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59 完了,她又要进入宫斗了!

    夜涟钰站在原地,看着夜修寒飞快蹿逃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夜修寒好色贪财人尽皆知,脑子又是个不灵光的,一根筋通到底不吭他坑谁啊!

    “回府!”夜涟钰淡淡的开口道。(Www.K6uk.Com)

    秦夜恭敬道:“是,殿下!”

    夜涟钰原本就是过来添一把火的,现在这火添成了,他自然也要离开了!

    身后的御书房传来一阵巨响,夜涟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离开了御书房。

    御书房。

    西晋皇被气得浑身颤抖,两眼抹黑,脸色极为难看,早知道,早知道他就不应该让太子去东陵参加四国大典,老四和夏若淳有所牵扯他也觉得是在情理之中,但是太子这个逆子……

    老四身在东陵为质子,难免会和夏若淳有所接触,在这接触当中两情相悦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他宁愿把夏若淳指给老四,都不愿意指给夜修寒,让他给拱了!

    他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他还能不知道吗?太子府的美女都快成堆了!

    ……

    飞鸾阁,夏若淳靠在床上,神色倦怠,叹了一口气:“唉,人老了,一点运动都受不住了啊!”

    屋外暗处的白雾:“……”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两下,这运动非比运动,这累些不也是正常吗?这跟人老了有什么关系?

    夏若淳将手里的册子压在床下面,毕竟这个东西事关重大,不仅关于夜涟钰,还关系着她!

    夏若淳正打算睡一觉来着,却没有想到传来一阵敲门声:“夏姑娘?”

    夏若淳脸色有些不太好:“谁啊?进来!”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人是一个小宫女,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夏姑娘,奴婢是紫竹苑文贵人身旁的人,文贵人特意做了些许糕点让奴婢交给夏姑娘!”

    夏若淳看了一眼宫女手中的食盒,随意开口道:“放下吧!”

    那宫女行了一礼,将食盒放在桌子上:“若是姑娘没有什么吩咐,奴婢便先告退了!”

    “等等,替我谢谢你们家贵人,我有些乏了你回去吧!”夏若淳应付了两句。

    宫女行了一礼:“是姑娘!”

    那宫女从一进来这飞鸾阁就没有抬起过头,趁着出门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床上,这一看让她震惊了,她从未见过如此倾国的女子,一颦一笑皆是动人心魄,难怪文贵人有些坐不住了!

    等宫女离开后,夏若淳嘴角抽了抽,文贵人?紫竹苑?给她送糕点?当她智商不在线咋滴?

    宫中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奥斯卡影后级别的?哪一个不是表演学院毕业的?开什么玩笑?她才不相信文贵人只是好心来给她送糕点的!

    夏若淳扶着腰走到桌子旁,打开食盒,里面放着三样极为精致的糕点,夏若淳闭了闭眼睛,她还真没有这个手艺!

    抬手从发间取下三枚银针,随手验了验,好家伙,银针瞬间发黑,她这还没干什么吧,这文贵人就想斩草除根了?

    成啊,等着姑奶奶,有空了陪你们玩玩儿,今日没空!

    夏若淳想着重新回到床上,准备找周公聊聊天。

    屋外面的白雾松了口气,他还真害怕夏姑娘会吃呢,不过夏姑娘怎么知道的?

    ……

    夜修寒回到太子府,脸色有些发白,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向疼爱他的父皇会对他发这么大的火!

    真是让他糟心了。

    他求娶夏姑娘有什么不对吗?为何父皇会发那么大的火,难不成夏姑娘比他这个太子还要受到父皇的重视不成?

    不过……以夜修寒的智商八成到死都想不明白吧!

    ……

    四皇子府。

    “殿下,白雾之前传来消息,说是后宫妃嫔给夏姑娘送了一些糕点,然而夏姑娘测出有毒,所以并没有服用!”秦夜开口道。

    夜涟钰皱了皱眉,他这才出宫多久,就出现这些事情!

