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五百五十一章 占卜诗的最后一句

    一阵微风吹来,扬起阿曼尼赤红长发。(www.k6uk.com)

    她身体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而后强行镇定,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微笑道:“诸位,虽然不明白你们为何要帮助屠神团,与我们为敌,但是在下不得不佩服二位的智谋战技。

    这一战,是我们输了。

    我死不足惜,临死前只想提一个小小的要求,请放过我的同伴阿克莱尔吧。他跟屠神团无冤无仇,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执行我的命令。

    错都在我们这些统领指挥,普通战士是无辜的。

    求求你们放他一条生路吧!如果可能,还请屠神团在离开地球,飞向星空的时候,将他带上。

    我答应带他们回家的,现如今,就只剩他一个活着,请诸位看在我将死的份上,答应这个请求吧?”

    纳里斯闻听此言咧嘴一笑:“真是无聊。还以为你会来个拼死反扑呢,没想到玩起了感情戏码,害我准备多时的小游戏白白浪费了。”

    盖奇拉制止炎魔的胡言乱语,冰冷说道:“丫头,我们只负责干掉你,不负责善后工作。

    你有诉求,这没问题,不过得去找东方晨那小子说。我两可没权利决定你同伴的结局。”

    阿曼尼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而后定了定神,重新睁开双眼,幽幽看向那群歪七倒八身影中鹤立独群的那一个……

    “什么?阿曼尼投降了?”

    七杀差点跳了起来,剧烈的动作牵扯他的伤口,霎时间血流如注。

    东方晨眉头紧皱:“对,她已经放弃抵抗了。交出了所有武器装备,包括真红鸳和那颗永歌水晶,全听我们发落。”

    七杀恨恨道:“妈的,这就结束了?真是太便宜她了!”

    蜂鸟兴奋道:“噢耶,终于结束了,终于可以去孵化池安安心心睡个觉了。

    咦,团长,破坚小队投降是好事啊,你怎么还愁眉苦脸的?难道你又受虐狂倾向?”

    东方晨沮丧万分:“投降,就意味着我们不能动阿曼尼了,还有阿克莱尔。”

    蜂鸟奇道:“对啊,自古以来,对待战降者,不都是这么做的吗?”

    “但是这样我们就没有理由杀死他们了,那两人的心灵要如何收集?你们的灵器从何而来?

    不单这样,更麻烦的是,阿曼尼还提出了要我们护送他们回家的请求。这样的话,咱们很多秘密不都暴露了么?

    唉,想想都头疼。与这帮人为敌已然如此艰辛,没想到和平共处也有诸多顾虑。

    唉,监守者,到底是怎样麻烦的一群人啊!”

    东方晨纠结万分,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蜂鸟默然无语,很久后幽幽叹道:“进,是死路;退,也是死路。总之,同是天涯沦落人,可怜。”

    七杀冷笑一声:“你们愁什么?这些难题让副团长想办法吧,老爷子定有手段妥善处理此事。”

    东方晨苦笑道:“也只有如此了。我这就联络普罗修斯先生。”

    从阿曼尼宣布放弃抵抗,缴械投降的那一刻起,这场屠神团与监守者战力第一的小分队之间的战斗,结束了。

    屠神团在付出惨重代价后,击杀破坚小队堕落者一族:沙丘、卡兹拉、图克拉斯,迫使阿曼尼放弃抵挡、有条件投降。但这时的战场上还有一位战士不知道这件事。

    当阿克莱尔通讯器中听到队长让他放弃抵抗投降的时候,他简直难以置信。

    凶蛮恐怖的堕落者三人组死了?战无不胜的队长输了?这怎么可能?

    阿克莱尔那双橘黄色、几秒钟之前还宛如凶兽的眼睛,在听到队长命令后,霎时间由凶厉转为哀伤,涌出大滴大滴泪珠,停止所有动作,抱着头咆哮起来:“我不信,我不信,这是敌人在伪造大人的声音下达指令。

    大人,事情不是这样的,对吗?告诉我,我们还没有输,破坚小队还在战斗,大人您依旧掌控一切。

    在没见到您本人前,属下会战斗至死!”

