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01 神秘的协议

    从民政局离开之后,向南依本来以为顾安尘会直接送她回家,谁知他却带她去了寰宇。(看啦又看)

    他下午还要上班,是打算让她一直在这儿陪他吗?

    本来她想回家的,可随即想到今天是他生日,索性就什么都没说。

    两人直接去了他在26层的办公室,韩诺和一位她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先生正等在门口,见他们回来,很客气的朝她点了点头,“执行长、向小姐。”

    微微勾起唇角,向南依回以微笑。

    她有点好奇,不懂顾安尘是要什么,但是很快,她心里的疑问就有了解答。

    将一份文件放到她面前,顾安尘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在上面签上你的名字。”

    “哦……”

    向南依乖乖点头,甚至连这份文件是什么都没问,接过他手里的笔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因为顾安尘直接翻到了签字的那页,所以她也不知道前面那么厚的一堆究竟都写了些什么东西。

    韩诺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镜片后眸光微闪。

    他心想,今后就更要抱紧老板娘的大腿了。

    毕竟,现在的**大人已经不是当初的大老板了,最多算是一个打工的而已,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区别。

    不过韩诺觉得很神奇的是,向南依也未免太听话了。

    **让她签名就签名,甚至连问都不问,难道她就不怕自己被卖了?

    这个问题,在韩诺看到她手里一直紧紧捏着的小红本本时,有了一个十分肯定的答案。

    难怪**大人会选择在今天处理名下的财产问题,原来是因为两人今天登记结婚了。

    想到这一点,韩诺的心里隐隐有了一个计划。

    已经抢在**之前领了证,那么孩子绝对要比他晚一点,否则,他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他会失去这份工作。

    之前他就已经研究过现在的局势了,他和小白是不着急的,连她自己都像个孩子似的,现在要宝宝并不是好时机。

    所以,他们两个应该会晚几年再说。

    但是**大人就不一样了。

    家里还有一位老爷子在,已经是这把年纪了,肯定会着急要个曾孙,即便老人家自己不说,**肯定也明白。

    这种情况下,他应该会在老板娘一毕业就要个孩子。

    也就是说,只要他和小白在那之前多注意一点,千万不要一时不察弄出个小不点来,那么一切就都是安全的。

    当然了,韩诺如此精心算计这一切,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

    他想先看看**家会生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然后以此来调教自己家孩子的性格。

    比如,**家要是个小公子,那最好小白就生个女儿,然后可以让小小白嫁给小公子;反之,那就让自己家的小公子入赘顾家。

    越想越觉得这个计划可行,韩诺觉得晚上下班之后可以好好和小白计划一下。

    现在这个社会,自己努力不如找个好归宿,男女都一样。

    而且,他一定都不介意自己儿子倒插门。

    要不是因为温家的情况太恶劣,韩诺都不介意自己去倒插门。

    这边他的算盘敲的叮咣响,却并不知道,有些时候是会存在很多变数的。

    就像是……

    顾安尘和向南依如果生了男孩,不代表他和白芮就一定会生女孩,不过聪明的神兽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

    大概是因为领证开心的缘故,顾先生决定晚点下班的时候请欧景琛他们吃个饭。

    除了为了显摆自己结婚了之外,还想秀一下自己的结婚证。

    不过,这样纯粹的目的,顾大少爷是不会说出来的,反而美其名,是为了前阶段他们帮兰斯炒作画廊的事情。

    但不管是哪一种,只要有局可去,林司南就都是开心的。

    挂掉电话之后,他兴高采烈的去了林染的办公室。

    迎面看到了脸色微红的施萌,步伐匆匆的从林染办公室里跑了出来。

    饶有兴味的扫了一眼对方的背影,林司南悠闲的吹了声口哨。

    看来是有故事啊……

    连门都没敲,林司南径自走了进去。

    才走进林染的办公室,就见他正用拇指抿着嘴唇,原本淡色的薄唇上带着一点嫣红。

    眼神玩味的朝他走近,林司南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眯着眼看着他唇上的痕迹,最终确定那是被咬破的血迹。

    “哥……”林染犹豫着开口,“爸要是知道咱俩这样,会雇杀手把咱俩弄死的。”

    “别误会,我对你可没兴趣。”

    林司南收回了手,甚至还一脸嫌弃的抽出纸巾仔细擦了擦。

    视线又落到了林染的嘴唇上,林司南好心的提醒他,“你要玩办公室恋情我不管,但最好别闹出什么花边新闻。”

    “放心,不会的。”

    “这么自信?”林司南挑眉笑道,“我刚刚可看到那姑娘哭着跑出去的。”

    “她哭了?!”

