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8章 真他妈贱啊!

    陆少擎猛地松开她。(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云浅浑身一空。

    松口气的同时,心里又传来一丝失落。

    她扯出一丝牵强的笑,“陆少”

    还没说完,就被陆少擎抓住手腕,下一刻,被男人强硬的扯到墙角,狠狠往墙上一撞

    云浅的后背磕在墙面上,冰凉和疼痛涌上大脑。

    “你干什么!”

    她下意识地挣扎,抬头看向陆少擎

    那是一双让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眼。

    血丝密布,眼球黑的骇人。眼底的冷意像是从冰窟里挖出来,刚从九重地狱上拽出来,带着绝望、痛楚、和恨怒。

    很难想象,眼睛的主人这些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云浅心口又开始发痛。

    似乎有人拿了一把钢刀,对准她的心脏,狠狠扎了一刀。

    浑身都疼的发颤。

    陆少擎堵住了她的唇,像是在泄恨,又像是在挣扎,使劲撕咬她的舌头和唇瓣,似乎要榨干她体内的最后一丝空气,拼命的索取

    云浅嘴巴里咸咸的,还带着腥味儿。

    她知道,那是血。

    嘴唇咬破流出来的血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滴,本就苍白的皮肤愈发惨白。

    直到滚烫的血滴到陆少擎的手上。

    他眼底的疯狂之色才缓缓散去。

    瞳孔里闪过一丝清明,又有一丝懊恼。

    松开云浅的唇,闭上眼,哑着声音,“为什么我要爱上你?云浅,我上辈子是欠了你多少?”

    他猛地转身,脚步沉重,似乎踩在人的心尖尖上

    “下来吧。我找你有事。”

    临关门的时候,他看了云浅一眼,“只要你把孩子打掉,这件事,就当过去了。”

    云浅听着卧室门被砸上的砰砰声,眼泪不争气的滚落。

    她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眼神茫然

    过去?

    还有可能过去吗?

    客厅。

    医生松开了云浅的手上的绷带,将手边仪器上的数字记录下来后,对陆少擎点了点头。

    “三天之后可以手术,为了配合手术成功,建议这今天让陆夫人按时服药,可以尽量减少到时候的子宫损伤。”

    医生从随身携带的药箱里翻出一盒胶囊,递给陆少擎。

    陆少擎接过,指甲因为刚才捏拳捏的太用力,此时泛出灰白色。

    “我记住了,多谢。”

    “好,等三天后早上,我带我的助手过来给陆夫人做手术。”医生恭敬的点了点头,提着自己的药箱离开。

    陆少擎给管家使了个眼神。

    管家急忙去送人。上车的时候,不忘交代

    “郝医生,这件事希望您能保密”

    郝医生肃着脸,“您放心,我以我的职业素养起誓,绝对不会泄露任何消息。”

    管家点头,笑眯眯地将他送走。

    客厅内。

    陆少擎将那一盒药扔给云浅,“一天三次,一次一粒,按时服用。”

    云浅看着自己手腕上被勒出的淤青,点头,“我知道了。没其他事我就回房间了。”

    转身要走。

    陆少擎抓住她的手,皱眉,“别整天窝在房间,我陪你去后山走走。”

    云浅挣开他的手,冷淡的说:“不用了,我怕我忍不住想逃走。”

    陆少擎脸色发黑,“你!”

    “安安分分的我,不正是你希望的吗?”云浅将手里的药捏紧,强压下心头的酸楚,“放心,我会很配合。”

    陆少擎阴着脸,眼睁睁看着她脚步虚浮地上了楼梯,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砰!

    许久,一拳头攥在玻璃茶几上,攥出蛛状的纹路。

    他唇角扯出一丝狰狞的笑

    “陆少擎,你真他妈贱啊。”

    云浅回到卧室,就倒了一杯温开水。

    抠出一丸胶囊,塞进嘴里,木然的抿了一口水,将药吞下去。

    喉咙里能感觉到,药丸顺着她的食道开始往下滑

    就在这时,她的肚子忽然一疼。

    云浅跟被雷击中一样,僵在原地。

    那是?什么?

