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四章 再别战友

    秋决的时候,秦咏梅和老罗都躲了。(看啦又看)

    大老黑身为副局长躲不掉,他不得不亲眼看着自己的战友老袁被枪毙。

    又不得不亲自动手解决偷车少年。

    大家一直都觉得大老黑是个粗糙的人,其实大老黑所承受的压力丝毫不比秦咏梅和老罗他们少。

    或许他内心比秦咏梅和老罗更痛苦。

    秋决回来后,大老黑便绷不住了,一下病倒了。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才出来,但很快就恢复了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

    本来还想闹闹情绪的秦咏梅和老罗见大老黑如此,也只能收敛起来了。

    如果说第一批500台彩电让白客暴赚的话,这1000台彩电简直就是印钞机一般。

    第一批彩电,白客咬咬牙一台赚了1000元。

    这1000台彩电,白客想:算了,别太嚣张了,一台赚800元就行了。

    可刚卖了100台就发现惹祸了。

    因为眼下彩电的价格虽然也就一千五六,但有价无市,你有钱买不到。

    在个体商店,或者乡镇的供销社里,卖两千五六都算是良心价了。

    尤其到了当下,不说金九银十吧,这个时节也是大宗消费品的销售旺季。

    彩电价格都涨到了快3000块钱了。

    所以,白客的这批彩电卖的太便宜的话就是在拆同行的台啊。

    加上眼下卖彩电属于投机倒把,真要有人搞白客也是一搞一个准。

    “算了,算了,咱就多赚点吧,一台赚1200元就可以了。”

    白客更喜欢卖的是红白机。

    这玩意利润虽然比彩电差太多,但卖的舒坦,不会成为众矢之的。

    而且很长远,红白机可以一直流行到九十年代中期。

    老牛也对游戏机挺感兴趣,进了三台回去,可卖了一个月也没卖掉。

    商行这边对老牛这样熟悉的小商户还是很宽容的,只要产品包装破损不严重,都可以包退包换。

    白宁正在给老牛办手续的时候白客看到了。

    “哎呀,大叔,你退它干什么?”

    老牛叹口气:“不好卖啊,问的不少,可没人愿意买。”

    这红白机比一台黑白电视还贵。

    而且游戏机还有后续消费,那就是卡带。

    卡带可不比磁带,一盘就要二三十元。

    眼下,县城周边虽然已经有很多万元户、温饱之家了。

    但谁家儿子要是让自己老爹花几百块钱买个用来玩的东西,他不一巴掌乎过来都算你运气好。

    “你不能学学人家狗剩尿尿和泥玩,拉屎弹蛋儿玩啊!你个损塞!”

    不过,孩子们不能买,却可以玩。

    “你可以开个游戏厅让他们玩啊。”白客说。

    “对啊!”老牛也反应过来了,“正好俺家商店旁边有空房子。哈哈,俺不退了,还得再买三台黑白电视。”

    其实白客也想过开游戏厅赚钱这营生。

    可这营生相对来说比较低端,利润不会太高,而且天天得有人盯着。

    像老牛这样就可以。

    他家开着商店,旁边再开个游戏厅,就可以一边看商店,一边看着游戏厅。

    互相之间还有个互补的作用。

    星期天蒋文来帮忙的时候白客突然想到,蒋文家也可以开个游戏厅啊。

    蒋文的爷爷是退休老人,蒋文的奶奶则是家庭妇女,全家四口人就靠他爷爷那点退休金过活。

    平时老头老太太还得出去捡点破烂换钱维持生计。

    要是开个游戏厅,让两个老人看着,坐在家里就把钱赚了,那不是桩大好事儿吗?

    而且蒋文家虽然不临街,但院子里的偏厦子还有几间,拾掇拾掇也勉强能用。

    蒋文一听也挺高兴,但很快就蔫了:“俺,俺可买不起……”

    “我借给你好了,赚了钱再还我嘛。”

    “那怎么行,那不占你便宜吗?”

    “怎么是占便宜呢?我这游戏机一时半会儿也卖不完,不如让它出去创造利润。这叫盘活资产知道不?”

    “好吧。”

    白客给蒋文也配备了三台黑白电视加三个红白机。

    过了几天再看蒋文,他美的合不拢嘴。

    “俺爷爷奶奶一天能赚30多块钱呢。”

    淮东亮的老爸拿着“齐、清、定”的账本给白客看了之后,两人又攀谈了几次,确定了市场定位、产品款式等等方面,然后白客直接把十五万元打到淮家工厂的账户上了。

    正好服装鞋帽秋季订货会又要开始了,白客催促老淮赶紧做出样品来,和衬衫厂的产品一起拿到秋季订货会上。

    白客之所以这么卖力地帮助淮家转型,一方面是想扩大自己的经营品种。

    另一方面是吝惜淮东亮这个人才。

    淮东亮每天都在卖那种低价低质的板儿鞋,利润微薄,又耗费人力物力,有点得不偿失。

    老淮用五台注塑机紧赶慢赶,终于做出一批样品。

    主要是女式的凉鞋,有六种款式。

    还有男式凉鞋,有两种款式。

    儿童凉鞋也也有四种款式。

    然后是男女儿童的各种拖鞋。

    景主任和大美人潘红带着这些样品和自己的各种规格的衬衫,准备再次到省城参加订货会了。

    “那个,白总你放心……”走之前,景主任讪讪地说。

    上一次景主任有点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感觉,差点给工厂带来信誉危机。

    但人总不能因噎废食,这股子豪气还是得保持着。

    “景主任你不要有顾虑!上一次他们已经见识咱们的实力了,这一次也不能放低了身姿,起码要持平。”

    “可他们要是还下那么大的订单……”

    “上一次是爆单嘛,这一次秋季订货会基本都是来年春天才交货的,周期这么长有啥好害怕的。”

    潘红也在一旁说:“老景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白客拍一拍景主任的肩膀:“景大哥,你还得保持那股劲头啊!”

    景主任信心大增:“好!俺这会儿心里有底儿了!”

    秋决一个月后,秦咏梅他们又有战友要离开了。

    虽然不是阴阳两隔,但也几乎是到了另一个对立的阵营里去了。

    和秦咏梅、老罗他们头一批加入公安队伍的小倪要脱离公安队伍,成为一名律师了。

    “公安不当,干嘛去当律师啊?”老罗不解。

    小倪是局里第一批有文化、有专业知识的公安。

    前途不可限量啊。

    眼下他是预审股的股长,将来会比秦咏梅升职更快。

    可成了律师以后,这一切都化为泡影了。

    眼下的律师们统一供职在法律顾问处,虽然算事业单位,归司法局主管。

    但他们其实是个体户,需要自负盈亏。

    小倪叹口气:“这个社会需要法治,需要法律人才。”

    “法律?咱们公安不就是法律吗?”老罗说。

    大老黑驳斥他:“不要乱说。咱们是抓人,律师是捞人。”

    “搞了半天是跟咱们唱对台戏去了啊,你个臭小子!”老罗说着,给了小倪一拳。

    小倪笑了:“也没那么夸张,眼下还不允许律师做无罪辩护,只能做减罪辩护。”

    听小倪这么一说,秦咏梅似乎有些理解他了。

    秋决之后,小倪显然受刺激了,他想帮助老袁和李华胜这样的人。

    可这是一条艰难的路,因为帮罪犯辩护,这些年已经有不少律师当啷入狱了。

    大家依依不舍好一会儿,大老黑挥挥手:“好像生离死别一样,人小倪他们的法律顾问处离咱们还不到100步远,随时可以回来玩嘛。”

    老罗叹口气:“再近也不是一个战壕里的咯。”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