    “后宫哪一位?”夜涟钰淡淡的开口道。

    秦夜扯了扯唇角:“殿下,应该是后宫四妃之一的贤妃刘氏,但是她却是以紫竹苑文贵人的名号去送的!”

    夜涟钰话都不想说了,“没脑子!”青影在一旁顺口说道。

    在场的几个人都明白青影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文贵人是十二皇子的生母,为人向来温柔,况且文贵人未进宫时,在西晋是出了名的大家闺秀!

    就是因为文贵人做事本分老实,所以进宫十二年还是个贵人的位份,就是生下了十二皇子也没有晋升位份!

    况且十二皇子患有疾病,文贵人为了十二皇子的事情都操碎了心,哪儿有什么心思管别人?

    若说后宫的女人都是为了那一个男人,那么皇宫之中就有三个另类,一个是当今皇后,已经吃斋念佛许久了,若是没有重大场合,是不会出席的,一个便是殿下的母亲柔妃娘娘,还有一个便是文贵人!

    这三个人在后宫之中不争不抢,却也并不是任人拿捏!

    所以说,贤妃想要陷害文贵人,怕是不能如愿了!

    秦夜等人是和夜涟钰一起长大的,所以有时候也是有什么说什么!

    不过秦夜等人倒是极为好奇,夏姑娘是怎么知道糕点中有毒的?她又是怎么测出来的?

    夏若淳并不知道,这个在古装电视剧里演得都不耐烦的桥段,在这里是没有的,是不知道的!

    ……

    无泪坐在屋顶上,看着下面的秦夜,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主子在失忆之前有多喜欢那个人,他们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那个人也是冷心冷情的也让人害怕!

    她不知道感情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看见主子那样,她倒是宁愿不去碰那些东西!

    这四皇子殿下有朝一日黄袍加身,君临天下,那后宫三千佳丽,真的能对主子做到始终如一吗?

    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至于秦夜……

    ……

    日子就这么过了十天。

    这一天一大早,秦夜就走进书房对着夜涟钰开口道:“殿下,宫里传来消息,下午皇上举行宴会,您是……”

    “去!”夜涟钰拿着手中的书干脆利落的开口道。

    秦夜感觉自己好像问了一个废话,夏姑娘在皇宫之中,殿下是肯定会去的啊!

    ……

    飞鸾阁。

    夏若淳看着眼前传话的人,恨不得直接把人给扇出去,举办宴会?举办什么宴会?

    不愧是夜修寒的亲爹!

    这十天她在飞鸾阁也没怎么出去过,主要是不想看见那帮女人。

    天知道,在东陵的时候苏熠然的后宫就已经是很多了,她敢肯定的是西晋皇的后宫肯定更多!

    一开始的那几天,是因为身子不大舒服,后面她实在是没那个心情出去!

    如今可倒好,这老皇帝一道圣旨给她拉进漩涡中心了!

    她有些想打人!

    ……

    下午,甘露台。

    夏若淳坐在一旁,脸色阴沉的看着那些几乎能把她切成好几段的视线,很想掀桌怒吼。

    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啊!

    有本事看好你们的男人啊,没本事就别瞎嚷嚷!

    夜涟钰坐的方向正好是夏若淳的对面,所以说两个人一抬头就能看见对方。

    夜涟钰天蓝色的眸子划过一丝笑意,他敢肯定这丫头现在肯定是极为的不耐烦!

    “皇上驾到——”

    “恭迎皇上/父皇!”

    夏若淳翻了一个白眼,随便弯了弯腿,站起来的速度能跟夜涟钰有的一拼。

    “淳儿,听闻你前段时间身子不舒服,现在可好些了?飞鸾阁住的可还舒服?”西晋皇看着夏若淳开口道。

    夏若淳眼睛都瞪大了……淳儿?淳儿?能不能别这么恶心她!

    夜涟钰天蓝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杀意!

    “回皇上,民女一切安好,多谢皇上挂心!”夏若淳开口道。

    西晋皇这一声亲昵的称呼,让在场的有些人起了杀心,当然多一半是女人。

    夏若淳只想哀嚎一声:完了,从今天起,她又要进入宫斗模式了!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