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五十三章 告密

    贾琮回到自己房间,只见桌上烛火快要燃尽。(www.k6uk.com)

    一个身影斜趴在拔步床上,半面脸贴着枕头,打着轻鼾,睡的甜美,不时还咂摸下嘴巴,像个孩子……

    今晚是香菱陪床,香菱比贾琮还要大两岁,可也许是因为打小被各处转手贩卖,还会挨打挨骂的缘故,让她性子有些憨。

    不过如今已经好了许多,贾琮将她生母封氏寻来,母女相认后,现在香菱也灵慧了些,整日里与晴雯、春燕和小角儿顽闹,无忧无虑,过的很开心。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她在睡梦中才会嘟着嘴笑罢……

    贾琮俯下身,将香菱的绣鞋和罗袜脱下,将搭在床外的腿移到床内,又轻柔的将她“滚”到里面……

    虽然贾琮每日都锻炼身体不辍,但想在不惊动的情况下将身子丰润的香菱抱到里面,还是比较有难度。

    所以贾琮选了这种比较省力的做法……

    可惜,原本应该继续呼呼大睡的香菱,却不知为何迷茫的睁开了眼睛……

    看着面带歉意的贾琮,香菱“滕”的一下坐起,先擦了下嘴角,然后慌里慌张道:“哦哦,三爷回来了,哦,我,我服侍三爷更衣……”

    眼神还迷糊着,香菱就扑过来上手,还挺熟悉,尽管有时眼睛都是闭着的,却还是在贾琮没怎么伸手的情况下,把他给扒光。

    然后又三下五除二的把她自己身上的衣裳也脱的只剩一个红肚兜,方半眯着迷糊的眼睛又钻进被窝,只是刚躺下,又懊恼的抓了抓脑袋,想起还没吹蜡……

    香菱又从被窝中钻出,跨过视线移动的贾琮,“咯噔”一下跳在地上,“呼”的一口吹灭蜡后,又凭感觉“腾”的一声跳上床,好悬没踩到贾琮,而后钻进被窝,猫儿一样幸福的“嗯”了声,头往贾琮方向一歪,呼呼睡了起来。

    贾琮无声的哈哈一笑,骂了声“糙妹子”,又替她将一头青丝绾到枕后,方躺下休息……

    ……

    神京城,荣国府。

    眼看要进腊月了,今年荣府比往年更早些准备年事。

    因为府上多数老人前二年里被贾琮收拾了个精光,去年过年时还按照往年那般,提前二十天准备,谁知道因为不少管事媳妇们都是新上手的,手上活计不熟,耽搁了许多功夫,凤姐儿咬着牙拼了命,也直到年三十晚上才将一切准备妥当。

    回头被王夫人不轻不重的点了几回,很是丢了不少体面。

    故而今年进腊月前,凤姐儿就开始张罗,从早忙到晚。

    幸而还有能干的林之孝两口子在,不然她更要吃不消。

    不过,她本是好强也好出风头揽权的性子,倒也算得偿所愿,苦的甘愿。

    而且如今府里的管事媳妇,少了许多贾母、王夫人的关系户,多是她一手提拔起来的,让她用起来更顺手,不用担心被人从背后告刁状……

    所以,凤姐儿的日子过的也算充实顺心。

    这一日她在前面听贾芸和林之孝说完外面庄子的进项,又根据进项定下了今年年节里的花销和节赏银后,带着小丫头子丰儿折返回她的小院儿时已过了子时。

    这个时间点,整个荣府的主子差不离儿都安歇下了。

    凤姐儿身边丫头丰儿看着她主子疲惫的身子,满脸心疼。

    当初平儿姑娘还在时,倒能帮凤姐儿分担好大一块儿杂事。

    起码和管事媳妇们商讨一些鸡毛蒜皮的琐碎事,不用凤姐儿亲自出面。

    可现在……

    丰儿自责自己没个能为,帮不了主子太多。

    正当她心里难受时,也近了家门儿,却见一旁拐角处一个黑影在门前晃悠。

    丰儿挑着灯笼往前照了照,喝道:“什么人?”

    那黑影也唬了一跳,“哎哟”了声往后大退一步,差点拔腿逃跑。

    王熙凤看了过来,看着黑乎乎的拐角方向,疑惑道:“环哥儿?”

    他那小公鸭子嗓音在后宅识别度太高……

    见被识破,本准备逃跑的贾环登时将一只迈出去的脚收了回来,赔着一张冻的发青的笑脸哆哆嗦嗦的走了过来,道:“哟!二嫂,真真……真巧。”

    王熙凤看他鼻涕都冻出来了,皱眉道:“大夜里的你个冻猫子不好生找个热炕去挺尸,在这做什么?”

    丰儿也防贼一样看着他。

    贾环闻言,吸溜了声鼻子,差点没把凤姐儿晚饭给恶心出来。

    眼见王熙凤面色愈发难看,贾环忙道:“二嫂,最近难道没听说什么?”

    王熙凤见他目光是关怀的,一边往里走,一边道:“进来说话,瞧你这熊样!再冻一会儿这年也别过了,去年祭祖就没你,今年再没你,往后谁还拿你当正经主子?”

    贾环吸溜着鼻涕跟着进去后,嘀咕道:“不枉我来给二嫂报信儿,不给赏银也没事……”

    “你说什么?报什么信儿,什么赏银?”

    王熙凤何等耳目聪慧,听了个大概后,登时竖眉问道。

    不过还是吩咐丰儿,去让别的小丫头子煮一碗姜汤来。

    贾环巴巴的看着凤姐儿,问道:“二嫂,你果真没听说什么?”

    王熙凤咬牙道:“有屁快放!再敢拿捏弄鬼,仔细你的好皮!”

