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六十二章 清水河之战(五)

    “立三,立即率队给我往前冲,目标瓜洲城。(www.k6uk.com)”清水河河源,原本被紧急抽调到天策军后军担任阻击任务的李立三和他手上三万被打乱了编制的部队还没准备好就收到了万毅的紧急命令。在万毅看来自己能够收到瓜洲那边传来的消息那么在半路上的曹仁贵一定也猜出了王厚纯在城内干什么,此时如果曹仁贵回援,就凭张胜手上的部队根本无法应对十万大军的冲击,所以几乎就在李天一那边准备给突围的回鹘人缴械的时候他也来到了李立三身边。

    “不要管编制了,告诉下面的兄弟们,只认衣服不认人,各级将领就近收拢身边的士兵边开拔边整编,你们务必在曹仁贵攻打瓜洲城之前赶到,然后不要管那么多给我打。”万毅打发走李立三之后匆匆赶到刘璇这边,想着是不是可以继续抽调部队增援瓜洲,却发现此时主战场之上剩余的回鹘人已经被切割成一部分一部分,取代火炮作为近距离支援武器的手榴弹成了天策军攻击时最好的武器。这种后勤部送来的最新是的类似于木棍一样的东西说起来比步枪还好用。对于刚刚从冷兵器转变过来的天策军而言,这玩意其实和之前用过的暗器什么的差不多,战场之上虽然用的不多但是是个人都会给自己整一点保命的武器。只不过这些部队反应很好的手榴弹在李玄清眼里其实是个半成品,原本他想仿造的是后世的那种长柄手榴弹,至少简单容易威力还不错。但是铸造外壳的生产线的技术条件达不到后世的水准,无法在弹体制内嵌入更多的附属伤感破片和钢珠。虽然李玄清看不上眼但是飞鹰旅试用之后的反响还不错,秦耀在得知西线那边经常出现己方阵地被对方骑兵冲破的境遇之后立即生产了一批送了过来。刚才阵地战的时候很多士兵一紧张就忘了用,此时才想起来。事实上不光是士兵,就连万毅这样的高级将领都忘了自己其实还有这款近距离步兵支援武器。

    “你在这边,我去看看高思继,看看他们的骑兵战斗力还有多少。”万毅点了点头,此时战场不需要他这个最高将领,各部可以自行决断,所以和刘璇打了个招呼之后带着亲卫绕过战场去寻找高思继兵团的指挥中军。相对于主力兵团需要负责三个方面合围,后军的高思继虽然兵力少但是只需要一个方向攻击,其实任务比起薛万里他们要轻松不少,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是从草原长途奔袭过来的,几乎都是一人双马甚至是在剿灭了南部达鞑人之后都开始一人三马的配置了。高思继此时已经开始收兵了,因为前方战场虽然一片混乱,但是天策军主力部队却不断切割回鹘骑兵,剩余的三四万人根本没有什么还手之力,此时兵力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

    “将军,大帅的旗号过来了。”高思继原本打算让亲卫去传令各部逐步收缩但是身边传来了亲卫长的声音传来,万毅的帅旗朝着自己这边快速而来。

    “走,随我去见过大帅。”高思继心里一动,万毅此时过来难不成还有什么任务不成,要知道他是一军统帅,掌控西征集团军几十万人,此时战场虽然已经接近尾声但是也不能随便乱跑。所以高思继几乎是一边去迎接一边吩咐周围的人立即警戒。

    “大帅,末将高思继前来报道。”高思继上前一步翻身下马朝万毅行军礼参见。

    “高将军,你马上抽调两个营的骑兵立即出发朝东去追赶李立三,助他一臂之力,清除瓜洲城外的归义军。”万毅也没有多和高思继解释,只是让他立即抽调骑兵去配合李立三围攻瓜洲城外的归义军。这样一来五万人的天策军必然可以拖住曹仁贵。

    高思继本来就是名将,虽然猜不出来具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万毅亲自过来调兵说明那边肯定发生了大事,所以直接让副将乌斯尔立即率本部兵马快速跨马而去。

