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三十一章 “祂”?

    那个温和的声音说话的对象虽然并非自己,但因为将大量蕴含龙王残存意志的“混乱元素”纳入自己的专属符文之中,刘璃却是感同身受。(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他能感受到在那个声音落下的瞬间,元素中那满含怒意与悲伤的意志被安抚了下来,变得平和而安宁,如同离家多年的游子故乡之后终于见到久别的亲人一般。

    湛蓝安抚的不仅仅是这些被刘璃捕获的元素中蕴含的执念,当话语声响起,这个由龙骸扩展开的奇异空间都为之一静,那些徘徊不去的狂躁低语消失一空,明明是代表着“灼热”与“混乱”的红色元素,却反而让刘璃感受到了一种宁静与祥和。

    “我的任务……完成了?”龙骸之上留存的只有执念,只能发出简单的回响,但这简单的意识仿佛在这一刻恢复了清明。

    “你完成得很好,剩下的就交给我的继任者吧。”依旧是那个温和的声音,仿佛一位慈祥的母亲安抚自己的孩子。

    “继任者……继任者……好吧……我,终于可以……休息了……唉……”断断续续的声音越来越轻,最终消散,只留下一声解脱般的叹息。

    太古红龙之王的坚持与执着震撼了刘璃,但他现在却更关心另一件事,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颤抖,“你……不,您,您能说话……,不,不是说话,您能交流了?”刚刚那个温和声音的源头,根本不是源自他红色符文中心那一抹湛蓝,而是从他冥想空间中那一片湛蓝本源上传出来的。

    “比起这个,你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吧。失去了达里迦的执念,这片空间可撑不了多久,还是先把这个世界的掌控权拿到手吧……放心,我还有些时间,等你忙完之后,足够让你提几个问题。”那个声音依旧温和,却让刘璃完全无法反驳,仿佛对方所说的就是世间的真理,除了依言去做再兴不起其它念头。

    摒除杂念,刘璃强行将全部注意力转移到获取“恶魔界”的权限之上,他已经察觉到这片处于“此世之恶”包围之中的净土逐渐走向崩溃,纵然心底有万般疑惑,也必须等到获取“恶魔界”的权限之后再作考虑。

    在太古红龙之王的执念消散之后,这片净土中的元素终于变成了完全的无主状态,而具备专属红色符文的刘璃则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它们新的主人。红色元素争先恐后地向红色符文中涌去,将自身化作燃料,让刘璃那新生火苗般的符文燃烧得愈发旺盛。只是位于符文中心处的那一抹湛蓝,却在不知何时已然隐没。

    “新的……干净的……痛苦……”无数杂乱的思绪随着刘璃接纳的红色元素涌入了他的脑海,这并非太古红龙之王留下的执念,而是世界意志对新主人的回应。红色元素本就具备“混乱”特性,就算是万年前灾变还未降临时,这里的世界意志也时而清醒,时而陷入狂乱之中,只有焚灭龙王才能与之做出有限的交流。如今整个次级世界饱受万年侵蚀,除了维系世界不会崩溃的本能,它再也没办法表现出丁点清晰的思想,交流更是再无可能。

    在那个温和的声音安抚下,龙骸领域内的红色元素变得沉静之后,刘璃便解散了初入“恶魔界”时留下的红色符文,转而将眼前这一枚沉入领域之底,接触那不再清醒,却依旧“纯净”的世界意志,得到对方认可的同时,也切身感受到了,整个世界被“此世之恶”侵蚀的痛苦。

    起初“亵渎之影”的侵蚀只是让意识逐渐陷入混沌之中,对于将意识一分为二,将另一半以旁观者角度体验侵蚀的刘璃来说,过程并不算难捱。但之后随着“恶毒之雾”的现世,刘璃才深切地感受到……究竟何为极致的恐惧。

    那种感觉在刘璃这个正常人类(?)看来,就好像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出现了病变。最初大概拇指大小的一块血肉变得**,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之处逐渐产生了另一个陌生的意识,它在操控着**坏死的部分侵蚀正常的躯体。那些**的血肉出现畸变增生,长出细密而尖锐的利齿,一点一点地啃食着健康的躯体。这个过程单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而刘璃……正在亲身感受这个过程。

    “呃……啊!!!”刘璃的惨叫已经不似人声,纵然他有过多次死亡的经历,也从未经受过这样的侵蚀,而这样的恐惧,他足足体验了一万年。好在刘璃的精神足够强韧,始终保持着一丝清明。另外也多亏了那一半分化于旁观者角度的意识——虽然那一半意识起初让他的恐惧加倍,但适应了之后却能以一个更理智的角度观察自身受到侵蚀时每一个阶段的状态。

