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们之中出了个叛徒

    当一个团队的成员们彼此失去信任,那么这个团队的未来将黯淡无光。(wwW.K6uk.coM)

    ……

    聚友全员被对手的队长兼教练鲁志森几乎挨着个儿的评价一番,邹孝莘马上做出结论,队员里面肯定有人对死敌盛楠提供了己方的全部详细资料。

    邹孝莘说话的音量虽然不大,冯筝却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同时他还注意到球队里某个人脸上慌张的神色一闪而过。

    从聚友中学到s市的篮球室内馆不算近也不算远,刚好是你不想去就觉得远,想去就会觉得近的距离。然而就是这么一段距离,大家自然而然的分成了几个团体。

    老高三三人组走在最前面彼此激烈的讨论着,并时不时回头用审视的眼光打量众人。

    冯筝等高三的四个人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俱都默不作声,彼此间也比平时离得远些。

    再往后是啦啦队的几位女生,她们倒是在叽叽喳喳聊个不停,尤其是负责宣传的轩萱和校记者田然梦。

    高大上和凌凡两位二年级生,垂头丧气坠在最后,我行我素的洛秋夜早已不见踪影。

    终于回到寝室,高三住在寝室楼的顶层,郭无忧迫不及待把向天闯拽到对门屋。

    郭无忧:“我就说别听那个姓鲁的信口开河吧?早把他削一顿就完事儿了。”

    鲍倚醉抱着膀表情严峻:“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

    郭无忧明显对这位素来实在的主儿突然换成的嘲讽脸缺少准备:“海浪你这话啥意思?”

    鲍倚醉:“很明显的意思。刚才姓鲁的说的好啊,把我们所有队员身高、臂展、位置、球龄、技术特点甚至祖宗十八代都背出来了,邹队19m,冯筝长了15cm,许多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人家都如数家珍。这说明什么?很简单,咱们球队内部肯定出了叛徒!”

    郭无忧:“海浪你是说……”

    鲍倚醉出言打断:“郭无忧,我觉得你在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认为,全队十名队员,包括在座的各位,每一个都可能是那个叛徒,没找到他之前,希望你们称呼我鲍倚醉。海浪是只有我的朋友才有资格叫的名字。”

    郭无忧:“海浪你……”

    鲍倚醉摆手:“鲍倚醉,谢谢。”

    郭无忧气得直跺脚,冯筝低头沉思,向天闯面如寒霜俱都不发一言。

    “好,鲍倚醉行了吧?你说你觉得叛徒是谁?我?闯儿?还是风筝?”

    鲍倚醉恨恨的说:“我现在看谁都有可能。”

    郭无忧:“扯淡!咱们四个有可能?老高三三位哥哥有可能?”

    鲍倚醉:“知人知面不知心,别看曹飞成天装得正义凛然,朱葛亮看似道貌岸然,邹孝莘……”

    郭无忧:“你别过份,谁都可能,就我哥绝不可能。”

    鲍倚醉:“我跟你们刚刚认识一个多月,没那么容易就相信谁。”

    郭无忧:“胡话!咱俩每天泡在一起,我早当你是朋友了,你也别满嘴跑火车说我哥!海……鲍倚醉我记得你不是这种人呀。”

    鲍倚醉:“再强调一遍,我跟你认识也才一个多月。”

    郭无忧大怒:“行!行!要这么说我还怀疑你呢,每天太阳没出来就从窗户跳出去,鬼鬼祟祟不知道干啥去。”

    鲍倚醉:“郭无忧你没有良心,就跟你没一起跳似的,那不为了练球么?”

    郭无忧:“你还知道呀?别扯些没有用的,姓鲁的话我听得明白,谁也不用瞎猜了,那个叛徒我已经找出来了。”

    鲍倚醉:“谁?”

    郭无忧:“还能有谁?洛秋夜那个混蛋呗!你看看姓鲁的怎么埋汰咱们的,为什么轮到洛秋夜就忽然该踩为舔?哎呦妈呀,那个谄媚呀。”

    鲍倚醉直勾勾盯了他半天:“小郭,我个人觉得你说的非常有道理,这样,暂时我允许你还叫我海浪。”

    郭无忧一拍大腿:“你也对吧鲍倚醉!”

    鲍倚醉谄媚的笑着纠正:“海浪,谢谢。”

    俩人刚才都快打起来了,瞬间两句话便又和好……

    鲍倚醉忽然转向向天闯:“喂,闯儿,不像你呀,平时话痨,怎么今天……等等,莫非……”

    郭无忧也配合的以极度惊诧的表情一起望向向天闯。

    向天闯:“你俩给我滚!你们爷爷辈儿才是日军翻译官,小爷我一辈子正直如狗,再这么看我,我把你俩眼珠子扣出来。“

    鲍郭两人奸笑。

    叹了口气,向天闯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小郭,有一种可能,邹哥可能也脱不掉干系。”

    郭无忧顿时眼睛差点从眼眶里瞪出来。

    “听我解释,首先强调,我对邹哥的人品只有敬佩,他本人不可能是那个泄密者。但是,别忘了他有个交际甚广的红颜知己。”

    “胡黎卿?”

    “嗯,你们说,能不能邹哥无意中把我们的资料透露给那个狐狸精,然后她再……”

    郭无忧黯然,这倒是一种可能,但是表哥兼偶像如果因为交女不慎犯下错误,也是污点啊。

    “好了,你们别瞎猜了。”冯筝终于开口。

    三人齐齐望向他。

    鲍倚醉颤抖的问:“难、难道是你?”

    冯筝不理他:“我刚才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对你们说,现在瞒下去也不是办法……队长在说有内鬼的时候,我看到高大上表情有点慌张。”

    “是他?!”另外三人惊呼。

    冯筝摇头:“海浪说的对,我们两个毕竟是新来的,所以我只是说出自己看到了什么。”

    鲍倚醉:“冯筝说的话我都信,就凭他画出来的战术,苹果城那帮人跟他预料的一样我就信了,他有第六感,贼准。”

    “咣”郭无忧已经冲出门去。

    ……

    “杀人啦——!救命啊——!”高大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瘦小的身体已经被郭无忧从下往上摁到天棚上。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小子赶紧给我交代为什么做出卖友投敌的事儿来,我兴许能给你留个全尸。”

    向天闯:“高大上,亏我最近看你还挺顺眼,你说你对得起兄弟们么?你良心不会痛么!”

    高大上的良心痛不痛不知道,反正他的脖子快断了,往下看去,发现连冯筝都默然望着他,心里这才虚的不行,但嘴上却死撑:“我冤枉!我是清白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凌凡疯了一样冲过来保护好友,结果一冲上来就被鲍倚醉抓着肩膀放回冲刺的位置,如此反复了三四次,急得他开口央求:“海浪师兄,求求你们别冤枉老高。”

    鲍倚醉又把他放回去,冷然道:“没你事,等着看满清十大酷刑吧。”

    门突然被撞开,邹孝莘等老高三众闻声赶来,一脸懵登。

    郭无忧呵斥:“姓高的,你说不说?”

    高大上快哭了:“你给我留全尸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哇——”竟被吓哭了。

    “老高!够了,我交代,泄露秘密的人是我。”凌凡突然崩溃,瘫倒在地。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