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3章 殿下您问过包子的意见了吗

    太子和他的女人手并手看着大金戒指,边说着话地走出了首饰店,被“留”下来的瑞王爷就难受了,这二位临了一个眼神也没给他啊,只当他这个大活人不存在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想发火但得憋着,憋屈到内伤,这感觉瑞王爷亲身体会,但他这会儿用言语表达不出来。

    老板娘往后退,瑞王爷这会儿看起来像要吃人了,她完全不敢说话啊。

    看看自己身在的店堂,荣棣的脑子里出现,方才荣棠跟莫小豆并肩站柜台前的情景,一个太子,跟一个暗卫奴才并肩而立,真不怕被人笑话。瑞王爷嗤笑了一声,他对荣棠一向是嗤之以鼻的,可是嗤笑之后,瑞王爷发现自己还该死的,有些羡慕荣棠,他想宠个人,哪怕是个奴呢,他如今也没找着这么一个人啊。

    有人这时敲了一下周记花钿店的店门,荣棣抬头,看见敲门的是他未来的王妃。

    “王爷,”沈浅语在店外小声喊了一声。

    “来人,”荣棣道。

    瘦总在外面听见自家王爷喊,忙就带着人进店。

    老板娘贴着墙根站着了,顺便很是同情地看了站在门外的沈浅语一眼。沈家大小姐不做太子妃,做瑞王妃的事,皇家,东宫,瑞王府,沈家都没有宣扬,可这事南都城的人都已经知道了。达官贵人的事,小老百姓们尚且不敢明目张胆地议论,更何况这事事关皇家?可背地里,多少小老百姓把这事儿当笑话看呢,寻常人家都做不出,兄嫂变弟媳的事,这皇家是不是疯了?怎么就容忍了这等“脏”事呢?

    当然,首饰店接待的女客多,老板娘也是能听到另一种说法的,沈家大小姐连太子妃都不当,那这位大小姐待瑞王爷一定是情深了,瑞王爷敢与太子殿下争妻,那他待沈家大小姐也一定是深情了。不过现在,老板娘依自己的亲眼所见判断,要说情深,太子爷跟刚才那个姑娘看着很情深,瑞王爷和这沈大小姐,她没出情深来。

    荣棣坐上软轿,被四个下仆抬出首饰店,在店外,这位看沈浅语一眼,道:“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明日让你父亲去王府见我。”

    “是,”沈浅语应声。

    瑞王又看一眼沈浅语身后的婢女,这个婢女手上捧着一个锦盒,比荣棠拿走的那个大了不少,但看盒上锦缎还有样式,这个也是周记的锦盒。今天荣棣也真不是专门带沈浅语来买首饰的,不过瑞王爷也知道,他就是跟荣棠说,他跟沈浅语是在街头偶遇的,荣棠也不会信她。

    见荣棣看锦盒,沈浅语便小声道:“要是知道会给王爷带来麻烦,小女今天就不过来了。”

    荣棣说:“订好的首饰该拿还是要拿的,就这样吧,我走了。”

    “回府,”瘦总听了自家王爷的话,忙就大声嚷了一嗓子。

    四个抬轿的下奴,抬着软轿就往十字路口那里走了,瑞王府的人很快就走了一个干净,独留下沈浅语,和五个沈府的丫鬟、下人。

    沈浅语低了头,跟身后的沈府众人道:“我们走。”

    捧着锦盒的婢女还想跟自家小姐说几句,可刚要开口,沈浅语抬头看一眼天空,这婢女一眼看见自家小姐这会儿的脸色后,婢女慌忙又将头低下,一言不敢发了,她家小姐的脸色可以被形容为怨毒了,以前她家小姐真的不是这样的。

    沈浅语上了自己的轿子,两人抬的小轿被下人抬起,晃悠了几下后,开始往前走了。沈大小姐将放在了自己身边的锦盒,大力地一推,人就往后瘫坐下去。如今看见荣棠,她就会觉得不甘,以至于她会怨恨自己,也怨恨荣棣。

    被她放弃的荣棠要上沙场,杀敌卫国去了,而被她选中的荣棣要逃走了,在前世里,北原人没有兵临南都城下过,这一世人还是那些人,可事却完全不是那些事了,这让沈浅语怎么能不心慌?沈大小姐如今觉得老天爷在戏耍她,而荣棣在荣棠的对比下,就显得那么的没有骨气,没有本事的无用之人。

    如果荣棠不死,荣棣还能成皇吗?

    如果荣棣不能成皇,那这一世弃了荣棠,选了荣棣的自己,又成了什么了?

    这些问题,沈浅语不想想,又忍不住去想,结果就是想不出答案,平添满心的恼火,以及对荣棣的怨念,下意识里,沈大小姐已经感觉到,瑞王荣棣给不了她想要的东西了。

    “小姐,”轿窗外,婢女在小声喊。

    沈浅语撩开轿帘,发现天又开始下雪了,鹅毛大雪被风吹着,扑打在沈浅语的脸上,寒凉之气让沈大小姐生生地打了一个哆嗦。

    “小姐,太子殿下,”婢女却不是让沈浅语看雪的,而是手往对街指。

    顺着婢女的手指看过去,沈浅语看见荣棠和莫小豆站在一个包子铺前面,上了年纪的老板递了包子给荣棠,荣棠伸手接了,随即就分了一个给莫小豆。

    飞快地松了手,夹了棉花以挡风雪的轿帘落下,沈浅语半句话也不想说。

    婢女被身后的同伴戳了后背,同伴是一脸的责怪,你何苦让小姐看太子殿下?如今我们小姐跟太子殿下还能有什么干系?这婢女吐一下舌头,不敢再多言。

    沈浅语在这时却又一次撩开了轿帘,然后她看见莫小豆咧嘴笑着,咬一口包子,这位吃东西没什么规矩,一口咬掉了半个包子,腮帮子鼓起老高。这女人,沈浅语打心眼里看不上莫小豆,哪有女子当街这样吃食的?粗鄙不堪入目,她沈府的丫鬟都不敢这么没规矩。

    “好吃吗?”包子铺前,荣棠问莫小豆。

    肉包子怎么可能不好吃呢?莫小豆嗯嗯嗯地点头,包子没咽下肚就已经说话道:“好吃!”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