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条船上的蚂蚱

    陈圆圆过了公主这一关,便算是在王府落了脚。(Www.K6uk.Com)公主还要继续观察陈圆圆是否真的心口如一,也就没给她一个名分,只是在王府里给她备了个院子,算是令她暂住了下来。

    公主为了维护王府的名声,采纳了方原提出的建议,令陈圆圆改回姓邢,再取消了圆圆这个青楼名妓的艺名,改了原本的名儿,沅。甚至还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给陈圆圆编排了一个身份,就是跟随公主从京城陪嫁到江南的宫女。

    经过这一番洗白,包装,纳入王府的这个小妾,就不再是之前的天下名妓陈圆圆,而是公主身边的一个宫女,邢沅。

    陈圆圆在经过一番包装后突然入府,令小苑是措手不及,更是心生警惕。但这事儿方原从头到尾都没知会她,她当然也没资格提出什么反对意见。

    小苑如今有两个儿子在手,可说是稳操胜券之局。甚至方和在过继典礼上如此羞辱公主,方原也是轻罚了了事,可见方原多多少少还是偏向她,更不会轻易责罚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方和。

    但如今王府突然多了一个女人,还是名满天下的名妓陈圆圆,在小苑的夺位之路上就多了一个难以预料的变数。

    小苑令方和去找景玲玩耍,拉升二人的感情,又令乳母将方麟带了下去睡觉。她则和心腹秋霖,在院子里协商对策。

    秋霖试探的说道,“苑夫人,既然公主想替陈圆圆洗白,我们就故意往外泄露消息,令全天下都知晓王府的这个邢沅不是什么陪嫁宫女,而是艳盖江南的陈圆圆,在舆论上给王府造压力。或许摄政王、公主会将陈圆圆再送出王府,消弭了这场危机。”

    小苑冷冷的盯着秋霖,吓得她一颤,这才缓缓的说道,“肤浅之见!你怎么就看不明白,这场后院之争的关键,并不在陈圆圆进不进王府,而是陈圆圆到底能不能给公子生出一个健健康康的儿子。以公子摄政王的身份,怎么可能后院只有两个女人?!只要陈圆圆生不出儿子,府里多一个女人,少一个女人有什么打紧?!”

    “以我在牙行的经验,陈圆圆这种出身青楼的女人,为了避免怀孕影响皮肉买卖,通常都会服食避孕的药物。长期服用这种避孕的药物,怀孕都是极难,再想生出一个健健康康的儿子更是难上加难。”

    “公主竟然想靠着这种生不出蛋的野鸡来扳回败局,真的是利令智昏,病急乱投医啊!呵!陈圆圆刚刚进府,公子必然对她还新鲜得很,宠爱有加,这个时候去散播流言,若被公子察觉了,那才真的得不偿失。”

    秋霖恍然受教,才知小苑早已权衡了各方的利弊,行事是谨慎稳重,根本无需她来多嘴多舌,忙问道,“苑夫人,那我们接下来该”

    小苑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们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等过些日子,公子对这个女人的新鲜劲过了,我们再想法子将她轰出府去。”

    秋霖连声称是,又在小苑耳边附耳说道,“苑夫人,麻总兵派人带话来了,浙江的应急储备粮出事了,而且在凤阳饿死了五万百姓。摄政王得知了是怒不可遏,正准备彻底清查这一批掺沙粮食的来源。”

    小苑听了这个惊天噩耗,猛地一惊,花容失色道,“麻林他就是个蠢货!扶不上墙的烂泥!应急储备粮有亏空,随便找个由头也洗干净了,他竟敢送去前线赈灾,他的头让门给挤了?!”

    应急储备粮乃是方原安排来以备赈灾之用的,若是储备粮出了问题,那就绝不是后院之争,而是事关国计民生的军政大事。方原若察觉到小苑和这一批饿死了五万百姓的粮食有关,那她铁定是玩完!

    秋霖四下望了望,忙压低了声儿说道,“苑夫人小声些,小心隔墙有耳!麻总兵这次本是想五万石粮食里掺一万石粮食的沙,或许能蒙混过关。但他麾下的官兵是一个比一个贪,层层盘剥,结果送到前线赈灾时,五万石粮食里竟掺三万石沙子,才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麻总兵也是吓得不轻,若是被摄政王查出来,他必然和徐华下场一样,必死无疑。他已派了探子来向苑夫人求饶,求苑夫人高抬贵手,替他遮掩过去。今后,他必然以苑夫人,安国郡王马首是瞻。”

    小苑对这个麻林是彻底无语,她和麻林暗中勾结,替这些贪污公粮的大头兵做假账,也是在替儿子方和拉拢、培养在军方的势力。方原迟迟不应允方和,景玲的婚事,令小苑拉拢景杰、玄甲军的想法未能实现。她也是担心夜长梦多,不得不另寻军方支持的势力。

    浙江临近南直隶,一旦南直隶有什么风吹草动,麻林可以直接率浙江的玄甲军北上支援,乃是一个得力的臂助。

    麻林虽然脑残,但却是和小苑一条船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是不能不救。

    小苑深嘘口气,强压下对麻林这种猪队友的怒火,冷声说道,“秋霖,麻林说亏空了多少应急储备粮的粮食?”

    秋霖低声说道,“独立核算团的账目上有八十五万石,实际上粮仓里只有四十万石。”

    “蠢!胃口这么大,愚不可及!”

    小苑冷声呵斥过,微闭双眼沉思了一会,睁眼说道,“秋霖,立刻派出两拨人马。一拨立刻和麻林联系,进行账目自查,将所有与应急储备粮有关的进出账目,全部自查一次,该弥补的弥补,该烧毁的烧毁,不要留下蛛丝马迹!”

    “再派两个心腹前去浙江,告诉麻林将余下的四十万粮食堆满十个大粮仓,余下的十个大粮仓堆五万石过期的陈粮,然后放一把火,将这十个堆陈粮的大粮仓全烧了!”

    小苑的计划是将账目抹平,再借口粮仓失火,将这次的滔天大祸遮掩过去。以她的估计,只要账目上看不出端倪,方原纵然对粮仓失火有疑心,最多也是怀疑麻林,而怀疑不到她身上。何况,麻林乃是玄甲军的宿将,若没有真凭实据,方原也不会凭着捕风捉影的猜测,就惩处这些元老宿将。

    这一次蒙混过关的几率,至少有七、八成。

    秋霖受教,正要离去,小苑突然开口问道,“秋霖,还有一事,我一直有疑心,你必须再去查一查。”

    秋霖忙问道,“苑夫人,什么事?!”

    小苑缓缓的说道,“在背地里教方和在过继典礼上,给公主泼茶的人,到底是谁?!”

    秋霖大吃一惊问道,“这,这,难道不是苑夫人教的?!”

    小苑沉声说道,“我怎会教方和用这种愚蠢的法子去激怒公子?!害得公子再没来过我的院子。我问过了方和,他说是府中一个女婢偷偷教他这么做的,但却叫不出这女婢的名儿。这些日子,我越想越不对劲,这个女婢此举是居心叵测,想离间公子和方和的父子关系。你,偷偷的带着方和去王府逐一辨认,将这个女婢抓出来,消弭后患!”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