    阿曼尼再次重申了命令,可龙人依旧不肯相信,兀自负隅顽抗。

    这时,屠神团这面也接到了东方晨的指示,当下停止攻击举动,只保留防御。

    蒙卡诺由于动用过禁术,所以早就晕了过去,目前只有男爵和天枢二人还保持战斗状态。也正因为于此,阿克莱尔才能坚持到现在。

    阿缇娅气喘吁吁地说道:“放弃吧,阿克莱尔,你们已经输了。沙丘他们战死,阿曼尼也败了,你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阿克莱尔低吼一声,狂叫道:“你闭嘴!

    你和艾露斯芬瑟两个吃里扒外的叛徒,也有资格说教我?谁说也轮不到你!

    除非队长亲自站到我面前,对我下达命令,否则决不放弃,更不可能投降!

    看招……”

    另一边,东方晨无奈地摊开两手,大声说道:“阿曼尼小姐,你看到了?

    哎呀,你的这位手下还真是衷心啊,看来得麻烦您亲自跑一趟了。”

    阿曼尼此刻正在拼尽全力用火焰压制体内寒冰元素能量,满头冷汗。幸亏她火焰造诣要高出寒冰太多,全力压制下,还有点缓冲余地,否则早就自爆而亡了。

    此刻她听闻阿克莱尔倔强的话语,又听到东方晨的要求,强压心核快要爆裂的险情,慢慢飞向那个仍然在孤身奋战的身影。

    可就在这时,沙暴领域中突然传来几声巨响,隐约骚动起来,接着便传来一个女声的尖叫。

    阿曼尼见此动静立刻柳眉倒竖,喷出一口血雾愤怒道:“你们杀了阿克莱尔?东方团长,枉我如此信任你,没想到屠神团却干出这等背信弃义之事。

    我就是死,也绝不会放过你们!”

    东方晨立刻争辩道:“胡扯,我们既然已经答应你们投降,又怎会食言?

    那地方到现在还被你手下用秘术形成的黄沙遮蔽,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杀了阿克莱尔?”

    阿曼尼一时语塞,稍稍冷静后说道:“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东方晨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当下回道:“别急,待我询问男爵他们。”

    片刻后,东方晨双眼瞪得滚圆,脸色铁青,咬牙切齿道:“队长阁下,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就在刚才,阿克莱尔被杀了,前后不过两秒钟时间。

    不过,杀他的人不是我们,而是……恨水!”

    阿曼尼闻听此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痴呆道:“恨……恨水?

    这怎么可能?他为什么要杀自己人?

    这……这说不通啊!”

    东方晨的脸色由愤怒转为平静,然后莞尔一笑:“呵呵,因为阿克莱尔挡了他道。

    阿曼尼,你以为他的目标是你们?错了,就在刚才,他不但杀了阿克莱尔,而且还重伤男爵。之后,我的好兄弟,天枢,被他掳走了……

    哼哼,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恨水,好手段!”

    东方晨这段话说完之后,脑海里却不由自主浮现出波克隆斯卡娅动用禁术得来的那首占卜诗:

    哦!看呐,这里有许多花朵……

    能看见的,必要争夺,

    看不见的,亦可暗夺。

    晴空下忽来的风啊,终将吹散娇柔的花朵,

    唯有黑暗,花朵才能堕落。

    喈!呼!原来还藏着一支花朵,不可说、不可说……

    呵呵,当时境况危急,全部心神都用在破解诗中前几句,唯独这最后一句,实在模棱两可,那时也只能大概做出最合理的解读。

    这朵藏着的花朵,不是阿克莱尔就是阿曼尼,问题应该不大,尽在掌控之中,所以……

    呵,当真错得离谱,谁能想到,这占卜诗的最后一句,竟然指的是你—恨水!

    哼哼,阴险一如既往啊恨水大人,竟然敢用如此卑鄙手段在背后捅小爷刀子?你死定了!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