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2章 全家行动

    朝堂上的事与商人无关,他们只关心利益。(看啦又看小说)时局会影响利益,只要不参与其中,只要提前嗅到一些苗头,改变经营的策略,这对商人十分重要。

    此外,不管乔家现在如何,在锦城,乔家的地位始终是第一把交椅,现在,乔家攀附上了定国侯府,之前,镇远侯老夫人对乔藴曦也是另眼相看,乔家,这是要发达了。

    一直受分家影响的乔家现在终于扬眉吐气了。

    之前因为长房的净身出户,乔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头顶都罩着雾霾,成为锦城百姓议论的焦点。现在,强势地回归,乔老夫人满是皱褶的脸上笑容不断。

    乔锦雯知道了母亲向定国侯府大嬷嬷提出的要求,心里有些着急,万一定国侯夫人恼了乔家,连良妾的名分都不给她了,她怎么办?

    她是定国侯府二少爷的人,谁敢娶她?

    就是敢,她也看不上!

    皇朝中,有几户人家能和定国侯府比?

    哪怕只是去做良妾,也比寻常人家的正妻有脸面。

    乔锦雯对薛桃很有怨言,却也知道她是为自己好。

    矛盾中,乔锦雯一边养胎,一边跟着大嬷嬷学规矩。

    考虑到她的身体情况,大嬷嬷只粗略地讲解了一下侯府的规矩。反正只是小妾,没有出府窜门的机会,也没有接待客人的需要,只要在府内能尊敬嫡妻,守好自己的本分,其他的都不要求。至于京城圈子里错综复杂的关系,大嬷嬷还没有把带来的册子给乔锦雯,毕竟还没得到夫人的回复。

    ……

    乔藴曦主持锦城谷府迎来的第一件大事——便宜弟弟百天了。

    所以这段时间她一直在筹备弟弟的百日宴。

    乔兴邦和谷靖淑的意思是不想大办,就自家人一起吃顿饭,结果谷家那边提前让人捎信过来,上到谷老爷子和谷老夫人,下到乔藴曦的几个表哥,谷家的人都会来。

    这可是大事了。

    从谷靖淑出嫁到现在,谷家的人最多逢年过节的时候走走礼,或者是乔藴曦的两个舅舅偶尔来送点新奇的玩意。即便是这样,谷家也是刻意低调的,一方面要维持谷靖淑的体面,既要经常走动,还要送好东西,另一方面,不能给谷靖淑带去麻烦,免得谷靖淑夫家的人有意见。

    所以,每次乔藴曦的两个舅舅来乔家,都是急匆匆地来,再急匆匆地走,好东西送了不少,饭都没留下吃一顿。因为谷靖淑身子骨不好,谷世阳和谷世军不想她操劳,所以每次都未多停留。

    哪知,他们越是这般为谷靖淑着想,越是把乔家的人惯出了毛病。

    谷老夫人深刻反省之后,认识到了自己的纵容,只是她还没来得及高调,乔家就分家了。

    这下,谷家就更随心所欲了,一家人,浩浩荡荡几十辆马车,载着各种新奇玩意儿和珍品,在自家镖局的护送下,到锦城了。

    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早晨,守城的小兵睡眼惺忪,打着呵欠上了城墙,看到不远处浩浩荡荡的车队,以及跟在车屁股后面的漫天黄沙,瞬间清醒了。

    在看了又看,确定那在前头开路的人举得是谷家的旗帜后,这才战战兢兢地通知了城楼下守门的人。

    谷家的人,就在这样一个平凡的早晨,以如此震撼的画面进了锦城。

    从城门到谷府,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整个锦城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谷家的人来了。

    这是谷家的人洗脱嫌疑后,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亮相,还是以如此震撼的场面。有不怕事大的,幸灾乐祸地猜测,谷家的人这是来给乔家长房讨说法来了。

    想想也是,哪家人分家,长房是净身出户的?

    那可是嫡长子啊,连庶子都不如,也不知乔老夫人是咋想的,连最不待见的庶子都能分到家产,自己亲生的儿子却什么都没有。要知道,乔家能有现在的规模,全是乔兴邦的功劳,把一尊财神扔出去,乔家是嫌银子赚得太多了?

