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7 听爸爸的话

    东京汴梁的早市,一片摩肩接踵、车水马龙;喧闹的街市,尽显人世繁华。(www.k6uk.com)

    许多打扮得体的豪门小厮散落在人群之中。他们行色匆匆,穿街走巷、入楼下馆、逛市进坊······个个都勤勤恳恳的奔忙着,像是在替主家订货、采买,又像是替主家送礼请客、联络回访——他们片刻不曾停歇,端的是好奴仆。

    第二天,东京城里就“炸”了!

    街头巷尾、店铺楼馆、市集场坊、地摊码头、棋社勾栏······这些最利于快速传播消息的场所,同时爆出大新闻:

    “太子、嘉王、端王;三王夺嫡!”

    “西夏、契丹、安南;祸患无穷!”

    “诸王夺嫡殃及忠臣,中原第一勇士遭贬!”

    “监军杜充实乃冒名顶替,受托潜入军中图谋甚大!”

    “杜充暴毙早有预兆,与表妹通奸当遭天谴!”

    “大唐九皇子非李氏血脉,天子蒙羞实在可悲可叹······”

    ——

    这些小厮,当然就是程洲养的“街浪仔”。

    因为东京汴梁要创“双*拥”“卫生模范城”“百日安全无事故”首善之都······所以,街上是不准乞讨的。先前的“街浪仔”那种传统思路是行不通的,可这也难不倒程洲——把“街浪仔”收拾干净了、去当豪门小厮不是更好?

    城*管都不敢管,他们可以随便四处乱窜。东京城里,有深厚背景的人可太多了;这些小厮身份虽然微贱,却不是巡守检役们敢收拾的,谁知道就会得罪哪家贵人?

    这就是程洲的主动出击:我也陷害你九皇子一回。

    以前都是别人陷害我程洲,我怎么就不能陷害敌人呢?等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等死。你赵构为了当皇帝、搞各种小动作,自以为可以随便牺牲我这个保家卫国的低贱军汉······我倒要让你你看看,东京市民答不答应!

    皇帝被戴绿帽的这种大逆不道的事,也不能没证据就信口开河。我就只是指桑骂槐的说是大唐九皇子,你赵佶这么小心眼的人,难道会不去彻查一番?嘿嘿······看你康王赵构这次不被我整治的焦头烂额?你还能有闲功夫来算计我么?

    ——

    这些爆炸性的消息,迅速传遍东京汴梁、西京洛阳——直到中原大地各处。

    赵构与母妃正在精心策划的、准备实施刺杀程洲的计划,在这种突然卷起的舆论惊涛骇浪中,再也执行不下去了。他们母子俩目前得赶紧想办法自保才行。

    果然“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啊,程洲暂时安全了。

    前几天还占据头条的“监军使暴毙军中、杜充是因病还是遇害”的新闻,已经升级到夺嫡与皇家血脉被玷污的高度。民众的八卦之火被点燃,情绪都亢奋起来;各种被添油加醋臆想出来的剧情开始到处传播。百姓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都是这些皇家丑闻······余下的炒作,已经成民众自发性的了,不需要程洲再做努力。

    这此事件,已经成了一场全民狂欢!

    想要发动这种瞬间爆发式的舆论攻击,必须做的很隐蔽而又要有效率。

    还好大宋特务机构只有一个皇城司。听皇城司的名字,你就知道它主要是在东京城里活动,主要工作是为了监视文武百官的异动、保护皇族安全、维持京师秩序。皇城司在历史上并没有任何出彩的表现,它跟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比可差远了。

    而程洲动用的力量,又是常人难以注意到的儿*童*团;以皇城司有限的资源,当然不会去用心注意这些小孩。

    ——

    程桑杰长高了很多,他现在已经十二岁。

    桑杰是自愿姓程的,他特地跟程洲要求,问程洲,可不可以喊你爸爸?

    这让程洲很为难。他本质是不喜欢搞收义子、搞什么“晚唐十三太保”这一套的。但在综合权衡之后,他还是接受了。毕竟这是在古代,后来直到民国了,这些老一套还是合情、合理、合法的,而且非常有效。

    从另外人道主义的方面来说,这些孤儿的心理上,也需要一个父亲给他们安全感,哪怕只是名义上的。

    为了平等对待,程洲索性将两百名“街浪仔”都姓程,都有了自己的大名,不会再被别人“阿狗”“穷鬼”“乞儿崽”的乱叫。从程桑杰之后,全部冠以“道”字辈,比如“程道明”“程道正”······

    程洲还帮他们编制名册、订造族谱:以后,你们就是你们宗族族谱上的第一个祖先了!

    街浪仔们听了自然是激动万分,个个抱住程洲喊“爸爸”!还说以后一定会听爸爸的话、作个好孩子······小孩就是好忽悠啊!

    当然,他们以后在执行潜伏任务的时候还是会使用化名的。

    ——

    因为营养的充足,街浪仔们也白了,造型也体面了。

    有“纵横司”对“街浪仔”们的文化、搏击、化妆、套磁······这些特训,还有程洲、樊凡对他们一贯的鼓励,给小孩们增添了极大自信,他们的成长极快。

    西北的元老街浪仔,一部分就地交给驼炳统领;一部分撤到了洛阳,由姐夫武晨跃暂领。

    而程桑杰已经担任“纵横司”东京“街浪仔”行动指挥使。这职称,相当霸道!程洲算计着,小孩子就喜欢这个调调。他这样利用未成年儿童,在大宋犯法吗?不犯法,因为古代法制不健全。可这样作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呢?嘿嘿······

    这些原本流浪的孤儿,被收养聚集在“街浪仔”社团里,找到了组织、有了依靠。他们再也不怕被成年流浪汉抢走食物、奸污凌辱,还能吃饱饭、有书读。程洲付出这么多,需要的回报,就只要他们每月偶尔执行一两次“任务”而已。

    有时候,可能连续几个月也没有任务。街浪仔们就读书、练字、练功。

    平时学习的都是程洲制定的简体字,教材都是从大宋科学家沈括的《梦溪笔谈》里摘抄的,只他们准学这个。而聘请的教师,都是父亲程克介绍来的军中退役老工匠。

    这些老工匠有个好处:有一定的文化,但是他们却并没有钻研过儒家的那些典籍、没有被毒害。由他们来教孩子们,是这个时代唯一靠谱的选择了。其他四书五经那些,街浪仔们成年以后,有兴趣可以自己去自学。

    程洲要把他们彻底洗脑和收拢,让他们只能在自己的体系内发展,制度性的形成自己的垄断势力。

    想用这些知识去考科举?不存在的。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