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55章 大坏人,再也不跟你玩儿啦

    陆亦琛在陈纪年走掉之前拦下他的去路,高高瘦瘦的身影挡住他,美少年三分笑容七分讥诮,“陈助理,我姐夫让东华和睿翼两家老板碰面,不会是想看他们抱团哭吧?”

    总裁大人的小舅子并不是普通男孩子,上楼的电梯上陈纪年已经见识到了如今年轻一代的厉害,陆亦琛脑子灵活,嘴巴利索,一般般的伎俩根本拿不下他。(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陈纪年圆滑世故的笑道,“总裁是陆先生的姐夫,你对他的了解应该不比我少啊,你猜猜看,总裁让他们碰面是什么用意?”

    前面几步之遥,程墨安正在跟几个警察沟通,他话不多,三言两语的样子,警察们则很配合很个面子的频频点头,听不到他们具体交流了什么,但陆亦琛几乎能想到的出来,警察们肯定说,程总您受惊了,是我们工作的疏忽,给您添了麻烦,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程墨安在商业圈子里游刃有余,应付一帮制服警察想必也不是什么难题,莫名的,陆亦琛又对他多了几层钦佩。

    照这个节奏发展下去,他很可能会沦为程墨安的小粉丝。

    苗头不对!!

    “陈助理你不老实,我又不是在故意打探你们公司的机密,有什么不能说的?睿翼采取了不正常的竞争手段,被我姐夫发现了,现在他走投无路,想讹诈我姐夫,但是我姐夫火眼金睛压根不甩他,郑爱国害怕自己跟东华一样最后输的灰头土脸,竟然想到了在我姐夫地盘上跳楼的把戏,这么顺下来,好像郑爱国也没那么害怕我姐夫。我有个疑问啊陈助理,我姐夫是怎么做到的?”

    他长篇大论说了一通,还间接地质疑了程墨安的能力,主要目的是引出最后的疑问,陈纪年很精明,直接问他肯定什么也打听不出来,陆亦琛自以为高明的铺陈良久,俊美的笑脸很是纯情,就这么等待着答复。

    陈纪年笑呵呵的答,“你姐夫是怎么做到的呢真是不好意思啊陆先生,我也不知道啊!”

    说完,他很慈祥的笑了笑,退出了秋风瑟瑟的天台。

    陆亦琛无语数秒,程墨安调教出来的助理跟他一样狡猾奸诈,想打听消息不太容易。

    但他实在好奇的狠,程墨安究竟用了什么手段,一举拿下了东华和睿翼两家公司?

    而且东华那么大盘子,他竟然只花一块钱!

    从郑爱国狗急跳墙的把戏来看,恐怕睿翼最后也会低价转手给绝世集团,这不等于说程墨安空手套白狼吗?

    厉害啊,实在厉害。

    绝世大厦十九楼。

    陆轻晚一只脚挡电梯,双臂环胸冷冷的瞪眼,“小琛,我劝你现在就乖乖下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姐姐的办公室不是你能欣赏的,?”

    陆亦琛探探头,“姐,你办公室该不会跟房间一样乱吧?好歹是公众场合,你稍微注意点形象不行?”

    被亲弟黑的体无完肤已经是常态,但是有了上次带程墨安参观办公室的悲惨经历,她打死也不给陆亦琛吐槽的机会,“要你管?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我要工作了,你还不赶紧滚回光影?翘班几天,不怕咱们可爱的舅舅抽你?”

    陆亦琛去韩国是挂着出差的名号,所以公司内部并不知道他私下里的行程,不存在抽打一说,退一万步,就算他偷偷溜出去玩几天,欧阳振华也不敢拿他怎么么样。

    另外有个小事倒是有必要关注一下,“姐,沈云霄的新闻你看了没?替我问候知秋姐?”

    “问候我还需要你姐代替吗?人都来了不亲口跟我说?不厚道啊小琛!”

