

    看到眼前陌生的屋顶,她怔住了。

    她在哪儿?

    没一会儿,又惊觉发现,她没穿衣,身体感觉异样!

    惊得她赫然坐起。

    这时,她又看到了一旁的玉衡,也没穿衣。

    长宁呆住,她刚才做什么了?

    ------题外话------

    晚上21:00二更。

    马上要认儿子了啊,感情的事,先写写,不然一下子过渡过去,会显得太突兀

    然后,郁渣渣是一定要休掉滴,娇娇一定是会风光大嫁滴…(__)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