    其实就在万毅让高思继派兵的时候王厚纯在瓜洲城墙上也是面色凝重,这个计划本来就是他一手策划自然清楚风险在哪,所以几乎就在张胜将城内守军降服的那一瞬间直接命令安西营全营人马上城墙,并且让司马道信带着自己的手下看押这些投降的人员。毕竟司马道信之前和他们属于同一阵营的,其中有几个将领关系还很不错,趁着这个机会王厚纯让他想办法让这些人劝说他们真正归顺天策军,归顺大唐。

    “次长,果然是高啊,这么快就拿下瓜洲城了。”张胜见到王厚纯站在城楼上盯着外面的夜空,上来笑道:“今天打得太过瘾了。”

    “过瘾?待会有你过瘾的。让你的人马立即全力在城楼之上戒备,将你带进城的所有武器全部搬过来,还有归义军的收城的床弩什么的,你们能用多少就搬过来多少吧。”王厚纯摇了摇头,似乎在仔细倾听夜空中的动静,声音都变得异常低沉道:“另外在其他三面城墙各布置少部分人马警戒,曹仁贵马上就要来了,做好准备吧。”

    “曹仁贵要来?”张胜一听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也不多言立即安排人手去其他几门戒备,同时指挥部分司马道信的郡兵将归义军的那些收城器械都搬了出来,不管有用没用先搬出来再说。

    张胜刚刚做完这些,还没来得及让手下的人马稍微歇息一下,城外的地平线就出现了点点的火星,就听到王厚纯的声音传来道:“这曹仁贵还真是不一般的小心啊,看样子师兄那边的布置应该是用不着了。”自言自语一句之后道:“张胜,记住你的人马必须坚持两个时辰,大帅那边的援军估计也就在曹仁贵身后,咱们能不能守住瓜洲城就看你的人马能不能顶住这两个时辰了。”

    “次长放心,只要我张胜还没死,瓜洲城曹仁贵就夺不走。”张胜狞笑一声之后立即抽调自己的亲卫去处置那刚刚搬上来的十几张床弩,而王厚纯而将自己的亲卫留在城墙上准备随时放炸药包支援,虽然只剩下十几颗,但是在最危急的时候这些炸药包必然可以成为杀伤归义军的利器。

    王厚纯对于区区守城战没有多少兴趣,如果不是刚刚收复瓜洲,而且内部还有俘虏的话,他根本不介意让张胜出去先打一阵,挫伤曹仁贵的锐气让他看不出城内的虚实,先熬过这两个时辰再说。但是现在的话只怕张胜的部队一旦出城内部肯定会出大问题,甚至司马道信自己都有可能反复。不过只要安西营的人马在城内,司马道信就必须乖乖的看押俘虏,王厚纯其实倒是对于这个司马道信挺有兴趣的,所以将城墙扔给张胜自己处理之后直接带着几个人去找司马道信。此时的司马道信带着自己的郡兵将投降的两万多归义军全部押送到城内的大营之中,士兵和将领分区看押,王厚纯到的时候司马道信正在带着几个身穿铠甲的人在谈心。

    “司马将军,日子过得好自在啊,难道不知道如今这瓜洲城仍有危机在其中吗?”王厚纯见到这家伙连酒菜都摆上了顿时明白这家伙也算是用心了,不过王厚纯却丝毫不管不顾上前就是一句。

    “我叫王厚纯,大家请坐。”王厚纯走过来之后也不理会周围的几个人都站了起来笑道:“酒大家就不要喝了,一会就要打仗了,到时候少不得需要几位将军帮忙一二。”

    “打仗?瓜洲城内的战事不是已经结束了吗?”司马道信不知道王厚纯什么心思,但是他明白一点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只怕在大唐军中的地位极高,所以直接顺着对方的心思开口问道。

    “河源之战我天策军已经赢了。曹仁贵只怕是赶不上了,他现在肯定往回赶,所以现在需要你们帮忙顶住两个时辰,天策军主力部队已经在后面追赶,现在关键就是这两个时辰。几位是否有心啊?”王厚纯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眼神之中却陡然发出凌厉的光泽。

    王厚纯的话一说完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司马道信更是暗暗叫苦,正要说话却听到王厚纯继续道:“曹仁贵此战必败,瓜洲城已经是我天策军的囊中之物。大唐对西北之战也是顺应大势而为。各位你们难道不想为自己的家人搏一个万世流芳的功劳?我也没打算让你们上城墙和归义军厮杀,只需要做好后勤服务就好,到时候你们的功劳会单独计算。”