    她颤抖地伸手,摸着自己的小腹

    紧接着,一丝轻微的颤动从肚皮传达到掌心,小腹深处,又传来疼痛感。

    胎动。

    她的孩子,踢了她一脚。

    云浅眼泪又滚下来,她照着自己的左脸狠狠抽了一巴掌,嚎啕大哭。

    云浅啊云浅!你窝囊到什么地步了!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你算什么母亲!算什么女人啊!

    哭到一半,云浅将手里的杯子砸出去,转身冲到卫生间,捂着自己的胃,开始干呕

    吃进去的药丸,却跟黏在胃壁上一样,一动不动。

    云浅恨急,将手指伸进嗓子里抠。

    “呕”

    剧烈的恶心感传来,她胃里的酸水和那一丸药一起,都被她吐出来,与此同时,眼冒金星,浑身打颤,连大脑也开始发昏

    哗!

    云浅按下抽水马桶,那丸药被急速的水流冲走。

    她浑身脱力地靠在卫生间的墙壁上,抱着自己的肚子,痛哭流涕。

    什么都没有了。

    爸妈。爱情。人生。她一无所有。

    难道这个孩子也要亲手打掉吗?

    不!

    她要保住他啊!

    这是她的孩子

    次日清晨。

    云浅看着一桌子早餐,依然没有胃口。

    但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强迫自己吃了好几个包子,又就着小菜将碗里的八宝粥喝光。

    坐在她旁边的陆少擎看了好几眼。

    直到云浅把手伸向鸡蛋时

    他眯起眼,眼底闪着暗芒。

    搁下筷子,看着云浅将摆在她面前的东西吃完后,淡淡地开口。“药吃了吗?”

    云浅脸色一变。

    表情有一丝僵硬,“我一会儿吃完早饭,回去吃药。”

    “管家。”陆少擎叫来管家,“你去夫人房间,把她的药给我拿过来。”

    “不用!”云浅手里的包子差点掉出来,她撑起一丝虚浮的笑,“我放的地方有些隐秘,他可能找不到。”

    陆少擎冷笑,“好,那你去给我拿过来。”

    云浅掐着自己的掌心,强迫自己别在陆少擎面前露出虚弱的姿态。

    “好。”

    她将包子放在餐盘里,转身离开。

    不大会儿,拿着那盒药下来,当着陆少擎的面,掏出一粒,就着稀饭咽下去。

    动作很自然。

    陆少擎眼底愈发幽黑。

    他忽然伸手,“把药给我。”

    云浅浑身一颤,僵笑一声,晃了晃手里的盒子,“你要这个干什么”

    陆少擎不由分说地从她手里夺走。

    云浅左手的勺子狠狠掉在粥碗里,和陶瓷碗壁磕在一起,发出尖锐的撞击声。

    她的表情有些慌乱。

    陆少擎冷笑一声,拧开盒盖,扫了一眼里面的胶囊

    比昨天看,少了几粒。

    味道也一幕一样。

    扭上盖子,迎着云浅忐忑的眼神,他随手一扔,将那盒药甩进垃圾桶。

    云浅浑身冷汗,强压住惊恐,质问他,“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陆少擎讥讽地扯起嘴角,咬牙切齿,“一天吃三粒。一盒药有三十粒。你告诉我,为什么今天那盒药的分量只有昨天的一半?难道你一晚上吃了一半的药?”

    云浅猛地攥紧拳头,眼神躲闪,“你是你自己感觉出错!”

    “呵”

    陆少擎眯起眼,眼底射出寒芒,“是我感觉出错?还是某些人把胶囊里面装着的粉末全倒出来,只剩下一堆空的胶囊在瓶子里塞着?恩?”

    云浅脸色陡然煞白,浑身发颤,“你怎么知道!”

    陆少擎深吸一口气,冷笑,“猜的。”

    云浅身体骤然失重,她无力地靠在身后的椅背上,表情空洞,“现在药也扔了,你到底要怎么样?”

    “管家。去我房间把郝医生送的那五瓶药都拿过来。”陆少擎冷漠地吩咐。

    还有五瓶?!

    云浅猛地看向陆少擎。

    陆少对她勾唇一笑,笑容里像是住了一只恶魔。

    “你放心,你倒一瓶我换一瓶。”

    “这药,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