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3章 你对智商一无所知

    “我不明白对方辩友为什么要这样误会我我只是说,疑是主流,用人要疑,疑人也用。(www.k6uk.com)怎么就会被解读为互相牵制、帝王心术了呢?对方辩友是不是厚黑学看多了,心里太阴暗了?

    我看你就比我更加用人要疑、疑人也用了,非常感谢对方辩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我方的观点。”

    冯见雄轻描淡写几句诙谐的话语,就引起满场一些定力不足的观众笑场了,也给了武大四废更多的精神压力,和士气值。

    当然,说这番话也是要有底气的。如果对方坚持刨根问底,最后冯见雄却不能自圆其说,那么刚才他装的任何逼,都会变成出丑,爬得越高,摔得越重。

    陈名自然不甘心,他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摆低姿态、刨根问底。

    他冷笑着问:“那我倒要恭聆高论了:请问冯同学,你觉得用人者应该怎么做到,恕我才疏学浅,实在想不到这种可能性啊。

    对了,我听说你除了念书和辩论之外,也做过投资人两年前在这个赛场上,你就高调对白执中前辈显摆过你投资视频网的切身经验。我倒是很想知道,你难道在现实中也是这么猜疑你投资的创业者,掣肘他们做事的么?你不会认为你不仅法律上懂行,连管理和技术上都比专业人士还懂行吧!”

    陈名说完这句话,本来是应该就此打住的。但他显然吸取了两年前白执中翻车的教训,在内心悬崖勒马般告诫自己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因此,他并没有急于坐下,而是站着咂摸了三四秒钟,宁可多打表浪费几秒钟,然后最后补充了一句:

    “当然,我相信冯同学你本人有可能是个奇才、全才。你可能真的又懂管理又懂技术,甚至比你投资的对象都强但即使那样,也只是个例,我们今天要证明的是社会主流,所以哪怕你做到了,对于今天的辩题也是没有帮助的,我们不能指望世上的投资人大部分都是你这样的天才!

    哪怕是众所周知的硅谷教父、的掌门彼得蒂尔,本人已经是在硅谷曾经取得过无数成功的大牛。他在投资的时候还知道不能对扎克伯格指手画脚呢!”

    陈名几乎是忍住内心的不甘和恶心说出这句话的。

    谁会愿意在辩论赛中,直接吹捧自己的对手是个天才呢?这不是打击己方士气么?

    但理性告诉陈名:要用理智思考,而不是用感情思考。

    两年前白执中翻车的景象还历历在目。

    要是他不补这段把对方捧杀的话,万一冯见雄再好整以暇地拿出真凭实据,证明他确实有那么牛逼。

    那么,他陈名岂不是要重蹈白执中的覆辙?

    所以,还不如主动承认冯见雄是天才,但同时强调这个地球上只有一个冯见雄那么牛的天才,因此他再天才也和今天要讨论的社会主流没关系。因为冯见雄的成功不可复制。

    然而,事实很快告诉陈名,他这个吹捧白吹了。

    因为这一次,冯见雄并没有打算再装一个个人英雄主义的逼。

    两年前对付白执中用过的招数,他这次不用了。

    所以陈名白吹冯见雄是天才了,也白扣士气值了。

    冯见雄施施然地说道:“我当然没那么厉害,我也觉得对方辩友说的投资人和老板不可能有专业人员懂行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可惜,跟今天的辩题没有关系。

    因为,我已经强调过了,我们说的疑人也用,并不包含任何干涉,疑只是疑,至于具体的做事,我们依然100对创始人、技术负责人放权。”

    这个观点,着实让陈名有些发愣,他觉得前面的准备似乎有些多余,也像是一个蓄力的拳头,突然打在了棉花上。

    原来,冯见雄只是打算玩个文字游戏诡辩?他的疑,只是精神上的疑、没有任何实际行动干涉的?

    如果真是这样,这种疑倒真的变得毫无道德瑕疵了我怀疑你,但依然放手让你做,那还有什么不对?哥只是在心里想想疑,连被用人的自尊都不会受到丝毫打击。

    陈名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羞辱,他立刻争辩道:“原来对方辩友说的疑,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唯心主义的思想犯?是没有任何外在行动表示的?呵呵,亏你还是学法律的,难道连主客观相统一的基本逻辑都不知道么?

    如果疑仅仅表现在一个人内心的想法,没有行动,那还有什么讨论的意义!任何法律和社会道德都不会惩戒人内心纯粹的、没有任何外在表现的想法!”