    几句话的功夫,就将林染最真实的战况给套了出来。

    勾唇轻笑,林司南拍了拍他的肩膀。

    “到底哭没哭啊?”见他不说话,林染不禁有些急了。

    “没哭、没哭,瞧把你给急的。”林司南毫不怀疑,要是他再不说话,没准儿他弟弟就要哭了,“就这么喜欢她?”

    沉默了一会儿,林染摸了下自己被咬破的唇角。

    就在林司南以为他不会回答了的时候,才听到他的声音低低的响起,“我高中的时候就认识她,后来断了联系。”

    或者应该说,他们就从来都没有过联系。

    毕竟,一直都是他自己在单恋而已,甚至不曾让她知道过。

    想起这件事情,林染就狠狠的瞪了林司南一眼,搞得后者一头雾水,“你瞪我干嘛?”

    “都是因为你,要不是那时候整天喂我吃高热量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胖到连向喜欢的女孩子表白都没勇气!”

    “你可以不吃啊……”

    “别狡辩,反正就是怨你。”

    “行、行、行,怨我、怨我……”林司南懒得和他分辩这件事,“后来呢?”

    “后来听说她交了一个男朋友,刚好那段时间你就帮我转学了,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横刀夺爱这种事,他其实没什么兴趣。

    更主要的是,依照他当时的那个条件,就是想夺也夺不过来。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见自家老哥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林染忍不住又剜了他一眼,“你来干嘛呀?”

    “安尘和小依领证了,他说晚上要请我们吃饭,你去不去?”

    “不去。”

    收回目光,林染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他感情进展不顺利,现在看到别人过的太幸福容易眼红。

    “那正好,你留下来好好工作吧,我去。”说完,林司南穿上搭在手臂上的西装准备离开。

    “还没下班呢,你现在就去?!”

    “去挑个礼物。”

    “顺便帮我也准备一份。”

    人不去可以,但礼不能少了,他还指望自己结婚的时候收到安尘哥的大红包呢……

    摆了摆手,林司南优哉游哉的走了出去。

    办公室的门闭合之前,林染好像从门缝里看到了施萌双手撑着下巴发呆的样子。

    随着门被关上,那抹倩影也随之消失不见。

    微微皱眉,林染心里回想着两人刚刚接吻时的情景,内心有些疑惑。

    她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呢?

    而此刻被自己上司惦记着的施萌神色呆愣的坐在座位上,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根本不敢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

    自己……

    被强吻了?

    并且是被自己的老板,在他的办公室里。

    想想都觉得诡异。

    怎么她遇到的老板都是这种变态呢,自己是不是被人下降头了?

    可问题是,比起最初的那位油腻大叔和后来的言梓俊,施萌明显感觉到她对林染并不排斥。

    即便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但她除了觉得害羞和惊骇之外,她并没有厌恶他,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也是令她茫然的原因。

    明明自己是被性骚扰了,可为什么会没有厌恶的心理呢?

    使劲儿摇了摇头,施萌想要驱散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不行!

    再这样下去,她都没办法好好工作了。

    看来,她又要重新换一份工作了。

    闭着眼拍了拍自己的脸,施萌试图让自己变的更清醒一下,可还没等有什么效果,倒是被许妍姗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萌萌,你干嘛呢,怎么不去吃午饭,反而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

    “没、没感觉到饿……”

    “你嘴怎么了?”见她的嘴唇微微有些红肿,许妍姗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说完之后才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儿。

    她是不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

    眼见施萌的脸点点变红,许妍姗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想。

    尴尬的笑了笑,她状似不知的转移了,“还以为你忙起来没时间去吃饭了,所以就帮你打包带回来了一份便当。”

    “谢谢你,妍姗。”

    “客气什么,快点吃吧,还热着呢!”

    一边说着,许妍姗一边主动帮她收拾桌面。

    整理了一下摊开在办公桌上的文件和笔记,许妍姗意外看到了两份杂志,上面的报道都被人做了特殊的标记。

    巧合的是,这些报道关乎的都是一个人。

    顾安尘!

    是他……

    诧异的看向了正在吃饭的施萌,许妍姗的眼中充满了疑惑。

    她在关注安尘?

