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妻贵夫荣52

    结尾

    “娘,你快来啊,快看,那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海市蜃楼啊?”

    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拉着一个看起来穿着很优雅端庄的女子,站在船板上看着前面的景色,那是一个城市,很繁华,很美丽。(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行行色色的人走来走去,挑着担子的叫卖的,只是没有声音。

    那女子不过二十多岁出头,气质如兰,面如桃花,精致的妆容很容易让人忽视她那双精明能干的眼睛,她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她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那衣衫和头发上的流苏随着甲板上风吹起。

    这时一个男人从船舱里走了出来,他的眼线狭长,眉眼末端上翘,那双夺人心魄的眸子里泛着点点狐媚,肌肤若脂,红唇如樱,却不失阳刚。一袭白衣迎风而舞,长长地墨发纷飞,让人几乎移不开视线。

    就见他走过来揽着她,轻轻的点点她的小鼻子说道:“还在这里吹风,不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吗?自从你强行生下了君儿,你就一年多没下床,那次要把我吓死了,再不可胡乱的来了,知道吗?”

    那女子只是回头笑笑,那笑容似可以让人忘记所有烦恼。“你看,那就是我和说过海市蜃楼,那映下的应该是江南那边的小镇吧。”

    他拥紧了她,生怕她被风吹倒。他们便是皇上追封都护国长公主落香和驸马四爷,当年太后听云嬷嬷说了静香的事情后,就气的吐出一口血来。最后就居然将淤血给吐了出了,少了中风的危险。

    静香抬头亲亲四爷的下巴说道:“我们离开了十年了,这次偷偷回去看看你父母和几个姐姐,如果她们想去桃花岛,那就一起接回去,如果不愿就算了。”

    四爷眼神幽暗的抬起了头,看看孙禛静,字华君这个儿子,是静香花了那一丝信仰力和主系统换来的生子丹,生下来的时候大出血,吓的四爷几个月都不敢入睡,就怕她又红楼里一样,成了一缕幽魂,他才刚刚尝了尝甜头,结果就发生了这事,他是再不敢碰她了。

    这会静香的亲吻,让他蠢蠢欲动起来,他看着君儿在认真专注的看着那美景,于是他抱起静香就进了船舱。

    静香被他这么一抱,老脸也是一红,这人才开了禁,就不让她出门了,这在船上半个月,就没怎么出过船舱,今天好容易他去看书了,她带着儿子出来透透气,这会又被抓去了船舱。

    华君看得正有味,就喊道:“娘亲,娘亲,那个有竹棍子串的红色的小珠子是什么啊?有小孩子居然在吃哦。娘亲,君儿也要吃。娘亲咦,娘亲?”

    华君一回头就没看到自己的娘亲,就不禁想到,肯定是爹爹又帮娘亲给捉回房里去了。

    华君只好放弃找娘亲,想着到了爷爷家,一定要多吃点这个红色的小珠子,肯定好吃,想着,小华君口水都流出来了。

    京城的皇宫里,皇上听到太后快不行了,其实太后被静香调理过,活个一二十年是没问题的,可惜,静香的死遁,让太后元气大损,所以能撑到现在也是不错了。

    皇上去了慈安宫,见慈安宫没有管事的主持,照样每个人都会按照各自的工作岗位做事,并未见一丝慌乱,大家做事都是调理清晰的。

    皇上心里点点头,他想起来了,这是静香的功劳,这内务府也是她协助皇后改革的,现在宫的风气可不是十几年前那么乱了,不像以前有宫人偷奸耍滑,监守自盗,奴大欺主的事情发生了,每个重要的岗位上都是轮流上岗制,一但被人告状,就会被撤职,杜绝了大部分的贪污,帮内务府节约了大量的银子。

    这些皇上都看到眼里,可他就是不放心,疑心病太重,逼‘死’了静香。

    他回想了这整个过程,静香也是早有预谋要诈死,可他还要瞒着太后,其实太后也许知道,可太后就不愿意见他,这些年和他说话都没有十句的。

    现在太后要死了,他想接静香回来,可是又不知道静香在哪里。睿亲王也诈死,人也消失了十年了,皇上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龙椅上,突然回想起他的皇爷爷曾经说过“坐在这龙椅上,就只能是孤独的,孤家寡人可不是说着玩的,以后你就知道了,这龙椅上承载了多少血与泪,更是埋葬感情的坟墓。

    有一天,你坐上了这椅子,记得好好珍惜家人,那怕在多疑也要忍着,不要学朕。一个人高高在上坐着,冷啊,这皇宫是冰冷的,这龙椅更是。”

    皇上现在才想起来皇爷爷说的话,可惜他现在什么人都不在身边了,他的多疑害了兄弟和妹妹的女儿,和太后离了心。现在太后也要死了,却不知道去那里找静香圆太后最后的心愿。

    静香他们快到江南时,在船上,静香一曲凉凉,让岸上的文人学士们都纷纷拜访,想见见这位姑娘。让四爷浑身散发的寒气给冻的离他三尺。

    于是四爷不让静香在碰能琴,小华君也是护着娘亲的,但爹爹的话,他不敢不听,只好躲在娘亲的背后学他爹爹说话“怎么说都不听,要弹琴在桃花岛弹就好,干嘛出来招蜂引蝶的?

