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2章 白首同心、百年好合

    十一月初二,荣国府,东客厅。(wWw.k6uK.cOm)

    贾大老爷鼻梁上架着金丝老花镜,圆滚滚的身子微微前倾,两只肥短的胳膊拄在书桌上,千年老龟也似的探着脖子,目光灼灼的盯着桌上一柄翡翠为骨的扇子。

    “好东西啊,真是好东西啊!”

    好半响,他摇头晃脑的挺直了腰板,小心翼翼把那翡翠骨儿的扇子合上,珍而重之的装进了盒子里。

    然后就像是个吸饱了大烟的瘾君子,将身子整个砸进了太师椅里,烂泥似的满面陶醉之色。

    这柄扇子光材质就价值不菲,更何况上面还有北宋书法大家蔡襄的真迹,因此足足花了贾大老爷一千七百两银子,才算把这宝贝请回了家。

    赎回之前抵押物的宝贝,还掉一半的积欠【另一半债主身份能力不够档次,贾大老爷自是‘懒得归还’欠款】,再买下这柄宝贝扇子之后,贾赦卖女儿得来的七千两银子,如今已经去了八成有余,剩下的只有堪堪一千两出头。

    不过贾赦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好担心的,那孙绍祖既然肯出七千两银子与荣国府联姻,再出个万儿八千的,又有什么打紧的呢?

    没错~

    其实贾大老爷压根也没想过要悔婚。

    这般舍得拿出真金白银的金龟婿,他那舍得推给别人?之所以惺惺作态,只不过是为了坐地起价罢了!

    按说,前日把那孙绍宗糊弄走,这两天孙绍祖大约也该亲自找上门了,届时自己是直接跟他狮子大张口呢,还是细水长流慢慢来呢?

    这两种选择……

    真的好难抉择啊!

    “老爷、老爷!”

    贾大老爷正陷入甜蜜的烦恼之中,就见管家周瑞从外面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老爷,外面……外面来人……来人……”

    “来了?!”

    贾赦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喜道:“那你在这儿傻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人请进来!”

    最近几日他闭门谢客,就等着孙家上门,故而周瑞这一禀报,便以为定是那孙绍祖到了。

    谁知周瑞领命出去,没多久竟领进来个管家打扮的中年人。

    孙绍祖竟然只派了个管家过来?

    贾赦心下就又几分不喜,待见那管家昂首挺胸,竟半点敬畏之意都没有,便更是不乐意了,心想你们老爷都是我未来的女婿,一个小小的管家怎敢这般无礼?!

    于是他不等那管家开口,便粗声恶气的喝问了一声:“你家主人怎得不亲自过来?!”

    那管家先是一愣,随即却桀骜不驯的拱了拱手,冷笑道:“我家王爷公务繁忙,自是不便降尊屈贵。”

    “王爷?”

    贾赦当即便有些傻眼,脱口问道:“哪个王爷?”

    “还能是哪个王爷?”

    管家向着天上拱了拱手,傲然道:“自然是忠顺王他老人家——在下不才,添居王府长史一职。”

    “忠……忠忠忠顺王?!”

    贾赦当即连舌头都酥了,那还顾得上什么‘主人家的体面’,忙含腰驼背陪笑道:“误会、这真是天大误会!我若知道尊驾是忠顺王府的长史,万不敢说出方才那等浑话!”

    “我说呢。”

    那长史嗤笑一声,用鼻孔对准贾赦,道:“原本还想回禀王爷,让他老人家亲自上门讨教一番呢,看贾将军这意思,又似乎没这个必要了。”

    “没有必要、自然没有必要!”

    贾赦把头摇的拨浪鼓一般,又斜肩谄媚的道:“长史大人快请上座——周瑞,你死哪去了?还不快给长史大人沏一壶上好的贡茶来!”

    这王府长史虽不过是正五品官职,却都是各家王爷一等一的心腹,得罪了长史,就如同得罪了王爷本人,故而贾赦才把身段放得这般低。

    然而那长史却并没有要坐下的意思,依旧傲气十足的道:“下官可喝不起那贡茶,咱们还是先说正事儿要紧——王爷昨儿听说,您收了巡防营的孙参将一万两银子的聘礼,要把府上的千金许配与他。”

    “我家王爷最爱热闹,又与两边儿都有些交情,便特地派下官送上两份贺礼。”

    说着,反客为主的向门外一招手,立即便有人送进来两只点心盒。

    那长吏指着点心道:“一盒‘白首同心’是给贵府的,那盒‘百年好合’劳烦您让人送去孙家。”

    贾赦听到这里顿时傻眼了,那忠顺王不过收了些买官的银子,至于亲自插手这等私事么?

    他却那里晓得,孙绍祖真正被忠顺王看重的,其实是那条每年利润超过十万两的商路!

    “怎么?”

    见贾赦呆愣愣的,没有要上前接过点心的意思,那长史又一挑眉,不悦道:“莫非贾将军对王爷的赏赐,有什么不满之处?”

    “怎么会!”

    贾赦这才反应过来,忙上前亲手接过,又勉强装作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道:“我这是高兴的过了头,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那就好。”

    长史将手一拱,道:“既如此,下官便不叨扰了,只等明年府上大喜的时候,再来讨一杯水酒。”

    明年大喜?

    竟是连成婚的期限都替自己定下了!

    这到底是自己嫁女儿,还是忠顺王府要嫁女儿?!

    目送那王府长史大刺刺的走了,贾赦心中的怒气便勃然而发,猛然间高高举起了那两盒点心,但迟疑了半响,却终究不敢摔在地上。

    没奈何,他只好又小心翼翼的,把那点心放在了蔡襄的扇子旁,然后抄起桌上的笔墨纸砚,稀里哗啦的一通乱砸,最后又气喘如牛倒在了太师椅上。

    却说那王府长史行事张扬,说话时又中气十足,再加上贾赦时候的激烈反应,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猫腻,自然瞒不过附近的奴才们。

    于是只花了半日的功夫,贾恩侯把女儿作价一万两银子,卖给了巡防营孙参将的消息,便似长了腿儿一般,传遍了荣宁二府。

    贾迎春这个当事人自然也得了消息。

    不过她只是越发没了言语,恍似从二木头进化成了二石头一般。

    而反应最大的,却是向来以护花使者自居的贾宝玉!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