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99章 你四不四傻?

    “不是我,是丁暨。(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北凰冥无奈的笑了笑,骆绝尘还真是看都起他呀

    要是他可以解蛊,又怎么会拖这么久还没有一点儿动作呢?更不会因为疏漏,还着过颜如玉的道儿了。

    “我想也是,连我都做不来,你能行?”

    盲目自信!

    苏远就站在骆绝尘的身后,听他那句大言不惭的自夸,还真是觉得这人要是脸皮厚起来,那牛还不早就满天飞了?

    “等一下,你说谁?丁暨!”

    突然,骆绝尘似乎意识到了北凰冥话中的重点,瞪大一双眼睛看着他。

    下一刻,立刻摆摆手,道:“不成,不成,丁暨不成。”

    “为何?”

    北凰冥不明白连他都已经同意了,为何骆绝尘的反应如此之大。

    “一条鱼的话,能相信吗?”

    “当初他信誓旦旦的说,穿越没问题了,可以保证五天,结果呢?第四天就歇菜了。”

    “我已经决定了。”

    北凰冥没有再给骆绝尘说话的机会,直接把结果告诉了他,而且是不容置疑的结果。

    “我要在场!”

    “好。”

    既知道拗不过倔强的北凰冥,那就呆在凤千凰身边,以防意外发生吧。

    倒不是骆绝尘信不过丁暨,只是这一次凤千凰的蛊是她自己身上的蛊母,这样都能被反噬,解蛊的过程必定十分艰辛且凶险。

    他相信北凰冥也一定是知道这个的,但他还是决定让丁暨这么做,那就好好的帮他们看着那条破鱼吧。

    他心中祈求,希望这一次,不要象东皇钟一样,弄得潦草收场。

    经过商议之后,决定在晚上进行解蛊,忙活了一整天,大家都饿了,便被凌天行带着一起在冬暖阁的围炉用的晚膳。

    因着已是冬日,在骆绝尘的见一下,大家在冬暖阁里围坐在一张宽大的八仙桌前,吃起了火锅。

    这东西在九州岛以前是见不到的,不过有了骆绝尘在,便不再是什么难事。

    只不过,因为想法突兀,器皿方面就显得有些棘手,好在凌天行是帝君,他要的东西造办处自然会加班加点,力求以最快的速度,最好的质量呈现出来的。

    这不下午的时候,骆绝尘刚和凌天行说完这件事,并将图纸给了他,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就已经见到成品了。

    看着面前摆着的双耳纯铜火锅,骆绝尘都不得不赞叹,这九州岛的锻造师就是比龙傲大陆上的水准要高超。

    这精细的打磨,接缝处的完美契合,以至于细节处精巧的处理,让骆绝尘自己都怀疑,这真的是他画的那张设计图设计出来的?

    不会是有人之前做过这东西,还是也有同道中人?亦或者是“老乡”?

    其实不能怪骆绝尘会这样想,智慧是人类文明的结晶,不要小看古代的人,就算是你有现代文明的高科技,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好很多时候,古法做出来的东西,不管你有多少高科技也是替代不了的。

    就如同这个双耳纯铜火锅一样,骆绝尘只是出了一个大致的草图,锻造师根据这个草图又加以细啄,再加上自己的想法细化处理。

    再加上这锻造师本来就是皇宫里御用的,自然身法技艺,逗比一般市井里的要好很多。

    “哎呀呀!还真别说,凌天行你这宫里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手里抱着双耳纯铜火锅爱不释手的骆绝尘,由衷的赞叹着这位锻造师父。

    “这样就是藏龙卧虎了?”

    凌天行看着他一脸兴奋的模样,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不就是在短时间里打造了一个双耳纯铜火锅吗,至于这么兴奋吗?

    他不知道的是,对于吃货一个的骆绝尘来说,能够将承载食物的器皿打造的尽善尽美,是对每一位用它做饭或者吃饭的人,最好的奖赏。

    “那是!”

    回头看看凌天行,他继续道:“哎呀!正所谓民以食为天,食色性也,秀色可餐乎。懂不?”

    “行了,行了。时候不早了,我还得去你的御膳房督促食材的准备工作呢。”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好好的把羊肉给我打成卷,不然待会儿会不太好切的。”

    一边嘟囔着,一边很宝贝的将双耳纯铜火锅收好,无事凌天行的存在,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寝殿,朝着御膳房的方向而去。

    这边丁暨在准备着晚上需要用到的东西,另一边骆绝尘在御膳房闹得鸡犬不宁,当一桌子准备好的火锅食材放到上面,一一摆好之后,御膳房的众人无不在心中欢欣雀跃,一个破坏神终于离开了,世界都安静美好了不少。

    “来来来,都做好,都做好哈!”

    骆绝尘此时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条围裙,围在身上,俨然一个家庭煮夫的模样,正一手端着一盘子虾肉泥,招呼着进来的众人。

    玄时进来的时候,看见这样的骆绝尘,眼神不由得暗了暗,垂在两侧的双手,紧了紧,又松开了。

    这样的骆绝尘不得不说,对他的诱惑力极大,要不是众人都在,玄时可能会控制不住的一把将他按在桌子上,连带着那一桌子菜一起,吃干抹净。

    “这些都是什么?”

    苏远依旧拿着他那把破扇子,伸手用扇子点着桌子上的一盘,看起来长得很奇怪的东西问道。

    “哪一个?”

    听见有人提问,骆绝尘转身探头看过去,就看见对方的扇子不偏不倚的落在一盘白色的切片上。

    “哦,这个呀,是一种菌类,或者叫做蕈也成,我们那边儿叫它杏鲍菇。”

    苏远惊讶道:“杏鲍菇?长成片状的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为什么是白色的。”

    岂料得到的却是骆绝尘**裸的白眼,睨了他一眼,嫌弃的说道:“你是不是傻,难道你家吃蕈不用处理的吗?整个吃?当然是要切一切啦。”

    “再说咱们吃的这个叫做火锅,难不成要整个儿放进去煮吗?那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煮熟。”

    说着,骆绝尘手指着中间的双耳纯铜火锅,一本正经的说道。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