    还有,我还没听够,你以后都不许弹给别人听。”

    静香温柔应了,笑着点点头,但是转身她就忘记了,对小华君说道:“娘要被闷坏了,你说怎么办?写字写多了,你爹要管,看书看久了也要管,现在弹琴也不让了,下厨房也不让我去了,唉,娘觉得自己要成虫子了,怎么办?儿子,要不咱俩偷偷的在下一个码头下船?”

    小华君摇摇头说道:“不行,爹爹是为你好,你身体太弱了,如果出了事,我就成了没有爹娘的孤儿了。其实爹爹也是怕你出事,让我看看你,娘亲,你要乖,你无聊了,君儿给你弹琴听吧?或是读那话本给你听?”

    静香也知道自己身体不行,只好随便想想,不过教孩子弹琴什么的也是可以的,于是她就开心的教起来。

    四爷见她安静下来了,就打开那刚刚传来的情报。太后不行了,静香这身体不能坐马车,如果不说,以后静香怪他,他不好解释。

    想了一天还是说了,静香知道太后要死了,先是吃惊,后是镇定了,淡淡的说道:“太后要死了,她有儿子孙子,我这个外孙女也在那几年报了她的回护之恩,以她的身体早就应该死了,是我给她调养的。所以我也不欠她,早在她看着我被皇上刁难折磨下毒的时候,她未出声,我们之间就只是面子情,如今我是已死的人,如何能让她看到活着的我?算了吧,当我不知道这事了。”

    四爷也点点头,回身抱住她,抚摸着她的长发,心思回转,想着她还是瘦了好多,系统说这具身体快要衰竭了。

    四爷看着不远处在船舱上和小厮一起玩的君儿,这次他要安排好君儿。

    他传书找来了睿亲王,这睿亲王两年前出岛去找神医医治老太妃,结果找到医谷就出不来了,唉,被医谷传人给留住,做了压寨夫君。他还派人接了老太妃去医谷医治,他想带静香去看看,他想陪着君儿到18岁在离开,现在还太早,君儿没有自保的能力。

    于是他们在看完了孙老爹和张氏后,见他们生活的很好,就不在提接他们去岛上了。

    然后他们启程去了医谷,见了神医,她是个很可爱的少女,但她只能保住静香10年寿命,四爷想那也不错了,等君儿15岁吧,等他15岁在走。

    于是他们就都在医谷里住着,又过了10年,老皇帝病重了,他传位于二子,是记在皇后名下的,大儿子去了边疆。老皇帝在太后死的那年知道了静香的消息,也知道静香没有回京城的打算,就不去打饶他们,只是想着自己也快要死了,就想去见见她,当年是他对不起这个外甥女。

    于是他写了一封圣旨,给孙禛香的,封他为赵国****,永不降爵,封地就是居乐镇和长乐镇,给10000精兵护卫。

    当他颤颤巍巍的来到医谷,看到了他的弟弟赵临渊睿亲王,睿亲王正在办丧事,老皇帝以为死的是老太妃,结果走近一看居然是静香和孙芸书的棺木和排位。前面跪着的是他们15岁大的儿子孙禛香。

    老皇上老泪纵横,哭着道:“朕来晚了啊,这是给朕忏悔的机会都不给啊。呜”

    睿亲王也是两鬓斑白,看着老太龙钟的皇上,想着都一把年纪了,还谈什么深仇大恨的?也只是无奈的扶着他说道:“小丫头生这小子烙下的病症,拖了15年了,孙芸书陪着她一起去了说是怕她地下冷。丟下这小子让我照顾他。正好,你来了那这机会给你吧。”

    老皇上拉起孙禛香,看孙禛香没有大哭,也没有大悲,毕竟死了双亲,他才15岁,能这么镇定的很少见了。老皇上看他一张稚嫩的脸上有着不同这个年纪的沉稳,还有一份从容不迫的淡定。

    老皇上点点头,他这气质像静香和孙芸书,初见孙芸书就是他这气质。于是他让太监宣读圣旨,也不让孙禛香跪着接旨,又给他一块龙型玉佩,说以后见了皇上都不用下跪,只要不是谋逆的大罪,这块玉佩可救三次性命,毕竟现在的赵国如此强盛全靠静香的方子和那计划书。这份荣耀和体面也该给静香的孩子。

    孙禛香磕头谢过了他的皇上舅公,然后拿着圣旨跪在地上给自己的爹娘磕头。

    这时一个五岁圆滚滚的可爱的小姑娘摇晃着进来:“香哥哥,香哥哥,你不要走,你爹娘走了,还有我呢,我陪着你啊,香哥哥。”

    睿亲王尴尬的看着孙禛香,他真不是故意告诉他女儿他的名字。

    孙禛香翻了白眼对那小女孩说:“你该减肥了,这么胖,小心嫁不出去。”

    那女孩子摇着脑袋说:“香哥哥娶我不就好了吗?是吧爹?”

    孙禛香小脸一红“乱七八糟的,你乱了辈分知道吗?我是你的表侄,真是晕了,小舅公,你也不教教她,以后可怎么嫁出去啊。”

    老皇上和睿亲王相对视一眼不禁笑了起来。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