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零二章:终章

    眼见着长枪跌落深渊,哈尔冈达却也是不惊不惧,双掌一分,同样在左右手的腕儿上各迸出来三圈备用的魔法阵。(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这些火花构成的魔法集合体就像几个精巧的手镯子,往外不住地冒着火星。倒也不是他剽窃,但凡是教团里面出来的人,十个里有九个的战斗风格都这样。

    经过几千年的发展,教团内部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可总的科技水平却没有多大差异。也是在近百年,他们看到了外边儿人间的科技革命,切身地了解到了科技带来的好处,才算开始在这方面下功夫。于是乎,各种结合了魔法和科学的诡异造物就一样接着一样地弄出来了,而且被硬塞进了年轻一辈训练的课程里头去。哈尔冈达倒也不是不想学,只是以他为代表的一票元老们大多都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而他自己又是半个野人脑袋,过于先进的东西学不来。

    此番对上尹族,哈尔冈达所用的基本上都是千年来屡试不爽的老把戏,新潮玩意儿是一件没上。他要是把库房里那堆神圣手雷和等离子魔术棒早拿出来,尹族当场就得给他跪下,不过这都是题外话了……

    ————

    当下,二人更是使出了看家本领,再次斗到了一起去。只见一片刀光剑影舞在了一处,中间还夹杂着几下魔法与魔法撞到一块儿的轻响声,奇光异彩、好不热闹。尹族过惯了太平日子,已经有千百年没有用过魔法来为难别人了,这冷不丁碰上一个知根知底的徒弟……一时还真不好办。

    想当年,教人家基本功的时候,尹族可算是一碗水端平,谁都没偏袒的。就算哈尔冈达天资没有其余同门那么出众,尹族也没放弃他,照样是尽心尽力地教。按理说这是个好老师,就是不太懂得青春心理学,再加上老板着一张脸,给年轻的哈尔冈达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再加上这啊那啊的过往,导致尹族直接成了哈尔冈达童年阴影的一部分,几千年日积月累下来,每天念叨一遍,原本好端端地没事儿也有事了……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当初教人家的时候,尹族从来都是拿自己当例子,干点儿什么都先亲自演示一遍。这几千年过去,哈尔冈达又是一心想要杀了他来报仇,就算每天只想上一次,也足够把尹族那些底子都揣摩得一干二净了。此番对敌,尹族对哈尔冈达这几年来的长进一点儿都不知道,可后者却对前者知根知底,无疑又将胜负的天平倒了几分过去。

    “我发现你小子是越来越难对付了啊……”弯腰闪过了几发带刺儿的阴影剑,尹族借着左手腕上最后一个法阵的斥力,愣是往后边儿滑出去好几米,一边嘴上还不停地埋淘道,“各种魔法转型的那叫一个熟练啊,当初我教你的时候怎么没那么机灵呢?那时候你笨的要把我给气死了啊!”

    “我可不像某人,两千年下来都无所事事的,连点长进都没有。”哈尔冈达毫不逊色地怼了回去,“说句实在话……当

    寿命超过一千年之后,就算我笨的像头猪那样,至少也能创造出三门不出世的武功秘籍来。冲击到某个‘瓶颈’是需要时间的,大概也就个几百年,换言之……几百年之后,我就已经摸到了那个瓶颈,格斗水平和你是差不多的。”

    “你要是想借着经验上的压制来制住我……大可不必白日做梦。”

    众所周知,当主角与反派交谈的时候,时间是被静止的,这一点在各类特摄片里都有体现。

    而当二者分别摸清楚了对方的底细之后……时间又会再次开始流动起来。

    ————

    这一次,抢先撤开的反而是哈尔冈达。他借着尹族一拳轰过去的力道,以掌化力,硬生生吃了一记炮锤,再借力向后腾跃而去。恰好雪天路滑,他这么一退简直如有神助,飘飘扬扬,乘着风倒退十里。

    退罢,扎下马步,稳住身形,凝神以待。

    他也不是那种死心眼的人,两千年下来,无数与异类高手切磋的经验教会了他很多法则。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遇到打不过的主儿,千万别逞什么“单挑主义精神”,火速地拉开距离,用猎魔人最擅长的另一项本事:魔法,来将其轰杀至渣。

    当然啦,考虑到哈尔冈达的年纪和资历,异类中基本上没有能和他过手的活化石,他也没啥机会能直接运用到这条保命法则。(尹族的血是真正的神血,一滴入体,便可以延续千年的寿命。像哈尔冈达这样的混血,只要不被外力杀害,活个几万年也不成问题)

