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5章 除王洋太学学籍,以儆效尤(第一更到达)

    第265章

    “诸位爱卿想必都已经看到了这份来自开封府尹的奏折了吧?不知诸位爱卿还有什么想要说的?”高滔滔看着这帮子面面相窥,目光呆滞的朝庭重臣们,心里边颇有些哭笑不得。(www.k6uk.com)

    这个王巫山到底是何等样人,为什么老是搞事情,一桩桩一件件,过去吧,似乎他一直都在文艺圈里边混,搞的事都是跟文学艺术有关系的。

    可是现在,似乎自打这位王巫山入了这太学之后,特么的搞出来的事情是越来越大,偏生虽然事情都与其有关联,可是,似乎又都是一些无伤大雅之事,着实让执掌朝政好些年的太皇太后高滔滔也深感头疼。

    太皇太后对面的天子赵煦也同样是一脸的懵逼,心里边就跟吡了狗似的,这又是什么鬼,之前太学与国子学之间的争斗这才稍稍平息,这才几天的功夫,又闹腾出了这么一出。

    不过让天子赵煦庆幸的就是,幸好不是巫山先生主动而惹事,而是对方想要对付他,而被他识破之后抢先出了手。

    赵煦突然轻笑出声来,当把所有大臣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之后,赵煦这才轻描淡写地道。“朕当是多严重的事情,不过是两个学子之间的争执,你们诸位身为朝庭重臣,难道眼中就只有这些鸡毛算皮的小事不成?”

    “陛下此言差矣,国子监诸学乃是我大宋才俊之士恭听圣人教诲之所,而他王洋身为太学学子,成日里不思进取,总是惹是生非,上次国子学与太学相争之事,太皇太后已然看在其是初犯的份上,饶过其一次。”

    “可是他非但没有感念圣恩,如今又做出这等事情来,简直就是视太学学规如无物,若是不严加惩处,日后诸学的学子皆有样学样,那还了得?”

    看到这名朝庭大臣一副义正辞严的嘴脸,赵煦就不禁生心厌恶,冷笑了一声问道。“你说国子学与太学相争之事,意思是上次的惩处不够严厉是吧?那要不你跟朕的皇祖母说一声,再议重处,将所有教诲不严的官员一律免官削职为民如何?”

    那位大臣哪里想得到赵煦会旧事重提,不禁有些愕然地看着这位口不择言的大宋天子。“陛下您……”

    “皇帝,那一桩事业已经过了,那便过了,不必牵扯今日。”太皇太后高滔滔无奈地清了清嗓子说道。

    赵煦眉头一扬,坐起了身躯之后,看着那远远的坐在竹帘后边的高滔滔,不阴不阳地道。“那敢问皇祖母,既然那开封府尹那边也上了奏折,言明那赵明诚之过,不知皇祖母准备如此处置此事,也好让朕学上一学,日后处置政务之时,说不定能用得上……”

    听得此言,高滔滔忍不住扬起了花白的眉头,最终疲惫地轻叹了一声,目光落在了那些朝中大臣的身上。“诸位卿家,哀家想听一听你们的意思,哀家希望你们最好能够秉公持正……”

    话里话外的意思,自然是在警告这些朝庭大员们,你们特么的别再搞事情了好不好?再在皇帝陛下看你们已经是越来越不顺眼了。

    话虽如此,可是终究还是有一些蠢货没以明白高滔滔的意思,立马就跳了出来,认为王洋此人简直就是国子监诸学之中的败类,社会的渣滓,应该严惩以儆效尤。

    不过好在,大部份的旧党大员都还算清楚,听到了这哥们的发言之后,恨不得把这个得瑟的家伙踹一个跟斗,典型的没有半点眼色。

    “启奏娘娘,太学学子王洋有过,然国子学学子赵明诚亦有过,臣以为,若是惩处,当同罪而论,不可偏颇,方彰朝庭之律法,诸国之规,以慑不法……”一位老持沉重的大臣站了出来朗声言道。

    听得此言原本面色不愉的赵煦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不少,不过下一句话却令赵煦的脸色不由得又多难看了几分。

    “王洋毕竟将事端犯下,将同为国子监诸学的学子高悬于国子学门楼之上,着实有辱国子监诸学之威仪,而赵明诚虽有恶念,却未及实施……”

    另外一位大臣听得此言,不由得两眼一亮,对啊,一个犯罪未果,而另外一个实施成功,哪怕是再秉公持正,这里边自然也就有了差别,“不错,臣以为,赵明诚也有过错,然其过错却不及王洋之重……”

    看着那些大臣们又开始七嘴八舌的重新回到了老路上,赵煦甚至已经连生气的想法都没有了,只是麻木地看着这些大臣们,不禁又忆起了当年,父皇病重之时,亦曾经让自己听过几次朝议。

    而朝中诸臣所议的,可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让赵煦越发地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这些臣工,皆非良臣,皆非干臣。

    高滔滔虽然看不到天子赵煦的表情,但是,也被这些大臣那种意图一棒子想要把那位王洋致之于死地的这种做法深感不耻。

    “哀家说了让你们秉公持正,你们想做什么?!”高滔滔那含着蕴怒之意的声音传出了帘外,实在是恨铁不成钢,不就是上次国子学与太学冲突事件让你们其中的一名旧党成员因此降职吗?

    “拟旨,赵明诚降为下等下舍生,一年之内,不许升等升舍,另除王洋太学学籍,以儆效尤……”

    赵煦听得此言,意欲站起来反对,可是最终还是只能悻悻然拂袖而去。他很明白自己这位皇祖母的脾气,自己现在就说是说得再多,怕也是不可能改变皇祖母的意志……

    #####

    “官家,您是去书房还是……”站在身后边的宦官,看到赵煦出了大殿之后,却愣愣地看着远处,只能停下了脚步,小声地询问道。

    胸中一股郁气难解的赵煦凝神半晌之后,颓然地摇了摇头,“罢了,有好几日没有去见母妃了,朕去看看母妃……”

    朱德太妃看着跟前愁眉不展,怨气十足的儿子,心疼不已地牵着赵煦的手,倾听着赵煦吐槽着今日朝堂之上所发生的事情。

    待听罢之后,这才轻声劝道。“官家,太皇太后的处置也已经算是公允的了,至少没有绝掉巫山居士的仕途之路。”

    “但问题是,之前李格非李学正已然决定要将一个名额给予巫山先生,让他可以参加开春之后的部试,可是现在他学籍一除,至少三载之内科举无望。如此才俊之士,却因为那些……”赵煦愤愤地说到了这,话头陡然一停,目光扫过厅中。

    而此刻厅内除了母妃身边的一名贴身女婢之外再无旁人,赵煦这才稍松了一口气,继续言道。“因为那些旧党大员的卑鄙,而失去了数年的光景,实在是让人可恼可恨!”

    “官家莫恼,那位巫山先生对官家而言,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朱德太妃不禁有些疑惑地问道。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