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劫主对教主(第三更)

    烛火明灭。(wWw.k6uK.cOm)

    铁灰色帐篷的厚布,带着风霜痕迹,而内里则是两排长桌,以及中央裹着红纱、盘膝而坐的任清影。

    坐下唯独任无月一人。

    可是帐篷边缘,不着光的阴影却是浓郁的很。

    若是细细去看,却是能发现数十名月部的刺客早已在那里,以最隐蔽的姿势,借着最适合躲藏的环境,将自己遮掩起来。

    明明数十人在帐篷内,但却给人以奇异的空旷感。

    任清影玩着指甲,那涂抹着罂粟花油,又凝着些微钻沙的闪光,衬托着她五指越发修长、白皙、吸人眼睛。

    踏踏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从手指上转开了视线,左手随意在面前朱纹木桌上敲了敲。

    声刚落。

    帐篷周边的浓郁影子就动了,如潮落,带着某种极其自然的韵律,而消散开,似乎黑暗从帐篷里突然溢出。

    月黑风高。

    本就是刺客最佳的环境。

    加之漫天响着的歌声,那诡异女子空灵缥缈的轻音,她们的行动更为隐秘。

    “锦囊里就一句话。”

    任无月不语,静静听着。

    “若是一切无恙,那便是有人在说谎。”

    任无月露出不解的神色,这颇有些玄妙的话

    任清影继续玩起了指甲,道:“贾先生的意思是,石横在说谎。”

    任无月一愣,托着下巴,眼神开始流转。

    石横为什么说谎?

    是他已经抓到了那孩子,抑或是他被人所威胁,而不得不说出虚假的话。

    而既然自己等人判定了那夏甜唯有西方可去,而这石横带着盗寇从西而来,却是说推说全然不知

    任无月突然笑了,被这么一点,她似乎也明白了。

    可是越明白,她就越糊涂,“贾先生,千里之外,数日前写成的锦囊,怎可能估算到此时此刻的局势?”

    任无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但这就是真正谋士的恐怖之处。

    我想我们也需要动身了毕竟是那个男人的亲姐姐,在我念想里,她可是我的家人呢。

    而那孩子说不定还可能叫我舅妈。”

    她捂着嘴轻轻笑了起来,发间的殷红佩饰在烛火里明艳,而更衬出发的黑,皮肤的白,以及那同样火红的樱唇,带着朝露般的湿润,令人渴望一亲芳泽。

    一时间,看的坐下的紫衣配萧女子呆住了。

    教主真美。

    真是可以让人奋不顾身,哪怕牺牲。

    她心里不禁有些嫉妒起来,那个男人凭什么霸占了教主的整颗心?

    而他却还不知道珍稀。

    任无月还在想着,耳边却已经响起了自家教主的声音。

    “无月,我们也该出场了。”

    “是。”紫衣清冷女子急忙回过神来,手握了碧玉箫上,然后紧随着教主,融入了帐篷外的无边夜色里。

    有点冷。

    火光烁烁。

    一行数人正被包围在中间,而一个精悍男子,却用刀架在那“虎翼大将军”石横的脖子上,警惕的四处看着。

    虽然在张望,但他眼神里却没有丝毫紧张,反倒是带着一丝阴沉,以及压抑的暴虐。

    “林绝无,他的弟子。”远处走来的任清影点着认人。

    而在林绝无身后,则是一名书生气质的持短刀男子,一名如大家闺秀的握弧月刀的少女。

    “李无欢,景香。”任清影似乎胜券在握。

    任无月小心提了句:“那是宁中雀景香是后边抱着孩子的那个小个子。”

    “哦”任清影应了声,然后看向三人之后的两个小个子,疑惑道,“怎么还有个头发那么长的小女孩?”

    闺蜜急忙解释道:“据说那是被他捡来的。”

    任清影一阵无语,自己倾心的男人果然与众不同,连捡回来的人都如此奇特,那头发怕是足足有四米长了吧?

    从一边垂下,在她腰间缠了一圈又一圈,末了,还用小姑娘常用的蝴蝶发箍箍出了一朵黑色的小花,以示可爱。

    而且她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平静

    平静的好像在看戏?

    是缺心眼吗?

    而且,她怀里抱着的那个女婴

    为毛和她神情差不多?

    相比这两人,另外一边娃娃脸的娇小少女则正常太多了,一副明显紧张、如临大敌的模样。

    而她怀里的孩子为毛也感到紧张?

    神情也和她差不多

    这就是可能成为自己外甥和外甥女的存在吗?

    果然好特别。

    而这两个孩子,想必其中之一,便是那引发三千天龙的运势之子。

    不知为何,只是看了一眼,任清影就确认运势之子必定是那娃娃脸娇小少女所抱着的男婴,这感觉很奇怪,但想必让人来选择,想必都会选他。

    似乎那男婴,就是命定的,即将逆转这一切势的人。

    “姐姐。”任清影很快观察好了,而她脚步也恰到好处的停在了包围圈的边缘,往前走出一步,离开了盗寇与月部刺客,然后带着笑看向了被几人团团围住的少女,说出了令人值得寻味的称呼。

    而那少女身形高挑,神色冷然,虽然裹着灰扑扑的带兜斗篷,但却无法遮掩其绝代芳华,她腰间坠着嫣红色香囊,插着把布裹的细刀。

    听得突然走出的红衣女子的称呼,夏甜微微蹙眉。

    她没有说“谁是你姐姐”,“你是谁”这一类无聊的话。

    而是很快带上了甜甜的笑容,走出一步,回应了一声:“妹妹。”

    也许注定成为大浩劫,与已经成为了大魔女的存在,在某些地方都是相似的,这没头没尾、莫名其妙的对话,硬生生的被她们谈到了同一个频道里。

    实在是给人相见恨晚之感啊。

    “姐姐也喜欢红色?”任清影瞧见了她腰间的嫣红色香囊,柔声笑着,同时往前走了一步。

    夏甜带着温和的笑容,也往前踏了一步,只是还在月子里,加上这几日的连连奔波和波折,她其实已经很累了,随口应着:“是呀,红色总是那么美,那么艳”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手却别在了身后,食指与中指如兰花般交叠,在拇指上轻轻按了三下,而无论是景香,江南月还是林绝无,李无欢,宁中雀都能看明白她的意思。

    这是设定好的暗号。

    意思是:逃!!!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