    “不知将军需要我们做些什么?”王厚纯的话显然让这些人心头都在思索,其中坐在司马道信身边的一人问道。

    “帮忙运送一下收城器械,然后就是带着在城下堵住城门,别让曹仁贵真将城门撞开了。剩下的你们也不要担心,你们在担心天策军,其实我也没有办法对你们完全放心。说实在的曹仁贵如果一旦回来也就是意味着他们已经得知前线失利的消息,对于你们来说也能够验证我说的话。”王厚纯直接一语道破大家的心思笑道:“守城战马上就开始了,你们好自斟酌吧。”

    “司马将军,带着你的人马跟我走,是死是活就看他们自己的了。”王厚纯也不理会这些人的反应,这么多年的征战经历让他对于此次大战已经没有多大刺激了,索性来点狠的,相信这些人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会想明白的,不过这个司马道信倒是很有意思,听到自己的话之后什么都不顾直接拉上自己的郡兵四千多人全部呼啦啦的去协助张胜去了。

    这一下子全部的看守全部都走了,一开始的时候那些俘虏倒是没发现什么毕竟刚刚被人家给缴械了,很多人都懵了,加上这些年归义军的处境也不好,士兵的待遇基本为零,所以很多士兵基本上都没什么归属念头,这当俘虏其实也不错,这么一会的功夫还有厢兵将吃的搬了过来,也算是归义军难得的夜宵了。

    大部分归义军俘虏都是兴高采烈的吃着饭食,但是有些人却渐渐的发现出不对来,周围看守自己的那些瓜州城的郡兵都不见了,只剩下那些厢兵抬着食物在自己周围转来转去。没有了看守这群人也开始了自己的心思,大部队主力刚走自己这群人就丢了瓜州城,如果要是被曹仁贵逮到的话那肯定会全部被坑杀的。

    “安将军,你是我们这里官阶最高的,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些人聚集到安大武身边,低声道。事实上这些人此时的心思也是非常复杂,归义军的军规他们自然是明白,所有那些想明白但是此时却没有围拢在安大武身边的几名郎将想的就是这个道理,与其被归义军的军规坑杀,还不如跟着天策军呢,反正也没听过天策军杀俘虏的事。

    安大武刚要说话就听到隐隐的传来了号角声和喊杀声,“诸位听到了吧?曹大帅那边已经率军打过来了,城内的天策军虽然战力强劲,但是兵力却不足,加上司马道信的郡兵也才刚刚一万不到,绝对不是曹大帅的对手。大家伙如果听我的那就想办法从这里冲出去,然后和曹大帅里应外合将瓜州重新收复才是正理。”

    不过在安大武这边在商议的时候司马道信之前找的那群将领也讨论出来了结果,他们在看到司马道信头也不回的跟着王厚纯走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有了结果,只不过这几人想的更明白的就是,他们要想跟着天策军混出一番事业就不能像司马道信那样,毕竟司马道信已经交过了投名状。

    “杨郎君,咱们该如何?按照刚才那位王将军的意思去协助守城?”其中一人问道,这群人统一了意见之后就开始想着该如何行动。这几位都是郎将的身份,也是之前府兵制的折冲府的主将。

    “王将军的意思是守住城防两个时辰,现在都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才响起喊杀声,说明曹大帅的兵马才开始攻城,我想天策军他们肯定能够顶住的。我们过去现在作用也不大,还不如解决了此地的麻烦呢。”那位杨姓的郎将摇了摇头,指了指身后的俘虏营意有所指道:“此地这么多俘虏现在司马大哥的兵马也都出去了,如果没有有力的兵马看守的话只怕天策军这边会出现大乱子。哥几个立即去召集各自的属下然后守住各处制高点,一旦有人发动叛乱立即顶上去,咱们的荣华富贵就靠今天这一出了。”

    “好,既然杨大哥决定了咱们兄弟几个就干这一出了。”之前刚才开口的那位郎将一拍手苦笑道“可是咱手上也没趁手的兵器啊,这帮天策军也太狠了,什么都没留下。”不过他话还没说完身边一直在忙活的厢兵忽然放下手中的饭食担子,道:“几位郎君,在下天策军玄影卫,兵器都已经送到你们身边了,召集人马跟我来。”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