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锋芒(一)

    不管如何,经过这一回,陈尚书收敛了不少,也不像往日那般目中无人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见了端柔公主在天子身边伺候笔墨,既不抽眼角也不抽嘴角了。

    而阿萝,也渐渐开始张口出声。

    “阿萝,你听政学习不满一年。要多看多听多想,不必急着对政事发表意见。如果要说,一定要说中要点,有的放矢。免得言之无物,被众臣小瞧。”

    “要露锋芒,也不急在一时。”

    “再者,身居上位者,不宜多言。因为言多必失。朝中那些老臣,一个个浸淫朝堂数十年,最擅揣度人心,也最擅抓人话柄。”

    “你日日在你父皇身边,也该知道,你父皇在臣子们面前并不多言。多是听臣子们禀报议事,张口出言时,便有定夺。这是为君者的威严气度,也是居上位者掌控人心之道。”

    这是来自谢明曦的忠告。

    阿萝听进耳中,记在心里。平日默默聆听观察,潜心琢磨。要张口之前,必是想了又想,深思熟虑后才张口。

    当然,以阿萝的年龄,便是再深思熟虑,于政事上还显得稚嫩了些。可锐气初露,锋芒已现。

    众臣再不情愿,也得承认阿萝确实承袭了帝后的强大血脉。

    摇摆不定的心意,少不得要再稍稍倾斜一些。

    众臣私下里不知唏嘘过多少回。如果阿萝身为男子,又有这等出众资质,立储之事水到渠成,众臣归心诚服,不在话下。

    偏偏阿萝是女子!

    这可真是让人头痛又纠结啊!

    ……

    礼部尚书谢钧的心情却是日复一日的好了起来。

    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到阿萝的优秀出色。立女子为储君,历朝确实没过这个先例。可历朝天子,也没有谁在少时扮过女子的先例吧!

    世事从来不是一成不变。

    谢家是天子妻族,若阿萝做了储君,谢家的荣耀也会更进一步。

    也因此,满心火热的谢尚书,成了继陈湛赵奇陆迟三人之后第四个支持阿萝公主入朝听政的铁杆公主党。

    朝中的年轻官员们,也不乏心思活络欲向天子效忠之人。

    九月的大朝会上,便有一个年轻官员上了奏折,内容依然是奏请端柔公主入朝听政。联名附议的,竟也有七八个年轻官员。

    陈湛三人一力赞同,谢尚书身为朝中重臣,也表明态度支持。

    方阁老看不过眼,讥讽谢尚书“身为礼部尚书却视礼法为无物”。

    谢尚书在朝堂上昂首挺胸厚颜回应“大齐礼法皆由天子而定”,其逢迎谄媚,令人唾弃。

    出人意料的是,在朝中极少张口说话的安王竟也出声表示支持。安王身为天子胞弟,以“直言无忌”闻名朝堂。

    直言无忌的意思就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揭谁的脸毫不客气。

    “方阁老口口声声说礼法。我倒要问问方阁老,什么是礼法?礼法是让众臣尊崇天子,怎么到了方阁老这儿,不合你的心意就是不遵礼法了?”

    方阁老自然不会被这区区言辞击退,和安王争执不休。

    此次大朝会,最终以纷乱收场。

    不过,比起年初的那一次大打出手,却是强多了。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一招温水煮青蛙十分奏效。

    天子拿出软磨硬泡的架势,能有多少臣子撑得住熬得起?

    或许,再有两回,朝臣们就都服软低头了。

    ……

    早已入朝听政的霁哥儿霖哥儿霆哥儿,在这样的朝会中根本没有张口的机会。就这么干巴巴地站着,听众臣打口水仗。

    待到散朝后,霁哥儿邀了霖哥儿霆哥儿去鲁王府:“今日都有空,去我府中喝上两杯如何?”

    霖哥儿霆哥儿欣然应邀。

    霁哥儿今年已十八岁,去年娶妻过门,今年三月妻子赵氏有了身孕。如今赵氏孕期已有六个月,到年底便该临盆了。

    霖哥儿霆哥儿时常来鲁王府,对赵氏也十分熟悉了。

    赵氏挺着圆溜溜的肚子出来招呼,霖哥儿忙笑道:“堂嫂有孕,不宜操劳,我和霆堂弟也不是外人。堂嫂只管歇着去。”

    五官白皙柔美的赵氏抿唇一笑,坐了片刻,便回屋子歇下。

    堂兄弟三个自小在宫中一起长大。霖哥儿霆哥儿如亲兄弟一般,霁哥儿不及他们亲厚,感情也十分深厚。

    事实上,他们和阿萝也同样亲厚。

    只是,这大半年来,他们日日去金銮殿里听政。阿萝颇有些憋屈地在移清殿里“伺候笔墨”。彼此见面,便有些莫名的尴尬了。

    霁哥儿住在鲁王府里,也就罢了。霖哥儿霆哥儿身在宫中,对此感受更为深刻。

    兄弟三个一同喝酒,几杯酒下肚,霆哥儿便发了牢骚:“今儿个这大朝会上,朝臣们又为阿萝堂妹入朝之事吵成了一团。要我说,没能耐挡不住,就别挡了。整日为这点事吵,我听着都嫌烦。”

    霖哥儿就事论事:“这可不是等闲小事。历朝历代,都没公主入朝听政的先例。”

    霆哥儿翻了个白眼:“廉将军还是女子,不也照样领兵打仗。”

    “这如何能一样。”霁哥儿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

    是不一样。

    廉将军只是武将,能领兵打仗而已。

    阿萝一入朝,那就意味着大齐将来的储君会是女子……霖哥儿默默看了霁哥儿一眼,没有出声。

    霆哥儿一挑眉,一张口,便将话挑破了:“入朝听政,下一步是什么?大家也不是瞎子,都看出来了。七叔分明是想立阿萝堂妹为储君。”

    霁哥儿霖哥儿:“……”

    霁哥儿咳嗽一声,还没说话,霖哥儿便瞪了过去:“乱嚼什么舌头!这等话,也是能乱说的吗?”

    霆哥儿声音小了一点:“这儿又没别人,只我们兄弟三个,有什么话不能说。”

    霖哥儿板起脸孔,拿出兄长的威严来:“祸从口出的道理,难道你不懂吗?以后不准胡言乱语。有什么想法,憋在心里。”

    霆哥儿嘟哝了一声:“那岂不是要憋死我。”

    在霖哥儿皱眉瞪视下,霆哥儿乖乖闭上嘴。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