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七十九章 困兽

    当时韦孝宽麾下兵马人数多、尉迟迥少,再加上剑阁那边的守军是在韦孝宽体系之中的,所以之前的苍溪谷战事防务实际上都是韦孝宽在主持,尉迟迥最多只是提了几个建议,毕竟他需要负责善后,并且防备敌人有可能从天宫院发起的袭击。(www.k6uk.com)

    因此现在曹孝达说苍溪谷战事中北周的排兵布阵存在问题,就是在明确的说韦孝宽的安排有问题。

    韦孝宽眉毛一挑,不知道曹孝达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沉声说道:“尽管说便是。”

    曹孝达微微颔首,提了一口气:“将军,属下窃以为一开始封锁各处道路和关卡以求能够将李荩忱困在山中是错误的,而事实也证明,这不过是将我们的兵力更加分散,李荩忱很轻松的可以切断各处关卡之间的联系,从而一点一点的蚕食我们。”

    韦孝宽皱了皱眉,却并没有打断曹孝达,他的布置一开始是得到了包括尉迟迥在内很多人的赞同的,毕竟在面临兵力不多且分散的敌人时候,这种锁住关键地方,通过巡逻队来往巡逻以连成一张大网,使得任何闯入其中的敌人都插翅难逃的战术,一直都是非常有效的。

    韦孝宽当时也没有奢望着李荩忱能够落入这天罗地网中,这样的安排布置实际上更多的是威慑李荩忱,毕竟韦孝宽的真正目的是先安全的从已经失去了战略意义的阆中地区抽身而出。

    然而实际上李荩忱不但一头撞进了这天罗地网之中,并且还将这天罗地网撕得粉碎。

    顿了一下,曹孝达沉声说道:“现在我们的兵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所以这样的战术肯定不行,所以某将以为,我们应该转为重点防御,同时甚至可以尝试着去诱使李荩忱前来进攻我们,从而判断清楚李荩忱的目的所在。”

    韦孝宽并没有着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伸手轻轻敲着桌子。

    而曹孝达微微抬起头,正好迎上韦孝宽的眼神。

    具体怎么指挥,怎么操作,实际上曹孝达还是没有说,

    “善。”韦孝宽只是说了一个字,旋即转过头看向其余的北周将领,“众将听令!”

    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韦孝宽的部将们同时向前一步:“诺!”

    李荩忱静静的站在山上,茫茫群山看不到尽头。

    距离李荩忱所在山头不远处就是崔弘度此时据守的山。

    这家伙倒也不傻,知道徐家沟这种地方根本没有办法应对李荩忱和萧世廉的南北夹击,所以很干脆的撤退到了徐家沟东侧的一座山上,这里虽然偏离了主道路,但是毕竟是险要所在,至少可以让崔弘度安心立足。

    现在整个战局已经变得越来越混乱,无论是南面的韦孝宽还是李荩忱眼皮子底下的崔弘度,恐怕都在想方设法猜测揣摩李荩忱的心思,可是如果让他们知道现在李荩忱就只是站在这里看风景,恐怕非得气到连连跳脚。

    “世忠,”萧世廉快步走过来,看着李荩忱的背影,低声说道,“长谷那边的斥候已经发现了韦孝宽的前锋,主将是李询。”

    “意料之中,”李荩忱淡淡说道,旋即转过身看向萧世廉,“韦寿的尸体已经派人给韦孝宽送回去了?”

    萧世廉微微颔首:“某挑选了两个胆子大的送到了敌人主寨前,韦孝宽派人接收之后并没有刁难我们的人。将尸体完整的送还给他,世忠你本来就已经尽仁尽义了,要知道你没有了这首级,想要以此请功可就比较费劲了。”

    古代论战功都是以首级论之,因此李荩忱拿不出来韦寿的首级,这功劳奖赏自然就要大打折扣。不过李荩忱只是轻轻笑了一声:“这一战下来,某的功劳还不够么?”

    萧世廉怔了一下,旋即微微颔首:“是啊,蜀郡,阆中,再加上这苍溪谷,你可是咱们大陈的大功臣,换做任何人恐怕都很难做的比你更加优秀了。不过说来也怪”

    “怎么?”

    萧世廉迟疑片刻,还是无奈的说道:“朝廷已经开始讨论议定襄阳和淮南那边的功劳,可是就是对我们闭口不提,你看大将军府抄送的战报和奏章,根本就没有我们的份儿,会不会是爹爹在故意瞒着我们,想让我们好好打这一仗再说?”

    “这不是大将军的性格,”李荩忱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有什么好消息,大将军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我们。”

    “可是襄阳之战也没有结束,也已经开始论功,为什么就是没有我们的事,难道之前弟兄们在天宫院、在蜀郡打生打死,朝廷都打算看不见么?”萧世廉顿时有些生气。

    而此时身后脚步声骤然响起,萧世廉下意识的收住声音。

    “伯清,你这脾气还是一样的暴啊,”裴子烈笑着说道。“口无遮拦的可不行,现在这里没有别的外人,若是以后换在朝廷的时候,你说这话可是诛心啊。”

    萧世廉哼了一声:“这点儿分寸某还是有的,更何况世忠、大士,你们说某有说错什么嘛?不只是某这么想的,咱们军中万人,从上到下谁不是这么想的,你们两个就没有一点儿意见?”

    “伯清!”裴子烈打断了萧世廉,有些不满。

    萧世廉虽然没有再说,却瞪着眼睛看向裴子烈,此间意思自然不用多说。裴子烈本来还想多说什么,不过他也清楚萧世廉说的都是事实,只能轻轻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朝廷不仁,自然就不能怪他们背后议论。要说心中不满,可不只是萧世廉,裴子烈自己又何尝没有。而最委屈的,恐怕还要数站在他们两个面前的李荩忱了。

    这些战斗都是李荩忱一手策划的,整个大战都是李荩忱主持的,结果朝廷对李荩忱一点儿表示都没有,最应该打抱不平的恐怕应该是李荩忱才对。

    不过李荩忱显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大士,北口那边都安排妥当了?”

    裴子烈知道李荩忱在岔开话题,当下里连忙点头:“嗯,俘虏都已经运往绵竹关,包括之前的那些。另外陈智深已经带着兵马顶在剑阁外面了,想必剑阁守军也不敢轻举妄动。”

    李荩忱没有回答,而是转过来看向眼前的茫茫大山。

    大山之中的韦孝宽,犹如一个困兽,只是不知道这困兽又会如何挣扎?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