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3章 饭菜有毒

    冷漠的声音响起,“云燕。(www.k6uk.com)”

    淡淡的两个字,压的云燕脸色一白。

    “王爷,属下知错。”

    她啪的一声跪了下来,动作干脆利落。

    慕容御淡淡的睨了过去,“明天回阁里,找伍叔领罚。”

    云燕握紧双拳,深吸了口气,方对着慕容御磕了个头,“是。”

    “至于春风楼的业务……”

    云燕一听,急了,“属下保证不再犯错,请王爷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你应该知道阁里的规矩。”

    慕容御低垂着眼睑,就这样淡淡的看着云燕,声音却是越发冷了。

    云燕心下骇然。

    那张美艳的脸庞,惨白一片。

    完了。

    她知道,自己不该因为嫉妒两个字去挑衅王爷带来的姑娘。

    她明知道对方最近甚得王爷的宠,却依旧因为桃子说的那句,王爷最近天天的围着莫小姐转,恨不能把天上的月亮都摘给她。

    当时她的第一反应,便是不信。

    她眼里的王爷向来是冷漠的,那双深邃的眸子,从来不会因任何人而染上别的色泽。

    就算是他母亲死的那天,他也依旧在西北,跟那些毛子打着仗,丝毫未受影响。

    所以她在挑衅之前是怎么想的?

    哦,是想让王爷知道,他看上的姑娘一无是处。

    哪里有她好?

    可是,现在完了。

    她不但输了王爷,不输了自己在阁里的地位。

    她知道一但回去,这春风楼就再没她云姨这号人物。

    至于是谁接任,她不知道。

    阁里的人,只服从命令,不能打听旁的。

    深吸口气,认命般的,慢慢的磕了头,“属下领命。”

    而后慢慢起身,头却依旧低着,“王爷,若属下改过前非,是否还有机会,回到春风楼?”

    慕容御淡淡的道,“看你表现。”

    这便是还有希望?

    云燕心头一喜,忙又磕头,“谢王爷,属下定会努力改正的。”

    “那便好好表现。”

    慕容御点点头,“先将备好的菜色糕点端上来。”

    “是。”

    云燕恭敬的应下,起身躬着身体慢慢的退出门外。

    刚关上门,桃子便拉着她的手臂,走至一旁。

    “燕姨,你可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云燕眸色一冷,“王爷的事,是你能过问的?”

    “可是燕姨难道你就不在……”

    “闭嘴。”

    云燕怒极,“就是你们这帮爱嚼舌根的奴才,才让我在王爷跟前失了脸面,现在竟还有脸问我王爷的事?”

    桃子从未见过云燕如此冰冷的目光,一时竟愣在当场。

    “退下去。”云燕却是不管。

    她会有今天这一劫,就是听了这些奴才们的话,才会在心里动了那样的心思,才会被王爷责罚,才会失了春风楼。

    该死的,她本来也只是喜欢王爷,并没有觊觎过什么。

    但这春风楼却是她的心血。

    就这样丢了,怎么能让她甘心?

    所以明日回阁里之后,她定会努力再次出来,夺回春风楼。

    不过眼下,还是好好的讨好下王爷,以及那,那个莫小姐吧。

    或许他们一高兴,这件事还会有转机?

    想到这里,她便以更快的速度走向厨房。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桃子竟用阴鸷冷邪的目光盯着她的背影好半晌。

    直到云燕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她才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快步追了过去。

    所以云燕刚到厨房,她后脚也就到了。

    “燕姨,让我帮你吧。”

    云燕看了看摆在桌面上的菜品,点点头,而后随手指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托盘,道,“行,这个托盘你先带上去。”

    “诶。”桃子忙上前端托盘。

    她转身刚要走,云燕叫住了她,并厉声的提醒道,“你进房间的时候,给我收敛着点,别冲撞了王爷跟莫小姐。”

    “是,奴婢不会。”

    桃子慢慢的低下头,轻声应了下来。

    “嗯,去吧。”云燕见她态度不错,便满意的让她走了。

    接着她又叫了两个丫头,端余下的两个托盘,自己则转身去了她专用的灶台,打算给王爷做一道拿手的甜点,以讨他的欢心。

    却不知道,桃子在端了托盘离开厨房之后,会悄悄的猫到一旁无人的角落,将托盘放在假石之上。

    而后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个白色的瓷**,打开,将里头的透明液体均匀的倒到托盘里的每一道菜上。

    等这些液水全部渗透进菜里,看不出之后,这才扔了瓷**,端着托盘,重新朝二楼走去。

    不一会,她便敲开了包厢门。

    “王爷,莫小姐,菜来了。”

    桃子扭着腰肢走了进去,满是风情。

    接着将托盘上的菜一一摆出,而后退至一旁,跪在房间中央。

    “这菜可是楼里专门给莫小姐备下的,请您大人不计我们这些小人之过,原谅我们之前的无礼冲撞。”

    莫惜颜直接黑线了。

    这些古代人真心是喜欢跪啊。

    一个二个都是这样的。

    她最讨厌的就是对付这样的事。

    于是她看向慕容御:你上。

    慕容御嘴角微勾,点点头:好。

    “你叫什么?”

