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24章 皇帝的恍惚

    “他的家书没有能够寄回去。(看啦又看♀小说)”莫忘身边的谭雅娜一边把子弹膛一边说道:“但他还活着,大夏的那片战壕被我们挖通之后俘虏了他。”

    “那场战役吗……”莫忘知道最近发生在前线的那场最近几年最大的战役,大夏军队在前线被各种病痛所折磨,已经失去了士气,状态十分不好,刚刚处理了非洲叛乱事情的黄鼠狼见此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就让军队挖战壕直接打通到了大夏战壕之内,然后一场突袭发动,打开了一道缺口,使得大夏在中东地区的防线全线溃败,一路退到了阿福哈地区那里才在一道紧急构建的防线面前稳定了阵脚。

    中东地区的溃败还带着在中亚地区的防线一起动摇,谭雅娜果断在那里也是发起了进攻,把整个中亚都占据了下来,之后一路追击一直占据了新西伯利亚才停止进攻,这封家书是原本鳄梨防线的一个士兵还没有寄出去的,被谭雅娜缴获之后意外落入到她的手,在莫忘想要知道一下前线具体事情的时候她于是就把这个给了莫忘。

    “大夏军队已经不行了,那么接下来也就是到了该是我们最后灭掉皇帝的时候。”莫忘把家书放回到了谭雅娜身,稍微转动一下肩膀的步枪:“我的实验室也是该换一个地方了,长安那里就不错。”

    “大夏内部的起义部队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只要您一声令下就可以。”谭雅娜沉声说道,虽然世界势力之间的大战场更加吸引她的兴趣,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跟随莫忘,理由什么的,也许是有不少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吧……不过她给自己的理由是因为莫忘足够强大,她要听从强者的命令,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次起义的结果也是她要彻底斩断自己数次转世之前的感情,把这辈子她最大的仇恨了结了!

    ………………………………………………

    北方都城的天气,别人都说是和皇宫里的皇帝脸色保持一致,但越是靠近大夏皇帝的近臣,越是觉得他们皇帝的脸色比都城的天气更加阴冷。

    大夏在各个地方的战场都是走向弱小的同时,大夏皇帝在大夏的权威却是在表面越发让人胆寒,大夏的臣子们也是一个个比以前更加的卑躬屈膝。

    他活的时间很长,长到了几乎是把那些曾经的大家族老臣全部熬到死的程度,没有了下边臣子的制衡,大夏的皇帝已经是做到了他对整个大夏的专权专政,而不是祖先制定下来的皇帝权力不得太过于巨大的规矩,他几乎是把祖先的规矩一次性全部打破了。

    他可以决定都城之内所有人的命运,前些年如同日中天一样的肖家,那个他亲自提拔起来的全新家族,肖凤的画像甚至能够在新闻报刊与皇帝并列,走到哪里都是被鲜花和帷幕所包围的他,却只是因为那一场失败就被他的一句话决定了生死。

    肖凤本人被毒酒直接赐死,他的家族也是直接被抄家灭门,肖凤在死前想要保护的家人更是被惨绝人寰的对待,肖凤的妻子在监狱之中被看守殴打到死,肖凤的孩子被城北的乞丐做成了肉糜,曾经风光无限的肖家整个家族几乎是被从这个世界抹去。

    却没有人能够在都城之中反对一下这个坐在龙椅的皇帝,就好像现在一样,血红眼睛的皇帝正在愤怒的嘶吼着:“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发怒的皇帝眼睛扫视的地方,整个皇宫里无人敢出声,哪怕的皇帝最亲近的宠臣也不敢,整个皇宫里回荡的只有他的咆哮声音。

    而他咆哮的原因,自然就是因为昨天开始到现在,南到胶州,北至热河,东至魔都,西到喇叭,到处都有城镇在竖起一面面反旗,仅仅只是一夜时间,大夏的整个腹地全部都是被造反者所占据,他的命令只能够在这个不大的都城所回荡了!