    可这是为什么?!

    大概是见许妍姗半天都没有再开口,施萌愣愣的转过头来看她,却在见到她手里拿着的杂志时,脸色猛地一变。

    “唰”地一下将那两本杂志从她手里抽出来,施萌连饭也顾不上吃了,整个人明显紧张了起来。

    偏偏她越是这样,许妍姗就越是觉得奇怪。

    难道她和安尘之间还有什么渊源吗?

    抱着这样的疑问,许妍姗却选择了先掩饰自己的情绪,并没有直接戳破。

    她笑了笑,没有直接避讳这个话题,“想不到你居然也是颜控……”

    状似打趣的一句话,缓解两人之间略有些尴尬的气氛,也令施萌为这两本杂志找到了合理的理由。

    直到许妍姗离开之后,她才泄气般的坐在了椅子上。

    虽然并不算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毕竟现在人家已经订婚了,她暗中收集这些,搞得像是要蓄谋上位的小三一样,有些怪怪的。

    轻叹了口气,捏着手里的杂志,施萌不知怎么的,眼前忽然浮现了林染那张脸。

    微微皱起眉头,她犹豫了下,最终将那些杂志都丢尽了垃圾桶里。

    这场荒诞的梦……

    也是时候该醒过来了。

    *

    从施萌那离开之后,许妍姗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办公区域,而是直接打了一通电话给覃柯。

    “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

    电话才接通,她就命令似的开口。

    覃柯似乎笑了笑,“许小姐,你也算是老顾客了,该知道规矩才对。”

    让他查多少人都可以,重点是钱要到位,否则的话,一切免谈。

    比起以往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这一次,许妍姗却明显犹豫了。

    和覃柯打交道这么久,她当然知道对方的规矩,但问题是,她现在手里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钱了。

    之前为了调查向南依和向书礼已经花了她不少的积蓄,再加上利用周家和罗娇,这两次她都是另外追加的钱。

    现在,她只剩下国外和国内的这两套房子了。

    但这些都是顾安尘买给她和爸爸的,要是被她转手卖出去,不知道会不会被他发觉。

    到时候拔出萝卜带出泥,那一切就都白费了。

    察觉到许妍姗的纠结和犹豫,覃柯又接着开口说道,“需要多给你一点时间考虑吗?”

    她不会是已经被他“榨干”了吧?

    被覃柯这样讽刺了一句,许妍姗的语气顿时就冷了下来,“不需要,钱我一样会付给你,但你必须要尽快给我结果。”

    她有种预感,施萌会是她扳倒向南依的一颗很重要的棋子。

    “成交。”

    懒洋洋的丢出了一句话,覃柯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在他眼里,许妍姗就像是一个自动提款机一样,可以无穷无尽的添补他这个窟窿。

    这样想来,他倒是不那么希望她能成功毁掉人家的感情,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有源源不断的生意赚取支票。

    结束和覃柯的通话之后,许妍姗走出卫生间,却没想到迎面见到了林司南从男厕走出来。

    心理下意识的一紧,她赶紧掩饰好自己的情绪,笑着和他打招呼,“林总。”

    “嗯。”

    简单应了一声,林司南就准备离开,他还赶着要去给小依挑选新婚礼物呢,可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的脚步却不禁顿住。

    转过身,他弯唇笑着,“安尘和小依今天领证了,他有邀请你去吃晚餐吗?”

    领证?!

    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刺激的一懵,许妍姗整个人都愣住了。

    其实她并不应该对此感到惊讶的,毕竟他们两个人都已经订过婚、见过家长了,会登记结婚也是早晚的事情。

    但心里明白是一回事,亲身经历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没想到,他们真的领了结婚证……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林司南不禁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在、在听。”

    “我要出去给小依挑选一份新婚礼物,你要不要一起?”林司南一脸天真的望着她,像是没有感觉到她异样的神色。

    “……还没有下班,我就先不去了。”

    “也好。”林司南轻笑着,说出的话别具深意,“好好工作才是第一要紧的事情,祝福和爱一样,放在心里也是可以的。”

    说完,他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然后就径自离开了。

    他希望许妍姗能够明白,不是感情足够深刻就应该被回应。

    一段感人至深的爱情要建立在双方彼此喜欢的基础上,即便是一方自己在付出,那也不该是出于自私的目的。

    所以,他无法同情她的感情。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