    然而,冯见雄并没有陈名预料中的挫败,他依然那么云淡风轻:“我没说没有任何外在表现啊我只是说,没有任何干涉、不限制被疑的人做事。这两者是不一样的。请对方辩友不要偷换概念。我们疑了自己投资的人,完全可以有其他表现形式的嘛。”

    陈名这下彻底没脾气了。

    因为以他的社会阅历,也实在想象不出再往下怎么聊具体操作层面的话题。

    他只能放低姿态,以求教的语气问:“那我倒想请教,你说的既不干涉行动、又有别的客观表现的疑,究竟是怎么表现的?”

    这个问题问出来,就注定是要掉分的。因为如果冯见雄后续的回答很巧妙,就能证明陈名的社会阅历太浅、想象力不够丰富。在辩论赛中这照样是个丢分项。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找遍地球上其他嘴炮男,除非是把马风那种主业装逼捞钱、副业嘴炮的真逼王拉来。否则其他纯卖嘴的人,肯定都没有冯见雄的阅历的。

    冯见雄只好勉为其难地帮助小学生们提高知识水平了。

    “其实很简单我很高兴听到对方辩友有一定的见识,为了今天的辩题还特地了解了彼得蒂尔和扎克伯格,我就用这个例子来说明好了:

    彼得蒂尔当然不会去干涉扎克伯格怎么运营了,但恐怕对方辩友并不知道,彼得蒂尔当年除了给扎克伯格50万美元启动资金外,同一年里还给了另外不下20个相同或者近似领域的项目资金,虽然不一定都比给扎克伯格的多,但总量加起来也是有近千万美元的。只不过那些成功学著作,往往不会告诉你他们投砸了的那些故事而已。

    我做投资的时候,当然不会去干涉当年刘总或者席总的运营决策、技术决策,术业有专攻嘛。但我疑还是要疑的,而这种疑在行动上的表现形式,就是我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我会投一些品类近似的项目。甚至有时候我自己都知道,这些项目里注定最多只有一个能活下来当然,也有可能一个都活不下来。

    我花的钱,最多只有一份是不白花的,但我依然要花。这就是现代社会用人上疑的意义,我会尊重对方的决策,将能而君不御之,但我保留我相信他有很大可能失败的疑,充分给他自主的同时再给别人也同样的待遇,宁可白花钱,来增加最终的成功率。”

    几年之后,那些既给滴滴钱,也给快的钱。既给美团钱,也给饿了么钱的投资人,不就是这么想的么?

    到了创新竞争白热的时代,巨头给所有有希望的创新者都塞钱,几乎是一种常态了。

    只不过,眼下2009年这个当口,还没有那么惨烈,毕竟的格局才刚刚形成,大伙儿的投资都还停留在“利于做自己的事”,而没有想到去“防备别人要做的事”。

    换句话说,09年的腾云是绝对不会因为“这个项目我不投,阿狸就有可能投”这种考虑,就去给新项目的创始人塞钱的。

    因为大家都还需要把重心放在壮大自己上面。市场还很开放,寡头格局还未定型。如果腾云跟阿狸死磕,烧掉了自己的资金和潜力,说不定就被第三方第四方渔翁得利了。

    但是,等到移动互联网彻底深化后的那些年份,这种“哪怕自己没用也要给对方添堵的防御性投资”就很平常了,稍微对投资圈有点理解的人都能理解这种形态及其背后的心理。

    因为那个年代,对于阿狸腾云来说,天下已经没有第三方的敌人可以打了。

    所以,要论“出于多疑,所以对同一个行业领域内所有看起来有希望的人,都砸一遍钱”这种心态的理解,眼下的国内,没有人会比冯见雄更深刻。

    也正是因此,他可以如此熟极而流、自然而然地说出上面这番话。

    虽然跳跃性有点大,但在评委们听在耳中,却无一不觉得那就是应该的、那就是冯见雄切身的真实体会。

    几个评委听了他的看法,纷纷在那儿盘算:

    “啧啧啧,这个见识,比陈名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唉,看来两年后,又一次被他用丰富的社会阅历和见识,吊打了在校生对手啊。”

    “当然,也得承认,冯见雄的口才还是一如既往的牛逼,如果光靠口才,他也有很大概率会赢。只是,他在远见和阅历方面的优势,对于其他大学生来说,简直就是强到无解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种辩题,本来看起来其实没什么时效性,对见识和洞察能力的要求也不高。但这样都能被他硬生生掰到现在的角度上,这人的因势利导才能,真是深不可测。”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