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九章 遭到报复

    “理由?他们打算怎么办?”种纬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带着几分悲愤的情绪,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事情:“还有,您打算怎么办?”

    “理由有两个,一个是现役军人谈恋爱;一个是违反部队保密制度,手里掌握着机密资料,却不转交给有关领导保管。(wWw.k6uK.cOm)”李武伟听到种纬发问,有些无奈的回答道:“据我弟弟跟我说,他听说上面有人要整你,说是要处分你。实际上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挺奇怪,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对方要报复你?”

    嗯?听到李武伟的回答,种纬稍稍楞了楞,他发现这两个问题让人迷惑了。如果是楚楚那边的人想整自己,一个现役军人谈恋爱的事情就可以让自己遇上*烦,怎么还有必要弄个违反部队保密制度的由头?关键是这后面一个理由不是楚楚那头的人掌握着的啊?这件事发生在楚楚他们一行人走后,莫非现在有两伙人要整自己?可是自己又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又没结下什么有深仇大恨的仇人,至于这么兴师动众么?

    看到种纬楞在当场好久不说话,李武伟还以为种纬是在为眼前遇到的*烦忧愁,他出言劝解道:“其实这两条在咱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对你的影响确实比较大,尤其是在近期上级一直在对部队的军风纪进行强化管理的阶段。但现在咱们既然已经知道了,完全可以提前动手,把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削减到最小。”

    “削减到最小?”听到李武伟这么说,种纬的心里陡然又升起了希望,他开口问道:“怎么削减?”

    “赶在上级的调查和处分意见下来之前,提前退伍!”李武伟轻轻叹了口气,终于说出了他的处理方式:“这样调查和处分就没法进行了,你自然也就不会受到影响了。”

    退伍?!听到李武伟的这个说法,种纬一下子僵住了。担心了这么久,刚才被李武伟一说可以削减影响,还以为这件事情还有运作的空间,谁料到……

    “没有别的办法了么?”种纬的头无力的垂了下来,他低沉着声音问道。

    “你也知道,近期咱们整个军区受那个军中败类事件的影响很大。别说是你了,前期很多校级军官也是说一撸到底就一撸到底了。没办法,赶上这个当口了。不管什么事,一旦被捅到军部去,调查意见就会从上到下的压下来。不管是谁,都没左右上级的意见,这个时机不好,也没人敢顶着上级的意思去做。更何况,咱们团还刚出了个盗枪案,偷枪的还是咱们团自己的复员兵,实在是……”说到最后,李武伟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这个时候来咱们团当团长,您也是没赶上好时候。”看到李武伟这副样子,种纬一边叹息着一边居然还替李武伟报了个不平。特警团现在是烫手山芋,这位李武伟这个时候跑到特警团来当团长,确实不是个好时机。

    “那有什么办法!像我这样没什么关系,又拙嘴笨腮的人,到了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就是小卒子过河——不进则退啊。”李武伟冲种纬苦笑了一声道:“虽然现在特警团降了格,可好歹还是个有优秀传统的乙种团。眼下虽然困难了点,可只要闯过这关,相信将来还是能发挥重要作用的。对我这种出路不多的人,这也算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了。别人不敢来,我这人却没什么可以挑的余地,来就来呗!”

    “也就是说,我没的选择了,是么?”李武伟再没出路也比种纬的出路要多一些,有保证一些。种纬跟李武伟简单的客套了一句之后,便又将话题带回到了刚才的问题上了。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赶在上级的调查意见下来之前,提前安排退伍的事情。上级看到已经有了安排,也就没法再追究什么了,这样就可以让你的损失减少到最小。”李武伟冲种纬点了点头道。

    种纬的脑袋轰轰的乱响,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抉择。从小到大就想着入伍考军校,中间受了多小苦楚,有多少艰苦的心路历程,期间的付出和努力只有自己知道。可任凭自己通过努力拿了多少功劳和成绩,到最后仅仅是两个不算错误的疏失,就让自己永远的告别自己曾经的梦想了。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自己非常的无力,根本提不起一点精神来。