    贾环唬了一跳,忙投降道:“二嫂,我没拿捏,就是问问二嫂,可知道琏二哥回来的消息不?我听我娘说的……”

    王熙凤闻言整个人都怔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环儿,你说什么?”

    贾环似乎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小声道:“二嫂,是真的哩。我听我娘说的,二哥悄悄回来几天了,还见过老太太和老爷太太……”

    王熙凤闻言,一张俏脸瞬间惨白,身子都晃了晃……

    她这才明白,为何这几日下人们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一时忙没顾着审问,却不想……

    是这等,奇耻大辱!

    贾环许是觉得闯了祸,忙想补救道:“二嫂,我跟你说个事,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我娘说这事要传出去,就闯天祸了!老爷都警告她,绝不能说出去。”

    王熙凤木然道:“说。”

    贾环眼睛发亮,压低有些兴奋的嗓音,道:“二嫂,二哥同老太太和老爷太太说,当初大老爷用剑伤了他的命根子,他都不能当男人了。好在从前他有一个相好的女人,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二哥说他如今也不指望家里的家业了,就求老太太、老爷和太太开恩,准他在府外过吧。不过,为了贾家的体面,他平日里还会在府上露面,也会孝敬老太太、老爷和太太的。我娘说,老爷他们都给了二哥不少梯己银子。二嫂,你千万别……二嫂!二嫂你怎么了?你吐血了!”

    贾环见王熙凤嘴角溢出一抹殷红后,魂儿差点没唬掉,正要跳脚去叫人,却被王熙凤一把抓住胳膊。

    贾环“哎哟”痛呼一声后,却见王熙凤木然着脸,松开手后从袖兜里取出荷包,打开荷包拿出了一锭五两重的银子,递给贾环道:“拿去吧,这件事,往后谁也不许告诉,记下了?”

    贾环看着银子咧开嘴,不过犹豫了下还是道:“二嫂,我不是为了银子来的……三哥走前,叮嘱我要照顾好家人。我觉得二哥做的不地道,才来告诉二嫂的。不然三哥回来,不好交代。”想了想,见王熙凤还是木然一张脸,眼神看起来死灰一样让人难受,贾环抓了抓头,小声道:“二嫂别愁,等三哥回来后,必会给你做主的。我和三哥都向着你!三哥早同我说过,二嫂你伺候一家子,没有让你受委屈的理。”

    王熙凤闻言,惨然一笑,将银子放在贾环手里,还想说什么,见丰儿和一个小丫头子端着一碗姜汤进来,她用帕子抹去眼泪,道:“拿着吧,喝了姜汤仔细伤寒了,喝完就回去歇息,二嫂头有些疼,就先去歇着了。”

    贾环闻言忙一口干了辛辣的姜汤,然后弯腰将银子塞进靴子里,直起身见众人都看着他,羞赧一笑道:“仔细被我娘摸了去……二嫂,我走了!”

    说罢,一溜烟儿的猫着腰出去了。

    等贾环离去后,丰儿正撅起嘴想同王熙凤说两句批判的话,却见王熙凤面色白的吓人,摇晃了下身子,往一旁歪倒过去……

    “奶奶!”

    ……

    荡荡乎八川分流绕长安,渭水滔滔入黄河。

    在渭南二河融汇处,一艘大船缓缓自黄河驶入渭水。

    大船三楼,临窗前坐着一女,身上穿一件绣浅黄小竹桃红洒金袄,下面是蓝边轻纱百花腰裙。

    眉眼如画,平和温润的目光中,隐隐透着担忧。

    烛光点点,伴着外面的河水声,愈发显得宁寂和忧愁……

    忽地,房门打开,一个穿着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肌肤莹润,容貌秀丽的女孩子推门而入。

    她看了窗前还在沉思的女孩子一眼,轻叹一声,上前道:“平儿,还在为凤丫头担忧?”

    窗前女孩子闻言回过神来,忙起身道:“宝姑娘来了,快坐。”

    此二人,正是从江南折返回京的宝钗和平儿。

    宝钗按下平儿,自己也落座后正经道:“你是个明白人,当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外人掺和不得的道理……再者凤丫头也并非性软的人,不会受欺负不出声的。有太太和我妈在,她又能受什么大欺负?再说,咱们这都不是快到了么,你怎愈发忧愁起来了?瞧着人都清减了许多……”

    平儿闻言轻轻一叹,相比来时,确实瘦了些,她看着宝钗道:“宝姑娘也不是外人,当知道二奶奶好强的心性。纵然她和二爷早已相敬如冰,可若得知二爷带了女人孩子回家,还是那样一个情况,她面子上下不来,非得怄出个好歹不可。我服侍了她这么些年,说也说了劝也劝了,可奶奶始终改不了要强的刚性。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呢……”

    宝钗沉默了稍许,轻声道:“世道如此,高门大户里,如这般情况的,并非一家二家。纵是宠妾灭妻的狠毒事,难道听得还少了?只能往好处想吧。”见平儿唬的面色发白,宝钗好笑一声,道:“我并不是说琏二哥也会纵出宠妾灭妻的事,不可能的,别忘了太太和我妈也姓王。不过……”她面上笑容淡去,轻声道:“太太她们未必能护得住凤丫头不受气,琏二哥到底是大房的长子……但只要琮兄弟回来,一切都不会有事的。你忘了,他最见不得乱了规矩礼法的。我瞧着,琮兄弟也敬着凤丫头呢。”

    平儿闻言,痴痴的望着南边,似能看穿墙壁,看过万水千山,能看到身在江南之地的贾琮。

    宝钗见之,轻轻一叹,也看了过去。

    她又何尝不念想……

    ……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