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百七十七章 销魂之吻

    凤飞扬心痛极了。(Www.K6uk.Com)这个平时有重仪容的王爷,此时一身狼狈,黑发凌乱嘴唇干裂。整个身体死死爬在诺大的冰块上,望看自己眼中充满渴望。却害怕伤了自己,死死咬住下唇。鲜血一滴滴落在冰面上,快速消散隐匿,最后化成一缕水雾。散了!

    “凤儿快走。”康王双眼模糊,望着一步步走近自己的小女人。心急如焚!眼角,有血泪划落。

    风飞杨心中有气,平时多精明霸道的人,竟然会中媚毒?他外公一家到底是怎样的奇葩一家人哟!

    趁看康王眼神换散之极眼睁睁地看着她的俏脸凑近,惊愕万分,简直怀疑自己是在梦中。但下一瞬间,唇上微凉,一缕极清甜、极动人的香味扑入鼻端,那柔软甜美的触感刹那间席卷全身。仿佛要将他融化一般,凤飞扬飞快把三枚药丸塞进他干裂的嘴巴里。

    康王就如在沙漠中发现了一眼甘泉,本能地运劲一吸,一股纯粹的阴凉气流直下丹田,立时将他狂燥的气息平复了不少。他己完全压制住了那种爆发的**,小腹中暖洋洋的十分受用,可真想永远和她这么拥吻着。

    两人的嘴碰在一起,康王感觉到了凤飞扬的火热。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她的嘴唇如同果冻般的柔软干甜,他用力地吮吸着,如同饥渴的婴儿。

    没有什么比香唇更美味的了,要不然那些热恋中男女乐此不彼呢!

    康王本能一个翻身,欲将凤飞扬压在身下。刚被解药压制住的荡漾又再起波澜,让人欲罢不能。一只手紧紧地搂着凤飞一扬的纤纤细腰,另一只手也不老实起来,如同顽皮孩子似的。眼眸中泛出迷离的渴求,沙哑感性的低音中充满魅惑的磁性。

    “凤儿凤儿,吾之最爱。”低语间再次霸道吻上凤飞扬水润的粉唇。一颗心,顿如鹿撞,俊面通红。

    冰窖中在冷的温度也挡不康王的热血沸腾的激情。

    “哎哟!冻死个了!”凤飞扬惊呼。方才压在康王身上不觉寒冷,一旦肌肤相亲直接接触冰块。冻得她直哆嗦,心想怪不得中了媚毒的康王要自动入冰窖。这种冰冷如同受刑,谁tmd还有心思想那事啊!

    可香玉满怀、甜甜的幽香直沁心脾的康王受得了哇!用力拥吻着凤飞扬初长成的娇躯,左手搂住她的纤腰,右臂揽起她的腿弯,将她整个抱了起来。

    康王知道凤飞杨素来怕冷。把她整个人抱起来分开双脚用双手托着屁屁挂在自己身上,凤飞扬不得己只好双手环抱住他的脖颈。精致的小脸上一片绯红,心里腹诽。到底是谁中媚毒呀!见了鬼了。

    康王从她的耳垂开始吻起,一直吻到她浑身颤栗。凤飞扬发出轻声的呻吟,康王恰到好处的亲吻让她不时发出喘息声,耳旁响起阵阵烈风快意的呜鸣声,一种强烈的刺激感充斥着她的内心。

    **之吻

    凤飞杨不由自主地全身一颤,只觉得自已的脸又涨又热、脑袋晕陶陶的像喝醉了酒,全身虚脱无力像在棉花堆里,柔若无骨的身子被康王紧紧搂在充满枙子花香温暖的怀里,若不然恐怕早已一跤跌在地上。

    二人都有些情难自控。

    突然,一阵兵器乒乒乓乓碰撞声在门外响彻而去。二人亲昵的动作嘎然而止。凤飞扬手掌一翻,二指按在康王脉搏处。脉沉沉浮浮、虚火升腾、内力受损。门外强敌来袭,若不是我方不敌,战斗且会在门外?

    康王大怒,理了理凤飞扬凌乱的衣袍。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凤儿别慌,为夫去把这些人料理了!今夜好好宠你。”这话说得暧昧之极,却偏偏一本正经。

    凤飞扬哭笑不得,都火烧眉头了还开玩笑。性命攸关,也顾不得许多。放眼全部人马,也只有康王能退敌了!趁他往外凝神辩音时,飞快开启吊坠拿出智能防弹衣。

    “渊,把这个穿在外袍下。快!”凤飞扬一抖手中防弹马甲,另一只手扯开他外袍。动作粗鲁之极,毫无女儿家柔弱样。

    康王见凤飞杨手中奇怪的东西,并未多想。反正,凤儿手中宝贝多了去了!不足为奇。

    二人飞快穿上智能防弹衣。凤飞扬也藏好了保命离子枪,二人拉开矮门闪身而出。

    好家伙,院中花院中黑压压一群手执长刀的黑衣人正在围攻松生端木等人。老管家且战且退,败相己显。

    “慕叔退下。”康王一个健步飞跃而上,手中软剑在月色中舞出朵朵凌厉银花。

    “主子,你无事。”松生大喜,一个侧身翻滚,袖箭扑一声射入黑衣额头。顿时血花飞溅、弥漫在院中的血腥味更重了!

