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三章 梦境,决战之前

    鲁州,临水斤市,一处郊区的破落大院。(Www.K6uk.Com)

    林峰和曾雨秋下车之后,倒了好几班车,方才来到这里。

    那是一个三层楼,超过400平米的大院。曾经临水斤市第一中学没有搬走的时候,这里每一个房间租出去都足以日进斗金。

    然而,随着临水斤市第一中学被搬走,这里的房价,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托一个临水斤市本地室友的福,区区5000块钱,他们已经将这里租下了整整一年,做了无数的准备。

    “人齐了,人齐了,人齐了!”

    林峰带着曾雨秋刚刚进来,一个看着有些清秀文弱,却操着大嗓门的男孩立刻高声喊道。

    看着有些疑惑的曾雨秋,那林峰却是主动为他解释说道:“他叫陈不凡,虽然名字响亮,但是从小到大,却有些轻微的自闭症和懦弱,说话从来不敢大声。

    但是,他的父母却对他寄予了大到没边的厚望。他们希望陈不凡能够像他的名字一样,成为一个不凡的人,而这样的人,怎么能够说话太过小声呢。

    被送到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之中,他每天必须不停的大声说话,只要有一句话都声音稍微小了一点儿,立刻就会被送到十三号室接受治疗。

    后来,他无时无刻,无论见到任何人,都恨不得直接将自己的嗓子喊哑了。

    据说,当初因为过度用嗓,他差点儿因此失声,在医院之中足足打了一个月点滴才没有变成哑巴。

    现在虽然不似以前那般随时随地都在说话,但是,每一次开口,还是习惯性的用尽全身力气。

    杨永生那个老禽兽说,这种状态叫做有激情,说什么狗屁的激情改变人生。”

    说到这里,此时那林峰上前拍了拍陈不凡的肩膀,轻声开口安慰道:“好了不凡,你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很快,我们就可以成功,到时候,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逼迫你拼命说话了!”

    等到陈不凡带着林峰和曾雨秋二人一起进入到了院子的主厅之中后,迎接他们的第一个人,却是令曾雨秋惊讶万分。

    因为这个人赫然就是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之中,除了杨永生之外,最有权势,最为安全的班长王全。

    要知道,作为班长,王全可以说拥有无数的特权,整个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之中,只要不出去,几乎所有的地方王全都可以去。

    而且,每一项考核,王全都拥有为一个人加上五个圈的权限。甚至,王全有权利为任何一名学生直接申请治疗。

    只不过,即使在网络成瘾治疗中心期间,感受到了那种仿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优越感。但是,当王全成功出院,回到家中不久之后,很快,就因为和父母之间发生争吵,被父亲威胁,要送他回去。

    要知道,一旦再次被送回去,学生胸口就会被挂上“再偏”的牌子。到时候,每一次十三号室打开,挂着再偏牌子的人都会被送进去一起接受“巩固治疗”。

    当初在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之中,王全已经不知道见过多少再偏的少年,重新进入其中之后,那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

    所以,第一时间,王全选择了逃跑,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父亲说的是不是气话。但是他不敢赌,因为一旦赌输了,一切就都要输了。

    “雨秋,林峰,不凡,快进来,大校已经把消息传出来了。

    明天晚上,提前动手!”

    “提前动手”

    在场的众人之中,唯有曾雨秋尚且不大明白王全的意思。

    “不错,其实我们早就有了计划,要彻底毁灭网络成瘾治疗中心这个仿佛地狱一般的地方。

    那个杨永生不是从来不说他对我们的治疗是虐待,反而经常说,电击有助于治疗很多疾病吗?

    那好,等我们反攻进去的时候,就让他也尝一尝,这电击的感觉。这种浑身都是病的家伙,要好好的治一治!”

    说到这里,曾雨秋跟着那林峰,王全等人,已经来到院子休里面,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子里面。

    在那里,一名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正被绑着手脚,关押在这里。

    “这是什么情况?”

    在曾雨秋看来,联盟是神圣的,为了自由而奋斗的,怎么可以随便限制别人的自由。这样的做法,和杨永生有什么区别。

    而此时的王全却是开口说道:“这是十三号室主任医师红姐的儿子,据说还是一个王者联盟的高手,只不过,红姐每一次帮我们治疗的时候能够痛下杀手。

    但是对于自己的儿子,可是宝贝的不得了,据说从小到大,连一句稍微重点儿都话都没有对他说过。

    这一次,要不是因为他,我们的计划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完成。

    明天晚上就是红姐值班的时候了,她如果是个聪明人,就会打开门,放我们进去,否则的话……”

    ……

    而此时此刻,网络成瘾治疗中心的顶楼,此时的杨永生却是不断的揉着自己的两个太阳穴。

    “我叫杨永生,是一个成功的医科大毕业生,毕业之后,创办了网络成瘾治疗中心。

    用我从国外引进的电击疗法治愈了无数的网瘾少年和网瘾少女。

    但是,为什么我只要一回忆起来我的过去,总有一种模糊的感觉呢?

    不对,我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可是,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而就在此时,那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之中,一个穿着格子衫的少年,也就是不抵抗组织背后的最大推手,楚大校的脸颊,却是开始发生了一片片诡异的扭曲。

    黑暗与光明交替之间,那楚大校的脸颊,已经赫然变成了陈白鹿的模样。

    但是这一切,对于陈白鹿身旁的学生来说,却好似完全没有看到这一点似得。

    在他们心中,变成了陈白鹿模样的楚大校,依旧是从前那个楚大校。

    只不过,此时此刻,很多原本加入联盟的学生,一个个都开始以眼神彼此交流起来。

    等待,等待的不是戈多,是希望!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