    体悟世界的记忆,正是刘璃获取“恶魔界”掌控权的最后一道考验,虽然遭受了莫大的痛苦,所幸最终他依然顺利通过了。

    ……

    “呼……呼……只有这些吗?”喘着粗气的刘璃喃喃自语,他已经获得“恶魔界”未受“此世之恶”污染区域的全部掌控权,然而此时他的心中,却没有半分喜悦,这个次级世界的遭遇,让他对即将面对的敌人有了更直观的了解,那种恐惧已经铭刻在他记忆深处,永世不忘。

    纳入刘璃掌控的区域,只有“恶魔界”偏远的外围,和这处由龙骸架构的领域,除此之外,整个次级世界皆或多或少地受到“此世之恶”的侵蚀,大地、天空、山川、溪流,包括仍然生存在这里的所有生灵,都已经再无拯救的可能。刘璃甚至可以确定,假若之前获救的那支红魔遗民没有达里迦留下的龙王真魂庇佑,克罗希司和翠瓦在见到那些幸存者的第一时间,做出的选择绝不是拯救,而是毫不留情的灭杀。

    “恶魔界”未受污染的区域实在太少,就算获得了百分之百的掌控权限,被刘璃纳入掌控的元素,跟“幻界”百分之三十一的权限带来的蓝色元素相比在数量上也是远远不及。他对此倒是并未有什么不满,毕竟按照克罗希司的说法,太古巨龙之王将自身掌管的世界掌控权分润给他,不过是为了让他更好地熟悉“继任者”的权限。而对此时的刘璃来说,要熟悉“继任者”的权限,还有另一途径——他还记得在着手掌控“恶魔界”之前,跟“祂”的约定,“现在……可以谈谈了吗?”

    等了许久,刘璃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仿佛之前出现的声音只是他的幻觉。

    “……”刘璃思量了一下,如果对方真的不打算回应,他也没有一点办法,只是之前他可没想到那样一位伟大的存在会欺骗自己,这时候不禁有些着恼,还有点泄气。然而此时他能做的,只有不死心地再次呼唤,“咳,那个……我们可以谈谈了吗?”

    “啊,不好意思,我刚才睡着了。”那个声音依旧温和,但刘璃总觉得比起刚刚安抚达里迦龙骸中残存的执念时,声音中又多了一丝活泼。

    刘璃此时的心态是崩溃的,刚刚经历了一场人生最大的恐惧,之后又被如此伟大的存在以这种方式调戏——没错,在他看来这分明就是调戏——导致这会儿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一时间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喂!傻啦!?”那个自冥想空间中湛蓝深处传来的声音语气中有一丝慌乱,虽然竭力掩饰但依然逃不过刘璃的耳朵,“完了完了!继任者被我吓傻了,这可怎么办!?唔……算了,还是让他再冷静一会儿,下次再叫他吧。”

    “呃……我没事!”隐约听到“祂”的后半句话,吓得刘璃赶紧回魂儿,他可不想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不过……你真的是祂吗?那个太古龙王口中的祂?”刘璃不得不再次确认一下,毕竟对面这一位的画风让他产生了强烈的违和感。

    “啊,是也不是吧,我只是那些孩子口中的祂的一部分,不过你不需要担心这个,我也有全部的记忆,可以回答你所有的问题。”这个声音愈发活泼,给刘璃的感觉就像一个小女孩在强行装作成熟一样,“嘛,不过我还能像这样跟你交谈的时间不多,而且很多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所以你要想清楚了再提问噢,我最多只会回答你……嗯,两个问题。”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选择我穿越到奥德大陆?”刘璃一点也没有因为提问数量的限制有所犹豫,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压在心底已久的疑惑。

    “唔,这个问题倒是可以回答……因为名字。”

    “哈!?”

    “因为名字啦!那些孩子见到我只会叫我母亲,正式一点会管我叫女神,跟别人提起的时候就用祂来称呼,其实我也是有自己的名字的!”这副语气与其说是在回答刘璃的问题,倒不如说是在抱怨,“我的名字是璃,恰好跟你一样,所以不小心就挑到你啦,我记得当时跟你说过这只是个意外吧?”

    “咳咳咳……”一阵猛烈的咳嗽,刘璃感觉就算自己脑洞开得再大也猜不到这才是事实,仅仅因为名字就穿越了,这让那些挨雷劈的怎么想……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也是被雷劈过来的,虽然那不是真正的原因,但过程似乎没什么差别,于是不禁释然。

    “好啦,第二个问题呢?”

    “我想知道,我要如何才能回去,回到我自己的世界。”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