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章 招安(完)

    志村召唤出的英魂,从一道时空裂隙中降临,伴随其一同出现的,还有几只若隐若现的黑色之蝶。(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不过,那些“冥蝶”和时空裂隙,都在晃眼之间便消散了,留下的,是一名身高一米九左右、留着寸头、体型健硕的男子。

    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切弗·奇里奥斯,aka——“血枭”。

    “呼……”血枭站定时,先是深呼吸了一次。

    他应该很久都没有体验过“呼吸”这事儿了,所以这也可以理解。

    接着,血枭就用一个挺明显的小动作提鼻子闻了几下,并顺势转身,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庞浩业。

    “兄弟,给支烟。”血枭一边说着,一边已朝着庞浩业走了过去。

    庞浩业并不认识血枭,不过他知道志村的能力是怎么回事儿,故而也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志村“召唤”出来的。

    给支烟这种要求,不过分,而且庞浩业也猜到了血枭是通过嗅觉发现自己身上有烟的,所以,他做出没有什么惊讶的反应,只是平静地掏出烟盒,抵出一支烟递了过去,还顺手用打火机帮血枭把烟给点上了。

    “呋——谢谢。”血枭抽了口烟后,露出了颇为舒畅的表情,并对庞浩业道了声谢。

    他那样模样,看起来很是惬意,一点儿攻击性都没有。

    但是,自从他现身的那一秒起,子临的眼神,就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了。

    子临倒也不是害怕,只是很难得的进入了一种“我可能要认真战斗”的状态……

    面对血枭,这样的心理预期,是很有必要的。

    虽然纳坎沃和史三问他们也都有置子临于死地的能力,但子临对上他们时并不会紧张,因为那两位至少在思维层面来讲还都是“正常人”——一个人只要其思维还算正常,就可以预测。

    但血枭……和他们不同。

    血枭是一个疯狂和理性的结合体,如果用心之书去看血枭的思想,书里不会显示出任何文字,只会出现一堆抽象画般的线条来。

    像他这种人的行动,只有天老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行“预测”,子临还不行。

    “别紧张。”又抽了几口烟后,血枭仿佛是看穿了子临的心思般,望向他,悠然地说了句,“我不打算跟你打,呋——”他又吐了口烟,“抽两根烟我就回去。”

    “喂!你在说什么呢!”听到血枭的话后,志村毫无疑问当场就跳起来了,“你以为是谁把你召唤出来的?立刻给我宰了那小子!听到没有?”

    其实,刚才那一分多钟里,志村心里也是非常疑惑。

    被“魂降”召来的英魂按理说是可以由志村用意念直接下达命令的,虽然命令的内容无法做到很细致,但类似“杀死某人”或“杀死那几个人”之类的指令,只要志村心念一动,英魂就会立即执行。

    血枭出现后,志村也是在第一时间就在心里下了命令,让其去杀掉子临,但结果……血枭完全没理会命令,只是自说自话的去问庞浩业要了根烟抽。

    “你可以拒绝他的命令吗?”两秒后,血枭还没开口,倒是子临先问了血枭这个问题。

    “哼……”血枭冷笑,“没有人可以命令我……就算是天一也不能,何况是这玩意儿。”

    说到“这玩意儿”这几个字时,他头也不回地朝志村的方向掸了掸烟灰,轻蔑之意,溢于言表。

    “可我在天老板那儿听到的版本和你说的有点出入呢……”子临若有所思地应道。

    “你小子很坏嘛……”血枭说着,忽然笑了起来,“呵呵……天一要是知道你在我这儿挑拨离间,多半会夸奖你吧。”

    “奇里奥斯先生……哦不……奇里奥斯教授。”子临稍微纠正了一下对对方的称呼,再道,“我的确是听过不少您的事迹,但您应该不可能认识我才对……所以我不禁想问,您为什么会知道我和天老板有关呢?”

    “老子的智商至少四百以上,能感知和分辨方圆几百公里内所有人类的负面情绪,还能知道这些人中哪些是能力者……”血枭应道,“……你告诉我我凭什么推测不出你和天一有关?”

    “原来如此……”子临点点头,接道,“抱歉,像您这样的人,在这世上不多,我还不太适应这种‘轻松的谈话’。”

    他说这话时,已试着跟上了血枭的思路,并大致猜到了血枭的推理过程。

    如果血枭所说的属实……当然了他也没必要撒谎……那他能掌握到的信息就很多了:比如克劳泽的存在、克劳泽的情绪变化、子临的能力和“本质”、子临和这些身穿联邦制服的家伙之间的敌对立场、他们每个人心中的情绪等等,再加上血枭本就知道的一些信息,以他的智商,拼凑出了一条逻辑链来的确不是什么难事。

    “嘿!我跟你说话你听到了吗!”就在子临和血枭旁若无人地聊到这儿时,感觉到自己遭到羞辱的志村已忍无可忍,他箭步上前,来到了对自己不屑一顾的血枭身后,一手搭在了血枭的肩上,“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志村言至此处,本来是打算用力抓着血枭的肩膀将对方转过来面对自己的,不料……他发力一拽后,血枭纹丝未动。