    叶知秋从隔壁电梯出来,身后跟着两个男人一个女孩子,三人都穿着职业套装,男士西装革履很有精英的气势,女该清丽漂亮,白皙的鹅蛋脸嵌了两颗水润美眸,浅米色的香奈儿套裙,柔顺垂直的长发,身材纤瘦窈窕,如果忽略掉她手中的文件,很容易误认为是面试的女演员。

    “球儿,这几位是?”陆轻晚打过招呼,扯叶知秋的胳膊追问。

    叶知秋把三个人的简历塞给她,笑的狡猾如狐狸,“咱们公司的新员工,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他们都是绝世集团的优秀员工,自愿辞职来咱们公司,没想到咱们公司有那么强大的吸引力,你怎么就没找到一个靠谱的新人呢?”

    陆轻晚忙再次确认,没错没错,三个人的气质很符合绝世的传统,干练机敏,看上去就高人一等。

    “呵呵呵,所以说咱们公司需要你坐镇,你一来,资源跟着到,你是风华的锦鲤啊!”

    程墨安看完风华之后,特意问她是不是在招聘新人,这么说今天来的三位干将都是老狐狸亲自派遣来的咯!

    老狐狸你咋那么可爱呢!爱死你啦!!

    机智的陆亦琛早已看穿一切,什么主动辞职慕名而来,八成是程墨安派来的外援,“知秋姐,恭喜你挖到人才,你比我姐有本事。”

    叶知秋吩咐新员工先去公司,回身一把搭上了陆亦琛的肩膀,笑嘻嘻捏他耳朵,“小帅哥,沈云霄的事是你搞的吧?没想到咱们的美少年这么牛掰,闷不声响干了一票大的,辉煌娱乐被税务局查着呢!”

    陆亦琛笑笑,乖巧的桃花眼谦虚的眯了眯,“知秋姐的事就是我的事,应该的。”

    “走,去我办公室坐坐,姐请你喝咖啡,从法国带来的咖啡豆,现磨给你喝。”叶知秋挟陆亦琛往里面走,直接忽略了陆轻晚。

    看着两人狼狈为奸的背影,陆轻晚不由多想了点,沈云霄被税务局查,难道是陆亦琛搞的鬼?

    臭小子怎么有那么大的本事?掐指一算,程墨安肯定是幕后黑手。

    她还指望老狐狸指点陆亦琛走正路做好人呢,没想到呀没想到,狡猾的奸商竟然一步步教他走上了歧途。

    在不正经的道路上狂奔向前不复返。

    西河同学甚是郁闷。

    媳妇儿被吓得跑上山继续敲木鱼吃斋饭,神队友偷溜去了首尔,留下他一个人扛鼎。

    睡了几晚上沙发,西河深深感到自己好苦逼。

    万幸的是,这几天周公子还算消停,白天在酒店睡觉看剧打游戏,晚上出门晃悠,只有一次心血来潮到滨城科研中心当了回小偷。

    但他显然对体制内的科研中心很不屑,“一群蠢货,再给他们一百年时间也研制不出来我的成果,你们国家的科学水平太低下!”

    西河只能点头称是,“老板你是天才,这些科研专家都是骗子,拿经费胡吃海喝,真正做科研的没几个。”

    西河只祈祷老板不要再想起来绑架那档子事,在滨城吃饱喝足,圆润的回伦敦去。

    可,希望永远是丰满的,现实则骨感的多。

    周公子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他睡眼惺忪的瘫坐在沙发上,窗外是落日余晖,烫金的光芒细碎诡谲,浓艳的色彩将城市上空装扮一新。

    他双腿大敞,慵懒的斜支脑袋欣赏窗外夕阳,“西河”

    西河被他喊的激灵灵站直,“老板,你醒了,要不要先吃饭?”

    周公子枯瘦的手指轻轻摇晃,深紫色的眸子倦怠如困兽,“今天晚上没事做,不如去找程墨安的儿子玩儿。”

    咯嘣!

    西河听到了心脏爆裂的声音!

    尼玛!卧槽!

    怕什么来什么!

    “老板,小丸子和程墨安都在呢,估计咱们不太好接近那孩子,何况那孩子很机灵,要不,咱们等他单独行动的时候再找机会?”

