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72 埋汰

    她是最无辜的。(wwW.K6uk.coM)

    什么也没做,在家里安安静静的。

    却被家里的妹妹,联合了外家的表姐、表哥,害得丢了名声,还丢了未婚夫。

    一时间,花厅内的议论越来越多。

    女人嘛,联想力也是非常的强的,这种时候,更是将联想力发挥到了极致。

    于是从害魏芳凝,都说到了承平伯这个庶长子一门,想要谋害三房嫡宗,谋夺承平伯的爵位。

    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就好像她们看见了一般。

    跟着来的程氏等人,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了。

    居然还有那不怕事大的,向程氏几个承平伯府的夫人打听。

    一想到现在的长公主府上,乱成了一锅粥,坐在马车里的太子,便就笑得如一只狐狸。

    魏芳凝瞅着太子,感觉有些心里没底。

    实在是太子变得,她都快不认识了。

    上辈子明明是那样冷淡的一个人,怎么就成这样了?

    魏芳凝试探着问:

    “你说沈五与万宝公主般配不?”

    她这是怀疑太子也重生了,所以问了上辈子发生过的事。

    太子像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怪谈一般,说:

    “你在胡说什么?沈家怎么可能会与逸亲王叔家里联姻?那是不可能的。”

    魏芳凝放下心来。

    她就说,若是太子也重生了,怎么可能对她这么客气?

    只怕早跳脚骂她了。

    她还记得刚和离那会,她回承平伯府上,心里也是置着气的。

    沈太夫人进宫,也不知道与乾武帝说了什么。

    总之从宫里出来之后,皇上便就特特地下了一道圣旨,准许魏芳凝再行择夫。

    魏芳凝觉得,那时候,偶尔地在外面碰见太子。

    太子看向她的眼神,就跟要吃了她似的。

    不知怎么的,魏芳凝突然很好奇。

    上辈子在她弥留之际,太子到底与她说了什么。

    魏芳凝只记得恍惚之间,太子在哪儿埋怨她,说都是她的错。

    太子见魏芳凝不知道想什么,神情有些晦暗不明。

    却就想到了他的情敌来。

    本来,太子为魏芳凝做的事,不打算告诉魏芳凝的。

    不过……

    太子想起了施璋,又想起了今天来无上长公主府上,其他的青年才俊。

    危机意识严重。

    太子在魏芳凝的耳边,便就将他今天安排的事,一件一伯地告诉给了魏芳凝。

    魏芳凝错愕:

    “你……”

    太子正色说:

    “你不是说,你想要名誉清白?不这样的话,怎么能让人相信,你什么也没做呢?你就等着吧,用不了到天黑,整个京城,都会知道,你们家大房害你。”

    好似怕魏芳凝不信,太子笑说:

    “我花钱请了人,将你的事,写成了话本子,在勾栏酒肆里说呢。”

    魏芳凝的下巴都要掉到了地上。

    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太子哼说:

    “今儿来无上长公主府,他们还想害你。你就等着吧,你们家大房完了。就是王叔,也不见得能保得住他们。”

    虽然明知道太子,想要求娶她,有着原因。

    但能做到这样,魏芳凝还是挺感动的。

    魏芳凝郑重地说:

    “谢谢你。”

    太子不爱听,说:

    “跟我还客气什么?那天我与你说什么来着?你什么也不用做,我全会帮你解决了的。不单是他们,哪个想害你的,我都不会放过的。”

    魏芳凝摇头,说:

    “你本不用这样做的。”

    太子见魏芳凝非要跟他客气,就有些不大高兴。

    双想到施璋,整个人就不好了。

    可又不能直接说施璋的不好,那样不就显得他太过小气了?

    太子急得抓耳挠腮的。

    脑中突然想到一件事。

    在长公主府时,听魏芳凝的话,好像特别反感小妾。

    太子突然又变得高兴起来,说:

    “对了,昨儿你去逸亲王府上,没见着施璋的施长子吧?”

    魏芳凝摇头,不理解太子干嘛突然说这个。

    他又不是不知道,那天出了许多的事。

    再说了,她一个客人,怎么会看到那么小的孩子?

    太子好像突然喜欢上了,施璋那个庶长子了似的,说:

    “哎呀,那天我见了,长得可爱极了。那孩子长得有点儿像施璋,但更像他生母。施璋那个妾我也见着了,长得虽然没你好看,但也还算看得过眼。不过,心眼却是极多的。”

    魏芳凝不明所以地点头,“嗯”了声。

    心下却是有些不解,怎么将话题,突然就扯到施璋妾哪儿去了。

    对于自己的长相,魏芳凝还是心知肚明的。

    这长得连她都不如的妾。

    魏芳凝终是说:

    “看来的确是个有手段的。”

    要不然,拿什么迷住的施璋,还能生下孩子?

    太子一听,立时又笑得如一只狐狸似的,说:

    “可不是呢。我可是听说了,昨儿王妃突然将他的妾都打发了出去,却只将生养的那一个留下了呢。可见施璋,是真的喜欢那女人。”

    魏芳凝点头。

    不明白干嘛与她说这个。

    喜欢就喜欢被。

    难不成太子也喜欢那妾?

    魏芳凝瞅着太子不语。

    太子不知魏芳凝想岔了,兴致勃勃地将施璋那妾,长得如何的妖娆,又有何等的才艺,详细的与魏芳凝说了。

    就是想让魏芳凝明白,家里有那等妾,嫁过去,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可是魏芳凝见一惯少言的太子,说得如此的唾沫横飞。

    实在是忍不住,魏芳凝说:

    “你不会想跟施璋将那妾要来吧?人家都生养过了,太子爷还是死了心吧。”

    太子殿下一口老血吐出来。怪叫着说:

    “谁说我要了谁说我要了?”

    魏芳凝说:

    “你要是不喜欢,干嘛说人家的美貌才艺时,那样的兴奋?”

    太子怒瞪着魏芳凝,终是将实话说了出来:

    “我还不是怕你看上施璋?你当我没瞅着?打从你到了无上长公主府,他要是安个尾巴,都能冲着你摇了。”

    魏芳凝……

    太子喊说:

    “你别不承认,我可一直都看着呢。”

    魏芳凝有些不敢相信地说:

    “所以,你说了这么半天,其实都是在埋汰施璋?”

    太子颇有些有力,怎么他与魏芳凝的话,就对不上呢?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