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二十三章 商量

    晚上,路承周到宪兵分队的时候,陶阶主动到了他办公室。(m.k6uk.com手机阅读)

    “陶主任莅临,一室蓬荜生辉。”路承周调侃着说。

    但心里却在怀疑,陶阶来找自己的真正用意。

    之前陶阶安排吴伟在松寿里监视,被路承周察觉到后,主动暴露了松寿里爱尔公寓204。

    陶阶为了抓捕曾紫莲,亲自带队,然而还是扑了空。

    在204,除了发现挂钟后面的密码本,并没有抓到曾紫莲。

    甚至,那本密码本也只译出两封电报,之后就成了摆设。

    “路主任说笑了,不知一室有什么发现没有?”陶阶来找路承周,不为别的,只想知道于锦世的事情。

    虽然陶阶不承认,但他知道,路承周在英租界有很大优势。

    就算陶阶已经正式发展了林译,但林译毕竟不是职业特工。

    路承周早在几年前,就暗中为日本特务机关服务,他在英租界,已经建立了一张情报网络。

    表面上,路承周是警务处的巡官,他辖区的手下,都能为他收集情报。

    同时,路承周还让人力车夫给他提供消息。

    别小看这些车夫,英租界的动态,路承周基本上都能掌握。

    情报一室并没有破获什么大的案子,但每天情报一室都会有一个情报摘要。

    日积月累,情报一室源源不断提供着各类情报。

    “发现什么?”路承周佯装不知。

    “于锦世啊,他不可能凭空消失。”陶阶笃定地说。

    “暂时还没有发现,怎么,三室有发现?”路承周反问。

    野崎召开会议时,陶阶与他都在争这个任务。

    最终野崎拍板,谁找到于锦世,就算谁的功劳。

    “暂时还没有。路主任,陶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陶阶迟疑着说。

    “不就几百奖励么?三室财大气粗,会在乎这点钱?”路承周笑了笑。

    “非也,如果一室找到于锦世,能否帮陶某一个忙。当然,绝对不会让一室的兄弟白忙,每人一百联银券,另外再给路主任在英租界准备套住房。”陶阶缓缓地说。

    “陶主任下这么大本钱,看来这事不简单。”路承周不置可否地说。

    “其实跟路主任直说也无妨,我不是一直在查严树勋案么?严家,北洋时期就负责盐政,家里的宅子,占地数十亩,下人上百,财产更是无数。”陶阶说起严树勋家的财产,眼里冒出光芒。

    “所以呢?”路承周明白陶阶的意思了。

    陶阶借着办严树勋案子的机会,想侵占严树勋家的财产。

    这种事情,实在太常见了。

    严树勋死后,如果日本人抛弃了严家,不管严家有多少财富,很快会被霸占。

    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道,很多人为何会争先恐后当汉奸,不就是为了能获得更多利益么?

    日军刚占领海沽,严树勋就跳了出来,也是想保住严家的财富。

    “严树勋被杀,肯定是内外勾结的结果。找到于锦世,或许就找到了答案。”陶阶缓缓地说。

    他现在亟需一名军统人员出面指证,哪怕就是与军统相关的人,都能帮他拿到严家的财产。

    严树勋的真系亲属,谁敢阻拦,就以抗日分子的名义抓起来。

    于锦世如果是活的,可以与他配合。

    如果于锦世不愿意配合,可以让他变成一具尸体。

    若于锦世本就是死的,就更好办了。

    在如此巨额财产面前,任何人挡路,陶阶都会毫不犹豫的除之。

    “没有于锦世,同样可以查严家的内贼嘛。”路承周淡淡地说。

    “我做事,不喜欢让人说闲话。”陶阶无耻的笑着说。

    他现在就是这样做的,以查找严家内贼为由,抓了严家的人。

    然而,无凭无据,总是担心那些人闹。

    如果有一个军统的人,指认严家有人参与暗杀严树勋,接下来的事情,就方便多了。

    “我现在住的房子,也还可以。只是天气越来越冷了,没有车子,出行实在不方便。”路承周缓缓地说。

    “车子的事好办,只要事情成了,什么都好说。”陶阶明白了路承周的意思后,很是高兴地说。

    陶阶走后,路承周随即去了野崎的办公室,向他说起了陶阶的请求。

    “野崎先生,如果陶阶只是为了一己私欲,那倒没什么。我担心,他会不会借着这个幌子,在背后搞鬼。”路承周出卖陶阶,没有丝毫愧疚。

    在日本人面前,他历来都会表现得很忠诚。

    陶阶的事情,如果他不马上汇报,那才会让人怀疑呢。

    严家的财产,确实让人垂涎三尺。

    毕竟,严树勋在北洋时期,就担任盐务督办。

    这可是天下第一肥缺,几十年积累下来,严家不敢说海沽首富,至少也是海沽有数的富户。

    以陶阶的能力,想一口天下严家,其实也不现实。

    毕竟,陶阶不过是宪兵分队的情报三室主任,他的手还伸不了这么长。

    如果他要强行绅手,最大的可能,是被人砍了手。

    “他会搞什么鬼呢?”野崎缓缓地说。

    “情报三室的人,都是原来军统过来的。严树勋又负责关明鹏和严树勋的案子,而这两个案子,陶阶接手后,没有丝毫进展。”路承周趁机说。

    他的话,并不算添油加醋,只是陈述了事实。

    “路君,我不喜欢拐弯抹角,希望你能直言不讳。”野崎蹙起眉头。

    “我觉得,严树勋谋严家财产,未必会成功。而他想提前接触于锦世,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路承周笃定地说。

    路承周的话,让野崎陷入沉思。

    陶阶想谋取严家财产,他之前也不知情。

    这种假公济私的行为,他最为痛恨。

    而路承周的话中,更是直指,陶阶很有可能是敌对分子。

    不管路承周的推断是否正确,野崎都觉得,路承周的态度很诚恳,对皇军很忠诚。

    “此事不要声张,密切注意事态发展。”野崎叮嘱着说。

    “嗨。”路承周应声道。

    这次汇报,并不能让野崎确信陶阶是抗日分子。

    但是,野崎心里,一定会陶阶有所怀疑了。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