    端木静轩节节败退,眼看就要命丧刀下。凤飞扬娇小身形一闪,踏着鬼影冲向黑衣人。右手小匕首、左手离子枪。左躲右闪刀刀杀向刺客要害。

    端木静轩顿感压力大减,感激的望了一眼凤飞扬。想起那日在独秀峰遇险也是这样战斗,把后背交给彼此。他们也曾不分彼此、心心相印。

    静宓的夜色中一场无声的撕杀在悄悄进行。突然,月色中冲出一个高大的少年。少年一身黑色劲装与夜色融为一体。

    此人长得一表人才,剑眉薄唇,眉目之间自有一股摄人威势。手中银链枪舞得密不透风,直直杀向康王。

    这不是上次在长街巷逃脱的刺客少年么?

    高于对决那是地动山摇。众人突然感到浓浓的威压,如大山压顶,硬生生拥挤过来,让人无法呼吸。

    康王府中大半护卫都在随园当值,影卫更不用说了。统统在二位主子身边保护,至使真正的康王府人丁单一。如今突发事件,只有几十个普通护卫和管家、影七是影五和松生端木几人。

    面对百十号专业杀手,几人是点力不从心、手忙脚乱。慕叔身中数刀倒在血泊中,自家护卫也只剩几人苦苦支撑。到处飘散着浓烈的血腥味,惨叫声响起血花飞溅。给这清冷的夜空徒增了无限的恐怖气氛。

    凤飞扬疯狂了,看着“渐渐减少的自己人。杀红了眼,手中离子枪呈扫射状。口中大喊。

    “松生,带人住冰窖撤。快。”身体己隐在巨石后,手中离子枪射出幽幽蓝光。在夜色中与月光融为一体,被射中的黑衣人来不及惨叫就化作银光点点消失在空气中。

    被松生救回的老管家慕叔靠在墙角,目睹瞬间消失的黑衣人。吓得瞠目结舌,忘了呼吸。半晌才颤抖着问。

    “松生,凤小姐这是什么功夫?那家那派?为向如此厉害?”心里却在雀跃,真是太好了!凤小姐不但几次三番救王爷于水火,医术功夫无人能及。他家主子就是有眼光,以后的路哟!有凤小姐相伴,肯定是一马平川。

    松生扭头一看,吓一大跳。俺滴娘耶!老管家是不是流血太多变傻了,这笑容。也太惊悚了吧!

    “管家管家,你老没事吧!忍忍,等小姐干掉这些刺客,才有时间替管家疗伤。”松生望着一脸诡异的管家很是着急。

    “无碍,这点皮肉伤不算什么?松生,你老实回答。你家小姐这是什么功夫?”

    “哎哟老管家,小姐用么功夫做属下的确实不知!不过,小姐生气发怒时攻力大增。一掌能把人拍成渣。喏!像此时。”

    被离子枪扫中的黑衣杀手成片消失,惊慌失措中一个黑衣人顺势跌入排水沟,躲过至命一击。他不明白,为何同伴们会在银光触击之下消失在夜色中?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莫非此人是妖、又或者是仙?总之,这不是武者该有的招式。再厉害的武功,也不可能瞬间将人打成渣?在劲装少年和康王对决中,此人溜了!

    酣战中的康王突然大喝一声。手中软剑剑光大盛,发出龙吟虎啸的响声,只见剑光处如雷霆般向那少年刺去。少年手中链子枪如蛟龙出海卷出一片银光,枪剑相触,火星迸射,同时发出震耳的金铁交鸣之声。

    康王这一剑威力非同小可,硬是把对方连人带枪震退七八步之远。

    少年见康王剑气如虹,威勇难挡,不敢硬接。一招飞星掷光人随枪走。但见他动作如电,快如鬼魅。在剑光枪影笼罩之下,忽左思右进退了三四收才从一丝缝隙中,缄然穿出了那一道剑光。

    康王战意起。一招龙行天下,剑身上迸射出千百道精光。耀眼欲花追杀而去,气势如虹冠绝当世。

    他这一剑又把少年逼退七人步。少年先后使用了四五种身法,仍然未能躲过这一剑之威。但在生死一发之际,少年不知如何突发一枪,诡奇无比。居然冲破剑网,又逃出生天。

    康王越战越勇,突然纵声长啸。震得众人耳膜生痛,啸声中只见他剑光如雨,连劈带刺。一招之中竟含两路奇奥手法。

    “砰”少年在剑光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滚出三丈开外。长发散乱、形象凄惨,身躯上血淋淋的,七筋八脉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他,被生擒了!

    夜色凄凄,染上了一层杀戮后的血色。弥漫在院中的血雾久久不散,令人作呕。

    风飞扬一身血衣站在康王身侧,两只带血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心中从未有过的平静。扭头望着身后重伤的几人,凤飞扬大怒,决定反客为主

    一次次劫杀刺杀,实在是欺人太甚。

    最好的防守就是主动出击。

    今夜,注定不眠。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