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4章 清明上河

    麦小吉匆匆洗漱完毕,又下楼翻到两片面包塞嘴里,喝口水便准备开车出门。(Www.K6uk.Com)

    晕死!

    昨天因为要喝酒,根本就没把车开回来。喝酒误事,麦小吉以前之所以被人轻松利用玩弄,就是喜欢灯红酒绿的场合,承诺过什么发生过什么,都记不清楚。

    终于扳倒袁猛,算是破例一次吧,以后不再犯,麦小吉自我安慰,催促出租车司机加快速度。

    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步长平坐在里面,还有四位黑衣墨镜男站在旁边,一看就是大老板,南宫月捎带着给他做了一次心理辅导。

    唐琳琳正给步长平端茶倒水,桌子上还摆放了几包女孩子爱吃的零食,基本对得起那份微薄收入吧。

    “步老板,不好意思,昨天喝多了。”

    一身酒气,双眼发红,是瞒不住的,麦小吉只能实话实说。

    “哈哈,年轻人嘛,都是这样子的。”步长平笑得有点假,若非有求于人,等了一上午早就发火了,肯定掉头回去。

    “步老板,这次来,有何贵干啊?”

    两人落座后,麦小吉问道,却看到步长平嘴角一抽,显然,他昨天说过来意了。不好意思,真记不住,喝多的人都明白。

    步长平两道眉拧在一起又松开,讲了讲此行的目的,那就是请麦小吉鉴定一幅画。

    要这么说,有点印象了,麦小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想起来了,步老板提到过那幅画的。”

    “比较贵重,在电话里没说。”步长平抹了把脸上的冷汗,不知是否该相信麦小吉。

    “那,先看看画吧!”

    步长平微微点头,两名保镖将放在地上的一个箱子打开,搬出一个重重的画卷,随后在地上铺了一块干净白布,并将画卷轻轻放在上面。

    随后,保镖转身而出,到门口看了唐琳琳一眼。唐琳琳一个激灵,连忙也跟着出去,并将门随手给带上。

    “这么长的画?”麦小吉愣住了,这要是打开不得好几米!

    步长平带上手套,将画卷徐徐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宏大的风俗场景,小桥流水车马往来,阡陌纵横商肆林立的盛世景象。上面人物数以百计,男女老幼三教九流,甚至还有残疾人,惟妙惟肖,令人叹为观止。

    看着有点眼熟,麦小吉想了会儿,大吃一惊,这幅画太有名气了,就是举世闻名的《清明上河图》啊!

    没错,麦小吉为充盈自己,恶补了一些书画常识,《清明上河图》作为传世精品大作,当然是被第一批关注的。

    “步老板,你这幅画,是什么意思啊”麦小吉有点懵了。

    “疑似《清明上河图》!”步长平说道。

    还真敢说!

    步长平绝对是脑子进水了,被骗子都给骗傻了!忍住这些嘲讽的话,麦小吉摆手道:“步老板,真正的宝贝在国家博物馆呢,咱能不能不开这种玩笑?”

    “我当然知道,但是小吉兄弟你看,这幅跟原图相似度极高,但又略有差别。而那些印刷和高仿品,都在追求一模一样。我想作画的这位,可能是原创画家的助手或者是崇拜者,画出了神韵,但还保留自己的特色。”步长平给出个解释。

    “步老板,这个,又是从哪个墓里盗来的啊?”麦小吉皱眉问道。

    “是我一位刚刚故去的亲人赠送的。”步长平说着还动了感情,擦拭着湿润的眼角。

    也算不上亲人,步长平说,多年来,他资助了一位孤寡老先生,这位老先生曾是一名教书匠,性格清高孤僻,也没什么亲戚。

    有一次,步长平去医院健康查体,看到一位老人提着个装胸透片的袋子步伐凝重地走出医院,后面还有医生追着提醒,让他再来复查,不要耽误最佳治疗时机。

    一看就是看不起病的穷人,天底下的悲苦很多,步长平也没在意。等检查完身体回家,司机拐弯时开得快一些,惊吓到一位老人,并无大碍,但让他提着的一袋子鸡蛋掉在地上,全都摔碎了。

    “我说带他去检查,他却说不用,没伤到。我又说赔他那几个鸡蛋,他也不要钱,说是买的就是裂纹蛋,回家就能吃。”步长平叹口气道:“老人是个好人,不讹人,不贪图便宜,我两次遇到他,一询问,恰好他的年纪跟我故去的父亲又是同岁,我觉得这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除了缘分,似乎不能解释这种巧合了。”麦小吉说道,其实故事听起来也很老套。

    “后来,我知道老人有文化有傲骨,但也有些愤世嫉俗,没有儿女也没有亲朋,而每个月的养老金也只够吃药的,没钱做手术。我坚持带他去医院检查,长了个肿瘤,不过是良性的,做手术摘除了,后来便一直资助他。不久前,老人安详离世,知道我喜欢搞收藏,便将这幅画送给我。”

    “步老板,恕我直言,这幅画人尽皆知,你不会是说自己得了真品,而国家博物馆里的那幅是假的吧?”麦小吉不可思议问,这种可能完全不存在,博物馆里的藏品经过了历史淬炼,真品无疑。

    “我开始也不相信,知道老人祖上出过大人物,只当是他老糊涂了。毕竟,我从古墓里带出来的也不是真的,当做是纪念了。”步长平自嘲一句,又说道:“但是,后来我在群里看群友讨论《清明上河图》,再次拿出来看,却怎么看都像是真的。小吉兄弟,我现在已经失去了辨别能力,只想知道这幅画到底是什么来历。”

    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麦小吉觉得步长平不会撒谎,也没这个必要。

    蹲下来,认真研究那幅画,像是有些年头,但保存不好,有的地方发霉,边缘也有破损。但以麦小吉对古画的掌握情况,好像都是真的。

    “小吉兄弟,你觉得像不像真品?我是说,哪怕是位原创画家的崇拜者,也算。看这落款笔迹,都跟真品的一样,我越琢磨越有意思,两人应该在同一时代,关系还比较要好。”步长平絮絮叨叨道。

    麦小吉使用隐藏中的黄金圈手机拍了照,推说道:“我看着倒有几分真,还是让孔大哥也过来一趟,咱们一起看看吧!”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