    他完全不能够理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尤其是还记得在数个月之前,他的命令,他的圣旨能够传递到整个大夏,没有人敢反抗,反抗的人全部被杀死。

    他还记得在半年之前有人报告某个斯坦迁移过去的大夏人和当地的斯坦人起了冲突,他当时直接下令所有人包括迁移者和当地人,全部清理掉。

    数个月之前发现有人利用内部的某个主义的余孽被外部势力利用,在一些地方搞破坏的时候他下达的命令是:追查到底,清理到底。

    一个月之前中亚和远东地区发生了骚动的时候,他直接命令附近的驻扎军队用雷霆手段把当地的村庄杀了个血流成河,鸡犬不留。

    从北极圈到南洋,从中东到渤海,他的命令是绝对的,他的军队所向披靡,他的力量是冰冷的,他的威严是无敌的,但为什么还是会变成这个样子?

    明明他做到了他父亲,他爷爷,甚至是他太爷爷一直想要做却就是没有成功的事情,为什么却是在他当权的这几十年时间里边大夏会一路向着下坡走一去不回头呢?

    皇室和各个大家族的内部斗争难道不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吗?他的爷爷有五个儿子,却只有他父亲一个人活了下来,而且还是一个神经病,他刚刚继位的那些年时间,整个大夏大部分依旧是各大家族在做主,他们甚至可以绕过他去做事情。

    那个私自购买军火,购买武器的燕家已经死在了边远地带,绍兴家族被他亲自授予了护国大将军称号三个月之后也就病逝了,海军的五个大佬为了争夺新战舰的主导权泄密了战舰的数据被他直接抄家灭门,北庄三大势力被他送入到了预备部队已经活活熬死。

    每隔十几年就被他提拔起来的一批势力在他统治的影响之下带着他的烙印之后又是被他直接把之前的烙印送到了故纸堆之中,全新的家族出现打压老旧的家族,几十年的时间让他变老,但也让他几乎是把大夏所有的家族势力灭除掉了,他的权力已经是走向了巅峰,哪怕世界范围内大夏的战争到处都是失败也无所谓,他觉得时间应该是已经到来了,掌握了一切的他应该是可以让自己的孙子接替他的位置来成为新的皇帝,带领着大夏走向世界巅峰才对……但为什么会是这样呢?为什么会到处都是造反?

    他不由得想起来那个在十多年前被亲自下令弄死的儿子,当时那些又是全新家族少壮派力挺的孩子,在他的面前越权指挥到毫无顾忌,甚至屡屡以下犯,想要直接逼迫他靠边站让出屁股底下的位置,然后他就直接在众人的目光之下死的不明不白了。

    儿子死的不明不白,就好像他爷爷一样死的不明不白,已经是到了该收获果实把种子给下一代的他,到底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思考的他并没有关注此时此刻已经是开到了城外的造反队伍,那些对他来说是造反,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是起义的部队已经是大规模的包围了都城,而他却依旧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反而命令都城内军队速度歼灭掉对方。

    “事情不算危机,还有很多地方忠诚于我,只要他们带着军队来支援就好。”他在内心深处如此思考着,都城附近的几座重要城市都没有什么问题,只要……

    “报告!陛下!我们伤亡已经有六千多人了!”外边有将领一路颠簸的跑了进来,这个依旧属于他的忠诚部下,头盔还插着一个弹片就这么的跑了进来。

    “让虎卫速度过来……”刚刚想要继续说话的他声音才只是刚刚放低了一点,就又是有人前来报告了:“陛下!叛党击溃了虎卫来的援兵!”

    “什么?击溃?”他简直就是瞪大了眼睛:“虎卫来的三万人怎么可能会被击溃?!给我……给我……”想要说什么的他却是一阵阵的大喘气,旁边的太监赶紧过来帮助他喂药,好一会才让他缓过来,一把推开了身边的太监,他似乎也是在刚刚的抢救之中理顺了自己的部分思路:“让龙尾他们注意埋伏。”

    “已经在注意了。”这句话可没有人敢直接说出来,说出来的话岂不是代表着他们比皇帝想的长远?龙尾部队也会有十分巨大的危险,只好是唯唯诺诺的赶紧下去,虽然现在似乎情势有些不对劲,但他们都不会认为这是真正的危机,区区的造反者而已,这些年出现的太多了,这次这么多人还直接在都城外边冒出来了一大堆确实是有点奇怪,但也就仅此而已罢了,只要过去几天时间其它地区的援军过来,很快就可以剿灭叛军!

    最少在这个早朝结束之前,他们依旧是如此想的,早朝因为皇帝中间发病一次而散去的时候,他们却不知道在城外的叛军之中,却是有五万直接被莫忘和谭雅娜亲自带领的精锐部队……
qg777