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七七章:监国

    “皇帝现在在钟粹宫养伤也不知道情况如何,哀家已经催了几次,回禀的人都在说只是伤了筋骨不宜行动,可这不宜行动还大老远折腾到钟粹做什么,就近往秦妃宫里才是正途。(www.k6uk.com)”秦太后往日里的确不问宫中事情,但到底是一番争斗后的胜利者,想得显然要比寻常人多一些。

    皇帝不肯出钟粹宫,必定有不肯出的理由。

    这番暗示听在长公主和曹氏耳中可就有了另一番味道。

    莫不是陛下有什么危险,而郑贵妃却故意隐瞒不报,想借机挟持皇帝?

    要不然怎么迟迟不见陛下露面,往日传旨的公公也换成了于刚身边的甲士,就连福安都不见了踪影。

    了解皇帝病情的太医更是被圈在一处,借口帝疾不能言故此不放一人出宫,没有一人能提前出去,就连上个厕所都有人跟着,自然打听不到什么消息。

    而秦太后此时选择提点女儿与曹氏也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暗示秦家早做准备,另一方面也是提醒长公主,速速告知睢安侯。

    若真有什么危险也能让曹家军及时救驾。

    可惜太后根本不知道,睢安侯并不在长安,就连能调动曹家军的曹侯世子曹彧也不在长安。

    现在将这份暗示递给长公主只是增加长公主的困扰,根本无济于事。

    而长公主的思路又一贯是以权势压人,现在面临这种困境竟一时呆滞,不知道该怎么办。

    皇兄一直是她的依靠,凭借同父同母的血脉关系,她可以肆无忌惮地盛气凌人,而不用担心会被任何人算计。

    但这一刻,长公主似乎终于知道问题的严峻。

    如果。

    皇帝真的被郑贵妃的人控制,那么郑家一定会设计立三皇子为太子,目前这个局面如果没有惊天大事比如逼宫之流发生,那么这件事将成为定局。

    她该怎么办?

    她的彧儿该怎么办?

    三皇子和郑家当初可以说是众叛亲离,曹家虽然没有乘机踩一脚,但绝对没有好脸色。

    她还对楚乐阳不假辞色。

    日后三皇子登基称帝,会如何对待她这位姑姑?

    即便是有太后护着,又能护她多久?

    老太后自从上次中毒身体每况愈下,若是再经历皇兄出事的打击,只怕根本没有多长时间可活。

    长公主一时心酸涌起。

    若是失去皇兄和母后,她一个弱女子纵然血脉高贵,又能有什么用呢?

    她的那些姐妹不是没有活着的,先帝几位庶出的长公主也都下嫁给臣僚子弟,如今随夫离开长安的都有许多,甚至有些不得宠的庶出公主连受封长公主的资格都没有。

    正因如此,长公主才更知道,一个失去权利庇护的长公主头衔和一顶破帽子没有任何区别。

    她不能看着这种事发生。

    “母后!”长公主上前拉住太后的手,正要说什么就见段嬷嬷上前拉住她:“公主殿下,太后娘娘累了。”

    长公主脸上慌乱更甚,为什么母后不肯听她说话。

    她需要母后教她怎么做啊!

    可段嬷嬷还是强行将长公主拉开,不住给她使了眼色,曹氏也注意到宫殿外巡逻的侍卫突然多了起来。

    “嫂嫂,我们该回去了。”曹氏上前拉住长公主。

    太后则按着太阳穴缓缓站起来,显然病得不轻,秦昭宁适时上前搀扶,一边道:“母亲先回去吧,我等一等二哥哥。”

    曹氏略带忧心地看着女儿。

    宫中局势显然十分微妙,秦昭宁这个时候要留下,恐怕不妥吧。

    她不像秦无疆有和大公主的婚约在身,她恰恰就是那个跟大公主抢曹彧的人,若是长宁公主借机发难,秦昭宁该如何脱身?

    秦昭宁却使了个眼色:“母亲放心吧,有二哥哥在,女儿不会有事的。”

    曹氏搀扶着长公主出宫。

    太后显然只能说一些半埋怨的话来暗示。

    现在寿康宫已经不够安全,郑贵妃有眼睛安插在这里,就是太后也不方便直言。

    好在曹氏和长公主出宫之事十分顺畅。

    于刚和郑家都在忐忑当中,朝臣们也都处于观望状态,彼此试探,所以他们并不敢做的太过火。

    但这些试探逐渐化为实际。

    当郑贵妃恍然发掘自己已经约过了榻上昏睡的那个丈夫,成为了整个王朝的话事人时,一切都开始转变。

    皇帝一直都是个十分聪明的人,他知道如何将权利握在自己手中。

    通过这些年的努力,皇权逐渐巩固,此刻反倒叫郑贵妃捡了个便宜,没有任何人质疑皇帝的命令。

    三皇子就这样开始行使监国权。

    当龙椅上空无一人,而他却坐在龙椅之下的圈椅中俯视群臣时,三皇子的内心已经开始疯狂膨胀,急剧扩张的**迅速将整个朝堂包裹。

    他只想尽快坐上那个位置。

    越快越好。

    “我要做太子,母妃,快写诏书,让父皇立我为太子!”三皇子回到朝堂。

    侍卫打扮的宋宜晟站出来劝阻:“殿下不宜操之过急,还是先应该稳住朝臣,调换自己的人负责长安各处,还有蔡瑁把持外朝也是一个祸患。”

    郑安侯也点头:“殿下不要忘了还有秦太傅一党在,贸然成为太子只会给他们求见陛下的理由。”

    “是,是这样,”三皇子发热的脑袋冷静下来,现在看宋宜晟都是无比顺眼。

    “我不急,父皇现在这个样子,我急什么?”三皇子冷笑,踱步到帷幔前,正对着龙榻上双目圆瞪的皇帝:“父皇,您恐怕到此时此刻也想不明白,您那么宠爱,那么信任,甚至要交托帝位的长宁,为什么会给您下这虎狼之药吧。”

    皇帝嘴巴张开,形似中风,微微转动的浑浊眼珠显示出他存有神志,只是口不能言,身不能动。

    “儿臣都告诉过您了,楚长宁恨您,她恨死您了。”三皇子脖子前伸,似乎要一吐心中所有不快:“暗格里藏着的证据我都看过了,长宁也都看过了,她知道您才是杀死柳家的幕后真凶,当然要恨不得您死无葬身之地,这您可怨不得我。”

    皇帝眼珠转动,口水顺着嘴角留出来,看似狼狈,可眼神却总有一种胜利者的俯视。

    这让三皇子很不舒服。

    他摔下帘缦走向宋宜晟和郑安侯:“你们到底有什么安排,快点说。”

    “商如锋,此人是陛下的心腹,必须要除掉。“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