    坊间有消息灵通的,在得知乔兴邦分家后,不能从事和蜀锦、蜀绣有关的行业,对乔家人的嘴脸更加鄙夷。

    看来,乔家的秘方是给了四房,为了防止长房的发展,乔老夫人是不择手段了。

    不过,这毕竟是乔家的家事,外人可以私下讨论,却不会放在明面上,现在谷家的人来了,乔家又要成为锦城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那些个不嫌事大的,在得知谷家来锦城的消息后,就让小厮在谷府外面晃悠着,看看能不能挖到点小道消息,有些幸灾乐祸的,还让人守在乔家外面,等着看笑话。

    与外面的蠢蠢欲动不同,谷家异常安静。

    迎来了谷老爷子一家,乔兴邦先带着一家子人去看了看新添的丁。

    谷老夫人并不重男轻女,看她对谷靖淑和乔藴曦的态度就知道,她是很喜欢姑娘的,可女儿能有个儿子傍身,她也高兴,至少,日后的重担不用落在乔乔身上。

    “哥儿像靖淑,看这眉眼,斯斯文文的,将来性格肯定不错。”

    乔藴曦眼角抽了抽。

    虽说相由心生,可模样斯文性格就不错了?

    那还有斯文败类呢!

    发现自己想岔了,乔藴曦眨眼,乖巧地站在一边。

    谷老夫人把孩子递给杨氏,坐在床边对谷靖淑说道:“我瞧着你气色不错,孩子长的也很好,兴邦和乔乔把你照顾得很好。”

    谷靖淑后怕地说道:“要不是有乔乔,我和哥儿……我发作的时候,刚好听到娘家出事,要不是乔乔,我怕是挺不过来。”

    “乔乔是个好的,”谷老夫人摸着乔藴曦的头顶,说道,“这孩子,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成长了。之前,是我们疏忽了,以为这孩子性格内向,再加上你身子骨不行,孩子跟着四房,没被养歪,还骗过了乔家的人,靖淑,你这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才得到了乔乔啊。”

    “是啊,”谷靖淑哽咽地说道,“现在想想,我就止不住的后怕,亏得这孩子早慧,懂得隐忍,知道藏拙,不然……”

    “好了,不说这些糟心的话了,”谷老夫人拍着谷靖淑的手,说道,“这次我们过来,你父亲的意思是先住两个月再说,乔乔马上就要到京城去了,你父亲和两个哥哥都不放心,所以过来帮着安排,到时,平鑫和平杰也跟着过去。”

    “会不会耽误两个孩子的功课?”

    谷平鑫和谷平杰是要上学堂的,商人,不管生意做得再大,还是希望在仕途上有所发展。

    毕竟,没有权势,再大的家产也守不住。

    “让两个哥儿出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在朝天门,我们谷家一家独大,几个孩子要风得风,要要雨得雨,殊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让他们出去见识见识,知道谷家和真正的权贵世家之间的差距,让他们有紧迫感。”说这话的是杨氏,她一边逗着谷靖淑的孩子,一边说道,“再说,由几个表哥跟着,娘和你也放心不是?”

    谷靖淑点头,“只要不耽误几个孩子的正事,我自然是乐见其成的。乔乔还是个孩子,说实话,我是不愿她过早地接触这些,可这孩子早慧,之前在乔家的经历,现在我们谷家又在风口浪尖上,我也不希望乔乔只是个关在后宅,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谷靖淑一脸矛盾。

    谷老夫人安慰道:“孩子没出息,你担心,孩子太出息了,你操心,你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谷靖淑故意嗔了一眼,“娘,你也是做母亲的,我的心情你最理解。”

    谷老夫人把乔藴曦搂在怀里笑。

    “对了,还没问哥儿的名字呢。”李氏说道。

    “小名叫石头,大名叫乔平奕。”这是按照谷家的辈分排字起名了?

    乔兴邦这是把自己当入赘女婿了?

    “乔平奕,这名字不错。”

    谷靖淑笑眯眯地跟着点头,“兴邦每日都会警告这小家伙一番,要他日后尽心帮衬乔乔,不然,小家伙的屁股可保不住了。”

    “那是应该的,没有乔乔,小家伙怎么会这么活蹦乱跳?”

    “这小子要是敢不尊敬长姐,维护长姐,我们这些做舅妈的,第一个不饶他!”

    “还有我。”谷老夫人淡定地补充道。

    乔家长房唯一的嫡子,从一出生就被众人嫌弃。

    对两个嫂子,谷靖淑是心存感激的。

    谷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两个嫂子全程没有一点怨言,坚定地站在谷家这边,甚至因此还连累了娘家。可两个嫂子的娘家没有做出出卖谷家的事,光是这情分,就值得她回报。

    “靖淑,你父亲这次来,一来是哥儿的百日宴,二来,是想问问你们的打算。”

    谷靖淑神色一凛。

    花厅。

    在逗完了小外孙后,谷老爷子一行人到了花厅。

    闲聊了几句,谷老爷子话锋一转,“对乔家,你是怎么想的?”

    乔兴邦沉吟了几秒,说道:“我本就不是乔家的人,乔家的那些不应该是我的,我这些年打拼的那些,就当是还了乔家的养育之恩。以我的能力,我能打拼出现在的乔家,就能打拼出另一个谷家!”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