    这种蜉蝣撼树般的感觉,作为一个高位能力者的志村已很久没体会到了;不过我们普通人应该很容易理解,要比喻的话,就好比你试着用一只手去推动一整个集装箱。

    “说起来……”一秒后,志村还没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血枭就自己转身了,边转还边说道,“这人世间……还真是一点儿也没见好啊。”

    当血枭真的转过身来,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志村时,志村的脑中突然成了一片空白。

    他想跑,无论是身体的本能,还是他灵魂中累积下的那些“罪业”,都在催促他远离眼前的这个男人……

    然而,在志村的神志回味过来——“原来这就是恐惧的极致”之前,他就被血枭一把掐住了脖子。

    被掐住的那一瞬,志村发现自己已然失去了一名狂级能力者应有的力量和速度,就好像他突然就变回了一个普通人,一个的油腻中年大叔。

    “或者应该说……”血枭则还是很轻松的样子,稍稍在左手上加了把力,将志村的下巴往上抬了几度,并迫使志村张开了嘴,“……人间,又污秽了?”

    他来了句带梗的玩笑话,然后用一个很自然的动作,将右手伸过来,把一截烟灰掸进了志村的嘴里。

    子临对这一幕的反应还算淡定,但在场的另外三名护卫官就有点看不懂了,不过他们也不知道,也不敢问……只是都觉得,从某种角度来说志村的能力还真是牛逼。

    “我很好奇……”此时的子临,比起戒备血枭,反倒是对这次难得的谈话机会更有兴趣了,“无时无刻的接收着无数人的恶意,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当是非观和罪恶感消失后,也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血枭把志村当烟灰缸一样用左手举着,右手抽着烟,用轻松的语气和子临继续聊道,“就像喝水,虽然你觉得不好喝,但还是每天都在喝着……

    “身处底层的家伙人数最多,他们的‘恶’尝起来很普通……无知、自以为是、不知自省,他们每天都疲于奔命,但各方面的却还是得不到满足,于是他们每天也都在愤怒、在不满,并通过各种渠道寻求着认同和发泄,但最终,他们的绝大多数,还是难以避免地充当着资本社会中被压榨和利用的工具。

    “中产阶级的‘恶’,令我作呕……投机分子、利己主义者、打着公知旗号招摇撞骗的骗子、夜郎自大的媒体从业者……中产是最能主导舆论的一群人,也是在这世间通过传播负能量来达到某种目的的主要群体……他们最爱摆出高人一等的姿态,将自己与社会底层划分开,恬着脸往精英阶级的脚底下凑;而这些人中越是歧视、刻薄地对待底层劳动者的,自己在精英阶层面前的嘴脸就越是贱……殊不知在那些真正的精英眼里,他们和底层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俎上鱼肉罢了。

    “至于那些精英阶级,或者说统治阶级嘛……数量不多,所以我能感知到的情况也不多,不过现在我所处的这座城市里好像集中了不少呢……

    “如果说前两种人的恶是水,那这些人的恶更像是酒,虽然也有一些比较单纯的成分在里面,但大部分……都比较复杂,味道更深远,也会对世间产生更严重的影响……”

    血枭不紧不慢地说着,边说,边抽抽烟、掸掸烟灰。

    子临听得很认真,而且听着听着还露出了笑容,他好似是遇见了一位相见恨晚的良师益友,且对血枭的话深以为然。

    在血枭说完这些后,子临又问了他几个别的问题,两人聊了有十多分钟。期间,可能是因为聊得挺开心的,血枭又问庞浩业要了第二和第三支烟……庞浩业呢,也是对方要,他就给。

    这段时间里,志村已停止了徒劳的抵抗,用一种“已经死了”的眼神,瘫软着不再挣扎。

    而另外三名护卫官,在旁听着这番对话,越听越觉得毛骨悚然,只觉得自己的“san值”在蹭蹭往下掉。

    “好了,我差不多该走了。”终于,十多分钟后,血枭把第三支烟的烟屁股扔进了志村的嘴里,随即说道,“跟你聊得很愉快,不过……这家伙的能力时限应该也快到了。”

    “嗯,我也很愉快,可以说受益匪浅。”子临接道,“奇里奥斯教授,如果有天我死了,也到了您所在的地方,可以找您接着聊吗?”

    “谁知道呢……”血枭回道,“那儿太大了,八成找不到吧。”

    “是吗……”子临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不过我还是会努力找找的。”

    “随你便。”血枭说着,随手就拧断了志村的脖子,像扔垃圾一样把他甩到了地上。

    而随着志村的断气,血枭的身影也模糊了起来,并迅速由实化虚,变成了一团黑影。

    一息过后,那黑影又化为了诸多黑色的蝴蝶虚影,飞散开,消失在了空气中……

    子临凝视了血枭消失的地方几秒,整理了一下情绪和表情,接着,才转头,看向了剩下的三名护卫官:“呵……抱歉,让各位久等了。我也没想到,今天还能有这番意外的收获……”他顿了顿,“不过,咱们的正事儿还没办完呢,关于让诸位‘弃暗投明’的提议,不知……三位现在能不能给我一个最终的、明确的答复了呢?”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