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70.生命都无法承载的幸运

    ……

    暖阳高照,秋风气爽。(www.k6uk.com)

    昨日黑夜隐没于昨日黑暗中,新的一天黎明破晓而至。没人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人们照常的生活起居,迎接新的温暖且忙碌的一天。

    因为案发地点过于偏僻,平时很少有人会去往那个偏远且老旧的公园,第二天并没有人察觉到那里的异常。

    ……

    街舞比赛这边。

    第二日比赛项目是locking,不少选手都习惯性的议论着这个项目的一些大神级人物,其中就包括前两年拿到过世界街舞大赛华夏区亚军的文浩。

    这时不少人才发现文浩竟然没有来参加比赛,甚至他的师父方俊青也奇怪的没有出现在现场。

    不少人都议论纷纷,看向兴和社团那边。

    此时兴和社团其他人也是因为文浩这个王牌的缺席面色焦急。

    因为昨夜文浩师徒并没有和社团其他人一起聚餐行动,他们一时也不清楚二人行踪。打电话联系,也联系不上。

    眼看马上就要到比赛时间,兴和社团其他的几人心情都有些不好,小声嘀咕的骂骂咧咧着。

    “他妈的,两个死基佬,干什么呢?什么时候不行,偏挑这么重要的比赛期间做事……”

    “闭嘴吧你!你还想不想在社团混了,不想死就闭嘴!有些事清楚烂肚子里就行,别说出来妄遭祸端!”

    “好好好,我闭嘴,我闭嘴!刚刚我不就是嘀咕吗,声音也不大,也就咱社团几个人听到罢了,别草木皆兵的。哎,混个社团可不把我憋屈死,这也就是兴和,要是其他社团老子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行了,别废话了,你还不是不想走吗,别抱怨了,赶紧打电话吧。”

    ……

    不远处卢禅缓缓收回落在几人唇上的视线,长发掩映下的眉头微挑,看来他昨天的猜测没错,那两人果然关系异常,这样剧情中二人死亡的某些点就解释的通了。

    现在二人都还没出现的话,怕是申屠鸣良已经动手了,看来这段剧情崩坏不多,与原剧情相差无几。现在他只要等几天后二人尸体被发现,案件爆发后为自己洗脱嫌疑便好。

    ……

    直到最后比赛开始众人也没有看到文浩二人,随着比赛开始,众人把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比赛上,文浩没有到场的事也被忘到了脑后。

    一天比赛下来,在强硬的技术功底支撑,高颜值加成,以及裁判的偏爱下,经过淘汰赛、72进10筛选赛、batter赛之后,locking的冠军最终依旧落到了卢禅手中。

    不过事情并没如卢禅所料,案发前几日他可以安静的等待几天。和李子铭几人聚餐完后,没有跟他们一起去ktv,独自一人回到旅馆时,一辆拦在他入住旅馆门前的黑色加长轿车打破了他这个想法。

    轿车缓缓驶到他面前停下,驾驶座的车窗摇下,一个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儒雅中年探出头来,看清中年长相,卢禅抽了抽嘴角。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申屠家的管家李泉。

    见卢禅望过来,李泉轻笑着礼貌的颔首示意了下,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

    “苏启先生您好,本来我想直接下车和您详谈,但这一圈似乎都是非停车地点,很抱歉,我就只能在车上和您简单赘述下了,请您和我们走一趟可以吗,我们少爷想要见下你。”

    卢禅挑眉,琉璃色的黑眸中闪过一道惊异和了然之色,李泉他认识,剧情中有过介绍,而李泉身后是谁不言而喻,看来接下来几天是别想安静了。

    他怕是被申屠鸣良注意上了,这近乎万中无一的几率,竟然被他给中奖了。这要是搁一般人,那可是生命都无法承受的幸运,被一个精神病态发作的变态给纳入视野。

    他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高兴呢!

    卢禅眼底笑意弥漫,如同自愿投身地狱徘徊于黄泉路旁的彼岸花群轰然绽开,美得不可方物、妖异且诡谲。

    他正愁这个世界线索混乱,很难理清思绪,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接触下主角,这现成的世界主角就自己送上了门来。他又怎么会拒绝?

    十分爽利的应道:

    “好啊,没问题。”

    李泉微楞了瞬,他没想到卢禅会竟然答应的如此爽快。

    还以为卢禅想耍花招找机会逃跑,正想说些威胁的话,但抬眼对上卢禅眼底的那抹笑意时,心下却是一紧。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竟然下意识地生出几分凉意、惊疑与畏惧。那是动物面对危险事物身体下意识发酵的警示本能。

    缓了半晌才平复下来,李泉复杂的看了卢禅一眼,他现在有些明白少爷为什么要找这个苏启了,因为这个少年某种程度来说,和少爷太像了。

    那种神情气场,还有那种明明温和笑着,却让人莫名惧怕胆怯的感觉简直和少爷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他现在面对苏启时总有种面对少爷时的感觉,语气不自觉恭敬了许多。

    到嘴的话也强行转了下:

    “哈哈,没想到您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我还以为要废一番口舌呢。谢谢您体谅我们工作。

    不过还得劳烦您上去取个东西,您一个人去我们可交不了差。您前段时间不是捡了一只黑色的猫吗?那只猫是我们少爷的。我们查找了很久,最终查到了您这……”

    “好,等我会儿,我回趟房间带它下来。”

    卢禅闻言轻笑应道。

    原来是它的功劳啊,那股特殊能量寄居的猫咪竟然是申屠鸣良的,他还真没想到。那小家伙可接连帮他两次了。

    见卢禅转身进旅馆,加长轿车后面坐着的两个保镖正想下车跟上,却被李泉抬手阻止了。

    “没事,让他一个人去,你们上去可能会起反作用。”

    ……

    回申屠家的路上。

    黑色奢华低调的轿车里,李泉看着后车镜里,身边一左一右两个面色冷厉的黑衣壮汉的气势压迫下,没有任何不适,浑不在意轻松慵懒的逗着抹茶玩的卢禅,总有种说不出的违和又理所当然的感觉。

    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忍住好奇的问道。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