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2打听

    见到聂甄,邹洁脸上闪过一丝慌张和诧异,她蓦地闪出化妆间,利落迅速地把门关上,避免让唐宋看清来人是谁。(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你怎么来了?”邹洁满脸困惑,自从上回见过聂甄之后,两人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有联系过了,她清楚聂甄的个性,在陆南没有先低头之前聂甄不会轻易做出任何妥协。

    聂甄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她身后那扇门,又看向她:“方便说话吗?有事想找你谈谈。”

    “不是很方便,唐宋马上就要开工了。”这明显的推诿……

    “那我找唐宋谈来是一样的。”聂甄故意这么说,伸手要去推门,被邹洁一把拦了下来。

    “十分钟,只有十分钟。”

    邹洁跟在聂甄身后走出楼内,不过须臾之间,她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几年,与聂甄在一起,主导一切的永远是聂甄而非自己。

    大楼后面是一片刚刚开发完成的公园,聂甄走到最近的一处长椅边坐下,点了根烟,十一月的阳光打在她身上,就像当季画报封面上的大牌模特一般,邹洁不禁在心里苦笑,不愧是曾经最抢手的女明星之一,举手投足间都是风情。

    “你找我什么事儿?”邹洁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

    聂甄吐出一口烟圈,风吹乱她的长发,她含着笑问:“陆南还没想好怎么处理我吗?要不然干脆我们找个时间,把合约解除了,也好过彼此这么耗着。”

    邹洁万万没想到聂甄居然是为了这事儿来找自己的,在她眼里,聂甄对自己的演艺事业一直都是可有可无的态度,正因如此,陆南就算想用冷藏这种幼稚的手段来威胁她都无济于事,当初公司刚发声明那会儿网路上谣言满天飞,粉丝们骂得天翻地覆,唯有聂甄不为所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如今事情慢慢冷却下来了,她怎么又忽然上心了?

    “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陆南?”邹洁问。

    “我不想跟他纠缠不清。”

    “但他才是有决定权的人。”

    “你跟他什么关系?”聂甄冷不丁地问道,吓得邹洁眼皮一跳。

    “你什么意思?”

    “陆南一直对你特别关照,什么重要的工作都交给你做,你们一定关系匪浅吧?你们在谈恋爱吗?”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邹洁听到这些莫须有的话有些生气了。

    “我记得你是公司照得第一批经纪人吧?这么多年了,公司也只剩下你是从创业初期就一直跟在陆南身边的,对他一定很了解?”

    邹洁听出来她在绕弯子,可猜不出她的真实意图,从前网上总有人给聂甄按傻白甜的傻大姐人设,其实聂甄出生豪门,那样家庭长大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傻白甜?

    “你怎么突然对陆南感兴趣了?我记得你以前对他向来不屑一顾。”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聂甄一手撑在椅子上,吸了口烟。

    “你准备离开公司了?”邹洁试探地问。

    “是有这个想法,不过还没有想好,陆南是莫城人吗?”

    邹洁踌躇片刻,不知该以何种心态面对聂甄的询问,按理说她应该站在公司的利益处,但与聂甄相处四年,毕竟还是有些感情的,再加上陆南可不是个好亲近的人,虽然她一直跟在他身边,但近来想独立创业的心思越来越重,如果能跟聂甄打好关系,以后应该能用的上。

    “我对陆南的了解也仅限于工作上,对他的私人生活没那么了解,只知道他当初开公司创业的资金源于他的养父母,跟养父母的关系一直很好,虽然不在同一个城市,但是每个月都会抽时间回去看他们。”

    “养父母?”聂甄有些诧异,陆南居然是被收养的吗?

    邹洁点头道:“似乎是从儿童福利院把他带回家收养的,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

    “他的养父母是做什么的?”

    “只是普通的中产阶级,当初他提出创业的想法,他们很支持,把所有积蓄都拿出来给他了,不过他可真是个厉害的人,居然短短几年时间就把公司做的这么大。”说起这些,邹洁对陆南心里全是钦佩。

    聂甄静了下来,手里的烟燃到了尽头,她随手摁灭烟头,问:“知道他养父母的住址吗?”

    邹洁不解地问:“你要知道这些干嘛?”

    “有用。”她回得简洁明了,一点也不担心邹洁会把这件事告诉陆南。

    邹洁虽然一直对陆南的工作指示十分服从,但过去几年来因此产生的分歧次数不在少数,以前邹洁曾旁敲侧击地问过自己是否会离开公司,聂甄其实什么都懂,只是懒得去想这些罢了,刚才她说出自己有离开公司的想法后,邹洁眼里闪过了一瞬间的精明,她便知道邹洁一定会帮自己。

    如果邹洁真有心想脱离陆南独立出去,能抓住聂甄这颗大树自然事半功倍。

    “我看看能不能弄到。”良久,邹洁才答应了下来。

    “谢谢。”聂甄将烟头丢进旁边的垃圾桶,扬了扬手,正准备离开时,她脚下微顿,还是回头看向邹洁。

    “什么时候喜欢唐宋的?”她问得心平气和,却令邹洁心跳倏然加快。

    “你怎么……?”邹洁脸色顿时微变,想着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了纰漏。

    “他还太年轻,并不适合你。”聂甄笑笑,将邹洁骤变的脸色看在眼里,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踩着步子离开了。

    邹洁被聂甄的突然出现搅得心烦意乱,脑海里始终徘徊着聂甄走时的那句话,饶是聂甄现在不在眼前,但一想到心事居然被人窥探,整个人就感到坐立难安。

    她回到楼里时唐宋已经开始拍摄了,她呆立在一旁,连是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只察觉到一个身影忽然挡在自己面前,抬头,看到的是正蹙眉审视着自己的唐宋。

    “工作人员说聂甄来过?”

    唐宋问得不带一丝一毫感情,但邹洁忽然很想笑。

    果然在他心里,聂甄始终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