    周公子懒洋洋的将将两条修长的腿盘上沙发,一米八多的身材蜗居在双人沙发上,像个孩子,他吮了吮手指,指尖还有残留的甜品,舌尖被触动,甜丝丝的,“没意思,太容易办到的事情太没意思。”

    西河苦笑,“老板想怎么行动?”

    周公子手托腮,今天格外想扮演忧郁的文艺男青年,他睫毛浓稠卷翘,安静不说话的样子像极了十八世纪诗人,“你给小丸子发个消息,就说我想单独请她儿子吃饭,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噗!!!!

    西河五脏六腑全喷血!!卧槽卧槽啊啊!老板你没病吧!额,对,老板的确有病,病的不轻!

    “我好的。”

    如何将变态演绎到极致?西河心想回头拿周梦蝶当原型写个必然畅销!

    当晚,帝景豪庭。

    陆轻晚哗啦啦打开从韩国买来的小礼物。

    “儿子,喜欢吗?送你的哟!”

    陆轻晚手里是个毛茸茸的小狮子耳朵,卡在脑袋上,超级无敌萌。

    按下开关,耳朵还会发光,跟他细嫩的小脸儿特别搭。

    程思安差点把咖啡喷出来!

    昨天他带玩儿射击,痛快当了回特种军人。

    今天竟然被陆轻晚打扮成小萌兔,这孩子内心该有多强大?

    很乖巧的露出整整齐齐小白牙,“喜欢!谢谢妈咪!”

    心里那么一丢丢不爽早就烟消云散,只要妈咪回来他就无敌开心。

    妈咪真好,他最爱妈咪。

    陆轻晚又给他系上从精品店买来的超级软超级潮的儿童围巾,“这个好暖的,冬天可以用得上,喜欢不?”

    程墨安看到围巾上面点缀的浮夸饰品,默默的端起水杯。

    “喜欢!都喜欢!”

    程墨安默默的喝茶。

    陆轻晚给自己买了同款的小狮子耳朵和围巾,两个人都萌萌的,配合拖鞋一起穿戴,简直就是萌宠本尊。

    “墨安墨安,帮我们拍个照片啦!”

    陆轻晚划开手机,找到常用的萌拍相机,然而非常不凑巧的是,一条短信占据了她的屏幕。

    短信来自西河。

    “小丸子,老板准备绑架你儿子,你看着办吧,保重。”

    陆轻晚嗖地把手机塞回口袋,脸色已经惨白,“老狐狸,我有点急事,出去一趟。”

    她仓促的亲了亲儿子的小脸儿,水润的眸子里充斥着担忧和惶恐,“,你乖乖在家里跟着爹地,哪里都不许去!寸步不离知道吗?”

    小小的手儿扯她衣袖,满脸不情愿,“不要!我要跟妈咪!”

    程墨安私以为晚晚公司有急事,附身将儿子抱在怀里,“,听话,留在家里。”

    完全不给面子,拼命的挣扎,“我不要!我不要跟爹地在一起!爹地是个骗纸!大骗纸!”

    程墨安微微一怔,板着脸道,“,你说什么?”

    委屈巴巴的耷拉脑袋跑去找大伯寻安慰,“你就是骗子,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程墨安苦恼的揉揉眉心,“爹地可以跟你解释,这是一次意外,爹地是突然有事才”

    “哼!”

    咬了咬粉软的小嘴巴,转过头去真的不再搭理坏爹地。

    程思安抚了抚他的后背,“,大伯陪你玩好不好?”

    “嗯。”萌萌的小狮子耳朵在脑袋上晃晃荡荡,小身影跟随程思安去了自己的卧房,路上还在嘀嘀咕咕的吐槽自己的亲爹,“大伯,我不要跟爹地说话了,他是个大坏人。”

    “哈哈,好,他是坏人,大伯也不要跟他说话了。”

    客厅内,被抛弃的程墨安哭笑不得。

    这个家他恐怕是待不下去了啊。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