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9:表忠心还是立好感

    凝霜宫内发生的事,搅得各宫中的人都不得安宁,查了一遍又一遍,任哪个脾气好的都被折腾上火了。(wwW.K6uk.coM)

    可即便如此。

    在帝君下了死令的情况下,一天没找出始作俑者,一天不能停止调查。

    所以一个个的即便心生不满,也只能憋在心里,压根不敢吭声。

    宜贵妃总算是在除咒后第五天半夜里醒来了。

    殿内外的压抑气氛,才稍有缓解。

    煌鸢来到正殿门外时,夏芷忙迎了出来,将她拉到一边,低声道,“殿下等会儿再进去吧,方才帝君突然来了,此时还在跟娘娘说话呢。”

    “父皇不是病重的连路都走不了么,是被人抬来的?”煌鸢语气不冷不热的反问,心里其实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死老头是根本没病装病呢。

    瞥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夏芷,知道她也是不敢胡乱非议,便摆了摆手,“本宫就不进去看母妃了,你记得告诉母妃,本宫一早就要和三皇子前去中通了。”

    “这么急么?殿下应该看一眼娘娘再……”

    话未说完,就被煌鸢那冷冷的目光,惊得闭嘴收声。

    原本前几天就该启程出发了,要不是凝霜宫里突然出了这样的幺蛾子,也不会耽误这几天功夫。

    不过现在她把毒公子留在了宫里,也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地方了。

    交代的那件事,相信以毒公子的能力,自然是能办好的。

    天微亮,她便带着简单的行李,和秦鸿一起出了宫。

    刚到宫门外,就有另一辆马车急急而来。

    秦鸿在车帘外道,“三皇子也到了。”

    “让他们在前面带路吧,本宫要再睡会儿。”昨天半夜煌鸢回寝殿后,也没能睡好。

    正殿那边因为宜贵妃苏醒,吵吵闹闹,根本没一刻安静的。

    这会儿在马车里摇摇晃晃的,反而倦意上涌,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她不知睡了多久,是被饿醒的。

    睁开眼才发现一个姿势睡久了,腰酸背疼,脖子似乎也有些扭到了,动起来一阵阵酸疼。

    撩开车帘往外看了一眼,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但马车仍然在道上奔驰。

    抬眸看了一眼天色,不由蹙眉。

    这天上的月亮,为什么看上去有点古怪,好似被一层暗红色的光笼罩住了。

    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停车。”

    刚喊出声,马车便很快就停了下来。

    前面三皇子的侍从跑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跳下马车,伸了个懒腰道,“饿了,就这里生个火堆,找些野味烤来吃吧。”

    “但这里……”侍从面露难色之际,三皇子也下了马车,缓步走到了她的面前。

    看她脸色确实不太好,点了点头,同意了她的提议。

    这一次随行的加起来一共才五个人。

    虽然人少,但办起事来,效率很高。

    眨眼的功夫,火堆已经点燃了,地上也铺好了干净的毯子,可以随时坐下。

    “五弟难得出宫,确实会不太适应这样的奔波,是三哥疏忽了。”煌寅把出行前带着的新鲜糕点,递到她的面前,“野味还没那么快能准备好,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

    “多谢。”自从在夏芷那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煌鸢对他的戒备少了些。

    虽然知道他也想要那太子之位,但至少手段不会像大皇子那样卑鄙龌龊。

    咬了一口手中的糕点,她不由一愣,“栗子糕?”

    她可没对谁说过自己喜欢吃栗子糕的。

    而且据她所知,这身体的原主,并不喜欢吃糕点。

    那三皇子为什么会特地准备?

    她可不相信这会是纯粹的巧合。

    “我听伏昱承提过,你因为栗子糕和御王置气过。”

    煌鸢有些意外,没想到他会这么坦白的提到毒公子。

    这么做是想要证明什么?

    煌寅见她不语,便继续道,“五弟若是在意毒公子的事,我也可以解释清楚。”

    “不必了。”表忠心?立好感?

    她忍不住轻笑出声,摇了摇头,“我们这次出宫是找药草的,其他的事情就不必多谈了。”

    “五弟你还是介意了。”

    “是么?”煌鸢不以为意的挑眉,扯开了话题,“我还以为这一路风餐露宿,没想到还能吃到这样美味的糕点。”

    “喜欢的话,回去后,我每天都让人送去给五弟。”

    “可是再喜欢,吃多了总是会腻的。”煌鸢总觉得,今晚的他似乎哪里不太一样。

    直到吃饱了靠着树边躺下后才发现,煌寅的目光似乎格外的温柔和专注,一直都停留在自己的身上。

    他应该不知道自己是女人。

    但用这种眼神来看自己的兄弟,实在是非常古怪。

    难道单单这救命之恩,就可以让一个人的性取向都发生改变?

    如果三皇子真的喜欢男人,那可真是有意思了。

    她侧过身,闭上了眸子,心里暗暗感叹,这莫泽国中的人,一个个都有奇怪的癖好。

    深夜,林子里的温度低了不少。

    秦鸿担心她身子单薄,就往马车走去,打算再拿一条被子给煌鸢盖上。

    走到一半,忽然听到了古怪的声响。

    他回头看了一眼,火堆边亮堂堂的,还有两个侍卫守夜,便安心走开了。

    没想到刚走到马车前,背后忽然响起一声惨叫。

    “啊!”

    “该死,出事了!”暗骂一声,等他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几十个尸人,将火堆四周围团团围住了!

    怎么又是这些尸人?

    还未等他抽鞭,只听煌鸢一声冷喝,“还愣着干嘛,先把三皇子带走!”

    “鸢哥?!”秦鸿看到从尸人堆里被扔出来的三皇子,不由一愣。

    三皇子的左手被咬的皮开肉绽,脸色泛紫,一看就是身染剧毒,情况糟糕。

    可是煌鸢还在里面,他怎么可能扔下自己的主子离开?

    “秦鸿你还不快滚!听不懂本宫的话么!”三皇子身上的血腥味,很快就把那些尸人的注意力转移了。

    煌鸢看他还杵在原地,犹豫不决,一股火气就往头顶上涌。

    被这么吼了一声,秦鸿知道耽搁不得,背起三皇子,转身就跑。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