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二十章 符文与卷轴

    我叫阿卡托什,

    什么样的魔神才会蠢到被卷轴关起来?

    4,201年,炉火之月,25日,1215

    龙破的三个符文是oor、ah和rul,其龙语中的含义分别为“凡物”、“限制”和“暂时”。(看啦又看小說)

    听起来很正常,也不是巨龙无法发出的声音,但帕图纳克斯还是非常谨慎地逐个将它们念出,绝不肯将这些符文按顺序连起来。

    “它和过往的龙吼力量符文都不同,”上古龙皇说道:“这些符文本身不含有任何力量,而且语法也完全错误。”

    “语法?”亚瑟嘴角微抽。

    刚刚补充完整的“火焰之息”,其三个符文分别是“火焰”、“地狱火”和“太阳”,这三个单词连起来方式就十分正确吗?

    而且对他来说,只要变身成巨龙就自动熟练掌握龙语,考虑语法什么的毫无意义。

    “你虽然是一个特殊的,可以变身巨龙的龙裔,但本质仍然是一个人类,对此不理解也很正常,”帕图纳克斯把目光转向撒洛克尼尔和苏菲:“你们重复一下这几个单词,oor、ah和rul。”

    “饶了我吧……”撒洛克尼尔连连摇头:“虽然我能讲出它们,但之后嘴巴一定会烂掉的。”

    “什么单词?”苏菲眨着眼睛,“您说出这几个单词之后根本没有再说话啊。”

    “叽!”兔子蓝龙表示赞同。

    巴巴斯……哦,巴巴斯因为看过上古卷轴之后一直处于恍惚状态,暂且无视它好了。

    “就是这样,”帕图纳克斯看着亚瑟:“我们是龙,阿卡托什大人是龙神,而龙破以伤害阿卡托什大人为手段来达成自己目的,这对于龙类来说是完全不可思议的行为,即使是现在,我也在痛恨把这些单词说出口的自己,哪怕它们并没有生效也一样。”

    “那我……”亚瑟皱眉。

    “你既然能从过去获得龙破的知识,就代表时间之神阿卡托什大人愿意让你使用它,”帕图纳克斯叹着气:“龙神大人太过仁慈了,但我希望你只有在必须或者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使用它。”

    如果他们知道龙破每次使用时不是“一次”,而是达成目的之前的“无数次”时,大概观点会彻底变化吧,亚瑟咂咂嘴,决定隐瞒这个龙类绝不可能知道的情报。

    “虽然很难接受,但必要的试验还是要做的,如果让你毫无经验地面对奥杜因,说不定反而会浪费更多的龙吼次数,”帕图纳克斯振翅飞起,在空中悬浮着:“现在,对我使用龙破,让我从空中坠落,这也是根据记载,对阿卡托什大人伤害最小的用法。”

    “嗯……”亚瑟开始构筑这句龙吼的发音。

    噌,苏菲头一次抛弃了亚瑟,直接躲到了撒洛克尼尔背后,而那条兔子蓝龙也叽叽地跑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感觉现在的爸爸好可怕!”小姑娘远远地喊着。

    不,不是头一次,上次她这么跑掉是自己吸龙魂的时候。

    亚瑟苦笑了一下,对着帕图纳克斯吼出了那句它忌惮不已的龙吼。

    “oorahrul!”

    在巨龙不受控制地跌落尘埃时,亚瑟似乎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消失在火海中。

    1233

    霍斯加高峰,灰胡子的修道院。

    “所以说,你们到底怎么惹帕图纳克斯生气了?竟然直接把你们从峰顶丢下来。”看到灰头土脸的亚瑟走进来,爱纳斯大师带着点笑意问道。

    “可不是丢下来,好像还顺便喷了口火。”艾恩盖尔大师补充道。

    而基本不说话的博瑞大师和沃夫加大师只是默默对亚瑟行注目礼。

    “我也很奇怪,大师为什么会忽然暴怒……”亚瑟擦着脸,但一时擦不干净。

    撒洛克尼尔和那条蓝龙由于不会变成人形,留在庭院里没有进来,而一同跟进修道院的是拎着巴巴斯后颈的苏菲。

    “龙皇爷爷不是说了吗?爸爸你让阿卡托什大人受到了比过去数千年,乃至无数个纪元轮回都严重的伤势。”苏菲晃着巴巴斯试图把它叫醒,未果。

    “只是让他从空中摔落的程度而已?”亚瑟表示无法理解:“就算细究原因,让我试一下的也是他自己吧。”

    而且,这次也根本不是在上古卷轴中看到的那种无数轮回只为达成某个目的的循环,在他吼出龙破的同时,没有魔法、没有龙吼力量,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帕图纳克斯就好像一块沉入河底的石头一样坠了下来,他爬起身之后,一开始心情还好,似乎准备说什么,但下个瞬间立刻暴怒地挥动翅膀把在场的人全都掀飞。