    “桃子。”将头压的更低,桃子似乎因为慕容御的问话而更加的慌乱害怕起来。

    慕容御无视她的一切反应,依旧淡淡的道,“嗯,把你的牌子拿出来。”

    “回,回王爷,奴,奴婢还没有牌子。”话刚说完,桃子便整个人如同虚脱般,整个趴伏在地上,看上去惊恐异常。

    慕容御眸底闪过一丝疑惑,而上却是不显,继续道,“欧阳湛在哪个包厢?”

    “欧阳公子,近日来都在花魁娘子烟柔处歇脚。”桃子不解,但依旧低头回了。

    “烟柔?”慕容御似乎对这个名字并无印象。

    “就,就是从醉香楼里挖过来的花魁娘子,她……”

    “哦,是她?”

    桃子说到这里,慕容御心下了然。

    “是,是她。”桃子战战兢兢的又应了下。

    慕容御拿起酒壶,替莫惜颜倒上一杯之后,方道,“别在这里跪了,去把欧阳湛叫过来。”

    “是,是。”桃子忙起身,退了出去。

    还未退至门口,慕容御便拿起筷子,夹了片鱼肉放到莫惜颜跟前的菜碟子里,“惜颜,这道鱼是楼里的特色,你尝尝看。”

    他的声音让桃子的身体微微一颤,便又恢复原状的快速退出包厢。

    刚要关上包厢门,另外两个丫头端着托盘过来了。

    她朝她们微微一笑,便越过她们,快速离开。

    两个丫头见她如此,皆微皱了下眉,露出不喜的表情来。

    在桃子离开之后,她们方端着托盘进了房间,并快速将托盘里的菜,摆在桌面之上。

    因为桌面不大,但有些菜便桑在了上头,遮掉了桃子端来三四个菜。

    “王爷,莫小姐慢用,奴婢等告退。”

    两个丫头干脆利落的拿着托盘,躬身退了下去。

    并替他们关上了包厢门。

    又上了新菜,慕容御又开始替莫惜颜夹菜。

    但这一次,却被莫惜颜阻止了。

    “不用了。”

    她盯着菜,如是道。

    “怎么了?不满意这些菜吗?那让厨房重做一桌来。”慕容御以为她只是看不上这些。

    毕竟她之前说的那些,他也是一个都没听到过。

    莫惜颜摇摇头,“不用了。”

    侧头看向慕容御,“你难道不觉得第一个丫头有点奇怪吗?”

    慕容御被问愣了,他刚刚见菜上来,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莫惜颜身上。

    直到那个桃子跪下请罪时,才看向她。

    不过在传菜的时候,请罪,似乎也挺正常的。

    “刚刚在你给我夹这鱼片的时候,那个丫头的身体抖了一下。”

    虽然并不明显,但依旧被她看到了。

    慕容御听完,第一个反应,便是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个用白色绳子紧紧缠住的布包。

    然后打开,从里头拿出一根银针来,扎在了那块他亲手夹给莫惜颜的鱼片上头。

    银针瞬时由白转为黑色。

    果然有毒!

    啪!

    慕容御倏得站起,抬起右手重重的拍在桌面之上。

    咔,桌子应声倒地,满桌子的菜也倒了一地,一片狼藉。

    “你也别气,说不定跟她也没有关系。”

    莫惜颜却是丝毫未受影响,依旧坐在那里,脸上也依旧的轻松的神色。

    慕容御冷冷一哼,“无论是谁,本王定斩不饶。”

    接着沉声道,“来人!”

    倏得两道黑影从窗口跳进,跪在慕容御的跟前。

    “初一,把这鱼片事给系鸿歌,让他晚上之前,告诉我里头下的是什么毒。”

    “是。”跪在左边的初一上前,掏出个布袋,将好鱼片,转身再次跳窗离开。

    “初三,给本王去查,那个桃子究竟怎么混进春风楼的!”

    “是。”初三应下,也跟初一一样,重新跳出了窗外。

    “啧啧,他们便是你的暗卫?”

    莫惜颜对这些隐藏在暗处的护卫,非常感兴趣。

    因为听说都很厉害。

    “不,他们不是暗卫。”

    慕容御摇摇头。

    “不是?”莫惜颜疑惑,“那是什么?”

    “他们是刺客。”

    慕容御说着拉起莫惜颜,“走吧,他们的事儿我回头告诉你,左右这里也呆不住了,我带你去欧阳湛那里。”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