    当下,机会就来了。

    没有了氪石做压制的本钱,尹族那恐怖的实力已经开始彰显出獠牙来了。他的肉身硬如混凝钢铁,一招一式起来都带风,而且多半还掺着一些下三滥的阴招儿手段。哈尔冈达虽然也能仗着自己对尹族的了解拆上两下,可这多半也是因为对方没有认真,一旦要是认真起来……直接一个黑虎掏心三连过来,他必死无疑。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也只有这样了。

    哈尔冈达自己也知道,要论到魔法,他多半是搞不过这位祖师爷了。魔法这玩意儿和格斗技巧不一样,它不是苦练就能练出来的,而是要看九成的天赋。而一谈到“天赋”两个字,他就不得不直皱眉头——六位同僚只是混了尹族的血,就获得了如此强大的魔法亲和力。他们在魔法上取得的成就,是自己千年来靠“努力”至今都未曾突破的。那么,话又说回来,作为输血源的尹族……他的天赋又是什么级别的?

    哈尔冈达一直不敢去深想,因为越是想,他越是觉得人生不公平。自己和他一比,简直就是云彩比泥巴,月亮比甲鱼。

    可……在当下这个关头,他却摒弃了平常一直有的那么一点儿自卑情绪,转而用魔法来与尹族决斗,无疑也是有原因的。

    那恒星魔法的召唤仪式,

    就和到点爆炸的定时  炸弹一样,有着自身的时间限制。从方才开打的一瞬间,哈尔冈达一直都掐着秒数呢,到了这个时间点上,他能做的大部分事情都已经做了。虽然有所波折,但大致与其意料的都差不多……再过三分钟,一百八十秒。只要尹族还没能成功破坏仪式的现场,那么就算作仪式完成,换句话说,他哈尔冈达就赢了。

    不惜代价,定要守住这最后一百八十秒!哪怕……是要用自己的短处去正面迎击别人的长处!

    念及此处,哈尔冈达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当即一个闪身,在半空中画出一个火花构成的正圆形来。他倒也有趣,当了那么多年的魔法师,竟是练就了一番空手画圆的好本事,那正圆之中,竖着还有一道分界线。不多不少,正好将这个大圆分作两半。尹族也是深谙此道的老手了,一出手,他就分辨出了哈尔冈达那点儿念想——所罗门王系的魔法阵。

    作为西方颇具代表性的魔法体系,所罗门王他老人家对圆形有一种近乎病态的痴迷。圆,象征着魔力的循环,象征魔法要素的一个大同符号。看看这形状,周身曲线,没有一个棱角,让人不禁联想到了魔法的本质:包容万象,但却不在某件特定的事物上体现出来。必要的话,圆的曲线可以拆分开来,拆成无数细小的三角形、棱形、正方形……这是我们中国一位数学家所说的“割圆术”。哈尔冈达也不知道自己具体是哪里人,但既然是在欧洲被捡到的,姑且就算是欧洲人吧……他用起所罗门王的魔法,或许是事半功倍。

    可,尹族就和他不一样了。

    在他看来,天下的法术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这源头……无疑是出自我中华的道术。在他诞生的那个年代,西方的诸国尚且不成气候,唯有印度古国,出了一位名叫释迦摩尼的佛陀,带领着走出了一群苦修士。不管如何,印度古国的那些法术似乎都与损毁身体有关,尹族着实是看不上演……像什么用脚踩火炭啦,被人殴打都不能还手啦之类的。

    大秦年间,但凡是游方的道士,均被冠上了一个“方士”的名号。若说方士中也分三六九等,那尹族这种无疑就是站在金字塔尖的那类角色,一般不轻易出手,一出手就是黄金白银破万斗的那种类型……眼下,终于来了个在魔法造诣上能与自己匹敌的学生,他反倒是有几分高兴。

    只见这位方士之王忽地展颜大笑,左手一扬,撤下了盘在手腕上的法阵,大声喝道,“都说一招鲜,吃遍天,今天我就要再教你一个道理……什么事儿都一样,如果只会这一招,你迟早都会败在别人手里!”

    说罢,他右手一挥,口中念念有词,不知从何处祭起了一面杏黄旗。那黄旗升至高空,忽地就开始放出万丈光芒,随着风雪猎猎作响,可就是不见掉下来。一时间,无数红旗、蓝旗、绿旗从哈尔冈达周围兀地升了起来,遮天蔽日,显出无穷无尽之势,分外骇人。

    :。: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