    还特别对亚瑟追加了一口火焰之息。

    “哦?这么说你已经学到了龙破?”艾恩盖尔大师挑了挑眉站了起来:“跟我来,将它的图形和发音给我们看看。”

    “还有上古卷轴,我很期待能从里面看到什么。”爱纳斯大师也跟着起身。

    “呃,好吧,但我听说这东西会闪瞎没有经过训练的人的眼睛。”亚瑟去摸背在身后的上古卷轴。

    现在,除了誓约与胜利之剑外,亚瑟背后还背上了一只金属圆柱,两者都是金光闪闪,看起来颇为配套,如果什么时候他情急之下把这两把“武器”拿出来双持挥舞都不太违和。

    苏菲听到亚瑟又要去说那些“听不到但很可怕”的单词,打了个招呼之后转身跑去庭院找蓝龙玩了。

    “喂……”亚瑟拦之不及,只好叹着气拎起发呆状态的巴巴斯。

    1316

    虽然修道院只剩下一半,亚瑟在幻境中也没搞清楚被啃掉的那一半究竟有什么,但至少这一半看起来并不缺少什么,生活和训练所需的空间和器械一应俱全,比如这个“龙吼训练场”。

    它完全由亚瑟平时在各种遗迹中找到的“龙语墙”材质相同的石料搭建,上面更是深深刻划着众多龙语单词,灰胡子大师们基本都会在这里练习龙吼,也只有这里不会被他们的强大力量所摧毁没有这个地方的话他们只能对着天空吼叫了。

    rul、ah、oor,亚瑟逐一发出了那句龙吼的符文,但刻意将顺序反了过来,以免不小心又弄出一次龙破。

    在训练场的地面上,三个龙语文字静静地浮现。

    “暂时,控制,凡物?”虽然知道单词是反的,但艾恩盖尔大师仍然对它意外表达出的含义颇感兴趣:“这语气可不像是人类发明的龙吼。”

    “使用龙语,又有资格把龙叫做凡物的,”爱纳斯大师摇头:“除了龙神阿卡托什本身之外还能有谁?所以这个龙吼应该是祂自己传下来的。”

    “说起来,莫非帕图纳克斯认为自己不是凡物,应该不会被控制,结果摔下来之后恼羞成怒了?”亚瑟猜测道。

    而发怒之前的欣慰,则是因为连他都能被控制,那么奥杜因自然也不在话下。

    或许,在他没有看到的幻象中,奥杜因到处肆虐,所过之处满地大坑,而上古三勇士在不经意间遇到了阿卡托什,并向祂求教打败“世界吞噬者”的办法,龙神就轻描淡写地把这个龙吼教给了他们,完全不提它会给自己造成怎样的伤害。

    “既然帕图纳克斯大师已经决定只允许你来使用它,那么我们在学会之后便会将其封存,”艾恩盖尔大师一边将那些龙语笔划刻在周围的墙上一边说道:“灰胡子会将它代代相传下去,不传授给任何人,直到奥杜因再次出现。”

    为什么说的好像我已经成功打败了世界吞噬者一样……

    “正事做完,现在是娱乐时间,拿来吧。”爱纳斯大师朝亚瑟伸出手。

    虽然很想指出刚才的正事全是艾恩盖尔大师在做,但亚瑟还是把上古卷轴递了过去,毕竟他也很好奇这些常年居住在世界最高峰上,几乎什么都能看到的灰胡子大师能从里面看到些什么。

    “小心致盲。”虽然应该没什么必要,但他还是提醒了一句。

    “我们可不是白金塔那些傻乎乎的圣蛾祭司。”爱纳斯大师展开卷轴,然后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那不像是通过卷轴中看到了什么,而是那卷轴本身有什么一样。

    “大师?”亚瑟问道。

    “你上次打开之后就没有再看过吧?”爱纳斯大师皱眉看着卷轴。

    “呃,好像是。”毕竟之后就被帕图纳克斯扇飞了。

    “浪费我的龙魂……”老人嘟囔着,转过身将卷轴在发呆的巴巴斯面前展开。

    没等亚瑟质疑浪费的是什么东西,嘭地一声,土狗好像被什么东西迎面撞上了一样向后翻滚了好几圈,亚瑟清楚地看到,刚才从卷轴中飞出一个和土狗十分相似的虚影冲进了它的身体。

    “汪!”巴巴斯的眼睛瞬间恢复了神采:“我想起来把弗雷夫人藏在哪里了!”

    比起那个,魔神阅读上古卷轴的话就会被关起来?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