    “另外,还有一件事,这件事情严格的说是一项任务,保密任务,可以借你这次退伍一起安排下去。当然,你这时候的身份是退伍兵了,如果你不想接受这个任务的话,这个任务我也就没法和你提了。如果你接受了的话,而且任务完成也算比较顺利的话,甚至不排除重新穿上军装的可能。”就在种纬已经陷入绝望的情况下,李武伟突然又给种纬留出了一线曙光,这样种纬似乎一下子抓住了救命稻草。

    “什么任务?”种纬的眼睛直接盯住了李武伟道。

    “一个特殊任务!但在我说这个任务之前,你必须确定同意提前退伍这件事,而且愿意接受这项任务,然后我才会把这项任务布置下去。”李武伟神情严肃的对种纬说道,他的表情说明这个任务不是那么简单的:“注意,这个任务是保密任务,而且是单线报告的任务,你的联络人只有我一个。不管你完得成完不成任务,都不能有第二人从你那儿知道这件事情。”

    “退伍就必须接任务是么?这是做这个任务的条件?还是,因为这个任务,我必须退伍?”种纬有些脑子不清楚不够用了,他不知道自己退伍和这个任务是怎么回事,之间是什么关系。

    “退伍是退伍,任务是任务,两者没有关系。”李武伟向种纬解释道:“你可以退伍,同时也可以不接受任务。但如果你不退伍的话,很可能就会遇到其他的麻烦。退伍的同时,接了这个任务,有可能还会迎来转机,你好好考虑一下?!”李武伟很郑重的望着种纬道。

    种纬呆呆的坐在那儿,好久没考虑出个所以然。其实问题并不复杂,但此时的种纬脑子已经完全乱了,又怎么能考虑清楚这些问题?

    “我,我想出去走走,等考虑明白了,我再回来,可以么?”种纬想了好久,最后却仍未能给李武伟一个确定的答案。

    “好!好好考虑一下也是应当的。我等你的消息,去吧!”李武伟非常理解种纬的心情,点了点头,目送种纬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种纬走出团部,却根本没往一连的营房走。他直接向营门口走去,出了营门口就直接向靶山的方向走了过去。这个时间不是训练的时间,从营门能通往靶山的路上路净人稀,非常的冷清。种纬一路昏昏噩噩的走着,一直走进了靶山深处,不知道怎么走到了那一大片苜蓿花田,直接躺在了上次和楚楚一起放马晒太阳的地方。

    物是人非,仅仅半个月的功夫,种纬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怎么会这样?他想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是自己根本就不该有那个关于军校的梦想?

    到底是谁在对付自己呢?是楚楚的家人么?有这个可能,也许是因为上次的案子,专案组派人去调查激怒了那个姚阿姨?她担心我影响楚楚的将来?

    可是,那又是谁向他们透露了我手中有文件的事情呢?这两个事情怎么聚在一起形成了合力了呢?

    只有一个可能,自己得罪了其他人,而那个人或者几个人在蓄意报复自己。或者就是当日专案组的那个少校军官?自己当时在遭到蔑视后无意中说的一句话惹恼了对方?可是为了那一句话就报复自己,值得废那么大的事么?自己不过是个小人物啊?

    还有自己和姚阿姨定下的那个君子协定,军校的四年之约。谁知道这一离开军营,那个四年之约还会存在么?

    呵呵,可笑!自己连在军营呆下去的机会都没有了,那个约定又怎么会做数?说不定人家表面跟人说着什么君子约定,但实际上当时却已经准备要搞掉自己了。可笑的是自己还不自知,偏偏还想着吃天鹅肉……

    躺在缓坡上的草地里,种纬任自己的思绪信马游缰,完全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或者自己该想明白些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阵杂沓的马蹄声响起,惊动了一直在糊思乱想的种纬。那马蹄声是向种纬走来了,种纬闻声一下子坐了起来。

    是黑风!

    黑风没有挂鞍具,只拖着一根缰绳走到了种纬的近处。它一边打着响鼻,一边用前蹄刨着它脚下的草地,显得见到种纬很是兴奋的样子。

    “黑风,我还没有你自由啊!”不知怎么的,种纬看到黑风就在自己的心中感叹起来了。

    黑风忽闪着大眼睛,它当然听不懂种纬在说什么。它只记得眼前这个兵是它最认同的一个人,是有资格成为它的主人的。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